良心促使下的行動(1)

文: 大陸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造假是中共的看家本事、發家手段。以下事例,很多人通常想不到是造假,但這並不妨礙中共造假。謊言套謊言,層層謊言,這就是中共。所幸,良心讓一些人站了出來,不與中共同流合污。

1、王嚳妻子:「不知記者採訪的誰」

王嚳是機關公務員,一九八四年得過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歲時死於肝硬化,卻突然被收入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所謂「1400例」。

他的妻子二零零一年投書明慧網說:「一九九八年八月,不知記者採訪的誰,在報上登出來了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栽贓陷害法輪功。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並提到「五十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五十歲,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於肝病,時年四十六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2、糧庫的職工說:「他跳樓可不是煉法輪功煉的……」

王成祥,男,六十多歲,黑龍江省雙城市韓甸鎮糧庫一名退休工人,家族有精神病史,他的母親是跳井死的,舅舅是上吊死的,家族中跳井、跳河、跳房、上吊等非正常死亡的就有十三人。引發王成祥發病的原因是一九九八年他兒子買了一套糧庫的家屬樓,就動員父母也搬到樓上住。但王成祥上下六樓很費勁,再加上二、三年前他剛蓋了三間新磚房,很遂心,捨不得賣掉,有一次對兒子說:你買了樓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從樓上跳下去。後來勉強搬到樓上住,卻整天鬱鬱寡歡,精神恍惚,要尋短見。

家人對此很擔心,王成祥的老伴就勸他煉法輪功,讓他開一開心,減輕點精神負擔。王成祥不看《轉法輪》,象徵性的比劃比划動作,根本算不上法輪功學員。九九年正月初二夜裡,由於家人沒看住,王成祥從他家六樓跳下自殺了。中央電視台就這樣把他的死嫁禍於法輪功,糧庫的職工都說:「他跳樓可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不煉法輪功也得自殺,他們家兩輩就出三個。」

其實看過法輪功著作的人都知道,修煉人不能有意傷害生靈,更不能殺人和自殺,因為那會產生很大的罪業。可中共連這個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硬去對法輪功造假栽贓,去欺騙那些不了解法輪功的人。

3、警長:死人了應該賠償,為什麼我們不敢承認呢?

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分局南廣場派出所警長霍介夫目睹劉海波被打死,拒絕合謀遭處罰。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震驚世界的305案件發生了——三月五日,長春有線電視網被切入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當時正值全國人大會期間,江澤民很惱火,對省委書記王雲坤進行了批評,要求限期破案。於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辦的案件。

三月十一日至三月十五日期間,包括劉海波在內的至少六名法輪功學員很快就被打死。

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分局南廣場派出所警長霍介夫介紹說:「三月十六日下午l時30分,分局召開刑警和部分科室科長會議。周春明說法輪功學員劉海波死於心臟病,要求各單位抽調警力看著太平間,抽女警看著已被送進醫院的侯豔傑。我這時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說,我們科不行,劉是打死的,這樣的工作我幹不了。我被中止開會。

會後他們找我,我就講了自己的觀點。我說為什麼法輪功要切入有線電視?這是一個主要問題。死人了,應該按國家賠償法賠償,為什麼我們不敢承認呢,我們怕什麼,取締法輪功就缺乏法律依據,定為×教更是牽強。再者說,在中國當代道德敗壞社會風氣淪喪的時期,更需要這樣一個群體。我說了許多,他們靜靜地聽完後告訴我,你被停止工作,等候審查。

三月十九日,我通過熟人得知,綠園刑警四隊也打死一法輪功學員。我問打死的是誰,對方不告訴我名字,並說現在誰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上級讓怎麼辦就怎麼辦。

我告訴紀檢組,我從二零零一年末開始相信天主,我的良心讓我無法承認這種殘忍和非人道的事。他們就將我關起來禁閉,後來又以『支持法輪功』的名義關拘留l5天,三月二十九日開始至四月十二日。我出來後被免職重新分配至興業派出所工作。從四月下旬至五月末,我被安排夜間工作,從l0點30分至凌晨3點50分,在光復路干調市場巡邏,防止法輪功學員夜間出來貼標語。

這裡我想說,中國政府在說謊,謊言來自政府,『新聞』是由政府一手炮製的。然而那一幕幕血淋淋的自殺和殺人的場面,迷惑了世人的頭腦和雙眼。共產黨奉行的是希特勒的『越大的謊言越有人相信』的邏輯,矇騙受害的是不知真相的世人。」

(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良心促使下的行动(1)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