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遊記》的「修煉」文化解讀當代時下的生活4

作者:仟僮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4日訊】(承上文)

這個假唐僧的出現,在《西遊記》中是這麼寫的:

那妖魔抵不住猴王,急回頭復從舊路跳入城裡,闖在白玉階前兩班文武叢中,搖身一變,即變得與唐三藏一般模樣,並攙手,立在階前。這大聖趕上,就欲舉棒來打,那怪道:「徒弟莫打,是我!」急掣棒要打那個唐僧,卻又道:「徒弟莫打,是我!」一樣兩個唐僧,實難辨認。「倘若一棒打殺妖怪變的唐僧,這個也成了功果;假若一棒打殺我的真實師父,卻怎麼好!」只得停手,叫八戒、沙僧問道:「果然那一個是怪,那一個是我的師父?你指與我,我好打他。」八戒道:「你在半空中相打相嚷,我瞥瞥眼就見兩個師父,也不知誰真誰假。」後來,妖怪又與行者打,逃到天上,行者趕上殿,他又跳將下來扯住唐僧,在人叢裡又混了一混,依然難認。

後來還是八戒說叫唐僧念緊箍咒,「我與沙僧各攙一個聽著。若不會念的,必是妖怪,有何難也?」真箇那唐僧就念起來。那魔王怎麼知得,口裡胡哼亂哼。八戒道:「這哼的卻是妖怪了!」

能分清真假,也只有來源於更高層生命給予的幫助,孫悟空也只得借菩薩給的緊箍咒之力。

不管怎麼樣,拯救烏雞國,也只有靠修行的人,不過,他們救得也是很辛苦。如今在中國,有修煉人勸中國人退黨,要救中國人,不也是很辛苦嗎?與孫悟空除妖不是為了政權一樣,修煉人勸中國人退黨,同樣只是救人,使人類、民族、國家得以生存,並不是為了政權,並不是參與政治。

烏雞國王得救後,為表謝意,要讓皇位給唐僧,自己願作草民,但被唐僧師徒一口拒絕。就是連皇上送他的金銀等財富利益唐僧師徒也是不要的,可見唐僧從內心深處就是不求權與利,無欲人間名利情的。在烏雞國除妖的故事中,《西遊記》中是這樣寫的:

那皇帝那裡肯坐,哭啼啼跪在階心道:「我已死三年,今蒙師父救我回生,怎麼又敢妄自稱尊?請那一位師父為君,我情願領妻子城外為民足矣。」那三藏那裡肯受,一心只是要拜佛求經。又請行者,行者笑道:「不瞞列位說,老孫若肯做皇帝,天下萬國九州皇帝,都做遍了。只是我們做慣了和尚,是這般懶散。若做了皇帝,就要留頭長髮,黃昏不睡,五鼓不眠,聽有邊報,心神不安;見有災荒,憂愁無奈。我們怎麼弄得慣?你還做你的皇帝,我還做我的和尚,修功行去也。」那皇帝與三宮妃後、太子諸臣,將鎮國的寶貝、金銀緞帛,獻與師父酬恩。那三藏分毫不受。

這在《西遊記》中多次寫到這樣的事,甚至在很多章節中,君臣民眾為感恩唐僧師徒除妖救人,十里相送,建寺搭堂紀念。比起當今世人,古人民風民心要純樸正直多了。

過了烏雞國,師徒們來到鑽頭號山,那在火焰山修行的聖嬰大王,也就是紅孩兒,變作一個落難孩童騙了唐僧,因孫悟空背著他,一路咒罵,後來把他「往那路旁邊賴石頭上滑辣的一摜,將屍骸摜得像個肉餅一般,還恐他又無禮,索性將四肢扯下,丟在路兩邊,俱粉碎了。」那妖怪一怒之下把唐僧攝到了火雲洞。孫悟空為救師父,被他在火焰山練就的三昧真火燒得半死不活。修佛路上當然苦,甚至會出現棄修還俗的想法。孫悟空和豬八戒面對紅孩兒的火攻,就叫嚷過散夥,幸得沙和尚勸才作罷。

後來,豬八戒去請觀音菩薩,卻被紅孩兒變作觀音騙了,直到孫悟空去請,才借菩薩的法力收編了他,成了善財童子。

妖怪變成菩薩騙過豬八戒,後來,真的菩薩來了,豬八戒都不相信了。在中國,共產黨打著人間天堂的謊言要成中國的大救星,現在人們發現都是假的,都不相信,那麼有人告訴說:「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並知道『真、善、忍』是好的,在天滅中共時能得平安。」人們同樣不信:「為什麼?」

你告訴他,人不能隨便亂發誓,不能把命獻給黨;身正不怕百邪侵,人是有精神與能量的生命,正面能量能提高免疫力,在疫情中能保命。很多人還是不會相信。原因就是「妖怪曾變過菩薩來過」。

六、妖怪是怎麼產生的

說到妖怪,其實有鬼、魅、精、魔、魍、魎、妖、怪等多種。唐僧多次遇到山怪水妖,也許是他七情六慾相應產生的難關。如果說情似海,那麼慾便是水中魚。在《西遊記》中,魚精就很多,也暗示了一些妖從慾中生的意思。

當然,小說顯示出真真假假、隱晦而不露天機的一面。作為修煉人,情是一層層走出來的,這就註定在後面,唐僧還有多次遇到情關的磨難。除了情,關鍵還有對物、對利的執著。而且,這些執著,會使修煉人主動去犯錯誤。修煉人得主動糾正錯誤,克服執著,才算了結。

過了通天河,唐僧在金皘山如果不主動走出孫悟空給他畫的圈,怎麼會被虛幻的佛塔之光吸引,最終被獨角兕大王捉去?其實,這也許是唐僧飢餓和對取經路之艱辛遙遠的煩躁,以及對西天執著產生的自心生魔。當然,如果不是豬八戒主動走入金皘魔洞貪小利偷了魔鬼衣服,也許,苦難還不會那麼大。真所謂「禍福無門,唯人自招」。自己執於物、利,妖魔就占理了。過了這一關,豬八戒也吸取了教訓,算是基本放下了對物、利的執著。

對利的執著也是產生於私情,但對情的執著,最大表現應該是色和慾。唐僧過色關,也不只一二次。從剛收沙僧之後的四聖考驗到西梁女國以及後來遇到的毒敵山蠍子精、杏樹精、盤絲洞蜘蛛精、老鼠精、玉兔精等,關關都在闖色慾。這些色魔,大多是動物,可見,色慾是屬於動物的東西,高貴的人生命中被注入之後,人就有獸性一面了。但色慾不是修煉人應該有的,高境界生命是沒有這些的。

但是,唐僧那時要修煉,要避免和根除色慾的干擾是很難,自身力量不夠,孫悟空還請求如東天門裡光明宮昴日星官等神靈幫助,除掉毒敵山琵琶洞蠍子精,也就是說,作為修煉人,想清淨自身,還需要神的幫助,自己的能力是很有限的。走出色慾後,唐僧已是不壞身了。所以《西遊記》第五十五回的標題就是「色邪淫戲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壞身」。

人類都在傳說妖怪,神話作品中更是多見,那妖怪到底是什麼呢?

所謂的妖怪通常人是看不見的,但現實中往往把違反天道人倫、極壞超邪的壞人壞事比喻為魔鬼幹的。把暴惡邪毒的、破壞性的、害人吃人的力量稱為魔鬼。那麼,在人類出現了一種暴、惡、鬥的思想,否定有神,宣場人是高級動物,提倡與天地人、與神佛鬥,並在實踐中不斷破壞人類文明與生存環境,屠殺人類的善性與生命的邪惡力量,是不是魔鬼呢?@*

點閱【仟僮仁:西遊解讀】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