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明:瘟疫引發的思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肺炎」肆虐全球一年多了,感染人數過億,死亡人數以百萬計。現在病毒又出現了多種變異,更不好對付。面對這場大瘟疫,當權者只能採取封城、戴口罩、研製疫苗、找尋特效藥等方法對付;也有一些有識之士在進行更深入的思考,以期找到更理想的解決之道。

一、人類是渺小的

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也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也就更不信神佛,不相信善惡有報。人類道德隨之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可是,人不信神佛,神佛就不存在嗎?人類的自我放縱招致的上天之懲罰也如影隨形:密集的颱風、海嘯、地震、瘟疫……一次次讓人看到,人在這個世界上非常渺小。

二、現代人很迷信

現代人對很多人和事都很迷信,換句話說,就是很痴迷的相信著很多東西。比如,迷信科學。特別是計算機技術、基因技術、航天技術等出現以後,人類是越來越迷信科學。殊不知現代科學有很大的局限性——它是一種實證科學,對於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諸如信仰、神佛、善惡有報等等,不敢也不願觸及,緊緊的維護著自己的權威和利益。

在這一點上,古人則更豁達明智。古人直接探究宇宙、生命、人體,其思維比今天的人類開闊的多。比如,古人講「天人合一」,「天垂像,見吉凶」,「相生相剋」,「善惡有報」,經過千百年長時間的檢驗,證明是對的。但現代人被科學灌輸著,對科學以外的東西不假思索的排斥,這是因為今天的人思想已經變得很狹隘了。再如,人體的經絡和穴位,古人通過修煉很早就確認了,可當今的人直到上個世紀通過現代科技手段才證實了它的存在,相差何止千年!

古人認為「技」是末(科技也屬於「技」),「道」是本。現代人剛好相反,重「技」輕「道」,本末倒置了。比如面對瘟疫,現代人更注重的是研製疫苗和特效藥、封鎖隔離這些技術層面上的東西;古人注重的則是提升人的道德和正氣,如《黃帝內經》中講:「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即點明了抗疫的上乘之法。當然,古人也重具體的醫技。

三、對瘟疫的相關思考

(一)瘟疫何時到來?

從史書的記載看到:

1、瘟疫大多在王朝末年到來,比如東漢末年、元朝末年、明朝末年、清朝末年等都爆發過大瘟疫。

2、在人類迫害正信的時候到來,最著名的就是古羅馬因迫害基督徒而招致四次大瘟疫,最後古羅馬帝國滅亡,基督教開始興盛。

3、在人類道德非常敗壞之時到來,如1665年,倫敦爆發鼠疫,奪走了倫敦十萬人生命,當時的倫敦城處於工業革命前夕,人們殺生、酗酒、賭博、亂倫,傷風敗俗成為時尚流行文化;再如,黑死病來襲前的中世紀,當時歐洲的宗教已走入了末法,眾多神職人員為名為財而腐敗墮落;平民百姓大多人情冷漠,揮霍、縱慾等等。

以上三種情況的根源都歸因於一種,那就是人類道德的敗壞。每個王朝末年都是帝王無德,官員腐敗,忠良蒙冤,正信者遭迫害,人的德行一日千里下滑、失去底線。

(二)瘟疫來幹什麼?

這個問題有人覺得問的很可笑,瘟疫不就是來取人性命嗎?其實不然,古人有言:「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天並不願意讓人死,他想讓人好好的活著。只因人在迷中,沒有遵從上天的旨意,胡作非為,越過了做人的底線,上天才降下災禍警示人類。當然瘟疫只是上天警醒人類的眾多方式中的一種。

瘟疫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遠的不說,就說近的,二零零三年的薩斯,就在完成了給中國人預警的任務之後,悄然離去,無影無蹤。

也就是說,瘟疫到來都是有目的的:摧毀腐朽敗壞的舊王朝、歸正人的道德水準、淨化人類。

(三)瘟疫感染選擇性很強

從大量史書記載中可以看出,瘟疫對人的攻擊是有選擇的,這就是古人講的:瘟疫有眼。

例如史載,明朝末年的那場大瘟疫,它只攻擊明朝的軍隊,而清軍和投降清軍的吳三桂的軍隊幾乎沒有染疫;古羅馬的四次大瘟疫,人們發現與染疫的死屍在一起的基督徒們平安無事。這也點醒了古羅馬人:停止迫害基督徒,信奉基督教!

本次的新冠肺炎病毒攻擊人也有跡可循,有心者可以多收集數據,研究其中的共性和規律。

既然瘟疫是奉上天的旨意而來,那麼,當下各國政客們所採取的封城、強制戴口罩等方法,必定無效。人只有重建道德和對神的正信才能不成為瘟疫攻擊的目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瘟疫引發的思考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