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疫情延誤治療母病逝 東北青年憤而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5日訊】一位東北青年,近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身患癌症的母親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被醫院以防疫為由,延誤了治療,導致她很快離世。作為獨生子的他,痛恨害死母親的中共,特地翻牆上網發表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聲明。

張文(化名),原本長期在南方打工,2019年12月回到東北老家,看望雙親。2020年2月,過完中國新年後,母親被當地最大的醫院診斷為癌症。但當時正處中共病毒疫情高峰期,醫院拒絕治療。

東北青年張文(化名):「說的是,當時是以全力配合政府的防疫為主,就沒給治。隨便開了幾瓶營養液、葡萄糖之類的,就把我媽打發回家了。說等疫情好轉了再給治。回來以後我媽就在家熬著、挺著。」

諷刺的是,在這期間,中共媒體一直高調宣傳各種所謂的抗疫精神,例如「分秒必爭!一切為了治病救人」、「生命至上」等。

而張文母親卻一直在病痛中煎熬,直到5月份,醫院才允許治療,開始吃藥和進行化療。但此時,癌細胞已經擴散。

張文:「等到6月底的時候,我聽我爸說,我媽已經上手術臺了,開刀一看,不行,你這全是癌細胞,已經擴散了,已經治不好了。等7月1號的時候,就把我媽我爸打發回來,說在家等死吧。醫院說也就是兩個月的時間,7、8月份(我媽)就在家等死,按排後事,買墓地什麼的。」

9月18號,張文母親不幸病逝,年僅63歲。原本150多斤的人,去世時,只剩8、90斤,骨瘦如柴。事情對張文打擊巨大。

張文:「7月1號左右我媽回來,我就知道是共產黨害死了我媽,要是共產黨不一刀切政策的話、卡得這麼死的話,我媽還不至於兩三個月就沒了。」

然而,和父親的一番對話,更是讓他驚嘆,中共已經把自己熟悉的老父親的人性,扭曲至極。

張文:「我媽死了以後,我跟我爸說,是政府一刀切的政策把我媽害死的!我爸是個老黨員,他竟然說是你媽命不好,不能怪政府。我說,那不是命不好的事,要當初稍微給我媽治一治,化療,就算是治療失敗,也能多活個三年、五年的吧。我爸說,你別瞎說這事兒!我說,咱爺倆說說怕什麼?我爸說,爺倆說也不行!完了竟然跟我說,你別說黨的壞話,沒有黨哪有你?當時給我氣的,你真是有黨性沒人性!這得是多扭曲的『三觀』才能說出這種話來!」

張文表示,當地人由於經濟條件所限,不能每年體檢,老百姓也沒人給報銷體檢費用。作為家中唯一的孩子,張文自身也患病。過去一年多來,除了照顧母親,他還得給自己治病。至今他還沒找到適合的工作,因為當地薪水非常低。

而母親被醫院以疫情為由,延誤了兩、三個月的治療時間,不僅人沒救過來,張文家還要承擔高昂的醫療費。

張文:「我聽我爸說的,就光在醫院,除去報銷那點兒以外,我們家自己掏六、七萬,七、八萬的樣子!有(醫保),但是沒報多少,具體有的項、有的開的藥物都不給報的。就住院那點錢報了,有什麼用啊?」

張文說,以前曾在小區看到法輪功學員寫的真相標語,但當時自己家還沒有發生這些事,所以一直覺得「事不關己」。直到母親被醫院打發回家「等死」,他才上網發表「三退」聲明。

張文:「我已經『三退』了,我是7月15號那天『三退』的。原先我就認為,共產黨是紅是黑的,跟我無所謂,我小老百姓自己消停,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完事了。但是通過我媽遭遇的事,悲劇來說,我就屬於醒悟了吧!我就覺得:巨浪之下豈有完石,是不是?共產主義的鐵拳砸下來誰也免不了。」

對共產黨特別失望的張文,也看清了一切問題的根源都在中共身上!他說,聲明「三退」,表明立場以後,原本鬱悶的心情也感到舒展了。

採訪/顧曉華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