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女代表吹捧「廁所」政績 習近平一臉尷尬(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8日訊】在中共兩會上,有女性人大代表當著習近平的面誇讚他,連廁所這樣的小事都為老百姓想到了,說得習一臉的尷尬。其實習近平搞的「廁所革命」,地方政府造假成風、形式主義,許多廁所早就被棄用了。

中共全國兩會正在北京召開,人大會議各代表團6日上午舉行全體會議,當天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全天舉行小組會議。由於疫情嚴峻,會期縮短至3月11日閉幕。

3月6日,有推特用戶發布一段視頻顯示,在兩會期間,習近平參加人大代表座談會時,坐在前排的一個女性代表當著習的面,「誇獎」習說:「農村的廁所可以說是最小最小微不足道的一件事,這樣的小事你都能替我們想到,他們都非常感激。」

發布視頻的網友表示,習近平當時顯得一臉尷尬,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視頻發布後,網友們紛紛留言熱議:「女代表厚顏吹捧,習總臉上掛不住了!」

「吹牛也是要功力的,一般人做不好。」「真是煞費苦心。每年一次的集中拍馬,也是難爲各位大人了。」

「泱泱大國,這麼高層的會議,剛剛只在談廁所的事……失禁了!」「主導廁所革命的李金早前一段時間被抓了,哪壺不開提哪壺。」「旁邊這位女代表要吐了。」

(視頻截圖)

習近平「廁所革命」遇尷尬

「廁所革命」是習近平2015年針對旅遊景區公廁條件差,發起的一場廁所改造舉措。

2017年11月,習就「廁所革命」工作「取得的成效」作指示。習稱,「廁所問題不是小事情」,不但景區、城市要抓,農村也要抓。

隨後,不僅各大城市大搞「廁所革命」,各地農村也一窩蜂地開始大搞「廁所革命」,而且中共財政每年撥款支持,僅2020年就撥款74億元支持農村的「廁所革命」。

廣東省2018至2020年撥款超過329億元,推進包括「廁所革命」在內的鄉村建設。而雲南省2020年投入14.75億元用於農村「廁所革命」。

然而,「廁所革命」令許多村民吃盡苦頭。在安徽、河南、甘肅、湖北等地改造的新廁所,不僅不通水,化糞池也沒人定期清理,長期成為「花瓶擺設」,早已被丟棄。

2018年11月,湖北省一村官要求一對貧困的老夫婦,出2000元人民幣翻新廁所。並以取消其貧困戶待遇和醫療保障相威脅。但廁所建好後因不通水不能用。

2019年3月2日,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一位村長帶人拿著大錘、鐵鎬等工具,拆除所有戶外廁所。村民們沒有廁所用,最後變成全村人變相隨地大小便。

當地一位司機對媒體說,「現在找不到廁所,只好帶個尿桶,自己方便,就是太噁心人了。」

這場波及全國的「廁所革命」,還成為了許多地方官員撈取錢財的新門道。中共央視2019年7月踢爆,一些地方政府借這一項目騙取經費補貼。

例如,河北省石家莊市深澤縣營里村,每個廁所改造獎補資金500元。當地虛增百餘個廁所,騙取補貼。江蘇鹽城則大搞「五星級廁所」,每個耗資200萬元。蘇州、揚州、廣州等地建設的公廁,單價造價高達100萬元。

中共官媒群批「廁所革命」

2020年是農村「廁所革命」的收官之年,但是中共官媒從2021年1月以來,群起批評「廁所革命」是「面子工程」,是「傷心工程」。

中共新華社1月28日披露,遼寧省瀋陽市改建的8萬多個廁所存在巨大問題,超過5萬個被棄用。

有圖片顯示在一座破爛的房屋中,安有一個嶄新的廁所。當地民眾稱,「我弟已搬走10年了,按戶裝廁所,不管有沒有人住都給安。」

惠民工程成「傷心工程」,歸根結底是造假成風、形式主義。

「俠客島」1月29日刊文列數各地「廁所革命」做法:如把馬桶裝在灶台正對面;改建廁所卻沒有上下水,完事舀水自己沖;氣溫一低就結冰,先澆熱水再蹲坑;廁所改裝了個瓷坑位,沒水沖,沒地方排,糞坑還是糞坑等。

文章指,把馬桶安在灶台對面,「廁所革命」哪能這麼搞。

同日,中共央視刊文指,農村「廁所革命」,沒有給老百姓帶來方便,反而為大家添了堵。

文章質疑:中共地方官員對於重要的民生工程,只顧面子,不顧裡子;「一些『蚊蠅』變著法兒吃廁所裡的回扣而自肥,雁過拔毛,在民生工程中撈油水」。

有觀察家認為,地方政府對習近平倡導的「廁所革命」也造假,是中共歷來「假大空」造就的官場文化使然。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