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習一石三鳥?李克強架空 韓正有風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3月9日,星期二。中國時間現在已經是3月10日,星期三。

今日焦點:習近平一石三鳥,李克強被架空?韓正處在危險中!上山下鄉風再起,習近平難言雙重壓力;農業芯片遭卡脖,中國面臨巨大問題;先給領導「肛拭子」;一半選民不信任拜登

60秒看世界

美國兩黨眾議員們提出了一項法案,將允許美國人在聯邦或州級法院起訴進行網絡攻擊的外國政府或其代理人。這項法案一旦通過,美國人就可以在法院起訴他們,並要求金錢賠償。

紐約州總檢察長詹樂霞昨天(8日)宣布,任命前聯邦檢察官金賢俊和律師克拉克領導調查有關州長庫默的性騷擾案。截至目前,指控庫默性騷擾的女性已經達到5人,多位民主黨議員呼籲,庫默應該主動辭職,但庫默堅決不辭。

昨天(8日)英國通訊局以違反公平、隱私和公正性規定為由,向中共央視旗下的環球電視網CGTN開出22.5萬英鎊的罰單。這是中共大外宣在英國遭受的又一次重擊。

CNN今天報導,全球五十多位人權、戰爭罪行和國際法專家發布獨立報告,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為違反了《聯合國滅絕種族罪公約》的每一項規定,中共負有國家責任。

截止到美東時間今天下午3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31萬9,116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1,782萬0899人,死亡總數是261萬3,72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中共二會11日就要結束了,習近平與李克強因為意見相左,這幾天一直是人們熱議的話題。在二會開始前人們就在猜測,習李鬥會有什麼樣的表現,現在終於要水落石出了,李克強很可能將成為「光桿司令」。而在習近平集權的過程中,韓正可能會成為第一個被撤職的人。
與此同時,中共在勁吹「上山下鄉」的「毛風」,凸顯出科技與種子被「卡脖子」的危機。

人大審議《組織法》 可決定副總理?

中共人大正在審議《組織法(修正草案)》,這是一個讓李克強感到非常「堵心」的草案。因為草案中提出,將授權給人大常委會,在閉會期間,除了可以決定部長的人選外,還可以決定「國務院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其中包括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的任免事項。

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王晨上週在開幕式上表示,這個舉措是為了完善全國人大組織法,「確保人大工作的正確政治方向」。

王晨稱人大常委會根據國務院總理的提名,可以決定國務院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也可以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提名,決定軍委會其他組成人員的任免。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可以決定撤銷國務院其他個別組成人員的職務,決定撤銷中央軍事委員會其他個別組成人員的職務。

王晨的這個表述,說得非常明確。人大常委會有權在閉會期間任免或撤銷國務院其他人員的職務,也有權在閉會期間任免或撤銷中央軍委其他人員的職務。

「閉會期間」,顧名思義,就是會議結束後,或者說沒有開會的時候,都算是閉會期間。也就是說,人大常委會隨時隨地都可以任免或撤銷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其他人員的職務。

也就是說,除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之外,其他這兩個機構的所有人,他們的職務都可以被人大常委會任免或撤職。

人大擴權?李克強被孤立架空

這個舉動,在中共官場是一個重大的變化。有人可能覺得與美國的議會制度有些接近了,表面上看是中共人大擴權了,但實際上是習近平在進一步控制權力。

根據中共法律規定,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的人選,通常首先由國務院總理提名。然後在全國人大就提名人選進行表決,最後由國家主席簽署任命。中共軍委副主席等組成人員是由軍委主席提名,然後由全國人大決定。

其實說是國務院總理和軍委主席提名,實際也都是中共高層提前商定好的。因為誰當國務院副總理和軍委副主席,包括如何排名等等,中共早就已經內定好了,讓人大表決一下,就是走個過場,同時讓那些人大代表們找找存在感。

因為每一個所謂的人大代表都心知肚明,只要是中共拿出來表決的什麼東西,都是高層內定、拍板定調的。其實高層內定,基本上也都是「定於一尊」,也就是習近平的意思。而且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是習近平的鐵桿親信,誰舉手不舉手,如何表決,都會傳到習近平的耳朵。

本身就是混事,誰會自找不自在呢?所以如果不出意外,這個《組織法(修正草案)》極有可能會通過人大表決。也就是說,人大常委會極有可能會擴權,將決定任免或撤銷國務院及中央軍委的副手。

但是大家知道,中共軍委主席是習近平,他是三大權獨攬。他的提名有誰敢違逆嗎?如果駁了習近平的提名,在「定於一尊」的大調子下,會不會被認為是「妄議中央」?

所以對於軍委副主席和軍委委員的人事任免,很可能仍然是習近平一人說了算。他說任命誰就任命誰,他說撤誰的職就撤誰的職。換句話說,修訂《組織法》,對軍委主席的權限不會有什麼影響。

但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就不一樣了,他提名的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的人選,理論上存在著被駁回的可能。

有網友表示,「銀角大王」已經被嚴重削權架空了,以後高層都是「金角大王」的人了。

習近平一石三鳥 韓正在風險中?

網友說的「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指的是誰,應該不用明說,大家也都知道。

中共當局的這個動作,真可謂是一石三鳥,應該說習近平經過了仔細的算計。把李克強削權架空的同時,自己在高度集權,然後又可以用橡皮圖章拿掉自己不中意的人,甚至是敵對的反習勢力。

首先說習近平和李克強,關於他們之間的矛盾,去年就有很多媒體在談,習李不合被人們炒得很熱。比如去年的中共二會,習近平剛說完當年實現全國脫貧。隨後李克強在二會記者會上就說出了一串驚人的數字,披露了全國還有6億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幣。

這個數字與習近平說的全國脫貧相差太遠,所以外界認為這是李克強在公開唱反調。後來有無法證實的消息傳出,李克強曾被王滬寧、趙樂際等人約談,後來還向政治局常委會寫了檢討。

很明顯,李克強與習近平在一些問題的看法上存在著分歧,甚至兩人關係上存在著裂縫,這在後來也有多處體現。我們在以往都有談到,這裡不再贅述。

既然習李不睦表現得這麼明顯,那麼習近平當然就會考慮,李克強提名的人是什麼色彩。這對習近平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因為自從習近平發生接連誤判之後,美中關係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跌到了谷底,中共在世界也被空前孤立。與此同時中國經濟也被搞得一團糟,人民生活水平急遽下降,民怨沸騰。幾乎體制內的所有幫派勢力,都在反對習近平,希望把他趕下台。

以前的反習勢力,僅僅是敵對的江澤民貪腐集團,雙方鬥得你死我活。但是反腐運動逐漸平息後,習近平不斷左轉,使體制內包括中共紅二代等更多的勢力都在反對他,幾乎每一個派系的人馬對他都有看法。特別是體制內的進步勢力,看習近平在錯誤的執政路上越走越遠,漸漸心生失望,並開始反對他。體制內時常傳出「習近平下台」、「習近平下課」的聲音。朝野間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這樣的情況,為了保權力的習近平自然要考慮。如果李克強提名的人是對自己有利,或者說提名的人是習近平中意的人選,那麼人大表決就可能順利通過;如果提名的人對習近平沒利,那麼人大表決可能就會遇到麻煩,甚至根本無法通過。

進一步說,即使是現在身在副總理位置上的人,習近平也可以通過人大常委會,隨時隨地地拿走他們的權力。

那麼這樣說來,那些反對習近平的國務院副總理就要懸了。現在的國務院副總理有4位,分別是韓正、胡春華、孫春蘭和劉鶴。國務委員是魏鳳和、王勇、王毅、肖捷和趙克志。

這些人當中,韓正是「上海幫」出身,目前是國務院當中江澤民派系的檯面人物。2019年,在美中貿易戰把習近平搞得焦頭爛額之際,韓正故意挑起香港的民怨,引發了長時間的反送中和平抗爭運動。

後來韓正在會見香港社團成員時,故意對媒體說中央「完全支持」香港修例,把香港的民眾怒火引向了習近平,讓習近平背了這個黑鍋。

這股怒火,習近平應該是憋了很久了,一直沒有地方發洩。這次人大修訂《組織法》,如果通過的話,習近平想拿掉誰都是易如反掌。如果真這麼做,那麼韓正的危險是最大的。

孫春蘭是土生土長的「遼寧幫」。任職遼寧省委副書記、大連市委書記期間,都是江澤民當政。所以可以確定,孫春蘭也是江派人馬。那麼我們也需要看一看,孫春蘭什麼時候被拿掉權力。

胡春華是團派出身,但是此前有傳聞,習近平並不喜歡胡春華。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胡春華很可能也不太安全。不過按照輕重順序來說,胡春華的危險性可能在韓正與孫春蘭之後。

在副總理當中,劉鶴雖然排名第四,但他應該是最安全的。因為他不僅是習近平的發小,而且現在也是習近平的經濟顧問,重要的智囊。早前曾負責美中貿易談判,可見習近平對他的信任度。有傳聞稱,劉鶴實際的權力甚至可以比肩李克強。

未來究竟會發生些什麼,我們還得繼續觀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習近平越來越不允許權力分享了。習近平這種集權的行為,越來越像中共的毛太祖了。而且習近平的一些政策,似乎也是在重複毛澤東的做法。

北京再刮「上山下鄉」風

半個月前(2月23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布了「關於加快推進鄉村人才振興的意見」,鼓勵城市高學歷人才向農村轉移。與此同時,中共各大官媒和中共御用學者們也輪番上陣吹風造勢。

這個做法,很像五六十年前在中國狂熱「上山下鄉」運動。當時毛澤東號召人們「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的理論是為了縮小「三大差別」。也就是縮小工農差別、縮小城鄉差別和縮小體力與腦力勞動的差別。

不過這種表面上的口號,掩蓋不了問題的實質。毛澤東提出「上山下鄉」的目的,除了解決文革帶來的嚴重經濟問題外,更重要的是將「革命熱情未減、思想依舊活躍」的知識青年趕出城市。毛的根本目的是鞏固中共的政權。

而現在中共所謂的「推進鄉村人才振興」,實際就是把毛澤東的「上山下鄉」換了個說法。習近平又復活了毛澤東在五六十年前的政策。

美國之音採訪到一位老家是天津的何先生。大學畢業後,何先生父母為他安排了穩定的國企工作。但他不滿國企的安逸,2019年就響應中共的號召,辭職並參加了人才下鄉計劃。

但是何先生沒想到,堂堂名牌大學畢業生,進入鄉鎮後並沒有得到應有的重用。現實與願望大相逕庭,工資和待遇都不高,「比普通的公務員都差一截」,「只能勉強維持正常生活」。

接下來何先生遇到了更多的問題,首先就是不被老百姓們認可。因為人們認為他們是鍍金去的,停留一兩年就會被調走或者提職,所以人們不願意跟他們說真心話。這就造成了他們無法融入到當地的生活中。而且教育、文化環境的差距,使他們這些「下鄉知青」與當地村民存在嚴重的意識形態分歧,像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從何先生的講述來看,他很可能是後悔了。

加州州立大學中共黨史及文革史學者宋永毅對美國之音表示,無論「上山下鄉」是毛氏還是習氏,「相同點都是把知識青年趕到農村去,使知識分子或者知識青年農民化。」

宋永毅說,「不管是毛澤東還是習近平,他不希望這些人有獨立的頭腦,就送到農村去,就是農民化。知識分子的農民化,就文明來說是一個倒退,就他同志來說是一個加強,因為他要管住人民的腦子才行啊。」

這位知名的歷史學者指出,毛澤東當時之所以把那麼多知識青年、紅衛兵趕到鄉下去,除了他不好控制以外,還有經濟上有問題,大量的人在城市不能就業。

其實想想當前的中國經濟狀況,習近平重啟「上山下鄉」政策,也可能存在著經濟問題。只不過現在沒有像毛時代表現得那麼糟糕,但實際壓力並不小。不僅有經濟壓力,還有糧食生產的壓力。

「農業芯片」被卡脖子

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將2021年的經濟增速目標訂為6%以上,習近平甚至說出了「平視」世界了。

但隨後就有網友貼出一段視頻,東莞市塘下鎮大新商業街的現狀。視頻顯示,偌大的一個商業街,家家商鋪都大門緊閉,已經是人去樓空。這種經濟狀況,要想實現GDP6%以上,可能只有等國統局公布數字了。

這只是商業方面的表現,中共可以看不見。但是科技和種子被「卡脖子」的問題,已經是燃眉之急了,中共還能裝作看不見嗎?

在中共二會上,被外國「卡脖子」的問題,已經成了人們重要的議題。但是中共政協委員、北大教授林毅夫今天表示,「任何想要卡中國脖子的做法,只會加速中國的進步,同時令自己失去競爭優勢。」

等等,大家是不是覺得這個林毅夫的名字好耳熟啊。我們在前兩天的節目中,扒了一下13名「台灣籍代表」的身分,其中有12個山寨品,是土生土長的大陸人。只有一個叫陳雲英的是在台北出生。

我們在查證中發現,陳雲英的先生就是林毅夫。1979年從台灣叛逃到大陸,後來被台灣永遠通緝。原來是在北大教書,而且還成了政協委員。這夫妻倆,一個人大代表,一個政協委員,難怪一開口滿嘴是中共的口氣。

林毅夫的「卡脖子」,指的是美國對中共的科技斷供,特別是對華為的芯片等斷供。據媒體報導,華為就是因為沒有芯片供應,大陸的手機業務已經降到了第三位,第一位是OPPO。

科技這種東西,可不是喊兩句口號就能解決的。前不久,號稱「千億芯片工程」的武漢弘芯半導體不是已經爛尾遣散了嗎?鬧哄了一陣子「芯片大躍進」,結果是失敗告終,「大煉芯片」以被騙走巨額資金而收場。

而芯片相當於是高科技的心臟,沒有心臟,高科技能挺得住嗎?而且除了芯片之外,中國的「農業芯片」也可能被「卡脖子」。

在中共官媒《半月談》的報導中,中國的「農業芯片」指的就是種子。文章表示,種子地位不限於農業,更是國家糧食安全重要籌碼。中國農業發展與生產水平雖然不斷提升,但種植業自主創新能力相對薄弱,一些品種、領域和環節過度依賴「洋種子」。

報導表示,洋種子價格高,進口受制於人,更隱藏「斷種」風險。文章呼籲,必須儘早突破關鍵技術,將「農業芯片」早日握在自己手中。

《半月談》列舉了兩個實例,一個是馬鈴薯(土豆),一個是玉米。文章表示,黑龍江省克山縣有「中國馬鈴薯種薯之鄉」的美譽,有一百多年的種植歷史。但是當地的種子大多是來自海外。去年克山縣種植6萬畝馬鈴薯,但大西洋品種幾乎占去了一半。

玉米是基礎農作物,但卻是中國農業比較薄弱的一項。在中國東北和華北的玉米產區,種植的主要玉米品種是雜交玉米種子「先玉335」。而這種種子,是美國杜邦集團旗下先鋒公司選育的。

此外,辣椒、洋蔥、胡蘿蔔、番茄、西蘭花等,也大多依靠國外的種子。中共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蔬菜種子進口額高達2.24億美元,占種子進口額的一半以上。

中國人都知道一句話:民以食為天。中國有十四億人口,龐大的人群每天都要巨量的糧食供應。芯片可以被斷供,也就是中國的科技發展受到遏制,而如果糧食出了問題,那就是大問題。而嚴重依賴外國種子的中國農業,一旦被「斷種」,後面會發生什麼呢?

習近平當局應該已經意識到了隱隱存在的糧食危機,甚至預感到了中國百姓可能在缺糧後出現的情況。所以號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讓城市娃娃到農村去搞農業。

但是「上山下鄉」如果能解決問題,當年毛澤東就已經解決了。所以習近平復活「上山下鄉」的政策,很可能還是一個坑害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政策。

先給領導們「肛篩」

今天,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發文表示,肛拭子檢測,既不會造成生理上的嚴重不適,也能有效降低假陰性的概率,確保不會漏診。文章還強調,並不是針對所有國家人士,不應「被扣上了偏見的帽子」。

胡錫進的這篇文章,顯然是在為黨洗地。因為中共要求入境中國的外國人必須接受「肛拭子」檢測,遭到了美國、日本、韓國等多個國家的抗議。其中有日本人向駐華使館表示,「肛篩」造成了心理上的很大痛苦。

中共聲稱「肛拭子」檢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病毒感染者的檢出率,還表示肛拭子檢測陽性的時間,比鼻咽拭子檢測出結果的時間要早等等。

為了證明有道理,胡錫進還引用中共衛健委的說法,說有三個步驟。具體咱就不說了,我也沒有胡錫進和中共的這個嗜好,對這個臭哄哄的東西不感興趣。

反正,胡錫進就是在替中共說,「肛拭子」檢測非常有效,所以中共在極力推廣。

我看到有網友的留言很有意思,這應該是很「愛國」,並且很懂得「尊重領導」的網友。

網友表示,既然中共專家發明了行之有效的「肛拭子」,就請中共常委們先做吧。領導們的安全很重要,不能讓領導們感染了病毒還沒有發現,要先給領導們做「肛拭子」檢測。

50%選民對拜登「沒信心」

我記得在以前的一次節目中有過調侃,也是引用老師的話,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算是新聞」。現在看來,這句話不完全準確,狗咬人是不是新聞,關鍵要看是誰的狗,咬了誰。

昨天(8日),拜登在白宮養的兩隻德國牧羊犬被送回了特拉華州老家,因為其中一隻咬了白宮的一名保安。連一向對它們很好的白宮保安都咬,看來還真有點狗仗人勢。

咱們是開個玩笑哈,其實要說的是拜登。昨天拜登又出問題了,在宣布提名兩名女將軍擔任4星級戰鬥指揮官的時候,他竟然忘記了五角大樓的名字,甚至自己提名的國防部長奧斯汀的名字也忘記了。

拜登說「我要感謝那個——前將軍,我一直叫他將軍——在那邊管理那個裝備的傢伙。我想確保我們感謝部長。」

拜登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被「網關專家」網站稱為保姆的哈里斯就在旁邊。拜登的這種狀態,實在令人擔憂,後天(11日)他將正式出面會見記者,到時候會不會發生同樣類似的事情呢?不過也說不定,白宮可能會臨時變卦,不讓拜登公開露面。只要沒到會見記者的時間,那就存在著各種可能。

今天拉斯穆森公布了一項民調,一半的可能選民對拜登的「身體和精神」感到擔憂。其中50%的人表示「不是很有信心」或「完全沒有信心」,認為拜登無法勝任美國總統的工作。

拉斯穆森的民調是在3月4日到7日進行的。因為拜登上任50天後還沒有召開新聞發布會,這是當代總統中拖延時間最長的。所以有52%的可能選民對此「非常關注」。根據民調結果,只有34%的可能選民對拜登「非常有信心」,而40%的人則是「完全沒有信心」。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儘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支持沐陽: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關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