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許其亮提修昔底德陷阱 戰爭不可避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下正是北京「兩會」召開之際,雖然假話連篇,但某些中共高層官員在言辭間還是傳遞了一些信息。據《每日郵報》3月8日報導,中央軍委副主席、被視為習近平在軍中最為信賴將領的許其亮,在人大代表討論時透露了增加軍費的原因。

他表示,歷經川普執政與武漢肺炎,美國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緊張,雙方難以逃脫「修昔底德陷阱」。因此,大陸應增加軍事支出以進行現代化,進而為不可避免的戰爭做準備。許其亮相信,中國大陸很快便能超越美國成為經濟大國,GDP更超過對手的70%。他強調:「面對修昔底德陷阱和邊界問題,軍隊必須加快提高其能力。中共軍隊必須在作戰方法和作戰能力上取得突破,為軍隊現代化建設奠定堅實基礎。」

「修昔底德陷阱」這個術語是由美國政治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創造的,這個被視為國際關係「鐵律」的說法來自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他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存在的統治霸權競爭時,雙方都面臨類似公元前5世紀雅典崛起引起陸地霸主斯巴達警惕的局面,現有霸主面對崛起強權的挑戰多以戰爭告終。歷史上,雅典同斯巴達經過長達30年的戰爭後均走向滅亡。

無疑,過去幾年中,中美之間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進行的貿易戰、科技戰、網絡戰、信息戰等就是一場中共挑戰美國後的較量,這取代了實質的戰爭。而中共之所以敢全面挑戰美歐,正是美歐豢養放縱的結果。

2017年1月川普就任總統後,在鷹派閣員的支持下,重振美國經濟,大力發展製造業,同時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並在貿易等諸多問題上對中共採取了強硬態度。尤其是過去一年多,川普的一系列重拳讓中共難以招架,中南海不僅面臨政治上的危機,而且要面對出口銳減,內需不振,大批外企撤離,巨額資金外流,國內民營企業倒閉增多,失業率劇增,滯脹嚴重等各種危機。多次叫囂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中共放軟求饒卻不得。

作為挑戰者的中共在惶恐中,在與美國深層政府的勾兌下,迎來了與北京有著深度瓜葛的拜登在2021年的上台。中南海在欣喜之餘,至少在表面上恢復了以往的自大,公開向拜登下達了「三個任務」,意圖將中美關係重新扳回以往的軌道。然而,拜登上任近兩個月,事態並未如北京所期望的那般發展。拜登政府在國內各方反共力量和輿論的壓力下,雖然在一些問題上政策軟化,但也不敢過於親近中共,反而繼續延續川普時期的貿易政策,承認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質疑病毒來源,稱「北京是最大的競爭對手」,等等。

不過,拜登政府在香港問題上較川普時的軟弱態度,讓北京在香港徹底不顧承諾,為所欲為,所謂的「一國兩制」早已蕩然無存。而拿下香港的中南海,似乎更有了底氣,再次將目標瞄向了台灣。除了外交部長警告拜登政府在台灣問題上不要「越界」、「玩火」,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共軍機不斷繞台飛行挑釁並非沒有企圖。

澳洲智庫「中國事務」(China Matters)在2月9日發布的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習近平不同於過去的中共領導人,他已下定決心要在他的任期內解決台灣問題,接下來可能將透過貿易、軍演等各種施壓手段,逼迫台灣政府坐上談判桌承諾統一。「中國事務」提醒澳洲政府,必須做好萬全準備,澳洲與同盟國應提前計劃部署,並商討在北京向台灣施壓的同時祭出反擊對策,在中共拿下台灣成為既定事實前,與盟國合作共同防範中共的勢力入侵。

那麼,北京會否武力侵台呢?2019年4月,在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演講中,時任美國國防部副次長特拉赫滕貝格表示,在整個印度洋-太平洋地區,中共越來越好戰,美國與受到北京威脅的盟友及夥伴密切合作。如果拜登政府選擇放棄對台灣的軍事保護,北京動用武力的概率是存在的。

因此,許其亮此番公開在人大會上談「修昔底德陷阱」很不尋常,因為中共官員此前很少提及。習近平2015年訪問美國時還曾表示,「沒有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如果強國一再地犯下戰略誤判,就可能為自己埋下陷阱。」

結合中共去年12月通過並於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軍隊後勤條例》和新修訂的《國防法》,尤其是後者增列的「發展利益遭受威脅」為動員開戰條件的內容,結合1月初習近平簽署的1號命令,即向全軍發布開訓動員令,內中指示全軍要以習思想為指導,「聚焦備戰打仗」,「全面提高訓練實戰化水平和打贏能力」,軍隊要「從實戰實訓、聯戰聯訓、科技強訓、依法治訓四個方面推進演習」,要求「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等,許其亮之言和中共大舉增加軍費的目的何在就不難推測了,即在必要的時候,不惜開戰,而台海是最有可能動武之地,或許正是許其亮口中的「不可避免的戰爭」。

根據中共國防部新聞局官方微博最新顯示,中共軍方和武警部隊代表團新聞發言人吳謙表示,國防預算增長6.8%,主要為了因應陸地邊界爭議、島嶼領土問題和海洋劃界爭端,他還明確挑明這與台海局勢有關。他稱:「民進黨當局頑固堅持『台獨』分裂立場,是台海和平穩定的最大現實威脅。」

而中共若足夠瘋狂在台海開戰,除了政治目的外,還有一個目的應是轉移國內矛盾,尤其是經濟嚴重下滑帶來的社會不穩定問題。中國大陸經濟有多糟糕,從3月2日,曾任職國務院政研室、現任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兼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的任澤平發表的《經濟復甦邊際放緩 滯脹來了》一文看出。所謂滯脹,就是經濟增長停滯但失業及通貨膨脹持續上升的現象,這是中共惡政和三十多年來濫發貨幣的必然結果,而中共將在收割民企韭菜後,向普通老百姓開刀,即房地產泡沫極有可能被吹破。

至於許其亮相信中國大陸很快便能超越美國成為經濟大國,筆者不知其數據和自信來自何方,估計還是為了讓老百姓接受增加軍費的合理性,而給出的謊言。

許其亮之語以及中共大幅增加軍費,再度向美國和西方國家發出警訊:不清除這個對世界在病毒、軍事、貿易、科技等方面構成嚴重威脅的邪惡政權,世界難有寧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