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人物】高智晟:用我這輩子拯救我下輩子

高智晟已失蹤三年(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2日訊】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被中共強制失蹤超過1,200天,至今生死不明

擔驚受怕 高智晟姐姐絕望自殺

被迫流亡美國的高智晟妻子耿和在2021年1月1日發推文說:「新年伊始,噩耗傳來,驚悉高智晟的山東姐姐因擔心弟弟牽連被逼迫,每天倍受煎熬擔驚受怕,夜不能眠以致憂鬱成疾,絕望中於2020年5月跳河自殺,生命的盡頭都沒能見上日夜牽掛的弟弟一面!」

推文附上高律師2006年在山東姐姐家被抓的前期報導。

2006年8月,高智晟到山東的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多名公安破門而入,高智晟被用黃膠帶纏住眼睛和嘴巴,套上黑頭套押回北京。

高智晟的姐姐也被抓到了當地的公安局,東營市公安局局長還親自向高的姐姐問話:「你為什麼要和你弟弟在一起?」姐姐回答:「你已經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問:「你的弟弟已嚴重威脅到國家安全,為什麼還是要和他在一起?」姐姐回答:「一個赤手空拳的個人能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只能證明你們的政權是紙糊的。」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高智晟在多次被騷擾、拘押、判刑和被失蹤後,2017年8月再次被失蹤。迄今已經超過1,200天,生死不明

耿和去年12月8日曾發推文表示,這次是高智晟失蹤時間最長的一次,她擔心在之前中共監禁迫害中沒了牙齒的高律師,不知如何度過每一天。

她還寫道:「在一年中最寒冷時刻,想著想著背部發涼、快要窒息……十二年孤獨漂泊的煎熬,何時能了?」

近十年的律師生涯中,高智晟為無數的弱勢群體維權,太多不公、黑暗讓高智晟看到中共體制的邪惡。

後來,高智晟律師接手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針對全中國範圍的迫害親身調查研究,並在2004年底至2005年接連寫了三封致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以第一手調查資料揭露勞教所如何酷刑虐待法輪功學員。高智晟呼籲胡溫當局:必須正視存在的嚴重問題,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這三封公開信導致高律師於2006年在山東姐姐家被抓。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被中共強制失蹤超過1200天,至今生死不明。(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想福報社會的窮人維權律師

高智晟1964年4月20日出生在陝西榆林佳縣一個非常貧苦的農村家庭,11歲喪父,母親獨自養活七個孩子,他是老三。考上重點高中的他也因家貧而輟學。他和弟弟離家打工幹苦力挖煤,兩年後卻被工頭吞沒工資。21歲時他為餬口生存去當了兵,在那認識了他後來的妻子、同為軍人的耿和。

歷經苦難,高智晟終生銘記的不是仇恨,而是感恩、是他在最困難時得到的無私幫助。中華傳統文化下的淳樸民風和他那善良的母親、鄉親們的善心給了他精神支柱。他曾餓暈倒地,被陌生老人救活後,這位一天只掙1塊5毛錢的老漢,卻拿出18元錢送給了素不相識的他。

被迫復員後,高智晟靠自學通過律師資格考試,1996年開始執業,主要代理經濟糾紛案,但同時他免費為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曾被中國司法部選為「中國十佳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同行尊稱他為「中國維權運動的先行者」、「中國全民維權意識覺醒的引領人」。

1991年起,27歲的高智晟在新疆街頭一面推車賣菜,一面自學律師課程。他通過所有法律科目檢定考試,獲大專文憑。1996年,高智晟在新疆烏魯木齊成為律師。

在烏魯木齊的兩年,高律師受理的四分之三的案件都是幫助弱勢的免費義務官司案。他因此受到一些同業的忌恨,遭受舉報及攻擊。當記者問他這樣怎麼生活,高回答,「我的出身很窮,我知道窮人的感情,所以我知道我要做什麼。……我不會把幫助別人看成是對別人的施捨。我的目光很長遠,我要用我的這一輩子拯救我的下一輩子!」

2000年,36歲的高智晟從新疆搬到北京,成立「晟智律師事務所」,陸續聘僱20名律師,2001年被司法部評為「中國十大傑出律師」。後來儘管工作很忙,但他依舊給自己定下執業生涯的規矩:「三分之一案件,都為窮人弱勢免費打官司」,甚至自掏腰包資助當事人。

2004年底,高智晟突破中共設置的禁區,開始為法輪功學員代理申訴,並多次上書中共政府高層,要求停止對法輪功的酷刑虐待,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器官遭當局活摘指控的調查。

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形容高智晟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結合體,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師之一」。高智晟三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但在中共脅迫下,都未能入選。在大陸,「高智晟」被設定為搜索敏感詞而遭封鎖。

突破禁區 關注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如今廣為流傳的是高智晟寫給當時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的三封公開信:2004年12月31日的《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2005年10月18日的《致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2005年12月12日的《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

在第三封信中高智晟寫道:「此時此刻,我用顫抖著的心、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針對自己的人民毫無人性的殘暴記錄中,其最持久地震盪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們還尚存一絲體熱的民族成員誰還有條件在這樣的真實面前沉默下去!?」

在二萬多字的第三封公開信中,高律師敘述了近二十名法輪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殺以及駭人聽聞的各種摧殘。如長春的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後,兩週之內母子雙雙被折磨致死;2002年長春當局瘋狂報復長春電視插播時,大學畢業生劉海波被扒光衣服跪著,警察用最長的電棍從肛門一直插進去電到他的五臟,劉當場被電死……還有被高智晟稱為「老虎凳上的聖賢」的王玉環的遭遇等。幾年後,王玉環被勞教所折磨致死。

當時高智晟就對中共實施的勞教制度加以抨擊:「作為一個不斷地納著稅的公民,我再次要求中國的政府回答一個公民的質問:你們承不承認這個制度的完全不道德?承不承認我們的制度已沒有了面對並解決這種問題的誠意和能力?何以應對?」如今北京當局聲稱廢除了勞教制,但僅2014年7月,中共就抓捕了近600位法輪功學員,只因他們想告訴人們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