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國表明態度 楊潔篪王毅之行難如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國務院3月10日證實,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3月18日將在阿拉斯加會晤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討論包括COVID-19大流行,氣候變化,對香港、台灣的立場,以及中共對澳洲的經濟禁運等5個議題。

3月1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也宣布了同一消息,不過,明確說楊、王二人是「應美方邀請」。究竟是不是真的應美方邀請,還是在拜登上任後對其的警告、施壓遭遇冷淡,無奈之下迫切希望實現接觸以解決北京當下面對的內外壓力,中南海自是心知肚明。但不管怎樣,加上「應美方邀請」,除了讓北京高層覺得面子保全外,還可以繼續欺騙被中共洗腦的老百姓們。

不難推斷,楊潔篪和王毅的阿拉斯加之行的重要目的就是敦促拜登政府改變川普政府時期的對中共強硬政策,讓中美關係回到以往相對「和諧」的軌道,即放鬆對中共的各方面制裁,任由中共從政治、經濟、科技、網絡、文化等滲透美國乃至世界,尊重「台灣是中國內政問題」,不要追究中共在病毒大流行上的責任等。

從楊潔篪和王毅之行前,美國表明的態度來看,會晤結果恐難以如北京所願。

首先,美國對此次會晤的態度沒有給予相當程度的重視。會晤時間是安排在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日本和韓國之後,且是在返回華盛頓途中,在阿拉斯加飛機加油之際。那麼,問題是為何布林肯不順便訪問一下北京?為何如此高級別會晤不安排在華盛頓?為何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參與會晤?

顯然,在美國朝野越來越多人認同中共是美國最大的威脅、反共氣氛遠超以往的情況下,布林肯和奧斯汀首次出訪日韓的一個重要議題,應是如何加強同盟關係,如何加強印太地區的安全防衛,如何應對中共的挑戰等。這也表明他們對印太地區和中共問題的重視。有著這樣認知的美國高官,自然不會主動跑到北京。這也表明,即便是之前與中共有著扯不清關係的拜登政府,也在疏遠中共。

既然布林肯等美國高官不願前往北京,或許也不願如2020年楊潔篪與蓬佩奧那次會談,找一個折中地,楊潔篪和王毅只好追到美國阿拉斯加。由此推之,這次臨時會晤大概率是北京提出的,因此所謂的「應邀」不過是用來遮羞的而已。

基於同樣的原因,將會晤安排在華盛頓也似乎不合時宜,尤其是如何安排楊、王與那位上任以來,不舉行記者招待會、不發表國情咨文、不住在白宮的拜登的會晤呢?

至於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參加與楊、王的會談,更凸顯了美國對來自中共威脅,而且是國家安全層面上的高度警惕,而這恰恰延續了川普對中共的作法。

其次,布林肯在會晤前的表態為楊潔篪和王毅之行埋下了陰影。布林肯10日在出席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聽證會時表示,這次會晤並非美中過去的「戰略對話」形式,他將採取強硬且堅定的立場,將提出美國所關切的議題,包括要求中方允許國際社會獨立調查新疆是否存在種族滅絕等。

對於眾議員佩里的是否會為了爭取與中國在環境、氣候變遷等領域的合作而「考慮在某些地方對中共做出讓步」的質詢時,布林肯連續兩次給予否定的答案:「不會,不會。」

在香港問題上,布林肯則強調美國將採取行動追究侵犯香港人權者的責任。「我們必須繼續執行制裁措施,例如對那些在香港進行鎮壓行為的人施加制裁。」

布林肯指出,管控好美中關係是拜登政府外交工作的優先要務之一,美方將秉持競爭、合作且在必要時對抗的原則。他還表示,美國政府將關注中方在這些問題上的具體作為與實質成果,然後再決定雙方後續的交往,「目前沒有後續一系列接觸的計劃。」

注意,布林肯所言有幾點讓北京應該很不爽,一是明確此次會晤不是「戰略對話」,即不是美國歷屆政府使用的常規高層對話。二是將提出新疆種族滅絕問題。三是要繼續制裁侵犯香港人權者的責任。四是延續川普政府「以結果為導向」的美中關係原則,即聽其言、觀其行再決定往哪個方向走。

也就是說,楊潔篪和王毅的阿拉斯加之行,不僅會談規格下降,而且還必須聽到中共許多不愛聽的聲音,如新疆種族滅絕和香港人權問題等。當然,楊、王一定還會為中共辯解,不過他們的自說自話,只會引起美方的厭惡。

然而,即便知曉美方的態度,畢竟依然確認了楊潔篪和王毅的行程,這表明北京似乎仍有信心說服拜登政府。中共《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火星方陣10日發表題為《中方給美國劃紅線;拜登應該悠著點,他有致命軟肋》的文章,就是在向拜登政府傳達信號。

文章稱,「對於美國頻頻在涉台、涉疆和涉港等敏感議題上的嚴重挑釁,中方所回敬給拜登的,就是決不妥協」,「中方對美國挑釁展開的強勢回應,不僅僅只是中方已具備『平視世界』的綜合實力。更重要的是,拜登也有他自己的致命軟肋。中美長期對抗,對拜登自身的政治利益而言,完全是一種得不償失的結果」,「如果拜登繼續惡化與中國的關係,以至於損害中美貿易關係,讓民主黨支持者利益受損,肯定饒不了拜登。」

文章最後稱,中共給拜登的對華政策划下紅線,實際上就是在提醒他:「與中國展開合作,這才是確保他本人政治利益不受損害的正確方式。」

文章其實在告訴拜登,中共掌握其軟肋,只有他與中共合作,他的利益才不會受到損害。中共的自信並非空穴來風,去年曝出的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翟東升的演講視頻,曾透露了中共官員對拜登的看法,那就是北京通過利益勾兌,認為可以擺布他。

不過,中共的威脅是一把雙刃劍,在威脅拜登的同時,也會讓拜登政府意識到中共的魔鬼嘴臉,反而可能反其道而行。

在美國業已表明態度的前提下,楊潔篪、王毅帶著「給美國劃紅線、讓拜登悠著點」的態度飛往阿拉斯加,其結果可想而知,其會晤的目的基本難以達成。

對此,佩里眾議員也已經下了判詞,他認為美中高層官員對話不會有任何實質的進展或為雙邊關係帶來改變,「未來我們也沒有理由繼續與試圖摧毀我們國家的人進行貿易並保持這些關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