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選舉法加國安法夾擊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3日訊】 今天是3月12日,星期五,晚上8:30点,横河老师现场直播。

今天焦点话题:俄克拉荷马州立法豁免驾车人,《选举法》加《国安法》夹击香港。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法,豁免在暴乱时为逃离现场而撞到暴乱者的驾车人。人大通过的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加上此前的“港版国安法”,宣告了香港仅有的自由和民主被彻底扼杀。

裴洛西再次提名斯沃威尔(Swalwell)为众院特别情报委员会成员,但面临挑战,众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将(提出)提案将他赶出情报委员会。 史沃威尔因和中共间谍方芳有染而声名大噪,尽管如此,还受命担任众院弹劾委员会经理,也只有他最合适。

疫苗是打还是不打?

疫苗的好消息和坏消息:辉瑞疫苗从以色列传出好消息,有效率97%,超出公司自己的临床结果。这个结果应该是比较可信的。

科兴疫苗在香港引起第4例死亡案例,而欧洲八国在接种出现血凝块后暂停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

有观众朋友问究竟疫苗是打还是不打?本来应该的是把疫苗的消息全面告诉民众,问题是疫苗信息被全面封锁,至少在油管,完全不允许讨论,谁谈的和CDC的不一样就封杀。CCP病毒疫苗本身就是全新的事务,就是CDC也在不断更新,不允许讨论,这倒更像是有什么阴谋。

讲一下这几个疫苗的特点:辉瑞疫苗是mRNA疫苗,理论上副作用应该比较小,因为只有一段特定的基因序列会被表达,科兴疫苗是灭活病毒,和国药在秘鲁临床实验两款疫苗有效率33%和11.5%的一样,而牛津-阿斯利康疫苗是DNA腺病毒疫苗,DNA也是刺突蛋白的。

俄克拉荷马州立法豁免驾车人

俄克拉荷马州众院通过法案,对逃离现场而撞击暴乱者的驾车人免罪。 这个法案主要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对暴徒的惩罚,可以轻罪起诉干扰交通和危及开车人的示威者,二是对驾车人的保护,即当驾车人为个人安全逃离暴乱现场而撞到暴徒后,不会受到刑事和民事诉讼。这里暴徒的定义是,示威活动中使用暴力或抢劫者,这些人将面临刑事起诉和监狱服刑。

对暴徒的惩罚似乎是本该如此的,一般州已有的法律足够用了,为什么要新立法,就是去年夏天全国的BLM和antifa的暴乱,波特兰到现在都没有停止,损害了大量的公共和私人财产,暴徒少有受到惩罚的,而被围攻被暴打的路人逃跑时不慎撞到暴徒却面临起诉。

俄克拉荷马州就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个记者在报导该州BLM骚乱时被示威者包围,逃离时撞到示威者而面临牢狱之灾。立法就是要保护普通公民的生命安全。

该法律的支持者表示,这只是在发生暴力的情况下,没有侵犯和平抗议示威的权利,也有助于抗议保持和平,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然而这个立法却受到州议会民主党的挑战,民主党议员认为该法案针对反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抗议者却没有试图解决根本问题。

这是很有意思的论述,首先,美国没有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无论《宪法》、法律还是行政令,逆向种族歧视到真的是系统性的,如对白人和亚裔入学的歧视;其次,该议员把暴力和反种族主义抗议者等同起来,这多少倒是个事实,我们在去年夏天的抗议活动中,很少看到香港抗议中的那种和平;最后,每个社会都有不公平,如果任何不满的人都可以使用暴力,社会就永无宁日,今天的理由是种族主义,明天可以是别的什么,再说,BLM和安提法暴乱的受害者,根本就是无辜的过路人和居民,不是所谓不公正的制造者。其实根子很简单,就是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媒体等的政治正确。

被包围或被攻击的无辜过路人有没有逃跑的权利?城堡法则和不退让原则,城堡法则就是家或其延伸(有的州包括车)不能被入侵,不退让原则是自卫权利扩展到允许去的公共场所,很多州法律规定个人在受到攻击是不必退让,就是最不允许自卫的州,也有逃跑的权利,其实禁止不退让原则的就只有一条路,而且是鼓励或必须的,就是逃跑。

奇怪的是,有立法者试图剥夺民众的权利,不是自卫权,而是逃跑权,为了保命不受伤害的权利,遗憾的是,这就是美国的现状。很高兴俄克拉荷马州众院通过了这项法案。

《选举法》加《国安法》夹击香港

人大通过的香港选举改革决定:

1.候选人爱国,爱国即爱党,预设条件,定义和解释权都在中共。

2.选举委员会改变:去除社会服务界(即民主派为主的)、增加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即中共政协系统的人,原有几个功能界别的本来就是完全被中共控制的;

3.提高特首候选人的门槛

4.立法会议员选举增加了选举委员会

5.新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

这就是从所有选举层面,从参选开始的候选人资格,到最后的资格审查,确保民主派候选人,或任何中共不愿意的人,没有机会参加选举,更不要说当选了。

再加上《国安法》,随意逮捕起诉民主人士,当然可以把有意参选的民主人士逮捕。

这和中共人大代表选举没有什么不同了,大陆个人参选的,大多数的结局是进监狱。

特首就是一个直辖市的市长或重要省份的省长,而香港的立法会也降格成为大陆省直辖市一级的人大橡皮图章和政协花瓶,只不过还有一套完整的特区的表面结构而已。结构和功能不总是一致的。就像中国大陆有《宪法》,但只是名义宪法、字义或语义宪法,有《宪法》没有宪政。

香港现在也是,有特区名义但没有特区实质。可以说,从“港版国安法”到选举决定完成了香港的转型,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大陆城市。

这个变化比我90年代预测的晚了14年。

《横河直播》制作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