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非法重判 一家七口 每人七年冤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3日訊】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於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這一大家子人僅僅因為信仰法輪大法,二十二年來遭受中共種種非人迫害,酷刑折磨、毒打、抄家、綁架、非法判刑。孟祥岐僅16歲時就被非法勞教,被獄警酷刑「上繩」折磨。

酷刑演示:上繩(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於健莉一家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綁架、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今年的正月十五,他們一家突然被安排見面了,但可不是當局出於人道主義,而是梨樹縣法院選擇這天進行非法視頻宣判。他們都被帶到看守所三樓的一個大廳內,聽讀宣判結果。視頻的另一端是梨樹縣法院刑事庭的李楠、崔仁、李德恆和兩個書記員,李楠宣讀判決書。

一家七人均被非法判刑七年至七年半,其中付貴華和孟祥岐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同時被宣判非法刑期的還有:姜濤被非法判刑七年,崔桂賢七年,劉冬英(崔桂賢親家)七年,韓建平七年,譚秋成七年,侯紅慶七年,張紹平(四平地區)七年。

正月十五,本該是一家人團圓的日子。但對於長春市於健莉、母親付貴華、丈夫王東吉、公公王克民、婆婆王鳳芝、妹夫孟祥岐,及孟祥岐的父親孟凡軍一家來說,今年的這一天格外的不同。十九個月以來,於健莉一家七人終於見面了,但等待他們的卻是冤判、七至七年半的牢獄。

判刑理由荒唐至極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樹縣公安局出動幾百警力,包括四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梨樹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巡警、交警、梨樹縣轄區內各派出所警察,還調動所轄社區的部份人員,並在長春市當地警察的配合下,在長春市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綁架,並到在省內其它地區居住的學員及親屬家中進行綁架。

於健莉一家七人在各自的家被公安警察綁架。當天有三十多位長春地區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十六人被非法起訴,兩人被取保。

判決理由荒唐至極,不但維持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開庭當天檢察院辦案人王哲非法的起訴理由,如甚麼在海外網站發表過揭露自己被迫害的文章,污衊黨和國家領導人;在明慧網發表過嚴正聲明;還有莫須有的諸如每個人家裏都有幾十上百的所謂法輪功宣傳品;有上千分鐘的音頻時長等。事實上,在這起構陷案中,每個學員家裏幾乎只有自己平時閱讀的幾本大法書籍,其它所謂的宣傳品都是誣衊,當然擁有這些物品本身完全合法,但梨樹縣國保為了湊材料,昧著良心胡寫。更為惡劣的是,最後的判決書上,竟又把音頻分鐘數從一千上調到一萬分鐘。

七年前,於健莉女士出於最基本的做人本分,身為子女,為受酷刑折磨、深陷冤獄的母親發聲,七年後,這段救母經歷竟成了重判七年的「緣由」。

於健莉一家七人,僅僅因為擁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身份,僅僅因為全家均曾受益於法輪大法而不願在高壓下放棄修煉,不願在大法遭受魔難時為了強權下身不由己的「人身自由」背信棄義說大法不好,這種面對強權的勇氣,本該受到表揚,現在卻遭違法重判。

作為一個國家政權,有甚麼理由非要逼迫一個普通百姓放棄信仰?為甚麼非要控制別人的思想?這些人裏面,王克民與王鳳芝夫婦都是70歲的老人了,一輩子在山腳下生活,沒有能力也無意於破壞中國現行的任何一條法律的實施,相反,只有擁有公權力的人才有這個能力去真正破壞中國法律的實施!

二十二年前,自願修煉,身心受益

這一家人都是在一九九九年以前,也就是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還廣受歡迎、肯定的大背景下,在各自不同環境接觸並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是沒有外部干涉、通過親身實踐、真心覺的這個法好,而認定了的,並真正從中身心受益了。這是任誰怎麼說也抹殺不了的。

於健莉是一九九一年出生,母親付貴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那時於健莉還小,但看得見的最突出的變化就是母親身體變好了!

付貴華原本一身病。四歲時得肺炎,家中無錢根治,落下病根,從那時起就開始經常吃藥。多種疾病纏身,如:神經衰弱、肝硬化、心臟病、哮喘、肺炎、腎炎、糖尿病、風濕性關節炎、低血壓、坐骨神經痛及婦科病等。由於坐骨神經痛,躺下起不來,得靠別人幫著扶起來,常年如此。在上初中的時候,被樹枝傷了眼睛,左腦從此落下病根,陰天的時候就疼。平時一動左半身,就牽著左腦疼。而且經常出現眼前一黑,人就暈倒了。

一九九六年六月,付貴華偶然間得到一本《轉法輪》。很快她就看完了一遍,那天晚上做了一個夢:清楚地看到在光的照射下,很多蛇、狐狸、黃鼠狼等動物逃竄到樹林裏去了。第二天,在她的身上真真切切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所有的病全好了。後來有一次煉功,就聽左腦裏嘎巴一聲,之後左腦就好了。

不僅如此,付貴華對照大法書上的要求,逐漸放下了怨恨心等很不好的心,這樣不僅對別人有好處,自己也變得更加快樂了,每天就是高興、就是笑。

於健莉的妹夫孟祥岐也是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年他14歲上初一,在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標準中,和同學相處時謙和忍讓,在學習上勉勵自己,全校考試中曾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績,班主任在家長會上豎起拇指稱讚他人品好。

孟祥岐的父親孟凡軍,自幼體弱多病,在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輪大法,在他剛得大法一個月後,身體所有疾病都沒了。家庭和睦了,生活充滿了幸福、快樂。

孟祥岐曾說:「正因為法輪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神奇功法,使我的道德、學習和身體健康都得到了極大提升,處處與人為善,對國家、社會、家庭和個人來講,都有極大的益處,同時也有利於社會穩定,百姓安樂。」

堅持正信 一大家人遭受迫害

這樣的幸福時光,對於這一家人來說,並沒有持續太久。一切都戛然而止在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從此,苦難、威脅、恐嚇、躲避迫害、至親分離、酷刑折磨、綁架、非法判刑夢魘般環繞著這個昔日溫馨的家庭。

孟祥岐16歲讀中學時被非法勞教迫害二年、遭種種非人折磨,後又被非法判刑,陷冤獄六年,大好青春年華獄中度過,心裏流淌著血一樣的淚。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孟祥岐被獄警「上繩」折磨:獄警上來按住他,把他的頭和身體狠狠地往地面上撞擊數次,接著拿繩子捆住他的上身給他上繩,雙肩、胳膊和手部被繩子緊緊卡住,使胳膊抬到後背的極限位置,以達到讓人無法忍受……

56歲的付貴華女士曾被酷刑折磨、非法判刑三年。她於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十二點左右被帶到農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被鎖在黑屋子裏,腿用鐵棍子橫穿在椅子上,然後國保大隊隊長唐克用半截棍子往她的臂膀上打,往她兩腿打,往右側膝蓋、兩腳腳趾部位打,惡警呂明選用巴掌打她的頭部,持續打了半個小時時間,付貴華女士被打得全身發抖。直到很久以後,她都筋疼,骨頭疼,膀子疼,左側膝蓋疼,不敢碰,不能著床,一碰都疼。頭有時發麻,有時局部疼。

41歲的王東吉先生也因依法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三年。獄中遭受殘酷折磨。

58歲的孟凡軍先生曾因進京上訪於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勞教一年;在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被強行高壓洗腦,強迫超體力勞動,沒有一點人身自由。精神和肉體上都受到了嚴重的摧殘。

如今,這個風雨飄搖的家庭再次支離破碎。

人心底最基本善惡是非的價值觀不可被扭曲

這是一個在中共集權統治下,只要違背當局的意願,堅持自己的信仰,就會隨時面臨被迫害的大環境下的,一個風雨飄搖的大家庭的故事。也是一個持續了近二十二年,且還在繼續的無辜人遭受迫害的真實寫照。

其實,細想一下,他們沒有做錯甚麼。有一句話說:慈父遭謗子不在,世人也會罵不仁。第一,他們確實每個人在大法中親身受益了。第二,大法確實是遭到誹謗與惡意中傷。第三,法輪功學員只是在講述真相,理性,非暴力,對任何人都沒有傷害。第四,如果是事實,就應該叫人家說。不讓說話的本身就是問題。

於健莉曾說:「母親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的時候,有一次打電話給我,可我因為害怕,明明聽出是母親的聲音卻不敢承認,怕自己受到牽連,在種種壓迫與恐懼之下,我的靈魂被扭曲了,被這場迫害運動嚇得竟然不敢承認自己的母親。我不相信迫害的邪惡,我覺得泱泱大國總該有個講法律的地方,我去了拘留所,結果得來的是種種不公(二零一三年,母親與妹妹一同被綁架,我與親友去農安縣拘留所尋人,我們所有人卻遭到酷刑折磨)……

「之後我沉默了,遲疑躊躇間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有時甚至會想,忍忍吧,我又能怎麼樣呢?!無助,迷茫,痛苦折磨著我,為人之子卻無法盡孝,卻不敢告訴親朋好友我的悲哀,不,是國人的悲哀!大法給了我健康的母親,和睦的家庭,可我怎麼能背信棄義,於迫害中置含冤而身陷囹圄的母親不顧,苟且於世?!我決定找回自己失缺的人的本性。」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長春於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