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任正非5G騙了誰 民主黨為何拋棄庫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4日訊】 今天是3月13日,星期六,晚上9點,橫河老師現場直播。

今天焦點話題:新曝光的中共前財長樓繼偉訪談,其中談到5G存在嚴重問題,似乎是個錯誤,難道是場騙局?民主黨政治明星紐約州長庫默突然失寵原因何在?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落馬疑雲重重。

 

網上這幾天流傳一段中國前財政部長樓繼偉訪談,談到5G存在嚴重問題,究竟是怎麼回事;另一件事是美國的,曾經是民主黨政治明星的紐約州長庫默突然被自己的黨拋棄,真實原因是什麼?最後有時間簡單談一下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落網的疑雲。

一、樓繼偉談華為5G

網傳財新採訪中共前財長樓繼偉, 這其實是今年1月8日的錄像,本來是談金融的,其中一段談到5G,主要談財政投入,到2020年底,5G總投資1.5萬億,到2021年底新建基站一百萬個。投資巨大,但居然是技術不成熟、運營成本極高、找不到應用場景,消化成本是難題。5G應該用於工業互聯,但技術不成熟,卻用於手機,而手機即使看高清4G就足夠了,當然4G現在變慢了就不行了,這樣工業用不上,民用不需要,還有待於技術上的突破。

說這麼多,就是一句話,5G現在根本沒用。將來怎樣還要看。

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個政治決策的問題。5G無論是誰最先發明的,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在西方國家長期沒有投入,沒有多少人知道,真正引起重視並非其用途,而是來自華為的威脅,可以這麼說,整個世界是被動地被華為拖入5G競爭的,包括美國說服和聯合各國封殺華為5G都是如此,而華為擴張全世界,市場需求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因素。

技術競爭走火入魔,為技術而技術,5G的競爭和一般技術發展不同,市場需要和自然發展被人為計劃取代。

互聯網的發展比較自然,最早是美蘇冷戰期間,需要建立導彈早期預警和分析系統,需要強大的電腦計算功能來計算洲際導彈的運行軌跡,美國當時有5台超級電腦,都沒有足夠的計算能力,需要5台連起來使用,因為5台超級電腦分布在全國各地,聯邦政府就投資連上這5台超級電腦,後來大學和研究機構開始發展自己內部的電腦聯網,形成各自獨立的局域網。

冷戰結束後,為超級電腦建的線路空閒了,一些近水樓台的大學就開始把自己的局域網連到超級電腦的骨幹網絡上,這就是互聯網名字的來歷,就是把各個獨立的局域網(net)連起來(Internet)。聯網都是在大學研究機構,個人還很難上網,有人說網絡媒體就是大陸來的華人首創的,應該指的是華夏文摘。

後來就有公司開始提供個人電話上網服務,最早的應該是AOL。我這是從用戶普及角度談的,不是專業,專業人士也許有不同的說法。這不是政府主導推動的技術進步,雖然最早的骨架是政府建的,但也不是為這個目的,也無法預測發展方向,都是自然發展起來的。

5G就不同了,華為5G向世界擴張,一開始就不是市場導向,而是用概念引導市場,很多國家並不一定需要5G,很多都是怕落後的心情,華為的市場做得是很好的,當然靠的是中共政府的力量。我一直認為,華為是在技術不成熟的情況下搶布局,到時候不想用也只能用它的,因為基礎設施以它為主。那時候即使技術不成熟,也只能等它慢慢完善。

而中共當局支持華為在全世界布局,顯然也不是為了幫助全世界發展通訊,而是全球擴張、滲透、控制的布局,至於說華為5G有沒有用,當局未必清楚。所以5G在各國的發展,都帶有中共計劃經濟的痕跡。

冷戰時美國用星球大戰計劃拖垮了蘇聯,這回是中共用5G把全世界拉入競爭。

二、為什麼民主黨要拋棄庫默

紐約州長庫默現在是四面楚歌,一方面是至少7名女性指控他性騷擾的不當行為,面臨司法調查,另一方面則是民主黨從上到下要求他辭職或彈劾。作為一名民主黨的政治明星,這個轉變來得非常快而突然。從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紐約的國會議員到紐約州議會,從媒體圍攻到社交平台的放行,不是個人行為,而是全面圍剿。

1.不是因為道德,現在就有個Swalwell,不僅醜聞爆發時沒有解除眾院特別情報委員會的成員,新一屆國會裴洛西又任命他繼續擔任這個職務。另外,現在國會和一些左派控制的州正在立法,都是在道德上摧毀傳統價值、摧毀美國的,連男性都可以自稱女性進女廁所,那後果不比性騷擾嚴重嗎。從整體上看,民主黨並不是一個維護道德和傳統的政黨。

2.有人認為是為了打擊賀錦麗的潛在對手。李‧史密斯(Lee Smith)在英文大紀元上發表的文章比較典型, 在大選以後,庫默打擊川普的作用沒用了,而他對黨內高層其他有野心的領導者的威脅就成為主要矛盾,他說這就是為什麼現在要打擊庫默和加州州長紐森的原因,當然這兩個州長治理上都有嚴重問題,但本來就是左派的政策,怎麼會被左派批評呢?

3.我認為這裡打擊川普的作用不再需要了還是很重要,而且可以延伸出去。庫默拒絕川普的支援,制定和採取了錯誤的政策,導致養老院的大批感染和死亡,還隱瞞死亡人數,也符合左派把紐約疫情怪罪川普的策略,所以得到了艾美獎,還出書。

我這裡想講的是,這次渲染性騷擾,也有可能那些人不願意人們關注庫默真正的錯誤。庫默不是唯一採取把感染者送回養老院的州長,據報導,新澤西州、賓夕法尼亞州、加利福尼亞州和密歇根州等4個州的民主黨州長也都批准了和紐約州長庫默類似的政策。

這個政策的基礎,是左派的一種觀點,或政策,即以反歧視或平等的理由強迫多數人接受某種特定人群或觀點,哪怕對多數人會造成實質的傷害。養老院是這種政策的特殊應用。這才可以解釋為什麼那麼多州不約而同地採用同一政策。

三、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落馬的怪事

中紀委網站今天發布一條消息,就一句話,原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彭波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查了一下,此人有很多公開頭銜,就是沒有中央610副主任,為什麼不列舉他的公開職務而只列舉610職務呢?而且他的個人簡歷和照片已迅速被大陸官方網頁刪除。這種待遇連周永康薄熙來都沒有享受過的。

原來,他的職務中,在過去幾年,最重要和最新的是負責網絡輿情控制的。 2015年8月至2018年9月,彭波出任中央政法委網絡輿情應對與依法處置協調小組組長、中央綜治委委員。此後空缺。

可能性:

1.他的主要被審查的問題是在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時犯下的。

2.不想讓民眾把他的落馬和中共的控制網絡輿情聯繫上。

我認為這是他迫害法輪功和網絡迫害民眾,誤導民眾和壓制言論的報應。610就是個死亡職務。

《橫河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