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曾狂搧國台辦耳光 李敖之子:我為父親不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7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16日,星期二,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李敖之子:父親支持統一,但過世後遭打壓、作品被禁,我為父親感到不值;美日聯合對中共發出警告:若脅迫或侵略,將遭到反擊

Sydney:繼重慶19歲少年王靖渝和地產大亨潘石屹的兒子潘瑞之後,又一個年輕人站出來挑戰中共。這一次是台灣著名文人李敖的兒子李戡

秦鵬:美日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的2+2會談中,聯合對中共發出警告,攪動東亞和印太局勢。此前,美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更聯合投書美國媒體,點名批評中共,號召盟友反擊。

李戡最新採訪:我為父親不值

Sydney:台灣的文學與政治圈「狂人」李敖,曾直接影響了海峽兩岸幾代人的自由民主思潮。1960、70年代時,台灣年輕一代喜歡閱讀他的作品。1990年代,李敖的書飄洋過海到了中國大陸,又為中國的年輕人打開一扇窗口,讓他們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氣。

秦鵬:然而,此後的李敖,卻逐漸從自由代言人,變成了「兩岸統一」的代言人,晚年更是對中共的執政吹捧有加,導致兩岸對他的批評日增,中國的自由人士更是說他是真「共產主義」的投機者。

受父親影響,李敖的兒子李戡,也在不經意之間,成了焦點人物。

Sydney:高中畢業,李戡考取了台灣大學,卻又放棄、報名北京大學,還出版了《李戡戡亂記》批評台灣教育。這讓他一時出名,但也在很多人眼裡同樣落下了他在大陸跟隨中共喜好討生活的印象。

秦鵬:不過,去年至今,李戡再次成為媒體關注對象,卻是因為他對中共的批評。最著名的一次,是2020年1月,台灣大選結果公布之後,李戡在新浪微博上一連串寫出了134個「啪」字,並@國台辦 ,被認為是在暗示選舉結果打臉中國國台辦,隨後他的微博和今日頭條賬號被封至今。

無法說服台灣人相信中共會信守承諾

Sydney:今天,也就是3月16日,BBC發表了李戡的採訪,他說自己仍然支持兩岸統一,但已經沒辦法說服台灣人相信中共當局會信守承諾。

秦鵬:我們一起來看他這一次採訪的主要內容。

李戡提到,民族主義是李敖對共產黨好感的原因。由於今年3月18日是李敖的去世3周年忌日,BBC記者詢問了李敖去世前的經歷,李戡說到:2017年李敖住進台灣的醫院之後,好長時間產生了幻覺,經常跟李戡講,醫院的那些枕頭、病服跟棉被都是日本人做的,他不要,叫李戡拿去丟掉。然後李戡不斷地安撫他說,這些不是日本人的,你現在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你剛剛離開加護病房,這個東西不是日本做的,是台灣自己做的醫療器材和衣服,他才慢慢地緩過來。

Sydney:李戡說,每次他想到這個畫面,都想哭。他認為,李敖的潛意識和記憶一直都是在1945年前,小時候就看到日本人在面前耀武耀威,才使得李敖對共產黨有這麼大的包容跟好感,覺得再怎麼樣,至少再也不會發生日本人在中國土地上耀國揚威的事情。

秦鵬:是,有不少的中國人被中國共產黨撰寫的歷史迷惑,忘記了中國真正獨立,是在1945年抗戰勝利之後,也忘記了中共建政之後30年的折騰,大躍進導致的大饑荒以及一次次的政治運動被害死了6000萬-8000萬人,只記住了中國共產黨最近三十多年的歷史,所以不知道,如果不是共產黨作惡,中國早就成為世界發達國家了,而且因為文明傳承,更容易獲得世界的尊重。據說這跟李敖少年時代的一個老師是中共地下黨有關。

Sydney:是,沒想到在這個問題上,一代文壇奇人李敖的認識也是這樣簡單。

不過,李戡對中共看起來很不滿,他說:「對比他走掉之後,共產黨那樣子對他。 」「你對自己人都可以下這麼大狠手,我就覺得你到底要我支持你統一干什麼?支持統一應該是發自內心的認同,而不是靠著民族大義去綁架。 」

秦鵬:看起來這裡面有故事,李敖生前和死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李戡這樣耿耿於懷?

Sydney:李戡談到了兩個方面,第一是李敖的著作和言論,遭到了中國共產黨嚴重的歪曲和打壓。第二,是李敖的名譽權也受到極為嚴重的侵犯,大陸官方完全是有意地在縱容。

中共有意對李敖的話和書籍斷章取義
言論打壓方面,他說中共官方有意地對李敖的話和書籍,進行斷章取義。大致上就是,少談自由主義的部分,多談國家統一的部分。

有人說李敖因為追求國家統一,所以不得不對共產黨有更多的包容,拋棄了本來的自由主義,李戡說,這完全是胡扯的,李敖根本就沒有任何改變。只是在中共官方的管制下,他談自由主義的部分被(官方)淡化或者被拿掉。包括他後來搞微博也是,很多東西經常被擋下來,根本發不了。

秦鵬:李戡的採訪中,多次談到了父親李敖是自由主義和國家統一都想要,毫無疑問,為親者諱,他沒有特別提父親投機的部分,但是中共只想利用他,卻不想讓李敖關於自由言論的部分面世,也是肯定的。

我注意到,今年二月的時候,李戡在接受台灣媒體採訪的時候,也怒轟中共斷章取義,還說:「只有共產黨對不起李敖。」

Sydney:BBC的採訪中,李戡還說到,李敖在中國大陸正式出版的書超過40本,但在2012年圖書審批慢慢收緊後,目前只剩下三本能夠出版。其它的都變成了禁書。

李戡說,他花了大量的耐心、時間跟誠意跟國台辦的新聞局交涉。但他們不放行,還拿來威脅他,來明示、暗示說,李戡必須在台灣做一些什麼,他們才願意幫書繼續通過審批流程。

李戡說:這是我不爽的地方,這是憲法保障的出版權利,我不覺得他們有任何資格拿這個來威脅我,或者當成跟我談判的籌碼。

秦鵬:李戡還說,李敖的名譽權受到了侵犯,有很多假文章流行,官方不去管,真的文章不讓出,假的文章被縱容,微博微信滿天飛。「大陸有一些網民,他們沒膽上街去反對共產黨和政府,他們就跑來罵李敖,通過罵李敖變了、背叛自由主義來發洩,然後官方也樂於這個現象發生,你們老百姓去罵李敖就好,你們罵李敖儘管罵,至少你不要罵到我們政府部門。」

對「不服從就被整」有很深體會

Sydney:李戡還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說李敖不僅自己不在大陸買房子,而且也不讓李戡買房子,說:你絕對不要有任何經濟上的活動,不管要投資、要創業全部不要。李敖說,「不要任何人講我閒話」。

秦鵬:關於這個問題,今年2月的時候,李戡接受台灣媒體採訪時控訴,中共對李敖封禁打壓長達10年;李戡在北京念書的4年期間,對「不服從就被整」有很深的體會。

李敖去世之後,國台辦當時問他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他回應,「我們父子在中國不撈錢、不靠『中國統一』4字騙錢,只希望能保障李敖的基本權益。」中共國台辦允諾後,還發了弔唁信肯定李敖的功勞、歷史成就;未料,隔天就開始查禁,並明示暗示要他配合中共,才能換取對李敖的解禁。這讓李戡反感。

我在北京的時候認識很多台灣人,很多人也不買房子,似乎是掙錢可以,但是不想被限制死在那裡,看起來對中共不放心。我個人的分析,作為文人,李敖似乎還想通過這種方式給自己保留一點說話的空間,就像李戡這次說的那樣:「我現在可以講話很大聲,共產黨沒有我的把柄。」

2月份,李戡也說,不要「有滿腔熱血、懷抱理想、以為認同中共」就會獲得對方的善意或基本尊重,中共反而會藉此變本加厲地欺負你。

Sydney:看起來李戡對中共的認識還是比較深刻的。

李戡為台灣為數不多的年輕「統派」

BBC的記者還問到李戡關於中國統一的問題,今年29歲的李戡,一直毫不掩飾自己曾受到父親的影響,支持統一,也因此被視為台灣為數不多的年輕「統派」。

BBC記者問他這些年的看法有沒有變化,李戡回答說這是他父親李敖臨終前給他的交代之一,所以他要遵守。但是,他說:中國統一這四個字太理想化太美好了,但是「現實上我看不出任何一點支持它的理由」。

秦鵬:他說,自己問過很多人,包括台灣的深藍的外省人,台灣統派團體,以及大陸人,「我爸走的時候,國台辦的人親口承諾會盡全力加速圖書的出版,連這麼簡單的一個要求,他們三年來都可以跳票(開空頭支票)、用盡各種理由去推脫。一個往生者的書都可以嚴防死守、輕諾寡信成這樣,你讓我怎麼相信我今天支持統一了以後,萬一真的統一了,共產黨會遵守承諾?我真的不相信。我說我不相信,你們相信嗎?這些藍的都啞口無言。」

Sydney:他說:「我沒法說服今天的台灣人或者台灣年輕朋友說,你們應該相信共產黨,他們已經不一樣了,會守信用,會遵守承諾,我做不到講不出來。因為我自己的案例,我都知道他們不講信用。然後他們會跟你講出一套理由,說他們沒有背棄承諾,是因為你這個不對,你那個不對,所以我們才需要改變。我過去對他們這種詭辯可能還會有一點相信,但是至少通過這個案例我100%不相信。就是說很多情況下,我覺得問題都出在共產黨,不是出在被它指控的人身上。」

「我覺得我的轉變在於,我認清了理想跟現實是有差距的。我並沒有背棄這個理想,我的改變在於看清了很多時候追求理想,現實中碰到了很多阻力是沒辦法改變的。」

秦鵬:我覺得李戡這個年輕人在這一點上是很誠實的,他自己和父親的例子活生生的在那裡,香港被打壓活生生的例子在那裡,讓他說共產黨會遵守承諾,我覺得任何一個正常人都無法替共產黨打包票。

說出來,Sydney,不怕你笑話,我以前也是一個小粉紅,覺得中國一定要統一,直到有一個台灣人問我「我們想統一,可是大陸一會兒鎮壓地主、一會兒鎮壓資本家,一會兒鎮壓老幹部,一會兒鎮壓學生,一會兒鎮壓法輪功,一會兒鎮壓上訪的,你讓我們敢統一嗎?」我當時也是啞口無言。我那個時候,第一次覺得我們不能盲目的站在自己的想法去看問題,要學會換位思考。

Sydney:其實我接觸很多大陸人之後,發現很多人很喜歡台灣,也許是台灣在社會自由風氣之下養成的一種人文氣息。也許有些人,也希望台灣能把自由民主的一絲風氣帶到大陸。但的確,我身為台灣人,個人是認為統不統一不是問題,在中國共產黨之下統一才是問題。

就像剛剛您講的,中共一會兒鎮壓香港,一會兒鎮壓新疆少數族裔,一會兒鎮壓西藏,一會兒鎮壓法輪功,台灣人會願意在這樣的極權政黨下被統一嗎?現在的台灣人非常習慣民主自由,統一之後,就擔心這華人自由燈塔也得熄滅了。

另外,李戡還談到了兩岸統一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和平統一是根本不可能的,武力統一也不可能。」認為中共的很多做法很愚蠢,比如停止購買鳳梨。北京愚蠢地以為這樣會讓台灣人恨民進黨,但是結果是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民進黨,比如2020台灣大選,蔡英文得了817萬票。

只有民進黨才能治得了共產黨流氓

秦鵬:今年2月份的時候,李戡因為那個採訪遭到中共輿論批判,黃安等台灣藝人還主動參與了圍攻。李戡於2月23日,在Facebook上發表了一個感想,強調未來他將繼續在節目中揭露中共相關部門是如何整肅李敖,幫助那些因為討厭民進黨就合理化對岸許多作為的人認清現實,因為「民進黨最多對你們不友善,共產黨卻會對你們『抄家滅族』」。

他還強調,要論支持中國統一,李敖已經身體力行做到極致,結果卻換來被全面封殺的下場,何況只是討厭民進黨的一般台灣人?他認為,在共產黨不改變以前,民進黨保護台灣維持現狀是完全必要的,「只有民進黨的蠻橫,才能治得了共產黨的流氓」。

美日聯合對中共發出警告

我們來看看美中相關的情況。

拜登上任後,美中即將要舉行第一次高層會談。週四,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將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以及外交部長王毅,在阿拉斯加會面。引起外界矚目。

美日2+2會談

在會談前夕,3月16日,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東京參加美日2+2會談。中國議題占了很大部分討論。

布林肯警告中共不要為達到目的使用「脅迫和侵略」手段,美國和盟友必要時會加以反擊。

秦鵬:主要是中共在東海和南中國海廣泛的領土主張,已成為美中關係中的優先問題,也是日本的重要安全關切。

布林肯在會面期間還重申了美國對人權的承諾,他說:「中國(中共)使用脅迫和侵略手段系統地侵蝕香港的自治,破壞台灣的民主,侵犯新疆和西藏的人權,並在南中國海提出違反國際法的海洋主張。」

Sydney:這個美日高官的會談引起了中共的關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日關係不應針對或損害任何「第三方的利益」。布林肯怎麼即將與中共高官會面前,講了如此抨擊性的言論,下了一劑猛藥,和他平時作風不太一樣?

秦鵬:我上週的時候,說,布林肯很可能會成為中共公開辱罵的拜登政府的第一個人。因為,拜登團隊來自不同地方,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團,在國家安全和外交上,至少短期內,可能會更多的遵循川普政府的政策。而且,以防禦和反擊中共為核心目標的印太戰略,很大程度上也代表了民主黨裡面的理性派的意見。

實際上,川普在2016年的競選當中,不僅說要在貿易上撤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而且一直宣稱要從印太撤回,是當時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川普當選之後,打破慣例,到了紐約見了川普之後,告訴他,中共是印太最大的安全威脅。這說服了川普,之後才有了印太戰略。這一段往事,在川普政府最後的那段時間內,媒體說過,而且國務院發布印太戰略文本的時候,也披露了這個信息。

從布林肯個人來說,他是美國外交利益和安全利益的代表,在美國大多數人反共的情況下,他本人無法像商務部或者技術領域的人,或者華爾街那樣,以利益合作的名義,對中共公開放水。那樣肯定要背上賣國賊的罪名。

布林肯以「國家」稱呼台灣

我們注意到,布林肯在3月10日在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上,表態支持台灣加入世衛組(WHO),承諾邀請台灣參與民主峰會,又以「國家」稱呼台灣。

布林肯稱:「台灣是一個強健的民主政體、並有十分強大的科技力量,也是個能夠對世界,而不僅是對它的人民做出貢獻的國家。台灣處理新冠肺炎,也是個極佳例子。」

布林肯以「國家」代稱台灣,亦引起台灣輿論不小回應。這可能是美國希望在阿拉斯加會議前,率先釋放給北京的信號。當然,也可能是一種談判手段。但是,整體來說,這也符合他這個國務卿的定位。

Sydney:兩人出訪日韓前夕投書「華郵」點名中共暗中破壞台灣民主、蠶食香港,呼籲盟友團結反擊。文中指出,忽略聯盟和夥伴網絡將是莫大「戰略失誤」,「反擊中國的挑釁及威脅時,集結起來的力量能使我們更壯大」。

美日官員嚴重關切中共《海警法》

這次2+2會面,美日官員還對中共1月通過的《海警法》表示嚴重關切,《海警法》允許中共海岸警衛隊向外國船隻開火。

美國承諾在日本與北京的海域爭端中捍衛日本,並重申反對中共在南中國海「非法」的海洋主張。

秦鵬:這部新法律引發不少中國海上鄰國的關注。與中共在海上存在領土爭端的日本與菲律賓均針對這項法律提出抗議。

日本是目前對這項法律反對聲音最大的國家。《海警法》推出後,中共以法律的方式,賦予海警權限可在「領海」開火,隨後,中共海警船隻多日駛入與日本存在主權爭議的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海域附近,東海形勢逐漸緊張。日本政府也不肯示弱,表態稱「不排除危害射擊」。

美媒14日報導,中共隨即通知日方,表示中方會「保持自我克制」。分析認爲,此舉旨在避免因發生偶發性衝突而導致事態惡化。其實,中共的特點就是這樣,欺軟怕硬。

組成聯合陣線對抗中共

Sydney:這次美日會談,兩國等於承諾組成聯合陣線去對抗中共,美日兩國承諾,反對任何對其它國家的脅迫和破壞穩定的行為,反對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也聲明「中國(中共)的行為與現有的國際秩序不一致,對盟友和國際社會構成了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挑戰」。

布林肯和奧斯汀在訪問結束時拜會了日本首相菅義偉。菅義偉將於4月訪問白宮,將成為首位與拜登會面的外國領導人。

秦鵬:拜登上任迄今,華府並未大幅度修改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包含貿易關稅、科技禁令等制裁措施依然生效,也多次強烈批評中國的香港、新疆和台灣政策,包括譴責北京當局在新疆對穆斯林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滅絶」。

布林肯和蘇利文將於3月18日和19日在美國阿拉斯加州會晤楊潔篪和王毅,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美中雙方的首次最高級別官員會面。這次會晤將是一次了解美中未來關係走向的機會,也是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是否真正強硬的一次檢驗。我們一起繼續關注,也到時候,會和觀眾朋友們一起來分享相關的進展,和我們的觀察。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