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槍桿子裡出政權 美國禁槍擁槍爭議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7日訊】我有不少藏族朋友。不管是以前在西藏,還是後來在美國,很多藏人談起中共進入西藏時候他們家族的故事,通常都以同樣一個事件開始,就是全面收槍。

藏人大部分以遊牧為生,因此武器成了他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用來對付野獸,以及不懷好意的人類。1950年,中共和達賴喇嘛代表簽署《十七條協議》(即《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約定不在達賴喇嘛控制的西藏地區進行「改革」,保留其原來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但在金沙江西邊,中共軍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規模收繳槍枝。青海、甘肅和四川等省的藏人都發生了暴動,失敗後大批逃亡。這些向西藏核心地區逃亡的藏人,通常是成群結隊,整個部落數千人。

中共軍隊圍追堵截,大批藏人在路上死亡,包括老弱婦孺。我認識的一個藏人,從青海出逃的時候才8歲,他講述了他那個部落拒不繳槍,反抗出逃最後被全部滅族的故事。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全部死亡,他自己一個人被人救出來,後來被其他藏人收留。

1959年之後,中共不再承認《十七條協議》。作為中共治下第一個「一國兩制」的西藏,被中共全面控制。我另外一個朋友來自金沙江西岸,屬於原西藏地方政府管理區域。1959年,中共在全西藏開始禁槍,這個朋友的父親和部落中的五十多人不妥協,帶槍上山,和中共對抗。一年之後,中共以他們的家人為要脅,迫使這批人下山投降,最後大部分被槍斃。

不光是西藏,其他少數民族,包括蒙古族、哈薩克族、維吾爾族、彝族等等,都被迫交出他們極端落後的槍枝。作為補償,他們被允許保留中小型的刀,以應付野外生活之用。

到了最近十年,刀也被中共視為很大威脅。新疆和西藏,尤其是維吾爾人和藏人,在購買刀具的時候都必須實行實名制。在新疆,即使購買廚房用的刀具,也要把身分證和一個二維碼刻在刀身上。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變態制度。

作為漢族的中國人,相關的限制就更為嚴格。我清楚記得掛在火車站的大標語,「攜帶匕首等刀具可判處兩年勞教」。勞動教養,是一種中共長期實行的非法治的措施,公安局可以不經法院審判裁決,以各種罪名將民眾關押最多兩年。

所以,中共在槍枝和其它刀具管制的問題上,並不「歧視」任何民族,所有人都必須俯首貼耳,不得異議。

對槍枝和刀具等所謂武器嚴厲管制的國家,不一定是共產國家,但共產國家,一定會嚴厲管制槍枝。

在美國,民主黨政府要落實嚴格的槍枝管制,結果是民眾搶購槍枝。

今年1月和2月份,民眾買槍的數字大幅度上升。根據FBI的「全國即時犯罪背景調查系統」(National Instant Criminal Background Check System,縮寫為NICS),接受了全國770多萬件購槍背景調查申請,比前一年同期的540萬,多了200多萬件,比十年前2011年同期的270萬,更是多出了整整500萬。

1月份,NICS處理的購槍背景調查數量超過431.7萬份。其中有10個州的數量超過10萬份。數量最多的是美國伊利諾州,超過100萬份。

2月份,NICS再處理了344.2萬份,7州的數量超過10萬份。

在2020年一年中,NICS處理的購槍背景調查數量近4,000萬份,與2019年相比增長約40%,達到年度歷史新高。美國隱蔽持槍協會(U.S. Concealed Carry Association)指出,2020年,在「黑命貴」(BLM)騷亂和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情況下,促使大量美國人購買槍枝,以保護自己和親人的安全。

美國聯邦調查局數據還顯示,去年11月美國大選結束後,稍有走緩的購槍背景調查趨勢出現反彈,12月時,這一數據逼近400萬份,其中加州就占了超過13.5萬份。

大紀元對一些加州的華裔進行了調查,其中不少人,是看到最近兩年治安狀況惡化,以及對民主黨禁槍政策感到擔憂,而去買槍的。

一位曾在共產國家生活過的60歲蕭先生說:「去年6月份時,我就去買槍,當時買不到了,等了好久才總算買到我的第一把槍。之前在共產主義國家,我們哪有什麼自由權,言論自由也沒有,更不可能買槍。如民眾有槍,政府就怕死了。現在,你看美國人的自由權還剩什麼?如連買槍權也沒了,這跟共產主義國家好像也沒什麼區別了。」

2月份剛剛合法購買了第一把槍的南加民眾蘇珊(Susan)說:「誰也不喜歡暴力,但現在是左派政策暴力對待我們,我們要有自保的能力。像我們合法買槍,買了槍不會傷害他人,就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可選擇合法買槍,也可選擇不買槍。但選擇權應該在我們手上,不可讓左派剝奪和左右。」

她還說:「我身邊很多朋友,在去年疫情之前從沒想過買槍,後來,左派政策越來越離譜,都在保護犯人,大家都感到不安,紛紛開始買槍自保。」

去年,美國加州民主黨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以疫情為由,釋放了超過1萬名包括重刑犯在內的囚犯。另外,加州因日漸寬鬆的監獄政策、重罪輕判的各種法案及削減警察經費等因素,犯罪率激增。僅在2021年的第一週,洛杉磯市就有47人遭槍殺。

談到加州,讓人想起了1992年洛杉磯暴動(1992 Los Angeles riots)時,韓裔社區組成自衛民兵,成功擊退暴徒的事情。

1992年,也是因為白人警察毆打黑人事件,引發了一場大騷亂。這場暴動持續了四天(4月29日至5月2日)並透過媒體震撼了整個世界。在這期間共有53人死亡,財產損失約8億至10億美元。大約有600起縱火,以及大約1萬人被逮捕。

除了洛杉磯市警察局之外,大約1萬名加州國民警衛隊和數千名美國陸軍和海軍陸戰隊士兵也被部署鎮壓。

韓國裔所擁有的商店尤其遭受到針對性的破壞;約有2,280間韓國裔店主營運的商店遭到掠奪、縱火和破壞,財務損失約4億美元。

洛杉磯的韓國城位於市中心的西側,名為西洛杉磯,4月29日下午,大批暴徒聚集在韓國城幾公里之外。洛杉磯幾個大幫派宣布停戰,以便一起掃蕩韓國城。

當時暴動者從商店搶來不少槍枝彈藥,而且人數眾多。洛杉磯警方已經無法對民眾提供保護。4月30日,韓裔居民開始自行組織了武裝保衛隊。

當暴民衝入韓國城的時候,卻發現面對的是比他們更有組織的民兵組織。那些開小商店和加油站的韓國人,突然全部武裝到牙齒,操著各種長槍短炮,依仗著用水泥樁、車輛和家具堆出來的工事,站在屋頂上和暴徒全面開戰。

韓國人全員都必須服兵役,再瘦弱的韓裔,都曾經在韓國接受過四年的正規軍事訓練。他們顯然比暴徒更有戰鬥經驗。因為一天下來,不少人葬身街頭,韓裔卻只死了一個人。從此有了「屋頂上的韓國人」的綽號。

洛杉磯暴動不是我們談論的關鍵,韓裔和黑人在洛杉磯的恩怨,也不是我們想說的話題。我們討論的是,當暴亂來臨,而政府不提供保護的時候(不管政府是沒辦法還是有意的),民眾是否有權保護自己,如果有權,用什麼保護自己?

早期美洲大陸,地廣人稀,法制未彰。家人財產遭到威脅,不可能等一個月後騎著馬的警察,所以必然要擁有槍枝的權利。最後美國獨立就是靠民兵打出來的。然而美國憲法中的擁槍權利,還不僅僅因為這些歷史原因。美國建國先賢,一直都希望建立一個小政府社會,主要依靠民間自治,來達到經濟成功和社會穩定繁榮。因此民眾的自行武裝,是這個國家維持小政府的原因,也是結果。美國民間有多少槍?其實沒人知道,一些調查認為,美國大約有3億多民間槍枝。

槍枝需要管理,但槍枝如何管理是一個大問題。在現代社會,槍枝實際上是幫助了弱勢群體而不是強勢群體。試想一下,如果美國完全沒有民間槍枝,任何罪犯估計都可以隨意闖入任何房子。尤其是在老齡化社區,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因為他們通常年輕力壯,拿著一條棍子,或者赤手空拳,就可以掃蕩整個社區了。但有槍就不同了。八十歲的老奶奶,仍然可以有很大的殺傷力,罪犯在進入私人房子的時候,是不是就要想清楚了?

還有,即使全部禁槍,其實只會禁止了守法的公民,而那些罪犯仍然能夠找到槍枝,這只會讓他們更加猖狂。警察究竟人數有限,難於全面堵截犯罪,所以禁止了民眾擁有槍枝,反而可能形成更大的治安漏洞。

現在民主黨政府的禁槍行動,在我看來是本末倒置。一方面開放邊境,對集團犯罪可以說是敞開了大門,還要減少對警察的投入,導致整體犯罪率上升;但另一方面卻要全面禁槍,等於是削弱民眾自我保護的力度。

我懷疑,有人希望美國犯罪率直線上升,導致社會發生大混亂,然後希望有一個大政府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順建立一個全民監控的超級政府。我希望這只是一個陰謀論,不是真實的。但共產黨政權都是這麼幹的,作為一個曾在共產黨制度下生活過的人,我不能不對這種可能性保持高度的警惕。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