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涉港高官被二次制裁 阿斯利康疫苗怎麼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8日訊】 今天是3月17日,星期三,晚上8:30點,橫河老師現場直播。今天焦點話題:涉港高官被二次制裁,阿斯利康(AZ)疫苗怎麼啦?

美國就香港問題制裁24中港官員,包括14名人大副委員長、1名統戰部長、1名人大常委、3名駐港官員和5名香港警官。這是最明確維持執行上屆美國政府對外政策的案例。

昨天,美國政府宣布制裁24名中港官員,都是哪些人,這次制裁說明什麼?有沒有用?另外,由於出現血栓,更多國家停止接種阿斯利康疫苗,廣泛使用的疫苗中哪些出問題了?今天討論一下。

涉港高官被二次制裁

去年川普政府制裁的14名副委員長,是關於參與制定、實施香港國安法相關的責任人。他們本人以及其直系親屬被禁止入境美國,並面臨金融制裁或資產凍結,任何美國機構或個人不得與其交易。

這次制裁是根據《香港自治法》,國務院定期更新制裁名單,也就是繼續保留14名副委員長制裁外,另外10名也分別在去年和今年被美國制裁,所以說這次並非另加的制裁,而是屬於更新。這次特別強調了人大新的關於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

制裁副委員長的原因:他們參與制定關於香港的法律,包括國安法和選舉法。人大是所謂的立法機構,雖然只是橡皮圖章。

另外幾個也值得討論一下,中央統戰部長尤權是今年1月15日被制裁的,一同被制裁的還有人大常委譚耀宗,香港建制派中在中共擔任職務最高的官員之一。

在中共部一級,和香港相關的主要是公安部、國安部和統戰部。其中統戰部這幾年特別被西方國家關注,因為牽涉到滲透、盜竊知識產權和一些間諜活動,主要是業餘間諜,防不勝防。上屆美國政府定為外國使團的除了喉舌媒體就是統戰系統了。而香港也是統戰部最活躍的地方。

另外8名中有3名中共駐港機構負責人,5名香港警察高官,這些都分別在去年11月9日和今年1月15日被美國政府制裁。 也就是說,這次雖然只說了金融制裁,但上次的制裁,如有個人或家屬禁止入境的這次仍然有效。

官在位,就要承擔責任,這裡制裁的都符合紐倫堡審判時確立的原則,1)國家領導人不能免責;2)即個人不能以執行命令為由對所犯罪行免責。儘管紐倫堡審判作為勝利者而非中立的審判一直有爭議,但我認為其中這些原則是非常正確的。

為什麼主管香港問題的韓正沒有被制裁呢?有一種說法是美中最高層有個協議,就是最高制裁到副國級,韓正是政治局常委,屬於正國級。這是相當可信的。美國所有關於制裁外國官員的法律,都有國家元首豁免。

該制裁說明什麼問題?

一、這是美國外交第一個確認完全按照前政府政策執行,保持連貫性的政策。

二、制裁有沒有作用。絕對有作用,儘管可能不會直接影響到最高層的香港決策,但會影響中共涉港政策參與者和執行者的士氣。

大家都知道2001年到2010年之間的十年,海外法輪功對參與發動、指揮和執行迫害的中共高官發起數十起法律訴訟,是中共歷年迫害各不同群體遭到的第一次系統的訴訟,雖然中共幕後做了很多操作,對各國政府軟硬兼施,阿根廷聯邦法院還是做出了有罪判決,西班牙國家法庭發出了傳票,表面看,對中共高官沒有實質性傷害,其實不然。

講兩件事,一件是薄熙來,在加拿大被起訴後,他放棄訪美計劃回到中國,在官場上受到溫家寶等人的阻撓,理由就是在海外被起訴太多,不利於中國形象,在爭取進入中央核心的鬥爭中失利,而被貶到重慶,為了重返權力中心,才有了唱紅打黑、王立軍外逃和政壇地震;

另一件事是傳說當時中共省部級和以上官員一見面就議論誰又被起訴了,可見是極有威懾力的。至少2005年以後中共把迫害掩蓋起來,不再大張旗鼓的宣傳就和這個有點關係。這些是當年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外交電文中披露的,有相當的可信度。

這還只是法律訴訟,絕大多數是民事訴訟,都有如此之大的震攝作用,不要說美國政府的制裁,有實質的懲罰措施。

阿斯利康疫苗怎麼啦?

這幾天有很多關於疫苗消息,主要是各國開始廣泛接種疫苗,副作用也開始出現,我上次節目下面有人留言,說是中國疫苗最安全,這裡一併回應一下。

主要是阿斯利康(AZ)疫苗出現凝血塊,已有近20個國家暫停使用。有兩種可能性,一是這種疫苗本身有問題,儘管這是比較成熟的腺病毒疫苗,但幾種腺病毒疫苗(陳薇-康熙諾、強生疫苗)用的腺病毒不同,是否有關?還有就是一些添加物。二是主要是歐洲國家,醫療條件好,出現問題容易很快診斷並被公布。儘管目前沒有證據證明血栓和接種的因果關係,但確實有點令人擔憂。

我們知道70年代的時候美國曾廣泛接種豬流感疫苗,後來發生格林-巴利綜合症,也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證明可能和接種有關,因果關係也一直不明的。

還有就是中國的科興疫苗,在香港已經有7人死亡,其中6人和原有心血管疾病有關,儘管不能確認接種疫苗的責任,但對民眾信心打擊很大。科興疫苗是滅活病毒疫苗。

德州婦女接種兩次,第二次後2週出現症狀,測陽性。輝瑞和莫德納的臨床資料:減輕病症,但並沒有說不被感染。

回應上次節目的留言,1)中共病毒和疫苗本身未知數太多,由於時間太緊,各種副作用不可能提前或馬上發現,正常開發批準是10-15年,不是沒有道理的。

20世紀50年代德國研製的用於緩解妊娠反應的新藥,商品名“反應停”,在歐洲和日本20多個國家造成了1萬多個胎兒缺手缺臂畸形,還致1300人患多發性神經炎,1961年反應停被禁用。而由於FDA複雜和嚴格的新藥申報手續,該藥直至1961年仍未獲准在美國本土上市,使美國無數家庭免受其害。這方面,歐美中國的疫苗是同樣的,沒有誰有優勢,即理論上。

2)但說到中國疫苗安全,這就是罔顧事實了。問個簡單問題,如果中國年產疫苗幾大公司加起來達到20-30億支,供應中國足足有餘,事實也在大量出口,還要進口那麼多外國疫苗幹什麼?給誰用的?

我上次也談到了,中國疫苗生產、保存、運輸環節上出問題的機會比歐美大得多,這不是理論設計,而是再好的設計也無法保證產品,這是中國特色,去問問疫苗受害者就是知道了。

3)世衛和歐洲主要是認為中國疫苗不透明,資料不足。

《橫河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