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中共列反川清單 用人質逼美就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

我們今天關注的焦點有:美中會談,中方列「反川普」願望清單;崔天凱放狠話,美中會不會硬碰硬?中共3月19日開審兩名加拿大公民,是要用人質逼美國就範嗎?國務卿布林肯不排除美國抵制北京冬奧會可能性;懼怕真相傳播,中共封殺Signal;網信辦約談阿里等11家企業,民企難道要成為政府的一部分?

美中會談 中方列「反川普」願望清單

今天(3月18日),美中雙方在阿拉斯加最大城市安克雷奇(Anchorage)的會談正式展開,會談持續兩天,明天(19日)結束,期間雙方將舉行3場各3小時的會談。

美方的會談計劃是早就公布了,但中共方面除了營造自己想要的輿論風向,對具體計劃一直閉口不談。

直到會面前夕,《華爾街日報》才從知情人士那裡了解到中方議程,而其中的重點,是要求拜登政府推翻川普(特朗普)的許多對華政策。

據報導,在中共的這份「願望清單」裡,他們想要美方撤銷的措施包括:對華為和中芯國際等中企的供貨限制;對中共黨員丶中國學生和官媒記者的簽證限制;以及關閉中共駐休斯敦領事館的決定。

知情人士表示,如果這些限制被取消或放寬,中共將考慮取消自己的反制措施,也就是關閉駐成都美領館等報復手段。

此外,楊潔篪和王毅還計劃提出一個新交流模式,在兩國之間開展經常性的年度會晤,以此「解決經濟、貿易、安全和其它領域的分歧」。

其實,說這是「新」交流模式並不確切,這種被中共稱為「戰略對話」的形式,在小布什政府時期就建立了,一直延續到奧巴馬時期。但是川普上任後就把它廢除了,因為川普認為,中共是利用這種方式把美國人拖入無休止的磋商。

目前,拜登政府還沒有表現出重新安排這類會談的興趣。

北京欲促成「拜習會」?

同時,消息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北京還希望促成拜登和習近平的會面。按照中共的設想,「拜習會」將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前後舉行,以彰顯兩位領導人都「致力於應對氣候變化」。

但是今天(1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又出來否認了。他聲稱,會談期間,美中雙方可以討論任何「共同利益問題」,包括高層交流等,但拜習會並沒有列入中方議程。

中共的闢謠我們一般都不能輕信,很多時候還需要反著聽。那這次闢謠又有什麼玄機嗎?

彭博社在17日的報導中也援引了知情人士的話說,如果第一輪美中高層對話「富有成果」,中方會尋求促成拜習會面。原來還有個前提。

所以,趙立堅很可能是預防到時候雙方話不投機,無法提出這個要求,自己先把消息收回來,免得丟人。

崔天凱放話 美中硬碰硬?

那麼,雙方到底談得攏嗎?

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提到過,美國在和中方見面前一週裡緊鑼密鼓地布局,展示抗共立場,包括:召開印太四國峰會;訪問日韓盟友,和日本發表聯合聲明批評中共;為香港問題制裁24名中港高官;以及推動撤銷2家中國電信公司在美國的營運許可。

《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共的議程與華盛頓方面幾乎沒有重疊,由此可以看出雙方裂痕之深、修復關係難度很大。

中共應該也發現,他們此前拋出的「戰略對話」、「積極的發展」、「平等的會晤」這些宣傳,並沒有起到預期的作用,於是又換了一副面孔,開始撂狠話了。

週三(17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再次提到,在主權、領土等問題上「沒有任何妥協退讓的餘地」。

他說,「如果認為我們為了這次對話所謂『有成果』,就會答應任何一方的單方面要求,我勸人們最好放棄這種幻想,這種態度只會把對話引向死胡同。」

崔天凱還不忘挖苦美國說,美國先與盟友見面,「就像一個人走夜路會唱歌給自己壯膽,其實沒有多大用處。」

用人質逼美國就範?中共19日開審加國公民

除了話風轉強硬,外界還擔憂中共為達目的耍陰招,也就是用人質逼美國就範。

週三(17日),加拿大外交部發布一份聲明說,接北京方面通知,已經被中共非法關押兩年多的加拿大公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凱(Michael Kovrig),將分別在3月19日和22日接受庭審。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時間3月19日,正是美中官員在阿拉斯加會面的時候。

美國之音撰文說,選擇在這一天開始審判兩名加拿大人,被視為北京在會談前向美方增加壓力、為自己增加談判籌碼的舉動。

彭博引述加拿大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的話說,中共向華盛頓傳達的信息是:「如果你想幫助加拿大人回家,你就知道該怎麼做。」

那麼美國將如何應對,美中會談到底結果如何,我們應該很快就會知曉。

美國或抵制北京冬奧 45%民眾認中共為國家首敵

在美國最近一系列的抗共行動中,我們看到國務卿布林肯的表現非常亮眼。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指出,布林肯與拜登對中共比較軟的態度形成了反差。

據他個人的觀察,這種差異性的背後,暫時還看不出有布林肯與拜登出現重大分歧的跡象,而更像是一種美國式的「紅黑臉」戰術,或者說,是拜登版本的胡羅卜加大棒政策。不過,最終究竟是胡羅卜多於大棒還是大棒多於胡羅卜,恐怕我們還需要繼續往下看。

週三,布林肯又對中共晃了晃大棒,他表示,美國不排除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可能性。

布林肯在日本旅行時告訴媒體,因為中共在新疆和香港的踐踏人權的行為,以及對台灣的威脅恐嚇,他已經聽到來自全球各地的對北京冬奧會的擔憂了。他說,「我們將繼續與世界上其它國家交談,聽聽他們的想法,在適當的時候我們會決定該怎麼做。」

中共的惡行,除了逼得美國政界做出反應,也引來了更多美國民眾的反感和警惕。

最新的蓋洛普民調顯示,今年,有45%的美國成年人認為中國(中共)是美國的最大敵人,這一比例比2020年的22%翻了一倍多,也表示中共在這個問題上已經取代了俄羅斯的位置。

受中共連累,美國成年人對中國的好感也連續兩年下跌,今年降至20%的歷史新低。

懼怕真相傳播 中共封殺Signal

外界對中共的負面評價,應該是中共最不想讓老百姓知道的。所以他們嚴厲封鎖網絡,想要封堵一切民間和自由世界的通信渠道。

從上週日(3月14日)開始,就有加密信息應用程序「Signal」的用戶報告說,在中國大陸出現了停止註冊以及網絡屏蔽的問題,需要用虛擬專用網絡(VPN)翻牆才能發出消息,不過速度比較慢,而且不能使用電話功能。

接下來幾天,其它媒體也相繼報導,Signal像其它海外社交軟件和網站一樣,被封殺了。

由於Signal的安全性高,預設了端對端加密以及信息自動銷毀功能,所以許多被中共打壓的人士都選擇使用它來交流溝通。現在Signal被封,肯定對很多人造成不便。

大陸民主人士陳雲飛對美國之音說,「他們(中共)就是害怕真相的傳播。這是自欺欺人,而且也是愚蠢的。就好像一個人得了膿瘡,如果不把它敞開,用紗布蒙著,它越來越壞。就是缺乏自信嘛,就想愚昧老百姓嘛。其實它是自己害自己。」

前青海省政協委員王瑞琴(Anna Wang)說,「Signal被封也不吃驚,中國大陸(中共)會窮盡所有的手段使數字高牆壘積起來,切斷普通百姓跟外界的聯繫。因為只有切斷了這種聯繫,它的統治才能鞏固下來。否則一旦老百姓知道了世界的真實情況,就沒有辦法維持統治。」

人權律師王宇則表示,「在這種體制下,……你就別說是這種通訊自由,許多自由都是隨時被限制的。」她呼籲海外的科技人員能開發出一些更好的軟件,讓中國大陸的民眾能更自由地使用。

民企或成政府一部分?網信辦約談阿里等企業

中共除了掐斷民眾和外界的聯繫,近日又有新動作,要進一步縮緊國內的網上言論管控。

週四(18日),中共網信辦、公安部發出通知,要各地網信部門和公安加強對語音社交軟件和涉「深度偽造」(Deepfake)網絡新技術、新應用安全的評估工作。

我們了解到,中共目前對語音社交軟件還做不到完全監控,比如前段時間在中國火過幾天的Clubhouse軟件,網民都是用變調的聲音交流,這就加大了監控的難度。

而所謂「深度偽造」技術,就是能對聲音、圖像和視頻進行智能處理,從而模仿特定的人物,或讓特定人物看起來在做某件特定的事。其效果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被稱為「音視頻領域的PS技術」。

比如,最近被大陸下架的深度偽造變臉APP「Avatarify」,就可以讓使用者變成任何想變成的人,還能讓寵物開口說話等等。這對中共來說,簡直是監管大漏洞,所以它要下手了。

據悉,小米、快手、字節跳動、阿里巴巴和騰訊等11家企業近日被各地網信辦和公安約談。他們被要求「完善風險防控機制和措施,並對安全評估中發現的安全隱患及時採取有效整改措施」。

網絡技術人員詹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針對語音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監控,無非是為了在網絡端口加入監控系統。

而此次的管控升級,詹先生認為,預示著未來中國國產手機軟件或網絡平台在搜集個人數據的同時,還會搜集個人生物信息,包括聲音。他說,「相當於公安機關,它對你有一個追訴機制,沒料到在這個行業也開始推行了。」

中國網絡活躍人士沈治認為,北京當局要求互聯網企業主動提交監測數據,表明這些民營企業正在加入中共政府的監控系統,成為政府的一部分。

中國網絡活躍人士丁女士則認為,當局此舉意在繼續收緊對互聯網應用的管控,為下一步把這些企業國有化做準備。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點讚訂閱傳播,感謝收看,我們下期節目見,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