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爆中美閉門會談底線 習近平曾為此發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為期兩天的美中高層對話已結束,雙方從一開場的劍拔弩張到結束後的「互利合作。這中間的跳越之大超乎想像。而中共黨媒稱,中方會上強調中共執政地位不容損害。分析認為,這才是中共在中美對話中的底線和「核心關切」。習近平曾為此發飆,強調「絕不答應」。

拜登上台後的首次美中對話在公開對抗中開局。會談結束後,美中沒有聯合聲明,也沒有共同記者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后向媒體發表簡短的聲明稱,美方在這次會議中向中方提出了新疆、香港、西藏、台灣和網絡攻擊等問題。

布林肯說,不出所料中方再次對這些話題採取抵觸的回應。不過,他也強調,雙方就廣泛議題做了坦率的對話,在伊朗、朝鮮、阿富汗和氣候問題上,中美利益是相互交織的。

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會後也向媒體說:「這次的戰略溝通是坦率的、建設性的,是有益的。」

拜登19日稱,他為國務卿布林肯的表現感到「自豪」,雙方共進行了三輪閉門會談。

白宮新聞副發言人卡琳‧皮埃爾(Karine Jean-Pierre)透露,經過充滿火藥味的兩輪會談,拜登明白美中關係將充滿「競爭」,但仍期望能在「互利」情況下合作

從會談開始時針鋒相對的爭吵到會談結束時雙方的回應,這中間的跳越之大實在超出人們的想像。但最後的三輪閉門會議內容,外界無從知道詳情。

知名評論人士林保華對希望之聲分析說,這次美中會談,表面上看到的都是雙方在作秀,關鍵在於最後閉門會議的內容。

林保華表示,他對於這次拜登政府的首次美中高層會談的結果並不樂觀,他認為美國應當像過去川普(特朗普)政府表現的硬實力,今後雙方的關係才能夠有根本性的改善。

黨媒提中共不可觸碰的紅線

中共新華社稱,中方在會上強調,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制度安全不容損害,「這是不可觸碰的紅線」。中方敦促美方「消除上屆政府對華錯誤政策影響」,聲稱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作用,黨的領袖的核心地位,得到14億中國人的衷心擁護等。

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發推說:「其實這才是中共真正關心和唯一關心的問題。用中共自己的話講,叫做:核心關切。」

港媒《星島日報》引述分析說,中方在外交對話大篇幅談及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相當罕見。這與川普政府官員不斷加大對中國共產黨的抨擊,致力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區別開來有關。

川普政府在位時,以時任國務卿蓬佩奧為代表的美國政要,不僅將中共與中國區分,還強調「美中衝突只是美國與中共的衝突」,中共最大的謊言就是代表14億中國人。這令中共非常恐慌。

包括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中共外長、中共黨媒紛紛就此發聲。習近平2020年9月3日也親自出馬,強調五個「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其中包括「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

習的講話被外界認為是一種發飆,而美國政要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區分開來,習認為損害了其執政地位,觸碰了中共的紅線。

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表示,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區分開來,戳到了中共的痛處,中共才急忙將中國共產黨和人民綁在一起。他說,美國政府近年來的對華政策,皆把矛頭指向中共。

他說,有些人可能會因此保持自己與中共的距離,甚至脫離共產黨。這使中國社會更清晰地把壓迫、騎在老百姓頭上的這些人和一般老百姓區分開來,中共怕的是這一點。

拜登政府並沒觸碰中共紅線

不過,此次會談拜登政府並沒有觸碰中共的底線。

19日,蓬佩奧接通受福克斯節目主持人漢尼提(Sean Hannity)訪問時,主持人提問說:在美國對話中,美國被中共教訓了,「而我們國務卿只是道歉,並沒有把它們侵犯人權的諸多事實回懟過去,我感到這樣不合情理。」

蓬佩奧回答說,「你剛才說的事情,讓我感到尷尬,但更重要的是,這十分危險。」當中共覺得美國軟弱,「它們就會霸凌我們、利用我們的這些弱點。」

他說,「我們需要美國領導人向中共表現出我們的決心,就像川普總統和我們團隊那樣,如果不這麼做,會帶來很多糟糕的後果和危險。」

蓬佩奧表示,如果他當時在現場,當然會直來直去的針鋒相對,並要對方為中共疫情(新冠狀病毒)負責。中方所說的美國不是全世界民主燈塔,純屬胡說八道,它們如此攻擊美國簡直太瘋狂了。

美國諮詢公司榮鼎集團中國事務和技術分析師司馬喬丹(Jordan Schneider)也發推說:中共官員瘋了,在與川普政府接觸時,他們大氣不出。但在與拜登政府官員的首次交往中,他們就像戰狼一樣。

美國前總統川普的高級顧問傑森‧米勒(Jason Miller)19日發推文說,中共官員「絕對不會像昨天跟拜登政府談話的那種姿態與川普總統談話」。

共和黨眾議員保羅‧戈薩(Paul Gosar)發推批評拜登政府的軟弱,並表示,中共對拜登說「你沒有實力」,這就是拜登政府「美國最後」外交政策所造成的後果。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