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航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 至少11人含冤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貴州航空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貴航集團),是國有大型企業,下屬各廠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這樣一群好職工,卻受到殘酷的迫害,已知至少有三人被直接迫害致死、九人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然而在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下,被曝光出來的迫害實例只是冰山一角。

據明慧網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貴航集團積極配合中共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本企業的法輪功學員,充當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各廠在黨委領導下,廠公安處採用跟蹤、監視、威逼、騷擾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下放到崗位差、工資低的崗位;集團內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非法開除工職,大部份法輪功學員被送洗腦班,強制洗腦,非法關押迫害。

據對明慧網數據的不完全統計,貴航集團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少於86人,已知有三人被直接迫害致死、至少九人在迫害中含冤離世、一人失蹤十五年杳無音訊、15人被非法判刑、20人被非法勞教。目前,還有五人在被非法關押中。

在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下,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實例還沒有被曝光出來。

而迫害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做惡者不但沒有撈到好處,還不同程度的遭到天理的報應,有的賠上了性命,有的被撤職,有的殃及家人。以下是部份迫害概況。

目錄
一、永紅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二、西南工具總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三、紅林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四、雲馬飛機製造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五、黎陽航空發動機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六、紅湖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七、貴航集團其它公司(工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一、永紅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永紅機械廠(內部代號154廠,位於貴陽市),現為貴州貴航汽車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永紅散熱器公司。永紅機械廠和屬下勞動服務公司(永興機械廠)原有不少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廠公安處帶頭,積極配合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強迫法輪功學員交大法書,節假日不許外出,每逢所謂的敏感日,就以各種藉口上門或打電話進行騷擾,嚴重侵犯人權。

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全部下放到崗位最差、工資最低的崗位。有關領導為了撈取政績往上爬,不惜花單位職工的血汗錢,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進行迫害。據不完全統計,該廠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最少有二十多人。迄今,有梁培蘭、胡發榮、安順英、吳成仙、王新萍五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有多人被非法勞教;有的被非法開除工職;余潮露失蹤十五年,至今杳無音訊。

已知永紅機械廠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14人:胡發榮、孔德益、王海雲、李紀烈、侯愛華、王新萍、安順英、劉安琴、李貴梅、鄭娥、張強、萬軍、袁啟嬋、余潮露。

永紅機械廠勞動服務公司(永興機械廠)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六人:梁培蘭、卓衛平、吳成仙、劉桂英、田慶珍、李蘭花等。

◎胡發榮,男,六十七歲、原永紅機械廠職工。一九九三年八月得法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飛。其妻劉安琴也走入法輪功修煉。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胡發榮被廠公安處牛新國(牛興國)、賈建剛,夥同小河分局陳登亮等七、八人,闖進家中,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廠公安劉傳業及單位領導夏建良、向鳴找胡發榮談話,逼寫材料。因胡發榮不配合,惡人企圖綁架他去洗腦班。胡發榮被逼拋下三十年的工齡,流離失所,單位將胡工資全部非法停發。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廠領導張軍、李躍光等人下文件,將胡發榮非法開除工職。

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八年,胡發榮兩次被非法關押在貴陽爛泥溝洗腦班迫害,受盡折磨。因不「轉化」,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胡發榮被從洗腦班劫持到貴州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在結束冤獄還差兩個月時,勞教所在胡發榮的食物中下毒,致使胡發榮全身劇烈疼痛。他原本健康的身體,瘦得皮包骨,突然癱瘓。在生死線上掙扎四年多後,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胡發榮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梁培蘭,女,六十多歲,原永紅機械廠下屬單位永興廠職工。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梁培蘭去北京上訪被綁架,被廠公安賈建剛等人劫回後,又被貴陽市小河公安分局陳登亮、周勁松、王宇翔及單位牛新國、賈建剛等人非法抄家,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單位非法扣發她十四個月的工資(只發最低生活費)。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梁培蘭被廠公安從單位無辜綁架到貴陽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二零一五年,梁培蘭控告江澤民。在二零一五至二零一七年間,貴陽市清浦社區片警駱勛和永紅機械廠勞動服務公司(永興機械廠)余靜琴等人,多次到梁培蘭家中騷擾、抄家,對梁培蘭照相、抽血;後又將她綁架到貴陽市小河大興派出所非法審問,逼寫「三書」一天。二零一七年四月,駱勛等警察又多次到她家中非法抄家、騷擾,並搶走大法師父法像。梁培蘭在長期的騷擾中整天擔驚受怕,於二零一七年六月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多歲。

◎孔德益,男,五十五歲,永紅機械廠職工。不放棄修煉,孔德益被從廠部小車司機下放到供應處當下料工。二零零零年十月,他被小河分局惡警陳登亮等人無故叫到小河分局非法審訊,並用手銬將其手吊銬在門上二十四小時。同年十月,廠公安張元勤與陳登亮等人強行對其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孔德益被騙進花溪奶牛場招待所辦的所謂「法制學習班」(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孔德益被廠公安處的劉傳業、牛新國等人強行抓進省中八洗腦班迫害,時間長達九個月。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孔德益被非法勞教三年。在貴州中八勞教所孔德益被多次打昏,遭受了種種非人的折磨。孔德益三年期滿出獄後,長期被廠公安處牛新國等人經常騷擾、抄家,所謂的敏感日都要找孔德益的麻煩,被非法要求電話二十四小時開機,隨時監控。

◎安順英(孔德益之母),女,近八十歲,原永紅機械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全家多次遭受當地貴陽市小河公安分局陳登亮、周勁松、王宇翔、貴陽市小河黃河路派出所、永紅機械廠公安處張元勛、書記范貴祥、牛新國、賈建剛、陳萬陸等非法抄家、騷擾、抽血等。丈夫在兒子孔德益被非法關押中悲傷離世。貴陽市小河大興派出所王斌等人到她家,搶奪安順英的大法書,使安順英整日擔驚受怕,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含冤離世。

◎李貴梅,女,約四十六歲,西安航校畢業,原在永紅機械廠質管處工作。一九九五年得法,身心受益。堅持修煉,被廠裏從質檢處技術員下放到車間當裝配工。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李貴梅被廠公安騙進在花溪奶牛場招待所開辦的洗腦班迫害。因在工作中受到各種不公對待、刁難,她被迫辭職。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李貴梅到北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二年,非法關押在貴州女子勞教所。二零零六年到浙江打工,再次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關押在浙江莫干山勞教所。她的父親不堪打擊,腦梗後雙目失明。

◎王海雲,女,六十七歲,永紅機械廠退休職工。一九九六年底得法修煉,煉功前,病魔纏身,嚴重時需要家人餵飯。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多種慢性病不翼而飛,給單位、家庭都減輕了很大的負擔。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王海雲發真相資料,被小河公安分局周勁松、王宇翔和本廠公安處牛新國、賈建剛、王老三非法抄家,後又被綁架到貴陽爛泥溝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四十三天,參與迫害者有當時廠公安處的彭光忠等。從爛泥溝看守所出來後,王海雲在廠的待遇從一般幹部轉成了工人。約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王海雲被迫內退在家,拿720元生活費,到二零零四年四月正式退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廠公安牛新國、崔曉勇、賈建剛,一清早就以「610辦有事要問」為由,將王海雲騙到在貴陽清鎮中八辦的第一期洗腦班迫害,由本單位的孫冬雲寸步不離的監管。王海雲的母親因為她被非法關押,急成心臟病,不到四天就撒手人寰。

王海雲的丈夫馮光躍,本是車間黨支部書記、車間主任、高級工程師,遭到株連。被廠內龍文波、張軍等人以「對妻子幫教不力」為由,撤銷其黨、政一切職務,下放搞一般的技術工作。後又遭受了種種不公對待,二零零三年不忍屈辱,被迫內退,拿九百元生活費。

王海雲家的電話被監控,本人由單位公安處叫王周學的跟蹤監視。 一家人從經濟上、精神上、身心上都遭受很大的傷害。最近幾年,王海雲及家屬以及打工單位仍被駐所片警、居委會、社區等多次騷擾,強迫照相,逼簽「三書」等。

◎卓衛平,女,六十多歲,永紅機械廠下屬單位永興廠職工。一九九七年為了治病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很短時間病全好了。為了說一句公道話,卓衛平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在貴州省駐京辦事處被非法扣押五天後,被廠公安賈建剛等人劫回,被抄家後劫持到小河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卓衛平被單位處罰,一年之內只發最低生活標準工資。此後三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卓衛平被從單位無辜綁架到貴陽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迫害一個月;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綁架到廠保衛科,非法關押到第二天,廠保衛科賈建剛、聶世海把她送到小河公安分局,單位領導夏建良要求開除她工作;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被從家中綁架到貴陽市花溪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貴陽市小河公安分局四人從家中把她綁架到貴陽爛泥溝洗腦班迫害。在組長祿俊和副組長楊某的指示下,在她頭頂用二百瓦的大燈泡烤她,不讓睡覺,整天看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書和光盤,逼迫她放棄信仰。她用絕食抵制迫害三個月。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清鎮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八年八月,發真相資料,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勞教二年。二年期滿回家上班後,被單位非法扣發了兩年的工資。

因丈夫、兒子和她都在一個廠,廠裏有關人員給她丈夫、兒子施加壓力,卓衛平全家二十年一直都生活在恐懼中。二零一七年四月和九月,「610」人員和社區片警駱勛、社區書記劉偉民、本廠余靜琴等人都到卓衛平家騷擾照相等。

◎萬軍,男,六十多歲,原永紅機械廠職工。被單位領導逼迫寫認識材料,單位領導還把他的材料篡改後,歪曲事實真相在全廠播放,並揚言:就是不煉法輪功了,也別想在工作上得以重用。後被迫辭去工作。迫害給家屬及家庭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壓力和經濟上的損失。

◎侯愛華,女,五十歲,永紅機械廠職工。修煉法輪大法和其丈夫做大法資料被抓,她被廠領導龍文波等人由廠人事處幹事下放到供應處下料。後被迫內退。

◎劉安琴,女,七十歲,永紅廠退休職工,被迫害致死的胡發榮的妻子。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永紅機械廠公安牛新國、賈建剛與小河公安分局陳登亮、王宇翔、周勁松等人到劉安琴家非法抄家,又把劉安琴帶到小河公安分局非法審問幾個小時,後來劉安琴被逼離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三月,廠公安賈建剛問胡發榮:「劉安琴在幹啥?」廠裏開會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廠公安還常到劉安琴的娘家騷擾,家裏電話被監控,劉安琴的弟弟也被帶到小河公安非法審問,劉安琴的父親整日提心吊膽。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劉安琴、胡發榮夫妻講真相,在貴州開陽縣被綁架。十二日,二人由從開陽拘留所被劫持回永紅廠家屬區宿舍,被永紅廠公安牛新國與小河公安非法抄家,後將劉安琴夫婦轉送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進行迫害。

劉安琴的丈夫胡發榮二零一零年在勞教所被迫害致癱瘓出獄後,就全靠劉安琴照顧。二零一三年,廠公安牛新國和小河公安分局的一人還追趕到胡發榮興仁老家去看他們在做甚麼,人被迫害成癱瘓都不放過。

◎張強,男,四十歲,永紅機械廠職工。修煉法輪大法後,他在工作上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廠公安張元勛等人將其騙進在花溪奶牛場招待所辦的洗腦班進行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廠公安牛新國等人強行將張強從工作崗位上直接綁架,再次送進洗腦班。張強回廠後,仍暗地裏還派人嚴密地監視他,使張強完全沒有了人身自由。

◎李紀烈,女,67歲,永紅機械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晚,被永紅機械廠公安處賈建剛、王老三、牛新國等人非法抄家,說從家中抄到三十份真相資料。李紀烈感到很奇怪,因家中並沒有這些東西,推測是廠公安來抄家時帶進來妄想栽贓加害她的。他們誤認為三十份資料就可以判刑,最後李紀烈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因貴州省「610」在中八勞教所辦的第一批洗腦班名單上有李紀烈的名字,李紀烈為了免於被非法關押被迫流離失所。廠公安處賈建剛、牛新國等四處想抓捕她。蹲坑、騷擾她年邁的父母及兄長,使家人提心吊膽的過日子,受到很大的傷害。

◎袁啟禪,女,六十多歲,永紅機械廠退休職工。二零一四年九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居委會、派出所警察駱勛、姓賈的女警等十餘人闖進袁的家中,對袁強行抽血。二零一七年,袁啟禪因賣房需遷出戶口,到大興派出所辦手續,駱勛拒不同意辦理到如今仍未辦成。

二零二零年袁啟禪有兩個多月被電話騷擾,四次上門逼迫、威脅寫所謂「三書」放棄信仰。有本單位政工部部長參與。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晚。永紅廠政工部部長孫向東找到袁啟禪的先生進行騷擾和威脅。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社區人員又來袁啟禪家騷擾,後又三次來敲門。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晚,廠政工部部長孫向東又對袁啟禪的先生進行威脅。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社區人員先打電話威脅袁啟禪的家人。當晚十一點袁啟禪回家後,社區一男一女兩人到家裏騷擾,其中一人是社區書記,強迫袁啟禪簽所謂「三書」,被拒簽。然後又強迫並威脅她的先生簽,威脅不簽就強制進洗腦班,會影響子孫三代等。

◎吳成仙,永紅機械廠勞動服務公司(永興機械廠)退休職工。二零一五年,控告首惡江澤民,被社區片警駱勛和本廠余靜琴等幾人到家中騷擾、抽血。有一次到吳成仙家沒見到吳成仙本人,目無法紀的到不修煉的人家找到吳成仙,強行綁架吳到大興派出所,逼問:「誰幫你寫的訴狀?」吳成仙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王新萍(王新平),女,永紅機械廠醫院退休職工。修大法後無病一身輕,不放棄修煉,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多次被社區片警駱勛、本廠余靜琴等幾人到家中強行抽血、騷擾;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非法抄家後,又把王新萍綁架至花溪區大興派出所,恐嚇威逼她寫不煉功的保證並強制抽血,王新萍老人遭到極大打擊,回家後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含冤離世。

◎余潮露(余潮祿),女,一九四五年生,原永紅機械廠職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發起迫害法輪功後,永紅機械廠領導、廠公安科經常給她施壓並到家騷擾,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四、五月期間,余潮露空手出門後未歸,至今渺無音訊,失蹤已十五年。

二、西南工具總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貴航集團原西南工具總廠現改制重組為「貴州西南工具(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西工集團」,位於貴陽市)。原西南工具總廠公安處以處長駱勛(後調離)為首的相關人員,在江氏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正式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就對西工廠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摸底,為迫害做準備。迫害開始後,駱勛夥同黨廠委副書記劉松華對西工廠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跟蹤、監控等。

二零零二年一月,廠黨委副書記劉松華採取誘騙、威逼、強制等手段,坐鎮指揮,帶領廠公安駱勛等人,將本廠六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貴州中八的省「洗腦班」迫害。當時西工總廠面臨破產,職工都發不出工資,而省「洗腦班」每人每月交二千元費用,每個法輪功學員廠裏還要派一人去脅迫,十二人共交二萬四千元。劉松華和羅勛還協助「610」做洗腦工作。

據不完全統計,工具廠被迫害的學員有八人:鄧祖榮(離世)、周萍(非法判四年)、陳燕、王麗霞(非法判四年)、葛鵬、王國秀(非法勞教3年)、余家貴、葛永勝(非法勞教2年)。以下是部份迫害實例:

◎鄧祖榮,男,七十九歲,原西南工具總廠退休職工。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長期被工具廠退休辦孫祥林、廠公安處駱勛、王斌等以及貴陽市小河公安分局陳登亮、周勁松、王宇翔等迫害。行動被非法監控,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多次被非法抄家並綁架到貴陽市小河公安分局非法審訊,有一次曾被周勁松搧耳光。二零零零年三月,鄧祖榮從單位被綁架到貴陽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迫害一個月。鄧祖榮累計三次被廠公安押送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裏被強迫寫「三書」,受到了極大的精神刺激。凡是所謂敏感日都被上門騷擾。老人經常處於恐懼之中,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周萍,女,六十多歲,西南工具總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發真相資料,周萍當晚被綁架並非法抄家。後被小河分局汪忠、王玉祥用手銬銬到爛泥溝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十三天。二零零二年,又被廠公安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強迫她看誣陷法輪功的錄像。電話、行蹤被監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周萍及婆婆二家被駱勛等十幾人非法抄家,並將周萍綁架,後周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王麗霞,女,七十多歲,原西南工具總廠退休職工、會計。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發真相資料,被一八三廠公安綁架,小河分局的王玉祥、汪忠等人用手銬將其銬走,連續非法審訊一天兩夜,並被非法抄家。王麗霞被汪忠、王玉祥用手銬銬到貴陽爛泥溝看守所拘留,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關押在貴州第一女子監獄迫害。

三、紅林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紅林機械廠又名「貴州紅林機械有限公司」(代號143廠)。長期以來,廠離退辦夥同社區管轄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上門騷擾、威脅。二零一二年以來,對本廠法輪功學員一直非法停發工廠所發放的工資比例。

紅林機械廠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已知有六人:蔣建忠、陶筱貞、雲芙英、茅振昌、曹敏荃、馬玉婷。他們大都遭受了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或拘留所等迫害。

◎蔣建忠,女,六十多歲,紅林機械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蔣建忠被貴陽小河公安分局從單位劫持到小河戒毒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同時六個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同年十月十四日,又把蔣建忠劫持到單位公安處,公安處有貴陽市「610」人員和單位公安處四人。因蔣建忠不放棄修煉,把她綁架到中八釣魚島洗腦班,單位派了一人做「包夾」,蔣建忠被非法關押了四十三天。回家後,蔣建忠成了單位重點監控對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蔣建忠再次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出來一直受到公安、國保、單位和社區人員的監視。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十八大召開前,單位的彭興倫、吳劍、公安警察沈巍、「610」人員等一行五人,把蔣建忠從家綁架到貴陽爛泥溝洗腦班非法關押二十二天。單位的彭興倫、吳劍、田學軍來施壓,讓蔣建忠簽四書,被拒簽。

從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單位社區非法扣了蔣建忠的一部份退休工資,蔣建忠找到社區,幾次要退休工資,他們答覆說:讓她寫保證不煉功,簽「四書」,馬上退回工資。蔣建忠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們扣我的退休工資是違法行為。」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蔣建忠被小河三江派出所綁架到爛泥溝洗腦班迫害一百零六天。

◎陶筱貞,女,六十多歲,紅林機械廠退休職工。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小河公安分局、三江派出所串通紅林機械廠退休辦書記彭興倫、吳劍(辦事員)在紅林機械廠退休辦,強行給早已退休的陶筱貞抽血、照相、按手印,彭興倫還要陶筱貞簽不煉功的保證書,並欺騙陶筱貞說:簽了保證書就不再找她了,陶筱貞拒簽。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陶筱貞在浙江杭州講真相被人誣告,在杭州女兒家遭當地公安綁架,女兒家被非法抄家,陶筱貞被非法關押三十天後「取保」,一年內不讓外出。

◎馬玉婷,女,紅林機械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被廠退休辦彭興倫等人到家中騷擾,並非法扣馬玉婷退休職工的工資補貼。

二零一四年三月至五月,三江派出所與紅林廠居委會有關人員,多次通過威脅馬玉婷的兒子,想讓馬玉婷簽「三書」。五月,馬玉婷回到貴陽,兒子陪她一起去了居委會,彭興倫和居委會副主任吳劍威脅馬玉婷簽字,被馬玉婷拒絕。

四、雲馬飛機製造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雲馬飛機製造廠(簡稱雲馬廠、130廠、安順市),以原黨委書記李權、公安處處長、廠工會主席等人組成的廠「610」辦公室領導小組,緊跟中共迫害政策,不辨是非,經常找本廠法輪功學員「談心」。對本廠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給予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的處分。以黨委新任書記江超、公安處處長肖偉等為首的廠「610」辦公室小組,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召集工廠八、九名法輪功學員開所謂的座談會。本廠職工多人被非法開除並勞教。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已知的有八人:張輝(勞教二次)、謝先芬(勞教三次)、周智君(二次勞教,關押中)、喬英敏、馬麗傑、陳玲秀、小李子、吳家范。

◎張輝,女,七十多歲,雲馬廠職工醫院退休醫生。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膽結石和其它病一掃而光。二零零零年三月,她和本廠另一名職工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本廠公安處人員劫送回安順,非法關押在安順第一看守所二十多天,再轉到洗腦班強制洗腦一個多月。回廠後,只發張輝一百八十元生活費,並讓她承擔公安處人員進京接她的兩千多元費用,分期從她丈夫每月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居委會人員把張輝騙走,由廠黨委副書記劉華、公安處長肖偉等人將廠裏另三名煉功人員一起送到貴州「610」在中八農場辦的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四個月,受盡折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張輝講真相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到貴州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遭毒打折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張輝在廣東順德張貼真相資料,被劫入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遭到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這些年,張輝已多次被綁架和騷擾迫害。

◎謝先芬,女、約五十七歲,原雲馬廠職工。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被開除工作,三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三月,謝先芬和另一名職工進京上訪,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後被劫送回安順拘留了十五天。回家後沒幾天,又被公安局強送黑石頭戒毒所強制洗腦一個多月。回雲馬廠後,謝先芬被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每月只發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費,調離原工作崗位,叫她去當一名澡堂鍋爐搬運工。並讓她承擔公安處人員進京接她的費用。謝先芬工資低,沒錢支付,工廠把她幾年來一千多元的住房公積金扣下作抵押。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謝先芬被非法抄家後,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同年十一月,又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二年勞教,被劫送到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期滿回廠後,被工廠非法開除。此後,謝先芬再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謝先芬第三次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一零年五月,謝先芬勞教冤獄期滿,立刻被劫持到貴陽爛泥溝洗腦班繼續迫害。

◎周智君,女、約七十歲,雲馬廠職工家屬。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目前被非法關押中。

一九九八年十月,周智君修煉法輪功後頑疾抽風等病不翼而飛,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周智君去北京上訪,被廠公安處綁架後非法拘留十五天,並被勒索罰款兩千多元,又被送洗腦班迫害一個月。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廠公安處張瑾等人非法抄家後,沒讓她帶任何行李,穿著拖鞋就被劫持到貴州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她發真相資料被惡人告發,被廠公安處抄家後綁架,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在貴州女子勞教所受盡折磨。二零零四年四月,在勞教所被迫害成胸腔腹水,生命垂危中保外就醫。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貴州女子勞教所惡警顧興英與雲馬廠公安科勾結,以「補勞教期」為由,強行將周智君從家中綁架到貴州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近幾年中,周智君幾乎每年都被騷擾,曾被強制抽血。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安順開發區國保大隊、片區派出所、社區人員等十來人闖進周智君家再次抄家後將她綁架,後周智君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周智君家再次被當地國保隊長唐文宏、八個特警、社區人員及片警共十四人非法抄家,周智君被非法關押至今。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周智君的家人找安順市開發區公安分局要人,姓國的說等法院判決處理,說明周智君已被非法批捕。

五、黎陽航空發動機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黎陽航空發動機廠,簡稱黎陽廠、460廠,生產飛機發動機,地址:安順平壩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黎陽廠部份領導和廠公安科協同平壩縣公安,對本廠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非常嚴重。本廠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監控、跟蹤,電話監聽、非法抄家、綁架、強行送洗腦班等。據不完全統計,被迫害致死一人、非法判刑九人、非法送勞教三人、拘留關押十幾人、非法送洗腦班迫害數十人。二零零四年四月,舉辦誣蔑法輪功圖片展,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本廠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同天綁架。綁架前,國安特務進駐黎陽廠已很久,致使多人被非法判刑。

參與迫害的惡人有:公安科書記宋炳貴、公安科法輪功專管員陳子軍、公安科法輪功專管員趙培英(女)、工會一室主任袁澤海、黎陽廠「610」頭目陳儀、黎陽廠退休辦主任智傑、原黎陽廠退休辦幹部陳志軍等。

據不完全統計,已知黎陽廠被迫害的學員有16人:王曉冬(王小冬,被非法判十年)、姚俊京(非法判九年)、齊家琴(非法判七年)、劉述康(非法判四年)、楊秀瓊(非法判刑六年)、唐玲(非法判三年)、張燕(非法判三緩四)、蔡偉(非法判兩年半)、陳冠宇(非法判三年)、孫越(非法勞教二年)、陳京華(非法勞教)、楊光平(非法勞教)、郭淑文(非法拘留)、萬國軍(洗腦班)、杜美雲(非法拘留)、黃玉華(離世)。

◎黃玉華,女,六十一歲,黎陽廠職工。因堅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長期被非法監控、騷擾、傳訊、恐嚇。二零零零年七月,黃玉華去北京上訪,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迫害,黃玉華正念走脫。回到家中,又被不法人員非法傳訊、監控、騷擾、恐嚇,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導致心臟病復發,於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含冤離世。

◎姚俊京,男、博士,黎陽廠所屬航空發動機設計研究所高級工程師,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博士研究生,曾榮獲全國邊陲優秀兒女銀質獎章。一九九五年五月,姚俊京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姚俊京被安順國安綁架,非法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姚俊京被非法判重刑九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都勻監獄。在都勻監獄,姚俊京遭到車輪戰談話、強制洗腦等迫害。期間姚俊京原單位的同事、領導、公司黨委書記等多次到監獄協助獄方做「轉化」工作。

◎劉述康,男,約七十歲,黎陽廠退休職工。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被安順國安局非法抓捕。安順國安在非法抄家時,抄搶走他家中的全部存摺、工資卡、七千五百元現金和最後的一百三十元生活費,曾一度使劉述康全家生活陷入困難。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劉述康一審被非法判刑六年,二審非法改判四年,被投入貴州都勻監獄。在獄中劉述康遭到毒打、限制如廁等迫害。

◎齊家琴,女,六十多歲,黎陽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三年,被平壩國安迫害,被搶走現金、手提電腦等近三萬元私人財物。二零零四年十月,被安順市國安再次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入貴州第一女子監獄迫害。

◎楊秀瓊,女,黎陽廠退休職工。堅持修煉大法,被多次綁架、非法關押。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在本廠菜場講真相時,被惡人構陷,後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貴州第一女子監獄。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楊秀瓊外出時被小區看門人張喜芝誣告,被黎陽廠保衛部警務人員王偉堅、張建民以及平壩區黎陽派出所、平壩國保大隊警察跟蹤綁架,並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年十二月三日,在外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被平壩縣劉官派出所兩警察綁架到安順市西秀區公安分局,被非法按手印、腳印,採血等檢查。

六、紅湖機械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貴州紅湖機械廠位於貴州省平壩縣,是軍工企業。原廠裏有一百多人修煉法輪功,修煉後的法輪功學員身心健康,為工廠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然而迫害法輪功開始後,紅湖廠的領導為了官職和利益,昧著良心將本廠法輪功學員送進洗腦班、勞教所、拘留所等等。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關押過的學員有22人,進洗腦班的四人。二零零一年五月,蔡永一家五口被非法拘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以黨委書記為首的官員,將兩位剛從拘留所回來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騙到廠公安科,拉到了女子勞教所。

工廠還組織全廠職工、家屬參加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會」、「批判會」,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等彌天大謊的錄像片。還監控和擅自扣發法輪功學員的工資和勞動報酬。善惡有報,原來的廠長、工會主席、廠辦主任、司機四人都死於車禍。

已知紅湖廠被迫害的學員有八人:譚海峰、周香蘭(非法勞教三年)、宋曉梅(非法勞教三年)、杜玉霜、陶小燕、林樹生(勞教)、王興萍、蔡永。

◎炮製「三三零」事件。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法輪功學員譚海峰、周香蘭去趙家串門(是鐘書記同意的)。林樹生(親戚)來借書,這時他家的大女兒敲門進來,送來一把花,還沒來得及關門時,平壩公安、廠公安及張國榮副廠長闖進屋來,說他們是在集體煉功,隨之將三個房間翻個遍,搶走了錄音機、書等物品。他們沒有搜查證,私闖民宅非法抄家,並非法拘留杜、周香蘭、林樹生半個月;廠裏扣發杜、周、林的工資一年,扣發譚、趙工資半年,扣趙的大女兒工資三個月,並警告處分,通報批評。

周香蘭修煉法輪功之前病魔纏身,脾氣暴躁,沉醉於麻將桌上。修大法後,病好了,脾氣好了,像換了一個人。修煉前過去打架、罵人沒人管,幹部對她也很客氣。如今做好人,串個門還是書記叫去的,卻被拘留半個月。她進京上訪,被廠公安抓回後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周香蘭和女兒宋曉梅又一次進京上訪,後宋曉梅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宋曉梅被紅湖機械廠單方非法解除勞動合同。周香蘭因下肢癱瘓被監外執行。平壩公安、廠裏公安幾乎天天去她家騷擾,她只好離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廠裏公安發現,去貴陽抓周香蘭,將她從四樓生拉硬拽滾到樓下,全身受傷。此後,周香蘭又再次被投進貴州女子勞教所。

七、貴航集團其它公司(工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

已知貴航集團其它下屬單位被迫害的學員有20人:陳麗芝(龍飛廠)、韓銘(平水廠)、彭遠林(新藝廠)、張廷祥(非法關押中、新藝廠)、姜和(非法關押中、華烽廠)、崔桂英(華烽廠)、李素珍(華烽廠)、王淑鳳(華烽廠)、蔡佳英(華烽廠)、龐萍(非法關押中、新藝廠)、張薇(非法關押中、新藝廠)、梁少飛(虹機廠)、李春香(虹機廠)、廖桂蘭(虹機廠)、李書俊(虹機廠)、陳發光(安順汽車總廠92車間),王全花(新安機械廠)、鐘玉香(安吉廠)、王玉(安吉廠)等。其中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被非法勞教等。

安順龍飛航空附件有限公司(150廠)

◎陳麗芝,六十九歲,龍飛廠退休職工,會計。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
(明慧網)

陳麗芝生前多次遭受本廠及中共當局的迫害,曾被非法勞教、拘留和關洗腦班。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陳麗芝發放真相資料時,被鎮寧縣惡人綁架,非法抄家。之後,陳麗芝被非法判刑三年,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劫入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在監獄遭受長期的迫害致全身器官衰竭,監獄怕承擔責任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保外就醫」將她送回家。陳麗芝回到家時,骨瘦如柴,像活骷髏,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翻身、說話都很困難。她在回家兩個多月後,於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含冤離世。

2、平水機械廠(貴州平水機械有限責任公司,平壩縣)

◎韓銘,女,三十歲,平水機械廠職工。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

韓銘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平水機械廠開除公職,被綁架,非法拘留兩次。二零零零年八月,韓銘被綁架到平壩縣公安局和平水廠公安處在平水山莊辦的洗腦班強制洗腦。她堅持煉功,又轉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初,縣公安局、居委會、廠公安處聯合行動,突然闖入韓銘家中非法抄家,後將韓銘非法拘留十五天。韓銘回家幾天後,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韓銘再次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貴州省中八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韓銘堅持信仰,遭受了殘酷的精神和肉體摧殘。一天,韓銘被惡警顧興英毒打後,又被八個獄警捆綁,強行打了四支毒針。此後,韓銘全身肌肉日漸萎縮,下肢逐漸癱瘓,呼吸困難,神志恍惚,身體極度衰竭,生命垂危。獄警怕承擔責任,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將韓銘推出勞教所。韓銘回家後,呼吸困難日趨加重,下肢癱瘓,臥床不起。在度過痛苦的六個月後,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3、平壩新藝廠(170廠)

◎張廷祥,男、五十一歲,平壩新藝廠職工,目前被非法關押中。張廷祥堅持修煉,多次遭到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母親彭遠林在他被非法關押的悲傷中含冤離世。張廷祥還未從失去母親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二零零一年五月,就被劫持到中八勞教所勞教三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張廷祥再次被綁架,貴安公安局三十個警察闖進張廷祥的家,非法抄走了電腦等幾箱個人物品,抄走了張廷祥的現金八萬元,張廷祥被關押至今。據悉,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張廷祥被貴陽市南明區法院非法庭審,具體情況不詳。

4、華烽電器有限公司(188廠)

◎姜和,女、七十三歲,華烽電器廠退休職工,目前被非法關押中。姜和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巨變,十多年來,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和送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姜和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第一女監迫害,獄警強迫她每天背著一塊八十多斤的石頭,一直背了這個石頭幾個月,每天背著石頭站著不准放下,不准休息。

二零零七年、二零一四至二零一九年姜和幾乎每年都受到當地公安的各種騷擾,被多次非法抄家、強制抽血、關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月,姜和發真相資料被綁架。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姜和和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在南明區法院被非法庭審,具體情況不詳。

5、安順虹機廠

◎梁少飛,女,五十多歲,市虹機廠退休職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同賈立安一道上訪,被綁架回後非法拘留半個月。被強迫參加第一期、第四期洗腦班。二零零一年中國新年前,同梁禮謙去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人誣告,被綁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同年三月初,被勒索二千元保證金後釋放。四月,與潘映梅一道被非法勞教。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梁少飛在家被綁架到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迫害。虹機廠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李春香、廖桂蘭、李書俊。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貴州貴航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及惡人惡報綜述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