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元神離體遊地府 都看見了他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3日訊】明朝時,有二人入冥,不僅看見了人生病的原因,還遇到了狀元宰相顧鼎臣。顧鼎臣歿後,仍在冥界繼續擔任公職。在正史之外,誌異之間,在肉身難以觸及的另外世界,人的元神輕鬆地就穿越了空間,打破了時空對生命的拘束。

明穆宗隆慶年間(1567年-1572年),士人徐珏得病後,陡然暴亡。經過一個晝夜,徐家將其入殮後,忽然從棺材裡傳出一陣敲響聲,而且聲音愈加急促。凡是聽到聲響的人,都嚇得跑開了。

元神在冥府受罰 人在陽間患疾

徐珏的妻子不得已,就讓匠人打開了棺材。一看,徐珏活過來了。過了良久,他才開始說話,講起死而復生的經歷。

他起初是看到了地獄中的種種刑罰,那些罪魂遭受的痛苦實在難以盡述。最後,他來到一座雄偉寬敞的官署,四周護衛非常森嚴。

徐珏站在大堂下,看到廳堂上面面南端坐著一位高官,形態威儀非常尊貴。仔細一看,原來是江蘇崑山縣的顧鼎臣(1473年-1540年)。明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年),顧鼎臣考中大明狀元,官居宰相,也被稱為狀元宰相。在《父夢桂樹 子夢黃鶴 奇夢超前預言一生》一文中,我們曾經介紹過顧鼎臣的故事。

昔日,徐珏曾與顧鼎臣一起學習。此時,顧鼎臣也認出了他,大吃一驚,引他登上堂階,說:「你怎麼到這兒來了?」等取來文簿查閱了一番,發現徐珏陽壽還未到,原來是冥吏辦差勾錯了人,將同名同姓者的元神勾到了地府。顧鼎臣急命差吏放徐珏還陽,並親自送他從西廊下出去。

途中,徐珏看見有一個人跪在地上,背上壓著一個巨大的青石。那人徐珏認得,是葑門的陳龍翹。他又看到二個人被秤鉤勾著後背,懸掛在梁上。分別是清嘉坊的張豫和衛前的陳懷國。

徐珏辭別顧鼎臣後,在雲煙中行走了很久,後來彷彿有人推他一樣,他往前一撲,元神就回到了肉身,他也遂即醒了過來。他忙叫人去查訪地府所見那三個人的情況。結果葑門的陳龍翹生病吐血;清嘉坊的張豫和衛前陳懷國則是背部長了惡瘡。

一趟地獄之旅,徐珏看到了顧鼎臣,還知曉了人之所以生病,在人眼看不到的另外空間,是對應著不同的表現。在明朝另一則故事中,一位名士入冥後也見到了顧鼎臣,還知道了人們說的來世做牛做犬,真實不虛。

元神離體 巧遇狀元宰相

那個人是吳縣的黃嘉玉,他善於作詩,又頗有膽力,平日喜好擊劍,是當地的名士。他嗜好喝酒,並不好女色。所以快三十歲時,都沒有娶親。

明神宗萬曆年間(1573年-1620年),黃生的父親去世,他在家守喪。當年郡城發生大瘟疫,黃生不幸也染疫,一夕病亡。雖然他手腳僵硬冰冷,惟獨心口還有微微的溫氣兒。

時值炎熱的夏季,黃家人準備好了棺材,準備入殮,老祖母憤怒地呵斥,不許他們入殮,只是讓人晝夜看守黃生。經過了四天,黃生甦醒過來。他剛醒來時並不能說話,一直到了第九天才能言語。

據黃生所說,死後在另外空間,他的元神走了不少地方,起初是曠野荒郊,常誤入泥淖,後來到了一座雄偉壯麗的高城。他進入城中,看見裡面有大街小巷,有屠門米肆,還能聽到雞犬聲、砍柴聲、鍛造聲,以及飲酒吹笙的聲音,但就是沒有看到一個熟人。這個大城帶給他的感受,溟冥漠漠,始終看不見日月光芒。他鼓起勇氣一直走,但分不清是南是北。

忽然,官府出行,侍衛在前面清道,呵斥行人讓路,聲音很嚴厲。黃生害怕地站在路旁,等著官員過去。但見儀仗隊的威儀和陽間一模一樣。走在最前面的大官,容貌看上去非常怪惡,黃生不敢抬頭看他。後來,他又看見另一個大官坐在車上。仔細一看,原來是顧鼎臣。

顧鼎臣生前和黃父有交往。黃嘉玉五六歲時,就認識他了,於是他站在車旁呼喚顧鼎臣。顧鼎臣回首一看是黃嘉玉,問道:「你怎麼來這兒了?」命差吏帶他同行。他們來到一座巍峨的官署,猶如陽間王家的宮殿一般。那個差吏留黃生在殿門外,自己就進入了官署內。

轉生牛犬贖罪過

黃嘉玉站在大門外,悄悄地偷窺門內的景象。看到那個大官跟顧鼎臣分坐左右兩側,等到召見時,黃嘉玉混在人群中進入大門後,就躲在屋檐下。看見很多罪囚全都穿著暗黃色的薄衣,跪在地上進見,哀嚎啼哭,喧譁不已。大官查閱籍冊,審判他們生前的所作所為後,就按照十二生肖,罰他們或做牛、做犬、做蛇等各不相同。大堂兩旁站著獄卒和牛頭馬面。

忽然,那名大官說:「堂下怎麼會有生人的味道?」說著就來牽領黃嘉玉,拿起叉子準備刺他。顧鼎臣厲聲說道:「我查簿籍,他陽壽還沒到,應當儘快放他回家。」敕令獄卒送嘉玉走出城門。

走出城門後,黃生看見牛頭馬面原來都是裝扮。他們卸下裝飾,依然是人的形貌。嘉玉被趕入一個荒田的小路中,旁邊有一大潭水,又腥又黑。他被推入水中,嚇得冷汗如雨。不一會兒,他從水中起來,陽間這邊的他也就甦醒過來了。

徐珏和黃嘉玉所處的年代不同,都是因為陽壽未到,錯入地府走了一遭,並都遇到了在冥府任職的顧鼎臣。在沒有肉身束縛的時候,人的元神可以自由的穿越,在其它的時空漫遊。死亡並不是終點,也有可能是起點。脫下了肉身這套「皮囊」,繼續生命的旅程。

(據《獪園志異》(六)第九卷)@*#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