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工程師因堅持信仰 遭電擊毒打面目皆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4日訊】遼寧省葫蘆島市工程師李廣海,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多次迫害。非法關押期間被獄中警察用大電棍電擊喉部,其他獄警同時在他身上亂電,約有七、八根大電棍同時電擊,還有獄警往李廣海臉上潑了一杯水,然後猛電他的臉。第二天李廣海的臉已面目皆非,令人無法辨認。

據明慧網報導,五十歲的李廣海是遼寧省葫蘆島市一名工程師,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收禮不送禮,不拿工廠的任何東西。同時改掉了喝酒的習慣,也改掉了生活上斤斤計較的毛病,腳下雞眼等各種疾病消失,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非法打壓迫害法輪功後,李廣海遭受嚴重經濟迫害,被勒索、開除、扣押工資或退休金。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他多次遭騷擾、洗腦迫害,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勞教期間還遭遇慘無人道的電擊和毒打,三次住進醫院。

一、工作單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李廣海在文化宮廣場和大家一起煉功,被龍港區公安局搶走錄音機並被綁架到拘留所,後被帶到龍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遭所謂的思想教育。下午被單位接回統一辦班,當天又被送龍港區賓館被公安人員看管辦班洗腦,單位(葫蘆島鋅廠)工會主席陪護。約一週又轉至單位賓館辦班洗腦,該單位出二名同事陪護。期間,李廣海家裏所有大法書被搜走。此後不久,他被從分廠技術處調到車間技術組。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分廠書記田鳳堯帶李廣海與單位另二位同修去總廠開會,其實是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然後帶回分廠問話。因為李廣海不能保證不去北京,田鳳堯便讓本廠公安處將他帶到廠憲刑隊,扣在暖氣管上一夜,第二天送他去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拘留所因煉功被所長戴手銬三天。

此外,車間書記讓宣傳員於車間辦公樓樓梯口,用小黑板寫上污衊法輪功的詞句,李廣海發現後用拖布將其擦掉。書記發現後,對其大罵,並告知分廠書記,分廠書記將李廣海帶到分廠保衛科,遭分廠保衛科值班人員訓斥一上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分廠書記與車間書記擔心李廣海進京上訪,連夜將李廣海從家中帶到分廠,同本分廠另二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軟禁在分廠保衛科內,不許回家,不許上班,出入及上廁所由保衛科人員看管,各車間書記輪流值班陪護,軟禁一週。不久,李廣海又被分廠書記用車送到葫蘆島市教養院辦洗腦班,因集體絕食,三天後被接回並被訓斥,分廠派保衛科人員對李廣海住所監視。

二、葫蘆島市龍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廣海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葫蘆島市公安局駐京辦事處,後被單位接回送交葫蘆島市龍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政保大隊對李廣海行政拘留。當得知他去北京前曾去學員家借書,非法提審二次。

第一次帶到拘留所前樓會議室,讓李廣海雙腿大劈叉,大隊長馬清波問他借書一事,李廣海拒絕回答。第二次非法提審時,拿來幾本搜來的大法書讓李廣海撕遭拒。一辛姓警察撕書,將撕下的紙塞李廣海的兜裏。見實在問不出來啥,大隊長馬清波氣急敗壞,雙手左右開弓狠狠地打李廣海四、五個大耳光。在拘留所煉功時,與另一同修被白姓獄警用皮鞋抽耳光,臉被打腫,一週才消。

不久,政保大隊非法勞教李廣海三年。

三、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的殘忍迫害

剛到教養院「法輪功」大隊不久,趕上獄警張國柱值夜班,張國柱不讓李廣海按時睡覺,對李廣海做思想工作到後半夜二點多鐘,威逼利誘。第二天安排幾個已「轉化」的人,用邪悟的理論迷惑,轉化不了就交警察處理,而警察就用多根電棍電擊。有人不接受「轉化」,脖子被電糊,流膿淌水的。

二零零一年過年前,因有多名已「轉化」人員聲明還煉,獄警們怕聲明人增多,就將十六名法輪功學員由四樓轉至二樓,準備大年後收拾「轉化」,並以沒有床為由讓他們睡水泥地面。將近睡一個月時,李廣海的後背開始疼痛,經常被冰得後半夜疼醒。其他人也被冰出各種病症,尤其年齡大的更遭罪。當有人提出睡床時,大隊長劉國華陰沉著臉說,「這還不算甚麼懲罰。」

二零零一年春,李廣海絕食抵制馬三家勞教所來的人等做轉化工作。絕食到第七天時被帶到三樓去灌食,當時室內已有六、七個人被銬在床上強行下鼻管灌食。李廣海被銬在床上下鼻管時,噁心將管子從口中吐出,同時心跳加速、喘不上來氣,面部出現麻木。獄醫急忙找人將他送到醫院,經一番檢查後決定下鼻管,幾個警察按住李廣海,由醫院的一名歲數較大的女醫生下鼻管,幾次都從口中吐出,獄醫王大柱還打了李廣海二記耳光。後來只好住院強行注射各種藥物。幾天後拉回教養院,不再做轉化工作,李廣海開始正常吃飯。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教養院獄警讓犯人挑事,法輪功學員據理力爭,卻被強行分成兩個寢室,派其它大隊的犯人和他們一起住,二人包夾一人,李廣海和其他學員絕食抵制。第二天晚上九點,防暴警察突然進來,在教養院指揮下,將他們認為帶頭鬧事的學員綁架到看守所施暴,其他人被強行背銬雙手,挨個拉到獄警休息室電擊,強迫吃飯。李廣海剛被推進屋,獄警張國柱用一根大電棍電他的喉部,李廣海順勢用下頦夾住電棍,管教科副科長張福勝抓李廣海衣領,將李廣海絆倒在地,其他警察同時在他身上亂電,約有七、八根大電棍,頭頂上的像炸雷一樣轟鳴。不知誰往李廣海臉上潑了一杯水,然後猛電他的臉。直到李廣海答應吃飯。第二天人們已經無法辨認李廣海是誰,他的嘴腫很高,只能用吸管吸流食。

二零零二年夏的一天早晨,李廣海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被發現後報告獄警,將他送醫院治療,住院一天。二零零二年秋的一天上午,一名學員因被懷疑煉功而遭到獄警電擊,李廣海絕食抗議,被強行下鼻管灌食。過兩天又一學員開始絕食,警察先後將他們倆拉到飯堂電擊,多個警察餓狼般撲向李廣海,只電身上不電臉,獄醫摸著李廣海的脈搏示意其他人下手輕重,強迫李廣海吃飯。

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晚,法輪功學員被倆犯人架著,挨個從一樓拉到二樓教室。上樓梯時李廣海叫喊,一小個子警察從樓上跑來,對李廣海胸部猛踢數腳,然後罵著和兩個犯人一起往上拖拽。拖到一昏暗教室,先有兩名熟悉的警察勸說,讓寫保證。見李廣海不寫,就過來兩個不熟悉的警察,先給李廣海帶上安全帽(怕撞頭),讓犯人按住,一個解李廣海的褲帶,另一個拿起擺在桌子上一排電棍中的二根大電棍,塞到他兩腋下不斷電擊。

第二天,李廣海已無法起床。下午,恍惚中被送到醫院,後來又轉到葫蘆島市醫院。醒來時胸前粘了幾個紐扣樣的東西,得知是監控心跳呼吸等。兩腋下潰爛流黃水。有些恢復後,又將李廣海拉回教養院,長期單獨關在一個小屋裏,精神幾乎崩潰。

後來,李廣海又絕食要求回家,他們又給李廣海下鼻管灌食,同時還偷偷地灌一種藥水。一段時間後,發現李廣海有些咯血,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夜晚,通知家屬來接李廣海。臨走時,還向家屬要錢,被嚴詞拒絕。

四、葫蘆島市610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以後,葫蘆島市610幾乎每年都來單位騷擾要抓去辦班。一次欲抓李廣海和廠裏另一人去撫順辦班,由於時間拖的長,單位領導說情未抓成。此後,幾次都因李廣海有事或休假未抓成。

二零一一年春,葫蘆島市610夥同派出所警察和單位610抓李廣海去興城辦洗腦班,把李廣海從單位帶走,單位出人陪護,派出所指導員等人看管。用馬三家教養院邪悟的幾個女的來洗腦轉化,遭李廣海絕食抵制,最後單位領導出面簽個不違法的保證接回。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遼寧工程師李廣海堅持信仰 遭洗腦、勞教、電擊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