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戰狼外交 或讓拜登政府更強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中會談在3月19日不歡而散,楊潔篪和王毅的火藥味表演,引發美國朝野強烈反響,紛紛敦促拜登政府對中共強硬。拜登僅僅把中共定位成競爭對手,應該導致了習近平的更大誤判,才有了楊、王二人在美中會談上的戰狼態度。

會談之後,中共也明顯感到效果不佳,中共黨媒的報導比較低調,美中關係沒能真正改善,中共高層雖然利用了民族主義,但在外交層面實際搞砸了。事已至此,習近平也沒有了退路,看到美國政府的反應似乎並不算強烈,王毅再次被授命向美國施壓、測試。然而,中共一再過火施壓,實際卻逼得拜登沒法放軟,但美國政府能否真的強硬起來,還需要拭目以待。

王毅又上場

3月23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報導《大國應當做「四個表率」》,完全引用中共外長王毅當天回答記者提問的話說,「大國就應該有大國的樣子。這個樣子不是指大國的胳膊比別人粗、地位比別人高、權力比別人大」,「大國要帶頭講平等」,「不能唯我獨尊,動輒從什麼『實力地位』出發以勢壓人」,「大國要帶頭講合作」,不能「熱衷於搞什麼單邊制裁」,「不能以所謂意涵不清的規則來取代普遍認可的國際法」,王毅還說,要「構建超越制度文明差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共明明被美國的經濟和科技制裁掐住了脖子,也自知實力不夠,卻仍然非要擺出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架勢,要求美國放棄領導地位,也不承認美國提到的國際準則。中共實際有求於美國,卻一再喊話美國放軟合作。不僅如此,王毅還藉著與俄羅斯外長的會談,發出《關於當前全球治理若干問題的聯合聲明》。

新華社報導的這個《聲明》大談中共邏輯的人權、民主,僅承認中共自己所說的「國際法」,還稱「亟需召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峰會」,「探討全人類共同問題的解決途徑」,「維護多邊體制的權威性」,「完善全球治理體系」。

王毅謊稱中俄合作不針對第三國,但這個《聲明》顯然針對美國,準備進一步壓低美國的地位,最多只能是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拜登團隊應該還在評估美中會談,看到中共繼續毫無顧忌地挑戰,不知有何想法,又會怎樣應對。

美國政府並非沒有動作。會談之後,3月22日,美國與歐盟、英國、加拿大相繼宣布了對中共官員的最新制裁。3月22日,中共在台海派出2架殲-10戰鬥機騷擾,美軍的RC-135U偵察機很快回應,創紀錄地直逼福建沿海25.33海里(約46.9公里),習近平當天恰好視察福建,具體地點離台灣僅470公里左右。

美國的這些動作不能算軟,但似乎並未解除習近平的誤判,王毅不但被授意再次高調施壓美國,還立刻與歐盟針鋒相對。

中共不惜兩面出擊

3月22日,中共幾乎同時宣布對歐盟的報復性制裁。3月23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王毅:編個故事、造個謊言就能肆意干涉中國內政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報導中,王毅針對歐盟和美國的制裁,稱「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

同日,新華社還報導,《外交部強烈譴責某些西方國家涉疆制裁:終將為其愚蠢和傲慢付出代價》,引用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記者會上的話說,「相關國家自封人權『判官』,充當人權教師爺」,「他們沒有任何資格指責」,「架起幾門大炮就能打開中國大門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他們終將為他們的愚蠢和傲慢付出代價」。

華春瑩當然知道歐盟暫停了《中歐投資協定》的審議,當天面對記者追問,她不小心說了實話,「歐方不能指望一方面講合作、撈實利,一方面搞制裁」,「歐方應該反躬自省」。

當然,新華社沒敢報導這段問答,中共試圖以經濟利益換取歐盟在人權問題上讓步的真實想法,被華春瑩情急之中洩漏了。

拜登一直希望聯合盟友對付中共,布林肯正在歐洲參加北約外長會議,或許是認真討論共同強硬對抗中共的良機。美國、歐盟、北約、五眼聯盟,能不能真強硬,並敢於拿出強力反擊中共的有效手段,實際迫在眉睫了。面對中共的兩面出擊、戰狼姿態,各國首腦和政界若還不能醒悟,就太失職了。

中共不但一再蠻橫,還四處拉攏、抱團,準備與美國和西方各國全面對抗。看起來,習近平的誤判並不容易消除,若拜登和各國首腦不能儘快祭出有力的殺手鐧,打到中共的痛楚,中共高層恐難收斂。中共拉攏俄羅斯,其實不足為懼,各國的政治老手應該都看得清楚。

中俄聯盟有多大水分

3月23日,新華社高調報導了中俄聯合聲明外,還追加報導《外交部發言人介紹中俄外長會晤情況》,試圖誇大俄羅斯外長訪華的成果,實際更多內容是中共自說自話。

中共宣傳的中俄聯盟,與美、日、印、澳四方聯盟相去甚遠,與美日、美韓2+2會談也無法相比,與美印國防部長會談也不能比,更別說北約外長會議了。俄羅斯若真打算與中共聯合對抗美國,就應該派出外長和國防部長一同訪問,實際僅有外長訪華,所謂的聯盟大打折扣。

俄羅斯外長訪華之際,習近平卻去了福建考察,看來也不打算與俄羅斯外長見個面,這也不像盟友的做法。王毅和俄羅斯外長的會面,不在北京,卻安排在廣西桂林,同樣也沒法見到李克強。不知這樣的安排,是否可能與疫情有關,歐洲第三波疫情再起,中國大陸是否也出現了,只是又試圖掩蓋呢?或者為了躲避沙塵暴?總之,中俄外長在廣西桂林會面,更像美中在阿拉斯加的會面地點選擇,不像盟友外長應該會面的地點。

中共外交部網站上還發出一篇文章《王毅談中俄四點戰略共識和四大努力方向》,王毅總結的四點共識分別是,「元首戰略引領是新時代中俄關係的政治優勢」,「中俄團結抗疫」,經濟「務實合作」,「中俄國際協作為世界貢獻了寶貴的穩定性和正能量」。

王毅總結的這四點,在外交上可以用在任何一個國家身上,根本不算盟友級的共識,也根本沒有軍事合作。王毅還說,「雙邊貿易額連續第三年穩定在千億美元以上水平」,這樣的貿易規模,比起中美5,600億美元貿易額、中歐5,860億歐元貿易額相去較遠,算不上盟友級的水平。王毅羅列的兩國油氣、核能、數字經濟、綠色經濟、人工智能、5G、大數據合作中,實際增長空間有限。

新華社沒有轉載這篇文章,應該也覺得這些「盟友共識」太牽強。俄羅斯當然希望中共多買石油、天然氣和一些武器,最滿意的應該還是《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俄羅斯外長也特意提到這個2001年簽署的條約,其中最關鍵的部分就是江澤民把以往不平等條約的爭議領土都劃給了俄羅斯。

俄聯邦僅僅在口頭上支持中共,當然也因為與美國、西方關係不睦,但俄羅斯沒打算出頭抗衡、爭霸,卻攛掇著中共往前衝。如同朝鮮戰爭一樣,俄羅斯應該巴不得美中在太平洋開戰,或許可以從中漁利,俄羅斯沒有顯示與中共軍事聯盟的意圖。中共也明知道俄羅斯不會真幫忙,但如今的孤立局面下,也只有象徵性地拉一拉俄羅斯,為中共的「全球治理」壯膽。

中共此舉,應該也會讓美國和西方進一步醒悟,中共的爭霸企圖如此真實和迫不及待,有人願意接受中共的治理嗎?各國是該放棄與中共合作的天真想法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