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系統面臨「倒查」違法罪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近日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網頁、公安部新聞通報等稱,中共政法系統從二零二一年二月底開始所謂「整頓」,向民眾開通舉報熱線。最高法院公布了「公檢法幹警專屬罪名」;最高檢察院網站稱,對違法辦案者「過篩子」、「倒查」。儘管中共一向作秀給民眾看,藉此做派系傾軋,但身處此運動當中的中共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監獄等政法系統人員,可謂忐忑自危。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相關人員,不妨歷數自己干過的事,能逃過這些罪名嗎?一旦被受冤屈的百姓舉報,又當如何?

一、中共最高法院公布「公檢法專屬罪名」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共政法委系統、公安部開始所謂教育整頓,稱「刀刃向內」。其後,在中國大陸刊發最高法院動態的網站「最高辦案指南」,公布了「公檢法幹警專屬12項罪名」,並稱:「建立責任終身追究制,對造成冤假錯案之人追究終身責任」。同時,最高檢察院的網站刊文稱:將對檢察幹警違紀違法辦案展開「過篩子」式「倒查」。

舉報熱線「政法幹警違紀違法舉報平台」(熱線:12337),在二月二十七日正式上線。

在最高法院網站「最高辦案指南」刊發的「公檢法幹警專屬罪名」中,與公檢法司執法違法、迫害普通百姓相關的罪名有: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枉法仲裁罪;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虐待被監管人罪。

「最高辦案指南」公布的公檢法警察專屬罪名,恰恰說明在中共公檢法領域,這些犯罪現象普遍存在。老百姓有一句俗話:「以前土匪在深山,現今土匪在公安」。

二、公檢法系統人員自危

遼寧省市民反饋:「二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政法委開始進行教育整頓,陸續公檢法司等部門都召開學習會議。(三月)十七號,全國首個省份──遼寧,公布了電話和郵箱,可以反映公檢法司的問題。我因與某案件當事人有親屬關係,在和公檢法工作人員接觸時,我拿著這些新聞,告知他們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們在搞整頓,請他們依法辦事,他們都特別害怕。」

某市公檢法內部人員表示:「現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司法局及監獄等部門開始整頓,現在處於學習階段,學習呀、聽課呀、警示教育呀,在走形式。這個階段過後就開始自檢自查了,對有違法、犯罪行為的警察開始整頓了。」

三、政法系統人員被「倒查」案例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惡首江澤民操縱中共政府、公檢法司、政法委整個操作系統,對法輪功殘酷迫害。那時在官場裡誰都知道這個原則:要想升得快,就得在法輪功這個事上賣力。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被賦予法外權柄的警察、檢察官、法官變得麻木,部分公檢法司人員埋沒良知,不需要什麼合法依據,不需要什麼法律解釋,「打死白打死,肉體滅絕,經濟上截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安人員掛在口頭的一句話就是:「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物極必反,現在法律又倒過來找上了門——二零二零年,中紀委搞「倒查20年」。二零二零年一年內,據中紀委網站公布的查處案例,政法領域二零二零年有40餘名省管幹部被查,近30人被處分。而在各大媒體頻頻被提及的被查高官是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長鄧恢林,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原江蘇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

政法官員被「打老虎」、「拍蒼蠅」,引發社會關注。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央視網報道:「2天12人接受調查 多名落馬官員 曾任政法系統要職」,中央黨校教授林喆表示:「一個個退休官員被查的案例表明,過了退休這道線並不意味著『平安著陸』。」

「政法幹警違紀違法舉報平台」(熱線:12337),在今年二月正式上線前的試運營中,接受民眾舉報政法系統人員執法違法行為,監察機關予以核查。截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倒查政法人員違紀違法問題線索,試點地區處分處理2247人,其中廳局級幹部2人、處級幹部227人;立案審查448人;移送司法機關39人。

1、蘭州市公安局政委黃大功落馬被查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原甘肅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政委黃大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黃大功曾獲得「全國特級人民優秀警察」稱號,還被授予「任長霞式公安局長」,二零零五年八月接受過「中央領導」接見。

然而,在中共表彰的背後,卻是黃大功十幾年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僅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三年底,蘭州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31人,被非法判刑的有80人次;被非法勞教的有96人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有220人次;被綁架關押、非法拘留的有444人次。黃大功對其任內發生的迫害事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開會現場被帶走 內蒙古劉百田遭惡報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坐在現場開會的內蒙古通遼市科左中旗中共旗委書記劉百田,被穿制服的十幾個警察帶走,劉百田非常驚恐。此事迅速在當地傳開。劉百田作為中旗一把手,對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至十二月的為期一個多月的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清零」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此次「清零」迫害包括: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拘留、取保候審、判刑恐嚇,株連剝奪兒女的工作;每天派各類所謂工作人員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兒女,進行「談話」,找到單位,甚至把他們叫到司法局,給法輪功學員家屬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家裡老人因恐懼而身體受損。張玉芝老人的兒子在上班時被十多個穿警察制服的人找上門,原因就是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修煉法輪功。

3、政法委書記遭「熬鷹」 喊紀委人員違法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網刊發一則消息,原中共廣西百色市政法委書記、市委副書記韋瑞靈,已被北海市中級法院,以受賄近千萬元的罪名判刑十年。

韋瑞靈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擔任百色市政法委書記,指揮脅迫公檢法人員高壓迫害近百名法輪功學員。百色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位於百色市右江區新興路3號百色賓館3號樓內)就是在韋的授意下開辦的黑監獄,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韋瑞靈被中共紀委人員帶走並執行留置。留置過程中,韋瑞靈受到了和百色市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時一樣的待遇:24個小時受到監控,包括睡覺、上廁所左右有包夾要挾;「車輪式熬鷹攻堅戰」—— 兩個紀委人員為一組,四個小時為一班,白天黑夜輪番上陣審問。據說韋瑞靈在留置點的六個月中曾強烈抗議執行者違背憲法及中共法律,不經法律程序而剝奪其人身自由。韋瑞靈是否想到了,自己「聽黨的話」搞百色市洗腦班迫害近百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逼迫放棄信仰,那時他有沒有想到法律、想到人應有的良知。

善惡有報自古以來就有應驗,這規律如今就真實地體現在現實社會中,人又怎麼能逃過天道循環呢?如果持身正、不追隨中共邪靈迫害好人,今天也自然不會被「整頓」清算,自然心地光明,善報相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中共政法系統面臨「倒查」違法罪行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