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驥說了一句話 疫鬼們竟聽了?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明朝時,有一年除夕夜,魏驥帶著子孫看「驅疫」熱鬧,還真的在路上看到一群疫鬼。他對疫鬼說了一番話,後來竟然真的應驗……

明朝時期,東陽一帶有個民俗,每到年末鄉里百姓都聚集在一起,敲鼓擊鉦,點燃爆竹,以祛邪迎吉,這個民俗稱為「驅疫」。因百姓每年都要舉行驅趕疫鬼的活動,逐漸也就約定俗成,成了當地的一個民俗活動。每當舉行驅疫活動,沿途常常是人聲鼎沸,喧譁之聲不絕於耳。

蕭山縣魏驥(1374年-1472年)曾官居吏部尚書,官至一品,時年已退休在家。全家人剛吃過年夜飯後,他就帶著子孫走到大門外看「驅疫」活動的熱鬧。忽然,他於一片燈火光焰中看見了一群衣衫襤褸的疫鬼,湧滿了街路,看它們往來衝撞,猶如飛跑投奔一樣。

魏驥看到這個場面,笑說:「為什麼鬼怪這麼多,竟多到這種地步!?」遂即,他厲聲喝叱道:「你們這些小鬼小魅,今夜就暫且容你們小宿於此,明天你們可以去西村的惡霸王家!」說罷,就聽到一陣隱約的呼嘯聲。然而,眾人都看不到那些鬼怪,只看到魏驥指著一處地方,如同和別人說話一樣。但除了他,誰也看不到那些鬼魅。

到了開春,西村突然發生了大瘟疫。西村中的那戶王姓人家都染瘟疫死了,竟然沒有一人倖存。但魏驥所住的地區都平安無恙。眾人都稱魏公簡直是神明。

但魏驥並非神明,也沒有修佛修道的經歷。只是常言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民間俗諺也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那個重德行善觀念深入民心的年代,飽讀詩書的魏驥自然知道疫鬼出現的原因。

但他讓疫鬼去惡霸家,疫鬼就真的去了。或許,疫鬼不是真聽了他的話,只是那王家積惡甚重,為自身招致了災衍。

那麼魏驥是怎樣的人,有什麼樣的德行令眾人敬仰,竟都認為疫鬼能恭從他的吩咐呢?

從《明史》記載看,魏驥的仕途生涯,始於明成祖永樂時期。永樂年間(1403年-1424年),魏驥以進士副榜出仕,朝廷任命他到松江擔任訓導,督察學務。他常常在夜裡攜帶著茶水粥飯,去犒勞那些辛苦讀書的學子。學子們感念他的恩德,所以奮發讀書,很多人取得了功名成就,直接為朝廷和地方培養了許多優秀的人才。魏驥還奉詔,參與編修《永樂大典》。書成之後,他回到任上,被推薦為太常博士。

明英宗正統三年(1438年),他擔任吏部侍郎時,屢次奉命巡視京都及附近的地區,查訪民間疾苦。正統十四年,升任吏部尚書。他稟性勁直,對君子和小人分辨得很清楚,常說一句話:「沒有是非之心,不是人啊!」當時宦官王振得到明英宗的寵信,王振仗著天子的寵信,欺上瞞下,擅權跋扈,淩辱朝中的公卿大臣,惟獨不敢欺辱魏驥,還尊稱他為「先生」。

魏驥為官歷經永樂、洪熙、宣德、正統等朝,曾多次到京師辭官,都沒有獲得皇帝的允許。大學士陳循是魏驥的學生,他曾表示自己可以請朝廷為老師加官封爵,被魏驥嚴詞拒絕。

魏驥直到七十七歲被允許退休後,才回到了家鄉。平日,他與鄉里人相處和睦,教導子孫孝悌之道,勤懇耕種。他居家一直布衣粗食,不置產業。時常戴著斗笠行走在田間。有一回,他遇到錢塘主簿,官吏呵責問他是誰。他回答:「我是蕭山縣的魏驥。」主簿一聽到他的大名,頓時倉皇致歉。

他胸懷憂國憂民之心,越到年邁時,那份責任心愈加深重。當時蕭山常發生水患,魏驥教眾人修繕浚湖湖堤,興湖利,又修螺山、石巖、畢公等蓄貯雨水的塘堰,以灌溉農田並防範災患。

他為人敦厚,心地誠實光明。不僅遵循禮教,倡導理學,還大力鼓勵青年才俊進學。退休二十多年來,雖然身在民間,仍是戮力輔助朝廷協理一方,苦心教化百姓,四方都景仰他的德行。

明憲宗成化七年(1471年),魏驥九十八歲時,御史梁昉上奏天子,懇請效法前朝,尊敬那些德高望重且年邁的大臣,予以表彰。天子讀罷他推薦魏驥的奏章,欣然讚歎,於是派人慰問魏驥,賜予羊酒,並命官府每月贈米三石。

可惜天子的表彰尚未到達,魏驥就去世了。他去世後,朝廷照禮制賜祭葬,贈其諡號「文靖」。魏驥的兒子魏完遵循父親的遺言,辭謝朝廷祭葬,奏請天子將那些葬金用以賑濟災民。明憲宗悵然若失,嘆道:「魏驥臨死之前,仍在擔心勞民傷財,可謂是一代純臣。」於是准奏賑濟災民。蕭山百姓感念魏驥之恩,請求在德惠祠祭祀魏驥,獲朝廷同意。

從《明史》看,魏驥為人厚道實誠,無論是從政時,退休後,還是臨死前,心心念念只是掛念著百姓。或許,這樣的人,才是人們心目中能讓鬼神敬畏拜服的高德之人吧!

(據《獪園》(十),《明史》卷一百五十八)@*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