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新疆人:我家七口被關集中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4日訊】國際社會近期制裁中共侵犯新疆人權,但中共連著幾天召開多場新聞發布會,聲稱是西方在「抹黑」。新疆到底存在侵犯人權的問題嗎?來看幾位新疆人的真實經歷。

米丽克孜提‧艾比布:「我的全家人,就是七個人,三個姐姐,兩個哥哥,還有爸爸媽媽,爸爸是80歲,媽媽是75歲的時候,全部一家人帶到集中營。我們一家人全是公務員。我每天就哭著哭著,沒睡覺,就過去了兩年半。」

米丽克孜提‧艾比布在土耳其做生意,這幾年她一直在呼籲營救自己的家人。

艾比布家最早被抓的是大哥買買提(Memet Hebibul),他曾在吐魯番市人壽保險公司工作,2017年4月被抓進集中營,至今沒出來。

一個多月後,母親(Meryemhan Tursun)和二姐巴哈爾古麗(Bahargul Hebibul)在同一天被抓。二姐曾在吐魯番市中移鐵通有限公司工作,被判五年。三姐米日阿衣(Mihray Hebibul)做了十幾年警察,也被判了三年。

10月,父親阿不杜力(Hebibul Abdul)也被關進了集中營,他在當地派出所幹了30年,曾是派出所所長。2019年他一度獲釋,2020年4月再次被關。

二哥阿里木(Alim Hebibul)曾在吐魯番市新站監獄工作了20多年。大姐阿依古麗(Aygul Hebibul)是20多年的教師,他們2018年被關進集中營。二哥至今沒有獲釋。大姐去年出來,但丟了工作。

這不僅是艾比布一家的悲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3月25號到訪土耳其時,直面大量維吾爾人的抗議。

抗議者:「我們在場的每一個維吾爾人,都是中共所實施的反人類罪行的受害者。我們的家人、親朋好友,在中共非法設立的集中營裡遭受著難以想像的苦難」。

聯合國在2018年曝光,中共在新疆秘密囚禁100萬維吾爾人。但阿吾提‧熱西提(化名)認為實際關的人更多。

阿吾提‧熱西提:「100萬左右是最底綫的一個數字,抓的人最少得500萬以上。我們是新疆省阿克蘇市的阿瓦提縣。光一個小小的阿瓦提縣就抓了9萬4千人。那個名單都在我們這裡。那裡邊上班工作的人拼著命,把資料發到我們這裡,這個已交到那個人權組織。」

阿吾提的兄弟們也在這份名單裡,他不知道兄弟們有什麼罪。

阿吾提‧熱西提:「我把那份名單發給你,你一看你也會驚訝。看他們抓的理由,你看下那麼幾個字。根本找不到藉口了,你來到我跟前,一看你眼睛就覺得你不對勁,以後肯定會鬧事,就把你抓走了。啥事沒幹,老老實實的人就去抓。」

除了抓人,米麗克孜提和二姐做生意的20萬美金被凍結,阿吾提家幾百畝的土地全被中共徵收。

阿吾提‧熱西提:「我們每年要交4500公斤的麥子,要給國家送。你必須交,你不送麥子你交錢。我想起那些農村幹的事情,簡直想哭了現在。國家根本就不計較你虧、你生意是咋樣,根本不管。他說安全第一,維護第一,丟幾個帽子,哪有提你的苦處的,根本就不提。」

不久前,歐盟、英國、美國、加拿大聯手制裁了侵犯維吾爾族人權的中共官員和實體。中共連日來召開多場新聞發布會,聲稱西方「抹黑」,新疆完全不存在侵犯人權。

但不管中共怎麼否認,米麗克孜提都不回新疆,她牢記父親的叮嚀。

米麗克孜提‧艾比布:「爸爸就是派出所的人,2016年5月份重新來土耳其的時候,(爸爸說)你們從來不回國,你們住在土耳其,現在國內的事情太嚴重了,所以你們一定不回家,就這樣說的。」

前不久,共青團中央用H&M等品牌去年停用新疆棉花的舊聲明,引發中國民間怒火,抵制國際品牌,支持新疆棉花。不過,像米麗克孜提家人的故事,阿吾提家人的故事,中共卻對民眾絕口不提。「支持新疆棉花」是被鼓勵的口號,但「支持新疆人」卻是禁語,這讓不少能翻牆的網友感嘆「別支持新疆棉花了,請支持新疆人」。

採訪/王佳宜 編輯/尚燕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