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音樂《普度》救回精神分裂的兒子的命

文: 中國遼寧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4日訊】我是遼寧一個小城的大法弟子。下面寫的是發生在我家的一件驚心動魄卻又很神奇的真實故事。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學校開學了,兒子上高中二年級。開學沒多久,孩子就出現失眠的狀況,有時整晚都睡不著。我和丈夫以為可能是孩子剛升入高二,學習壓力增大,心理緊張造成的,就開導他、安慰他,並跟老師請假在家裡休息了幾天。

這期間孩子開始有些反常,時常自己嘀咕。他自己堅持又回學校上了半個月左右的課。我打電話給班主任問孩子在學校表現如何,老師說挺正常,和以前一樣。我帶孩子去了當地醫院睡眠科檢查,大夫說是有些輕度焦慮,沒什麼大問題。

九月二十一日晚自習下課的時候我去接他,發現孩子的表情、動作明顯木訥,當晚又開始整夜未睡。

九月二十六日早上,孩子開始瘋狂地大吼大叫,並想往門外衝,說要去死,拽都拽不住,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樣。我的父母和我及丈夫四人勉強才把他按住。

好好的一個孩子,突然就變成了這樣,我們全家人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十月二日,帶孩子到醫院住院檢查。醫生說可能是腦炎,自此又在醫院住了十多天。這期間,孩子情況很危險,每天只吃幾口東西,喝幾口水,只靠打營養液維持,大小便失禁、不說話、不認人、面無表情,體重驟減二十斤。最後的檢查結果出來了,確診不是腦炎。腦科醫生又找了精神科醫生會診,懷疑孩子是「精神分裂」,讓我們轉院治療。

十月十三日,我們帶孩子去精神衛生中心住院。醫生初步診斷結果是:木僵狀態(精神分裂的一種表現),醫生給孩子打針、吃藥,在那些安定類的精神藥物作用下,孩子一直處於昏睡狀態。這讓人完全看不到希望。因為不怎麼吃喝,大夫說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不行就鼻飼吧。可孩子精神不清醒,無法配合鼻飼。後來醫生建議做電擊治療,說見效快。

就在要做電療的頭一天晚上,即十月十四日,我母親來到醫院,帶來我妹妹的MP3,讓我給孩子播放法輪大法的音樂《普度》(我因為帶孩子來醫院走得急,忘了帶)。

於是我馬上打開MP3給兒子聽《普度》。突然發現,剛剛還是面無表情的孩子哭了,哭得很傷心,止不住地流淚。大夫看到這種情況很高興,說:「這是好現象,說明他有情感反映了。」

十月十五日早上,孩子在被子裡把手上輸液的針拔掉了,我發現時他手上已出了好多血。早飯時他能吃東西、能喝水了。這下我徹底明白了:孩子沒問題了!母親勸我趕快帶孩子回家!

早飯後我就給兒子辦出院手續。院方還試圖挽留,說這種情況得留在醫院繼續治療,回家孩子就毀了等等。無論醫生說什麼,我都沒聽,決心讓孩子回家。因為那裡的環境根本不適合靜養,有時半夜也會送來突發精神病的人,很嘈雜。

當時孩子還不能自己走路,用輪椅把他推上車。由丈夫開車一路到家。丈夫把孩子揹上樓。這是十月中旬的事。

一直到十一月末,這一個多月裡是孩子的恢復階段:每天都給他播放大法音樂《普度》。兒子飲食恢復正常了,每頓飯吃得都很香、很多。從十月十六日開始的半個月裡,體重基本每天增加一斤。大小便自理,偶爾頭腦也會清醒。

隨之我的心也徹底平靜下來,不被孩子的表現所牽動。我相信大法師父在管著孩子。這期間沒再吃醫院開的精神類藥物。

十一月二十五日這天,孩子明顯表現正常,頭腦清醒了。至今再沒糊塗過!智力、記憶力恢復正常,只是在醫院發生的事沒有記憶。

我無法、也不敢想像,如果孩子未聽法輪大法的《普度》音樂,一直住在醫院裡,現在情況會如何?是大法師父救了孩子。弟子用盡最美好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叩謝師父!

從孩子出現不正常狀態到恢復正常,差不多剛好一百天。我因為心裡有法,基本還能保持平靜,並時時安慰不修煉的丈夫。而丈夫在這期間幾乎都要活不下去了,他自己說在住院部的陽台上抽著菸就想跳下去,情緒瀕臨崩潰。孩子爺爺奶奶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淚,親人們也都跟著牽腸掛肚……如果沒有大法,在磨難中,不單孩子性命堪憂,我和整個家庭也可能都會被擊垮。

公公婆婆聽了我講的在醫院發生的神奇事,都從心底裡感恩大法,感慨地說:「這回我們是真信法輪大法了!」二老還把這些告訴自己的親戚們。

藉此機會我也向在磨難中幫助我的親人及家鄉同修、我的親戚、朋友們表示衷心地感謝!相信親朋們在看到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後,都相信「法輪大法好」,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也希望還未明白大法真相的人們,靜下心來了解一下法輪大法,聽聽這些修煉者的心聲。因為像這樣神奇的事例,在法輪大法的修煉界中發生了很多。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