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宣部和「平視世界」背道而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8日訊】《有冇搞錯》。4月8日。

4月份是春暖花開的日子,也是娛樂行業新年之後另一個高峰的啟動期。今年中國大陸的電影院為了聚集人氣,在3月和4月初推出了一些經典電影,包括《阿凡達》和《指環王》等舊片,收到了不錯的效果。然而觀眾很快發現,很多電影院撤下了《指環王》,把檔期劃給了所謂「紅片」(紅色電影)。

中共國家電影局最近發出《通知》,責令各影院從4月1日至12月,每週至少播放2部官方指定的紅色電影,以配合當局的宣傳活動。有些影院每週不少於5場,並在農村、城市社區、校園放映,組織觀看。

這些「紅片」有哪些呢?咱們看一下這個名單,這裡有個中宣部組織的影片展的海報,電影有:《南征北戰》、《上甘嶺》、《鐵道遊擊隊》、《紅色娘子軍》、《地雷戰》、《紅日》、《小兵張嘎》、《英雄兒女》、《南昌起義》、《百團大戰》、《血戰湘江》和《金剛川》。

12部電影中,有9個是文革之前的舊片重拍,有3個是文革之後新拍的影片。基本上,影片都是講述中共奪權和建政初期的故事,而且分布平均,有30年代之前的紅軍時期3部,抗日戰爭時期5部,上世紀40年代內戰時期1部,而美國人打韓戰的電影則有3部。

中宣部要求,在今年7月1日中共建黨百年前後,總共推出100部「紅戲」,為中共祝壽湊興,目前推出的是第一期。自然,《阿凡達》和《指環王》這樣的西方電影,只好讓路了。

中國電影業在90年代曾經陷入絕境,出品影片既少且差,中國老百姓並不捧場。後來中共稍微放寬尺度,並引進香港和台灣的電影公司和製作團隊,也引進了一些現代電影概念,逐漸有所好轉。但最近兩年,所謂和合資片越來越少,爛片也越來越多。

近年中宣部以下屬機構出面,開始和美國人合作,但這種合作和以前的合作不同。以前通常是香港或台灣出資,境外的團隊改編中國大陸的劇本,也用港台明星、導演和製作團隊。但最近幾年和美國人的合作,大多是中共出錢,撰寫劇本,然後由美國導演和團隊完成。

大概中宣部覺得時機成熟了,可以獨立單幹了,這次百部紅戲,都是中共自己單獨策劃製作。

可惜,4月初推出的紅戲效果並不好,還引起了民眾的很大反感。

12部紅戲中,除了《金剛川》和《百團大戰》票房上有所斬獲外,其餘的電影基本上沒有票房入帳,甚至是零票房。有一個朋友和我說,他在一場紅戲放映中,電影院中只有6、7個人。隨後,中共宣布的票房信息中,也只剩下《金剛川》和《百團大戰》這兩部電影,其他電影不見了。

有影迷諷刺:「爛片永遠就是爛片」,「把金子拿走沙子也不會發光的」。

有網絡大V嘲諷說:「《指環王》撤檔改映戰爭電影了。分享一個熱知識:把金子拿走沙子也不會發光的!」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最近,福建、廣東等各地政府發文,敦促地方政府組織大家看紅色電影。但一些當地人卻表示不會去看這種洗腦的紅片。

說起來,中共起家大大地依靠了電影業的。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上海是中國也是亞洲最大的電影製作中心,很多電影可以算是世界級的。當時上海的電影界也是猛人輩出,但也是左派最集中的地方。這和現在好萊塢還真有點相像。

上海電影圈子中,中共地下黨極為活躍,比如毛澤東夫人江青就是當時上海的電影明星。

到了49年之後,左派電影人也到了香港,繼續為中共效力。80年代的時候,中國人看到的大部分香港電影,基本都是長城、鳳凰這些左派電影公司的電影,故事基本上都是講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腐朽黑暗,裡面香港民眾生活困苦,飽受資本家壓迫等等。

早期香港電影公司中,多數是中共有影響的左派背景,只是文化大革命之後,香港左派也成了資產階級,一大批左派明星和導演回中國受到批鬥,甚至有人自殺身亡,左派電影才衰落,邵氏影業變成了一枝獨大。也幸虧如此,才有後來香港電影業和電視業的極度發達。

中國大陸的電影業,到文革期間算是一個谷底,全國常年可以放的電影,基本就是八個樣板戲,外加蘇聯早期的電影,和朝鮮、阿爾巴尼亞和越南的電影。

八個樣板戲,也是分別講述了中共在紅軍時期、抗戰時期、國共內戰時期和所謂抗美援朝時期和建國後時期的故事。這些影片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就是歌頌共產黨,而所有影片的意識形態內核,不是共產主義,而是仇恨。

比如《紅燈記》中李鐵梅有一個唱段,咬住仇,咬住恨,仇恨入心要發芽;比如《智取威虎山》中楊子榮的唱段,要報仇要申冤,血債要用血來償。《白毛女》原來是歌劇,後來改成現代芭蕾舞,其中一段歌曲唱到,我恨,恨不能砸碎這奶奶廟,我要,把你們,全埋葬。

《紅色娘子軍》有一段劇情,紅軍女戰士吳清華不遵守紀律,自己跑去報仇,結果牽連紅軍受到損失,回去以後受教育,大黑板上有一行大字,「無產階級必須首先解放全人類,才能最終解放無產階級自己」。這是樣板戲中最理論的一段,據說首先出自「共產黨宣言」,後來由列寧總結出來的。這也是對仇恨的一個高度總結,也是共產黨政權特別具有侵犯性,一定要輸出革命的原因。

可能很多人覺得這些紅色電影和戲劇,和中共的各種宣傳一樣,起不到太大作用。有些情況下是這樣的,尤其是,洗腦必須在封閉環境中進行,比如集中營,和監獄一樣的洗腦班。在開放環境下,這種洗腦的作用會大打折扣。

但是,即使是開放環境,這種洗腦也還是有作用的。這種作用首先是形而下的,比如會認定只有中共和中共領袖才英明偉大,但更重要的是,這種洗腦會對人的思維方式構成嚴重影響。潛移默化接受了這種思維方式之後,看世界會非常負面,別人都對不起我,它給你建立了一個受害者思維,任何不好的事情,都去找別人的問題和過錯。而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鬥爭、戰鬥、復仇,琢磨著如何與這些「別人」進行殘酷鬥爭,無所不用其極。

很多離開中國大陸很長時間的人,即使在海外很多年,即使不喜歡共產黨甚至反共,也不自覺地繼續用這種思維模式去看待世界和自己。在別人看來,這種人不自信,有受迫害妄想,神經隨時緊繃,總是準備戰鬥來保衛自己。這會導致理性邏輯在某些領域缺失,很容易進入極端情緒化的狀態,讓人覺得難以溝通和相處。

今年兩會上,習近平表示中國人「可以平視世界」的講法。很多人從中共認為自己崛起、越來越囂張的角度去認識他這句話。這有道理,尤其是中共戰浪外交官的表現,好像正是習近平講話的一個註腳。但在我看來,這些戰狼外交官的表現,恰恰是不自信,過度反應,是典型的受害妄想狂的特點。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見過真正的野生動物。我是說真正的在野外生活的野生動物,不是動物園中的動物。

在西藏的時候,曾有過野外生活,見識過真正的野生動物,比如羊、鹿、獐子、狐狸、狼什麼的,我都見過。

記得有一次在營地附近見到一隻豹子。我們的帳篷在山坡下,那隻豹子,不是金錢豹或者是雪豹,就是普通的豹子,它從不遠處的山坡上慢慢走過去。當時是傍晚,太陽快下山了,豹子從樹林邊上走上山脊然後慢慢消失,景色很美。我突然很感動,後來想想,我感到觸動的原因,是因為這隻豹子非常柔軟,也非常從容,不像其他野生動物那樣很緊張。一般的動物很緊張,隨時準備逃跑或者戰鬥。那隻豹子懶洋洋地,慢慢走過山崗,有時會停下來看看我們,非常從容。

因為在那個地方,豹子是森林裡面食物鏈的頂端,基本上沒有任何敵人,它很自信,所以才有那份從容的感覺。

西藏人說的,最弱的動物,骨頭長在外面,最凶猛的動物,外表柔軟,骨頭長在裡面。很有道理。世界上最軟弱的動物是貝殼類,貝殼裡面沒有骨頭;鯊魚和老虎,外面毛皮都很柔軟,但殺傷力最大,最可怕。

習近平說「平視世界」的時候,中共外交官表現的正是把骨頭長到外面去了,那是沒有自信的表現。如果真的有自信,才會真的有所謂「平視」,那需要力量的內斂,需要寬容,需要更多包容,需要對這個世界和自我有真正的認識和理解,因為我們害怕恐懼的原因,往往是因為對外部世界的不了解。

談這些,是想要說一個問題,就是中共的宣傳部門為中共建黨百年所推出的所謂「百部紅戲」,大概率的情況,會和樣板戲一樣,再次推動以「仇恨」為核心的意識形態,實際上是扭曲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心智,讓他們變成神經兮兮的受害妄想狂,這和正常的「平視」世界,可以說是正好相反。如果「平視」算是崛起標誌的話,那中宣部的作法,完全就是南轅北轍了。

當然,根本上是習近平本人的自相矛盾而已。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80110d39-c1eb-4a1e-b8dc-1959d543de49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