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的父親留下的四大遺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和第二代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之一,屬中共體制內的開明派,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2002年5月24日,習仲勳在北京去世,享年89歲。

縱觀習仲勳的一生,他給後人留下四大遺產:

一、敬佛

中國禪宗六祖惠能,唐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出生於廣東新州縣,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圓寂於新州縣國恩寺。惠能圓寂後,他的真身沒有腐壞,被運到韶州(今廣東韶關)曹溪寶林寺(今南華寺),其弟子裹棕塗漆,保持其生前形像。至今,六祖真身仍供奉在南華寺。每天都有來自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佛教信眾和遊客,向這座歷經1200多年風雨動盪的六祖真身頂禮膜拜。

但是,惠能的真身曾受過三次傷害。其中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時期。據南華寺主持佛源回憶:「一天,六祖真身被紅衛兵用手推車推到韶關遊行,說是壞蛋、是假的、騙人的,要燒掉。結果被人用鐵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個洞,將五臟六腑掏出來,丟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丟滿一地,說是豬骨頭、狗骨頭,是假的,並在六祖頭上蓋個鐵缽,面上寫『壞蛋』二字,放在大佛殿。」

「原不准我們看,但我們仍偷偷跑去看了,心裡難過得流淚,偷偷把六祖靈骨收拾起來,但沒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靈骨不能這麼樣被丟掉啊!於是用一瓦盒上下蓋好,埋於九龍井後山的一棵大樹下,作好標記,並送信給香港聖一法師,要他來時用照相機把這個地方拍下來,以待太平時取出。

1979年,主政廣東的習仲勳,得知六祖真身之事後,馬上派專人到南華寺做工作,要求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當時,中國極左思潮仍很嚴重,禮敬神佛仍被認為是封建迷信,南華寺方面不同意。來人向南華寺方面傳達習仲勳的原話:「同意要恢復,不同意也要恢復!」話說得擲地有聲,毫不含糊,南華寺方面只能聽命。

佛源老和尚把六祖靈骨取出,經精心處理後,再放入真身內,外用綢布和漆封閉,並在檀香木上刻記,載明因果。佛源老和尚親眼所見,六祖靈骨,歷經1200多年,仍是金黃色,且堅硬沉重。

習仲勳力排阻力,堅決要求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在中國佛教界被傳為佳話,習仲勳也因此深受敬重。

二、支持氣功

上世紀80-90年代,中國大陸出現氣功熱。

氣功熱的關鍵有三:一是袪病健身,人人都想有一個好身體;二是特異功能,很多人都對未知世界充滿好奇;三是修身養性,尋求道德的回升,心靈的歸宿。

氣功熱的出現,與中共最高層一些高官的積極推動有直接關係,其中包括中共元帥葉劍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岳父張震寰將軍,中國著名科學家、全國政協副主席錢學森,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譚震林,國務院副總理方毅、耿飈、陳慕華,國家科委副主任武衡,衛生部長錢忠信,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等。

習仲勳也是中國氣功事業的積極推動者之一。

1989年11月16日,世界醫學氣功學會成立大會在北京召開。該學會是由中、美等20個國家和地區氣功界知名人士聯合倡導成立的。時任衛生部長崔月犁當選主席,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習仲勳當選名譽主席。習仲勳在會上就中華文明、弘揚醫學氣功發表了講話。

習仲勳支持氣功,與他的親身經歷有關。他一生長期挨整,在巨大精神壓力和肉體折磨中,如何保持一個好身體,是他必須直面的難題。上世紀50年代,習仲勳曾拜孫式太極第二代傳人孫存周為師。後來,在被關押、被流放期間,他堅持練習太極拳,對他度過人生難關起了很大作用。

三、「雪中送炭唯吾願」

習仲勳一生三次挨整:

第一次是1935年,中共在陝北搞「肅清反革命」運動時,時任中共陝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習仲勳被抓捕,差點被活埋。

第二次是1962年至1978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祕書長習仲勳,因為小說《劉志丹》,被打成「反黨集團」頭目,被迫害長達16年。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當時,毛澤東被認為是中共唯一的「偉大領袖」,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只能獨尊毛,歌頌其他中共領袖,就是反黨,反毛主席,反革命。

劉志丹、高崗、習仲勳等都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創建者。1934年10日,中共第五次「反圍剿」失敗,被迫「長征」,最後總算在陝北安頓下來。因此,中共內部有「陝北救中央」之說。但是,毛澤東在陝北立足後,1941年至1945年,開展了持續四年的延安整風,目的是整肅政治對手,確立毛在中共的核心領導地位。此後,毛的地位節節上升,成了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的代表。

1954年至1955年,毛澤東將高崗、饒漱石打成「反黨聯盟」。高崗不服,三次自殺,最後自殺身亡。高崗當過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毛澤東把彭德懷打成「反黨集團」頭目。彭德懷不服,1962年6月16日,給中共中央寫了一封長達八萬字的申訴信。彭德懷也當過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就在彭上書時,小說《劉志丹》發表。應作者請求,習仲勳曾對這部小說提過修改意見。這部小說是歌頌劉志丹的。有人認為,其中也歌頌了高崗、習仲勳。習仲勳也當過中共中央西北書記。毛澤東從高崗聯想到彭德懷再聯想到習仲勳,心裡很不舒服。

不服不行。1962年9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毛澤東藉口習仲勳「利用小說反黨」,將習仲勳也打成「反黨集團」頭目。之後,將高崗、彭德懷、習仲勳「一鍋燴」,打出了一個「彭、高、習反黨集團」。然後,將中共西北官員打倒一大片,株連六萬多人。

第三次是1990年10月31日,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習仲勳,突然被「安排」到深圳「養病」,提前兩年零5個月結束任期。最重要的原因是冒犯了鄧小平的權威。直到1997年鄧小平去世,習仲勳一直沒有回北京。鄧到深圳,兩人也「老死不相往來」。

長期挨整的人,最知道挨整的滋味是什麼?習仲勳多次教育子女:「雪中送炭惟吾願。」習仲勳把做人要「雪中送炭」上升到「惟吾願」的高度,意味深長。

四、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

據原全國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鍇回憶,習仲勳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期間,多次跟大家講要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

在一次討論會上,習仲勳說:「我長久以來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怎樣保護不同意見。從黨的歷史看,不同意見惹起的災禍太大了。『反黨聯盟』、『反革命集團』、『右傾投降』、『左傾投機』等,我經歷過的總有幾十起、上百起,但最後查清楚,絕大多數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見,屬於思想問題,有不少意見還是正確的……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個《不同意見保護法》,規定什麼情況下允許提出不同意見,即使提的意見是錯誤的,也不應該受處罰。」

1990年10月30日,習仲勳被提前「下課」的前一天,還在人大常委會上講,不要把不同意見者看成「反對派」,更不要打成「反動派」,「要保護不同意見,重視和研究不同意見」。

對同一個問題,有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對個人、家庭、政黨、國家的發展,都是至關重要的。

但是,習仲勳終其一生,「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都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為什麼?這也是他留給後人必須認真思考和回答的重大課題。

結語

習仲勳留下的四大遺產,都非常重要。敬神佛是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最重要的內容之一。支持氣功涉及億萬中國人民的身心健康。習仲勳一生的磨難和對不同意見的態度,涉及中共的本質及中國的未來。

正確認識這四大遺產,從中總結出經驗與教訓,有助於後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