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14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首先通知大家一個重要的消息:從下週起我們會把最新的節目第一時間放在YOUMAKER優美客上面,YouTube這邊會在第二天上傳,所以歡迎朋友們都在優美客去看我們最新的節目。另外,由於受到言論的打壓,有些觀眾可能會收不到新節目的通知,因此,也請把您的Email通過節目下面文字簡介中的鏈接留給我們,我們會發送郵件給您。

最近這兩天,關於疫苗的新聞突然備受關注,先是中國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不小心說漏嘴,承認國產疫苗保護率不高;然後在昨天,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和美國CDC發出聯合聲明,說由於強生公司的新冠疫苗疑似出現血栓副作用的報告,建議暫停接種,隨後美國聯邦政府也正式宣布暫停注射強生疫苗

隨著疫苗的注射的普及面越來越廣,疫苗的效果和安全問題也越來越受關注,尤其中國國產疫苗,現在出現了很多問題,都是官方不提的,所以我們今天會先和大家來聊聊疫苗的熱門相關話題;然後再說說拜登的外交大動作:他幾乎同時派遣了外交使節分別前往中國和台灣訪問,這可以說是又一招怪棋。


強生疫苗為何緊急叫停 與阿斯利康類似

我們先說疫苗。美國暫停注射強生疫苗的原因,是因為CDC先後接到了6宗接種後同時出現血小板下降和血栓的個案報告,這是比較罕見的病例,因為6位患者皆同時出現「腦靜脈竇栓塞」(CVST)和血小板減少。

這6宗病例都是中青年女性,年齡介於18到48歲之間,症狀在接種後6到13天期間出現,FDA官員已經確認其中一人去世,另有一人情況危重。

事實上,根據白宮的官方數據,截至4月12號,強生疫苗在全美已進行680萬次接種。按照這個比例,出現嚴重副作用的百分比還不到百萬分之一。如果單純從醫學統計學的角度看,強生疫苗的安全性並不是那麼差,強生公司也公開聲明說,目前這些罕見事件與強生疫苗之間尚未建立明確的因果關係,但為什麼美國政府迅速叫停了呢?

這裡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同時出現血小板下降和血栓的情況正是英國阿斯利康疫苗涉嫌出現血栓副作用的主要模式——阿斯利康疫苗的血栓個案大多是CVST(腦靜脈竇栓塞),但也有部分是腹部的內臟靜脈血栓。

而強生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採用的是完全相同的技術路線:它們都是腺病毒載體疫苗,也就是大家經常聽說的重組蛋白疫苗。只不過阿斯利康是使用的黑猩猩腺病毒,而強生疫苗使用的是人體腺病毒。

所謂腺病毒載體疫苗,簡單來說使用經過基因修改的腺病毒作為載體,把中共病毒的表面S蛋白(就是那些一個個像蘑菇一樣突起的東西)重組到腺病毒的基因組裡面,這樣這個腺病毒對人體免疫系統來說看上去像是個新冠病毒,但實際上是個偽裝的山寨病毒。

我們都知道腺病毒本身是一種呼吸道很常見很弱的病毒,所以這樣的方式可以誘發人體產生免疫反應出現抗體來保護自己,又不至於讓人真的感染武漢肺炎。

而號稱效率最高的mRNA疫苗的技術思路與此相似,就是用偽裝的中共病毒來誘發人體免疫反應,只不過其使用的載體不是腺病毒,而是納米脂質顆粒。通俗地說,如果我們把腺病毒疫苗理解為用卡車作為運載工具,那麼mRNA就相當於用轎車作運載工具,它們的區別主要就在這裡。

阿斯利康疫苗此前就不斷有出現嚴重副作用的報告,以至於在去年4月和9月份的時候,曾經兩次暫停臨床試驗。

一週前,歐洲藥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公布了一份報告,證實了血栓應該被列為阿斯利康疫苗的罕見副作用。報告顯示,截至3月22號,在歐洲經濟區(歐盟、冰島、挪威和列支敦士登)記錄了86個血栓案例,其中大部分患者是60歲以下女性,其中18例病情危重。

研發阿斯利康疫苗的英國也是類似的情況,在已經注射了2千萬劑疫苗的人群中,出現79個血栓病例,其中19人死亡,而這79個病例中女性占了2/3比例。官方報告也承認,年輕女性的接種風險相對較高。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特點和強生疫苗在美國的情況是相似的。

為什麼這類疫苗容易誘發血栓副作用而且女性較為突出呢?具體的機制目前並不清楚。有挪威學者的研究發現,阿斯利康疫苗可以讓與血小板相關的抗體出現極高水平,從而導致血小板數值下降並同時出現血栓,但其具體機理仍然不清楚。

強生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雖然其副作用的醫學統計數據很低,但這種低概率一旦落到某個人身上的時候,那對這個生命就是巨大的災難,所以出於對生命健康負責的態度,很多國家都仍然暫停了對這兩種疫苗的接種。

領先變落後 中共軍方康希諾疫苗洩底

說到這裡,我們就要說說中共曾經大力鼓吹的軍方人員研發的疫苗,就是號稱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領頭研發的康希諾疫苗,因為這款疫苗同樣是腺病毒載體疫苗,其技術路線和強生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完全相同。

不知朋友們有沒有注意到,陳薇主持研發的康希諾疫苗號稱是全球首個進入臨床實驗階段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分別於去年3月16號與4月12號在處於封城高峰期的武漢啟動了Ⅰ期和Ⅱ期臨床試驗。

但到今天為止,我們看到中共使用疫苗外交在國際社會攻城略地的是什麼疫苗呢?全部都是國藥和科興的兩款滅活疫苗。

滅活疫苗是什麼疫苗?我們說通俗點,在疫苗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滅活疫苗基本上就屬於大躍進時期的「土法煉鋼」,也就是說,其技術含量低,效果很差,副作用太多。

國際社會所有有能力研發中共病毒疫苗的國家,沒有任何一國研發滅活疫苗,中共是唯一一個大張旗鼓生產並推廣滅活疫苗的,其原因就在這裡。

前兩天中國CDC主任高福說漏嘴,承認國產疫苗保護率不高,一度成為國際輿論焦點新聞,他主要就是指的滅活疫苗。實際上,高福說「保護率不高」已經可以說是很技巧的用詞了。

如果按照接種科興疫苗最多的國家智利的數據報告,在注射第一劑疫苗後的28天間隔期,該疫苗保護率僅3%,打完第2劑疫苗後兩週內保護率僅有27.7%,兩週後最高的數據也只有56.5%,剛剛跨過世衛組織規定的50%的及格線。

而巴西是唯一一個公布了中國疫苗三期臨床試驗中期數據的國家,其有效防護率也僅有50.7%,也是剛剛跨過世衛組織的及格線。

其實按照我們對中共一貫的了解,就這個數據我都懷疑是做了幕後交易才勉強調整到及格線以上的。

話題不扯遠了,我們說回到陳薇的康希諾疫苗。這款疫苗實際上早在去年2月26日就已經生產第一批實驗品了,當時中共軍方還大張旗鼓做了報導。

也就是說,無論動物實驗還是臨床試驗,這款疫苗都是全世界起步最早的。但直到今年2月8號,差不多足足一年時間後,康希諾疫苗才在巴基斯坦宣布了三期臨床試驗的中期分析結果,自稱該疫苗對重症新冠肺炎的保護效力為100%,總體保護效力為74.8%。

要知道,比康希諾起步晚很多的阿斯利康疫苗,早在去年12月初就在《柳葉刀》公布三期臨床的中期數據,今年1月就獲得歐盟批准了。

如果單從數據看,康希諾的防護率和阿斯利康疫苗差不多,但和美國輝瑞及莫德納疫苗的95%還是有相當差距。

但問題在於,這只是康希諾三期臨床的中期分析結果,並非三期完整實驗結果,更沒有全程透明的實驗數據。也就是說,這個消息只不過是中共的「巴鐵」小兄弟直接給了一個用於輿論宣傳的答案,至於這個答案怎麼得出來的,可靠不可靠,大眾一概不知。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為什麼這個曾經的「全球第一」現在姍姍來遲、變得異常低調了呢?連高福在承認滅活疫苗效果差,同時大讚mRNA疫苗有「無限遐想」的時候,也都隻字不提康希諾疫苗,只是提倡加快研發mRNA疫苗。

我覺得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就是康希諾的臨床試驗數據實在太寒磣,拿不出手,所以一拖再拖,直到現在還沒法獲得批准進入規模化接種。

要知道,截至今天為止,中共研發的所有疫苗中,沒有任何一款發布了全程完整的三期試驗數據,沒有任何一款實驗數據經過了國際同行的評審,也沒有任何一款得到了世衛組織的批准或緊急授權。

康希諾聲明暗藏兩「機關」

比較有意思的是,強生疫苗被叫停後,康希諾生物的A股股價立馬暴跌超過5%,港股股價跌幅更一度超過了10%。於是康希諾馬上發表一份聲明,聲稱自己使用的載體是5型腺病毒,和強生及阿斯利康的腺病毒不同。而且接種其疫苗的百萬人群中也沒有嚴重不良事件的報告。

這份聲明看上去振振有詞,實際上埋著兩個機關:一個是「沒有不良事件報告」和「沒有不良事件」是不同的兩回事。像「巴鐵」這樣的國家,即便真有嚴重不良事件,恐怕也很難不給中共老大哥面子。

另一個是康希諾強調自己用的5型腺病毒是常見的感染人的病毒,意思是很安全。但這是典型的轉移視線。因為強生疫苗使用的26型腺病毒載體同樣是很常見感染人的腺病毒,同樣很安全;而阿斯利康的黑猩猩腺病毒更是屬於不會感染人的毒株,對人來說是更加安全的。

剛才我們提到了,阿斯利康血栓副作用的原因很可能是免疫反應刺激了過高水平的血小板因子抗體,說明相關副作用和免疫反應有關,而免疫反應是靠重組的S蛋白來誘發的。是否與載體病毒有關,目前我們沒有看到任何相關的研究或證據,所以康希諾的說法有蓄意誤導大眾之嫌。

當然,重組蛋白疫苗遭遇重大挫折,並不等於證明mRNA疫苗就是完美的,不過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了,不是三兩句能說清楚的。

不管怎麼樣,高福公開承認國產疫苗質量不佳,中共國家衛健委也公開表態,說強制要求全員接種新冠疫苗必須予以糾正。這說明中共自己對國產疫苗的信心都不足,更何況大陸老百姓。

昨天,中國第3大生物製藥公司復星集團宣布,該公司訂購的第1批美國輝瑞疫苗已經抵達了大陸,需要預約自費使用。這個消息迅速在微信擴散,大陸民眾剛開始喜大普奔,結果今天就已經遭到屏蔽了。

這是非常滑稽的對比:一邊是國產疫苗免費打還送雞蛋大米都沒人要,地方政府只能強制接種;另一邊是美國疫苗自費,都沒有什麼宣傳,但民眾仍然趨之若鶩,花錢也要打。

如果按照中共疫苗外交的邏輯,疫苗競爭就是制度和價值觀的競爭,那麼中共的制度與價值觀顯然慘敗給了美國。這可能就是官方緊急封殺相關消息的真正原因所在。

拜登兩岸外交 踩平衡?

好的,最後我們再簡要說說拜登昨天備受關注的兩岸外交。

就在美東時間今天凌晨3點過,拜登派遣聯邦前參議員多德(Chris Dodd),以及兩名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乘坐專機抵達了台北進行訪問,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與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都到松山機場接機。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預計在當地時間15號上午10點於總統府接見訪問團,並在當日晚間於官邸設宴款待。

儘管美方表示這次訪團為「非官方」性質,是為紀念「台灣關係法」立法42週年而去,但從台灣方面的接待規格看,顯然蔡英文對此非常重視。尤其領頭的前聯邦參議員多德號稱是拜登最好的朋友,其對台灣方面的影響力實際上並不亞於官方渠道。

與此同時,拜登派遣前國務卿約翰·克里作為氣候問題特使於4月14號到17號訪華。克里是首個對中國大陸進行正式訪問的拜登政府高官,又是談氣候合作,當然引人注目。

從表面上看,訪問台灣的多德是當年制定《台灣關係法》的主要推手,而訪問大陸的克里是知名的華府「擁抱熊貓派」,都是比較受各自訪問對象歡迎的人物。也就是說,看起來拜登是在海峽兩岸踩平衡,對雙方進行安撫。

這是拜登模糊政策的典型體現,我們說過,實際上就是養癰遺患的政策。而且更糟糕的是,克里此次訪華會談的主題,是溫室氣體的減排措施,說白了就是限制化石能源,改用清潔能源。

這實際上就是拜登那套極左「綠色新政」的一部分。換句話說,克里訪華的氣候合作,很可能就是購買大量中國製造的太陽能電池板或電動汽車充電樁等基礎設施,因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生產國,2019年全球10大太陽能公司排行榜中有7家都是中國公司。

更諷刺的是,作為大多數太陽能電池板重要原材料的多晶硅,其全球供應量大約一半來自新疆。

所以克里去談合作,只會造成三個結果:一個是將大量清潔能源領域的工作機會送給中共,另一個是讓美國對中共形成新的產業依賴,第三個就是讓拜登營造維護人權形象的努力穿幫。

這是中共求之不得的好事,不但可以賺到經濟紅利,還有可能通過克里撬動白宮內部的綏靖派,賺到政治紅利。

從這個角度看,拜登的台海政策不是簡單的和稀泥,而是給中共送禮,是變相地花錢買平安。其目的當然是通過送禮來讓中共主動緩解在台海的壓力。

中共這種政權,從來都是得寸進尺,吃骨頭不吐渣的,拜登想通過這麼點甜頭就想維持住台海保持現狀繼續模糊下去,恐怕是一廂情願的幻想,這就是典型的臭棋。

現在最新的消息是,中共廣東海事局馬上發布了一份航行警告,宣布將於4月15號到20號在南中國海、南澎列島附近進行為期6天的實彈射擊演習。

昨天,共和黨聯邦眾議員佩里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可謂一針見血,他在談到中共時說:「你以為餵它能爭取時間,但鱷魚遲早會吃掉你。」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美國其實不缺清醒的人,只是我們不知道拜登究竟是真糊塗呢,還是在裝糊塗。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請加入Youmaker優美客去看我們最新的節目: https://www.youmaker.com/c/yuanjian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