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福島排放核廢水引爭議 中共指責引火燒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6日訊】今天是4月15日,星期四,是正常情況美國年度提交稅表的截止日期。以前美國政府會選擇這個日子進行爭議非常大的行動,避免國內輿論,因為當天大家都在操心自己的錢包,而第二天就不再是新聞了。

今日焦點:福島排放核廢水引爭議,中共指責引火燒身;美報告全球20年5種可能。

日本福島將排放核廢水是否安全,中國核電站常規排放超福島,遠古核反應堆為何沒有核污染?美情報機構預測未來20年全球社會5種可能形態,中共寄生於現有體系不能單獨生存,馬列主義的悖論。

福島核廢水

上次有觀眾朋友建議談談日本福島核廢水排放。我對這方面少有研究,好在國際上有專家,有相應的國際專業組織,又是日本,不至於像世衛專家那樣有直接利益衝突。

關於核污染廢水排放大海,當然會引發關注,尤其民間團體的抗議,是可以預料也是合情合理的,日本方面有義務做出安全保障和解釋,這方面不需要擔心。日本是個開放社會,不會系統性隱瞞或造假,如果確實是嚴格過濾處理過,只剩下氚,又符合國際排放標準,還有國際協助和監督(包括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那確實沒有特別需要擔心的。

當然沒有更好,但已經這樣了,總要解決。真正需要擔心的應該是情況更嚴重但不透明不為人知還不受監督的核廢料排放,如人們最近由於日本排放而關注的中國核電廠廢料排放。

港媒披露,中國現有16個核電廠,49座核電機組,同樣有將核廢水排入大海。所有核廢水排放量都沒有公布,根據零星發現的批文,發現其中大亞灣核電站,「氚」的排放上限,比日本福島的排放標準高出10倍,而過去十年平均排放量也是日本福島計劃的2倍。

因此,中方的反應就可笑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談話說:「日方在未窮盡安全處置手段的情況下,不顧國內外質疑和反對,未經與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充分協商,單方面決定以排海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事故核廢水,這種做法極其不負責任,將嚴重損害國際公共健康安全和周邊國家人民切身利益。」

從日方和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說明看,我相信在現有科技水平下,安全處置手段已經窮盡了,除非中方有更好的辦法。而趙立堅在記者會上稱:「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了最高等級的核事故,其產生的廢水同正常運行的核電站廢水完全是兩碼事」,看來是在為中國核電站排放核廢水辯護,如果日本福島的核廢水經過處理去除了其它核廢料,只有氚,那和正常核廢水也是以氚為主的排放有什麼不同呢?

當同樣是危險的時候,我寧願相信公開透明一方。

核電站發生過兩次大災難

我們看到核電站發生過兩次大災難: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和日本福島,前者是人禍,後者是難以避免的天災,而所謂綠色能源極不穩定,目前根本沒有取代傳統能源的可能性,今年德州的災難已經證明了,反倒是傳統化石燃料最安全穩定,當然也有人說核電站管理得好其實最安全。

核電站最大的問題是核廢料處理。人類並沒有找到處理核廢料的安全有效的方法。人類科技的發展,是有很多幾乎無解的自身問題的,能源是一個,各種類型的基因工程包括功能增強實驗肯定也是一個。

想到以前看過一篇國家地理雜誌文章,是一位研究加蓬共和國遠古核反應堆的美國專家寫的。1972年法國發現來自加蓬的鈾原料中有一批放射性稍低,後來發現加蓬奧克洛礦區有多個20億年前的運行了50萬年的核反應堆,今天不講有爭議的來源,即史前文明還是自然產生,而說一下文章提到的核廢料處理,這個運行50萬年的核反應堆並沒有核廢料散發的問題。

一種是磷酸鋁礦物能夠俘獲和儲存核反應產生的放射性氣體廢料達幾十億年之久,另一種是核裂變最危險的副產品之一放射性銫,在這裡並沒有從古老的核反應堆中泄漏出來。而是被俘獲在另一種元素——釕的分子結構中。作者無法解釋這種現象,最後結論是人類還有很多可以向大自然學習的地方。

美預測未來20年全球5種可能形態

美國情報機構最近發表了兩個報告,一個是年度報告,列舉了中共、俄國、伊朗和朝鮮對美國的威脅,其中排第一的是中共。

另一個稍早發表的是每4年發表一次的未來20年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力量和環境,其中提到從現在到2040年全球五種可能性:「民主的復興」(Renaissance of Democracies);「漂泊的世界」(A World Adrift):中共擴張、破壞國際規則、國際合作,西方又不振,使國際體系「沒有方向、混亂、動盪」;「競爭共存」;「各自為政」(Separate Silos);「悲劇與動員」(Tragedy and Mobilization)。

簡單分析:漂泊的世界和各自為政類似,現有秩序打亂了,新的秩序沒有建立,差別在局部的重建或保留秩序的程度。

民主的復興比較不可能,民主雖然有古老的來源,但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時間還是地區都不是主導,真正被大眾和很多國家接受也就是幾百年,尤其是美式民主,是建立在特定的宗教信仰基礎上的,這些年美國發生的事情,並不是輕易就能自我修復的,因為其建立的基礎已經被動搖。

競爭共存實際上就是目前狀態的延伸,而我認為這種屬於不穩定狀態,不會持久的。我個人比較相信悲劇與動員的可能性,尤其是經過一年多的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當然不一定是這種形式。

說明一下,美式民主出問題,並不表示中共的模式就會占上風。理由:中共是在同一社會體系中,而不是在一個獨立的更先進的體系中,就像癌症,擴張消滅正常組織器官後,主體死亡了,這部分癌症組織也就死亡了,是一個道理,中共是寄生在當今國際秩序中的,它對世界的破壞性並不能保證自己的生存。

就像馬克思主義是誕生和生長在資本主義體系中的,它所謂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是同一個體的兩個面,馬列主義存在一個最大的悖論,就是消滅了資產階級之後,無產階級也不復存在了,什麼先鋒隊什麼領導階層都是謊言。中共聲稱所代表的階級都沒有了。

觀看視頻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v/w3GR34RDzVoy
觀看視頻Youtube? https://youtu.be/xxR9TrfA4wA?list=PLKOJdZ73S7KvJiOpmFI7KM69Agn62cYcP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