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的重大誤判及其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幾年來,習近平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發生誤判,導致習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本文試圖對此做一些分析。

習近平的四個重大誤判

第一,「時勢在我」和「東升西降」

1月11日,習在中央黨校說,「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2月25日,青海省祁連縣委書記何斌透露,習「談到國際形勢時,作出『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東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

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顛覆中華民國70周年,習在北京舉行了盛大閱兵式。按常理,習應該廣邀各國元首、政府首腦出席,以展現「時與勢」在中共一邊。但是,習竟然沒有邀請一位外國元首或政府首腦參加。這是中共在國際上空前孤立的體現。時與勢皆不在中共一邊。

2020年大瘟疫之後,世界大勢是否發生了有利於中共的根本變化?答案是否定的。

從2020年1月1日起,中共隱瞞疫情,打擊講真話的醫生,散布「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國,導致大瘟疫全球大流行。

至2021年4月15日,全球192個國家,1.389億人感染,289萬人死亡。這筆帳,中共到處甩鍋,但是,甩不掉。有常識的人都認為,病毒最初是從武漢傳出去的,各國民眾都把這筆帳算在中共身上。

2020年10月,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發表的調查報告說:「近年來,許多發達國家對中國(中共)的看法越來越負面,在過去的(2020年)一年裡,負面看法顯著飆升。如今,在接受調查的各國中,大多數民眾對中國(中共)持負面看法。在澳大利亞、英國、德國、荷蘭、瑞典、美國、韓國、西班牙和加拿大,負面看法達到皮尤研究中心自十幾年前開始就此議題調查以來的最高點。」

就國際大勢看,現在是自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垮台後,全球最後從地球上剷除共產主義的時代。

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以來,中共開始向「中國共產黨亡」的末路飛奔。到2021年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黨,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的黨,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黨,全世界欠血債最多的黨。

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到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到2020年的瘟疫大爆發,到2021年的中共戰狼外交官四面出擊,中共的邪惡本質反覆在全球大曝光。中共在國際上沒有一個真朋友。中共戰狼外交官的四面出擊,正有力促使自由世界聯合起來圍剿中共。

放眼世界,時與勢都不在中共一邊,「東升西降」更是自欺欺人的幻覺。

第二,中美關係

2016年4月6日,習近平說:「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但是,中共十九大以來,習在中美關係上發生重大誤判,從2018年到2020年,短短三年,中美關係惡化到建交四十多年來最壞的程度,以至於美國強令中共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提前召回駐中國的大使。兩國關係事實上被降為代辦級。

拜登上台後,中共多次喊話,希望改善中美關係。因為中共有求於美國,遠大於美國有求於中共。終於,2021年3月18日,中美迎來拜登上台後的首次高層對話——阿拉斯加會晤。

但是,會談開始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主任任楊潔篪突然發飆:「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

楊潔篪一番戰狼式的咆嘯,將中共底牌全露出來了。中共並沒有真心想改善中美關係,只不過是想繼續占美國的便宜,中共仍視美國為頭號敵人,中共要跟美國爭奪世界主導權。

這正是習對美國的看法。2月25日,青海省祁連縣委書記何斌談透露,習在內部會議上講,「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

習視美國為頭號敵人的觀點已傳遍世界。中美關係可能回到川普之前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嗎?不可能。

4月13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發布的《2021年年度威脅評估》說,中國(中共)是美國的最大威脅。對抗中共已成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

4月12日,美國眾議員佩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透過這次大流行病,大部分美國人已經覺醒過來,我們大部分人都知道它(中共)是一個殘暴的政權,它是一個犯罪組織,它正領導一個國家,壓迫它的公民,並想統治全世界。」

美國不少國會議員認為,應將中共定為「犯罪組織」。一旦中共被定為「犯罪組織」,中共領導人的結局將會是什麼?

第三,香港問題

2019年6月,香港暴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這是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後不斷蠶食香港自由的一次總爆發。

從2019年6月12日起,中共一直持續升級對香港的暴力鎮壓。中共以為,這樣做可以壓服香港人。但是,11月25日,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揭曉: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民主派大勝;支持中共的建制派大敗。在18區452個議席中,民主派獲388席,建制派僅獲59席。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是香港主流民意的體現。2018年6月29日,習在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說:「要緊扣民心這個最大的政治,把贏得民心民意、匯集民智民力作為重要著力點」。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出來後,習如果順意民意,就會認真對待香港反送中抗爭者提出的「五大訴求」,兌現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對國際社會作出的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

但是,習沒有這樣做,而是誤判美國對香港的態度,在2020年大瘟疫全球大流行之際,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導致美國取消對香港的特殊政策。

2021年3月,習又強改「香港選舉制度」,使「港人治港」變成「愛黨者治港」,「高度自治」變成「黨領導一切」。

3月4日,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的《全球經濟自由度指數》中,曾連續25年高踞第一位的香港,被剔除在外。

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正急劇下滑,越來越多的資金被轉移出去,越來越多的香港人移民國外。

習將香港「一國兩制」強變為「一國一制」,等於宰殺了香港這隻「會下金蛋的鵝」。

第四,台灣問題

2019年1月2日,習就台灣問題發表講話,提出「一國兩制」統一台灣方案,聲稱「『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

當初,鄧小平提出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就是想為統一台灣樹立一個樣板。但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對香港的暴力鎮壓,讓台灣人民看得目瞪口呆,許多人可能心驚肉跳。中共在世界各大媒體記者的鏡頭前血腥鎮壓香港人,加上中共對台灣全方位的文攻武嚇,使台灣人民對中共的「一國兩制」死心。

2021年,台灣經歷四次民主投票:總統大選、立法會選舉、罷免高雄市長、選舉新任高雄市長。多數台灣人把票投給了反中共的民進黨人。

習提出的統一台灣的最佳方案,僅兩年多,就宣告破產。

習近平重大誤判的背後原因

第一,習聽不到看不到真實情況。
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是習當政後的權勢頂峰。習成了「習核心」,「習思想」被寫進中共黨章。

隨之而來的,是對習的歌功頌德。習被稱為「國家改革發展戰略家」、「重塑軍隊和國防的統帥」、「國際舞台上的大國領袖」、「新時代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全黨的核心領航掌舵」。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稱,習外交思想是「對過去三百多年西方傳統國際關係理論的創新和超越」。2019年8月,習到甘肅調研時,有人高呼「總書記萬歲」。

習到達權力頂峰後,聽到的都是順耳的話,講逆耳話的人則受到嚴厲打擊。紅二代、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因說了一點逆耳的話,被重判18年。在這種氛圍下,阿諛奉承、溜須拍馬者眾,敢講真話者少,習很難聽到真話了。

3月18日,中共首席外交官楊潔篪說:「根據美國的民意調查,中國領導人得到了中國人民的廣泛支持。」這句話透出的信息是:習想聽到什麼話,他手下的人就會把這些話送上,至於是否真實,沒有人關心這個。

我寫到習近平,儘量客觀分析。只因為我沒有罵習,我挨了許多罵。由此可見,有多少人在罵習。

習看不到聽不到真實消息,以假消息為基礎作出的判斷,能不誤判嗎?

第二,中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習的重大誤判皆源於中共的指導思想。

2020年6月24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鳳凰城發表題為《中共的意識形態和全球野心》的演講。

這篇演講反思了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對中共的誤判。奧布萊恩說:「我們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我們為什麼不能看清中共的本質?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沒有注意中共的意識形態。」「現在,我們需要明確指出,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的組織。」

這個反思一針見血。

173年前,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發表的《共產黨宣言》指出:「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馬克思仇恨資本主義,號召共產黨人用暴力推翻資本主義,用共產主義戰勝資本主義。這一思想貫穿於173年的國際共運中。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與資本主義鬥了七十多年,以失敗告終。

蘇東劇變後,中共成了全球僅剩的唯一最大的共產主義政黨。中共接過列寧、斯大林的旗幟,繼續跟資本主義鬥。這便是中共毀掉香港的資本主義後,還想毀掉台灣的資本主義,並想毀掉美國的資本主義最重要的原因。

問題的關鍵在於:173年前,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判斷是錯的;173年後的今天,習對資本主義的判斷也是錯的。

當前,儘管美國有這樣那樣的問題,美國仍是世界的主導力量。美國純粹的實際力量——經濟、軍事、科技等,仍是世界第一。

而中共的指導思想,如《解散蘇聯共產黨聲明》所言:「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的邪說經過七十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

第三,習有毛澤東情結

儘管毛澤東把習一家老小整得很慘,但是,習一直有毛澤東情結

1966年、1997年、2011年,習三次到毛的家鄉湖南韶山。2006年、2008年、2016年,習三次上毛當年「鬧革命」的井岡山。文革時,習在毛曾經的大本營——延安插過隊;習還多次到過古田、遵義、西北坡等留下毛足跡的地方。

毛澤東時代,人人都要學《毛澤東選集》、《毛主席語錄》、《毛主席詩詞》,許多人對毛的一些話倒背如流。比如,毛曾經講:「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這些話在習的頭腦中印象很深。

習從小接受毛澤東時代的反美教育。反美電影、小說、詩歌、音樂等,充斥習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比如,當時有一首歌:「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這些東西都是習非常熟悉的。

毛澤東好鬥,鬥地主,鬥資本家,鬥知識分子,鬥黨內政敵,跟美國鬥,跟蘇聯鬥,鬥了一輩子。習也繼承這一點。2019年9月1日,習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新華社發的通稿中,「鬥爭」一詞出現58次。

中共有個說法,毛澤東使中國站起來了,鄧小平使中國富起來了,習現在要使中國強起來。如何強起來?在習看來,就要像毛那樣鬥。

結語

有人稱習近平為「總加速師」,正加速中共走向最後的解體。如果習繼續保黨、固守馬列主義,只會一條道走到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