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官場一些「神祕人」從何而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官場經常會出現一種被稱為「神祕人」的官員,即是身分神祕,履歷不清,或是部分經歷缺失,或是有所隱瞞。比如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彭波3月中被查,其履歷有模糊之處,還有人提到他是國安,這引起我的注意。

據官方報導,彭波在2015年8月被國務院免去網信辦職務之後,未知何時擔任「610」相關職務。

中共的法外機構「610」,是1999年6月江澤民為打壓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類蓋世太保組織,中共借這套從中央到地方的特權體系,調動所有黨政資源迫害法輪功信仰團體。

這套系統因為是違法建立,從一開始運作就見不得光。早在2005年6月,中澳人權對話結束時,中共外交部部長助理沈國放在北京,面對澳媒記者詢問「您的意思是610辦公室不存在」時,沈國放的反應是「疑問、笑」。

「610」的官員職務變動也是地下黨式的做法,並且從最頂層就如此。後來人們知道,「610」領導小組組長都是由政治局常委擔任,前三任組長都是江澤民的親信,先後是李嵐清、羅干、周永康,羅、周均是中央政法委書記。到2012年底習近平上台後,該組長的人選乾脆「消失」了,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

「610」領導小組及其常設機構「610」辦公室,在成立的次年(2000年)改稱中央防範和處理×教問題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防範辦),從中央到地方都是與政法委系統合署辦公,與國務院同名機構「一個機構兩個牌子」,但國務院並無權插手「610」辦主任的任命。

中共掛出所謂防範辦招牌當然是為了掩蓋「610」設立的淵源。但多年來,無論中共內部還是外界,都仍沿用「610」這一特殊機構名稱。

「610」辦歷任主任,包括王茂林、劉京、李東生、劉金國、傅政華、黃明。但在官方對外宣稱610辦公室被裁撤、相關職責劃歸政法委和公安部的2018年3月「機構改革」期間,最近一任「610」辦主任黃明卸任後,沒有公開信息顯示接任者是誰。這種情形和「610」領導小組組長已「消失」類似。

據明慧網報導,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去年在調研某地時訓斥當地官員,說「610」還存在,還行使特權,撤併只是對外的宣傳,為搪塞西方社會而已。

而與前邊提到的彭波進入「610」時間不明類似,曾在公安部法制司任職20年的柯良棟。去年6月經由財新網披露,他於去年年初已轉任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副會長這一閒職。網絡可以查到2014年6月他被免去杭州市公安局長職務後,近兩年時間去向不明。直至2017年2月13日,官方報導提及,2016年5月24日下午,柯良棟以中央防範辦副主任身分到濟南市公安局調研。可以估測,他在2014年6月離開杭州公安局時應已進入「610」系統。

不過,儘管有一些這樣的祕密任職例子,作為「610」辦的公開招牌防範辦,畢竟是被公開宣示的,近年中國地方也不時有「610」系統官員任免或落馬消息,更直接標明是「610」辦相關職務。這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長時間公開化,官方似乎已經不再忌諱,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姿態。

另外,前邊所說的中央「610」辦副主任彭波之所以神祕,還因為有消息說他是中共國安。

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3月14日在推特上披露,彭波有一個祕密身分——國安部人員。吳仁華說,彭波是北京大學中文系新聞專業1977級學生,與自己曾是宿舍室友。彭波在1982年春大學畢業時,被中共國安部(當時國安部未正式成立,或指其前身)選中,並在國安部接受了兩年的「專業培訓」。

前資深媒體人郭軍在《看中國》發表的題為「『610』辦頭目彭波是我老同事」一文中提到,作者1985年進入中國青年報社工作時,彭波在國際部,據說他身高只有一米六,在單位聯歡會演小品演女人特像。後來彭波曾任總編助理。

這樣身高條件的彭波被國安系統選中,除了政審確保沒問題,還出於哪些因素?不得而知。

據筆者所知,中共國安特務有布局早、埋藏深的特點,國安系統到相關高校挑選人員已是慣例。當事人如果在參加工作前就被國安選中,一日受訓,終身不能脫離國安。

約在2002年前後,我被從政府部門貶到一個改制後的企業做辦公室文員,在整理新來的年輕老總履歷時偶然發現,他在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後,先是進入北京國安局,隨後外派西藏,但不知什麼原因,後又轉到廣東的合資企業作為中方代表。再被空降到我所在的公司任老總。他後來和我的交情很好,「泄露」了一些內情。

除了官場,在社會上各行業,都安插有中共國安人員。國內有個很有名的民營企業老闆就是。甚至街上開出租車的、擺攤的,也有被國安早年就收羅的人員。派到國外以各種身分活動的就更多了,有些不是國安,而是軍方特工。這類人一日進入狼窩,終生會受限,中共不會放心讓他們真正進入社會做自由人。其實命運很可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