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楊雄等五名「上海幫」高官的下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12日,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上海幫」的又一名高官、原上海市長楊雄,因「病亡」退出歷史舞台。這對「上海幫」無疑是一個新的打擊。下面,盤點一下五名「上海幫」高官的下場。

一、原上海市長楊雄猝死

據自媒體人趙培爆料,4月12日,楊雄出去喝酒,突然心臟出現問題,朋友把他送到附近的華山醫院,去了後只說是重要人物,沒通報官職,也沒帶高官就醫的「紅卡」,值班醫生沒給予特殊照顧,最後猝死。

楊雄在上海工作30多年。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副市長、市委副書記;2013年擔任市長;2017年卸任市長後,先後任全國人大財政委副主任、全國政治協商外事委副主任。

有海外媒體報導說,楊雄任上海市長,得益於「二江」,即江澤民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還有傳聞說,楊雄是公開的市長、江綿恆是地下市長,公開的市長對地下市長言聽計從。

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上海是中共最大的直轄市。楊雄當上海市長時,不僅不是中央委員,連候補中央委員都不是。如果沒有江澤民父子力挺,楊雄不可能當上海市長。

江澤民任上海市長、市委書記時,楊雄是其部下。1994年,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創辦上海聯和投資公司,自任董事長、法人代表,首任總經理就是楊雄。該公司投資領域涵蓋科技、電信、航空等諸多領域。比如,電信領域的中國網通、微軟MSN;交通航空領域的上海汽車、上海航空、上海機場;金融領域的上海銀行;文化領域的鳳凰衛視、美國夢工場與上海合資建立的東方夢工廠等,背後都有上海聯合投資的身影。

楊雄任上海市長期間,2014年9月、2016年9月、2016年10月,曾到江綿恆任校長的上海科技大學調研。卸任上海市長後,從2019年6月起,任上海科技大學第二屆校務委員會主任,多次參加上海科技大學校務委員會會議。楊雄病亡當天,上海科技大學官網發文高調悼念。

從1994年至2021年,江綿恆一直拽著楊雄這個「鐵桿親信」,足見楊雄在維護江澤民家族利益中的作用非常重要。

不過,楊雄卸任上海市長後,沒有晉升副國級官員,成為過去26年唯一沒有晉升副國級的上海市長。由此可見,「上海幫」勢力已大衰。

二、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判刑18年

2006年9月,陳良宇因涉違規挪用上海社保基金等,被免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停止中共政治局委員職務,並被立案審查。2008年4月11日,陳良宇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刑18年,關進秦城監獄。

陳良宇在上海工作20多年。2001年任上海市長,2002年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

據海外媒體披露,陳良宇1984年3月任上海電器工業公司黨委書記時,得知時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的妻子王冶坪,是他公司屬下一個電器研究所的總務室副主任後,常到那裡和王套近乎,拉關係。這樣,陳通過王獲得江的提攜。從上海老幹部局副局長起步,一路被提拔重用,直至成為江在上海最信任的得力幹將。

一直致力於揭露陳良宇等「上海幫」貪官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所謂陳良宇挪用社保基金,是最後一筆,張榮坤挪用了30億,那還有300多億挪用給誰了呢?其中三分之二挪用到房地產上。連張榮坤這些小人物都可以挪用社保基金,更何況江澤民的兒子?他們在上海炒房地產,哪來的錢?

據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華盛頓的密電,多個前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親屬,捲入上海社保基金案,包括江的兩個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

三、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任內病亡

2007年6月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病亡。

2015年底,黃菊骨灰盒葬於上海青浦福壽園公墓。據知情者透露,2015年,福壽園每個墓穴平均售價為80,211元,面積一般不超過1平方米。黃菊墓地占地10畝,即6667平方米,按均價折算,接近六億元。

黃菊在上海工作近40年。1991年任上海市長,1994年任上海市委書記,1997年任中共政治局委員,2002年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任國務院副總理。

上海律師鄭恩寵,因代理靜安區東八塊居民狀告富商周正毅案,牽出以黃菊為首的上海官商勾結腐敗網。

2003年5月28日,沈婷等八名東八塊居民在法院大聲讀出鄭恩寵代寫給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公開信,舉報周正毅和「上海幫」官商勾結偷逃五億元土地出讓金的犯罪事實。「周正毅是黃菊在上海培養的『企業精英』人物——現在已到了公開揭發大大小小周正毅的時候了。」消息一出,震驚世界,吸引數百家國內外媒體關注。

鄭恩寵透露,黃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後,仍力挺接手上海的陳良宇、韓正等,打壓揭發周正毅的群眾,阻撓對周案的深入調查。

2009年4月7日,擔任黃菊祕書10多年的王維工,因受賄1293萬多元,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提拔重用黃菊的關鍵人物是江澤民。

1986年,黃菊升任分管意識形態的上海市委副書記,但他思想保守,禁演話劇《WM》。時任上海市委書記芮杏文看戲後,卻表態支持。黃見事不妙,先是推卸責任,後得知被人上告中央後,情急之下,找時任上海市長江澤民求情。江正要用人,將黃調到自己手下,擔任常務副市長。1989年,江澤民入主中南海,黃菊的仕途更是一路綠燈。

據海外媒體報導,對江澤民的知遇之恩,黃菊感激不盡。1991年黃菊任上海市長後,為與紐約和新澤西港口商討合作事宜,帶著幾個副市長訪問美國。「但是,他剛下飛機,什麼人都顧不上見,什麼事都顧不上談,第一件事是在紐約唐人街麒麟金閣酒樓,請正在美國留學的江澤民公子江綿恆吃飯……」

四、原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被判刑17年

2015年11月10日,上海副市長艾寶俊落馬。2017年4月28日,艾寶俊因受賄、貪污五千多萬元,被判刑17年。其妻因雙腎壞死在艾被查前7天病逝。

據港媒報導,中紀委官員宣布對艾寶俊進行審查時,艾在相關材料上簽字後說:「一切都完了,是該有的結局。」

艾寶俊父子被查,可能與上海覆蓋最廣的無線網絡i-Shanghai有關。艾寶俊是i-Shanghai項目的主管官員。據大陸媒體報導,艾寶俊將上海i-Shanghai無線局域網絡項目交給兒子艾卿運作,從中牟利。艾卿一度擔任i-Shanghai營運公司的法人代表,並是該公司機構股東的執行事務合伙人。

i-Shanghai項目是由上海電信、上海移動、上海聯通三家電信營運商負責建設,其牽頭單位是上海市經信委。上述上海三家電信營運商,均是江綿恆的利益地盤。而作為項目牽頭單位的上海市經信委,也與江綿恆利益關係密切。

還有港媒說,艾寶俊是上海政商圈內人所共知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死黨。

五、原上海市檢察長陳旭被判無期徒刑

2018年10月25日,陳旭因受賄7423多萬元,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陳旭在上海政法系統工作近40年,歷任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上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上海市法學會會長等。

陳旭落馬的的推力之一,是2017年港商任駿良實名舉報陳旭涉「四證人離奇死亡案」。

2006年秋,最高檢察院反貪總局專案組進駐上海。不久,該案兩名證人——上海第一中級法院法官潘玉鳴、上海虹口區法院法官范培俊,都在被專案組約談後的當晚接受私人宴請,次日橫死家中。

一個月後,捲入此案的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王鑫明、張慧芝夫婦,接受專案組詢問後,在家中被殺,壁櫥裡的7000萬存摺和300萬現金卻分文未動。王鑫明被殺前,曾向政法圈的友人述說,因拍賣行股權糾紛、最高檢的調查,人身受到威脅,他多次公開提醒上海市高級法院,並向公安報警稱有人想殺他,卻無人理會。

四證人離奇死亡後不久,最高檢專案組不得不中止調查。四證人忽然死亡的連環命案,至今沒有水落石出。

從1990年代起,上海一直有人公開舉報陳旭,其中包括企業家、律師、記者,以及享受副部級待遇的離休官員,但都被一股神祕勢力阻擋。陳旭不僅沒有被查,反而步步高升,官至副省(部)級。

持續舉報陳旭的原《南方週末》記者楊海鵬曾表示:「我走的這條路,太崎嶇艱險,人生不可能走第二遍。被他(陳旭)劫掠的上海富人、過埠商人,四雙手也數不過來。許多上海問題官員,被他下了符咒,只能聽命於他,服從他那個利益集團的體系。他是上海地產黨的『大護法』。」

上海律師鄭恩寵透露,陳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為他任上海第一中級法院院長時,靠著從輕處理與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有關的周正毅案和整治鄭恩寵,而被提拔為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成為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的副手。

蒼天不可欺 善惡終將報

以上五人的共同點是:都曾緊跟江澤民、曾慶紅迫害法輪功,都存在嚴重貪腐問題,都以為有江、曾罩著,前程光明。

陳良宇曾經有可能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繼任人選。有報導說,江澤民曾準備將他作為接班人培養,讓他接替胡錦濤。但是,即使在「上海幫」勢力很大時,「狐狸還是露出了尾巴」,被胡錦濤一把抓住。胡通過查上海社保基金案,一舉拿下陳宇良。

黃菊曾經有可能成為國務院總理的繼任人選。江澤民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退出中共中央之際,特地將黃菊調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又讓他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指望他將來接替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但是,黃菊五年任期沒滿,就被病魔拖走。

艾寶俊曾經以為上海灘是上海幫的「大本營」難攻破。習近平2015年打虎時,1-10月,除上海外,中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都有省部級「老虎」落馬,只有上海的「老虎」為零。上海反腐確實阻力重重。但是,到了11月,艾寶俊還是落馬了。

陳旭曾經被認為是上海「政法不倒翁」,既有江、曾「上海幫」支持,又有江、曾政法系統親信力挺,多少舉報信都告不倒。但是,2017年3月1日,時辰一到,陳旭立即遭惡報。

楊雄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中央候補委員,江、曾硬把他扶上上海市長的高位。但是,時過境遷,楊雄卸任後,風光不再。一場突如其來的心臟病發作,更是要了他的命。

作惡者終將遭惡報,時候一到,誰也跑不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