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秋曉」的薄紗

作者:安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3日訊】秋曉

曉風吹落霜天月 溟濛秋水闊
柳岸漁燈半熄滅 荒草蟲聲歇
旋朝日升東方 聞晨雞齊高唱
好夢覺來倚窗看 濃霜處處白如雪

這首《秋曉》是一九六零年代中學音樂課本裡的一首歌曲。在那個年代的中小學音樂教材裡,有些歌曲是由世界名曲改編過來,配上典雅的中文歌詞,讓學子們以為是中國的古曲,李叔同填詞的《送別》即是一例。這首《秋曉》也是一樣,和著蘇格蘭民謠「安妮羅蕾(Annie Laurie)」的曲調,不只旋律優美,而且歌詞飄逸雋永。使得在中學時代唱過此曲的人,一直銘記在心,深深的喜愛著。

多年前,流行了由潘越雲唱紅的《浮生千山路》,歌詞出自陳幸蕙老師之手,以集句詩的文體寫成,每一句歌詞都有它的典故,把古典文學的美很自然地傳達出來,在文壇中傳頌一時。

因之聯想到一向喜愛的《秋曉》一曲,歌詞也是句句美不勝收,實有同工異曲之妙。可惜《秋曉》歌詞作者迄今佚名,在此讓我們先看看歌詞的原典出處,試著揭開「秋曉」的薄紗,一起來揣摩填詞者的心境。

曉風吹落霜天月

(宋.張掄《霜天曉角》):曉風搖幕。敧枕聞殘角。霜月可窗寒影,金猊冷、翠衾薄。

溟濛秋水闊

(清.端木埰《齊天樂》五十首 其九):江湖秋水正闊,有溟蒙遠影,鴻雁初到。

柳岸漁燈半熄滅

(元.張可久《小桃紅.淮安道中》):一篙新水綠於藍,柳岸漁燈暗。

荒草蟲聲歇

(唐.白居易《村居卧病三首》):盡日不逢人,蟲聲遍荒草。

旋朝日升東方

(唐.劉禹錫《百舌吟》):東方朝日遲遲升,迎風弄景如自矜。

聞晨雞齊高唱

(唐.王績《春旦直疏》):嘆息萬重隔,已聞晨雞鳴。

好夢覺來倚窗看

(宋.聶勝瓊《鷓鴣天.別情》):尋好夢,夢難成。有誰知我此時情,枕前淚共階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

濃霜處處白如雪

(王國維《蝶戀花》):滿地霜華濃似雪。人語西風,瘦馬嘶殘月。

「曉風吹落霜天月」與「溟濛秋水闊」這起首的兩句,把歌詞所要表達的時辰、節令,以及地點和意境都點了出來。曉風輕拂,霜月將沉,眼前開闊的秋水盡處,一片溟濛幽晦,描繪的是一個深秋江畔的拂曉時分。

「柳岸漁燈半熄滅」與「荒草蟲聲歇」:眼看著柳岸漁燈半熄,耳邊的荒草蟲聲已歇,心上的千頭萬緒,方始初定,詩中的人兒也行將入眠。

「旋朝日升東方」與「聞晨雞齊高唱」:只是好夢苦短,不久朝陽旋將升起,晨雞也將鳴唱。

「好夢覺來倚窗看」與「濃霜處處白如雪」這最後的兩句,是整首歌詞的關鍵所在。好夢雖尋,一夢醒覺,只見窗外濃霜似雪。在聶勝瓊的原作中,行將分別的情人,隔窗「淚共階前雨」;這首歌裡,吟歌的人,倚窗只見「霜華濃似雪」。未道出的是王國維的名句:「人語西風,瘦馬嘶殘月」——在似雪的濃霜中,斯人已經遠去。

整首歌,以景訴情,心境深藏在歌詞的原典之中。所以這首歌詞可以從兩個層面來欣賞:一個是依隨著歌詞所描繪的美景,去瀏覽暮秋水畔,黎明前後的景物變幻;另一個是揭開歌詞的薄紗,去領會作者藉著原典所要表達的情懷:友人離別的前夕,輾轉悱惻,久久無法入眠;在短暫的夢中,雖然重溫了美好的交誼;及至蘇醒,卻發覺友人已經遠去,留下的是悵然的秋曉。這首歌,在揭開了原典的薄紗之後,唱來更是耐人尋味。@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