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食及沙羅周期天象預言:蘇俄興與亡

天象預言.日食 作者:歸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8日訊】在拙作「《乙巳占》與新觀點:日食感應主位更替實例」一文中結合現代NASA的日食數據證實了日食方向影響主位的更替,同時首次發現日食最強點(即「食甚點」)相對於一國首都(經緯度)的遠近更能感應(影響)主位或政權的更替。筆者進一步解析了多重日食與沙羅周期對國家興亡的感應力,本文以蘇俄的興亡為例進行解析,下一文也將對中共崩裂時間作出預言

日食沙羅周期不僅是單純的天體運動現象,從中華文化天人合一觀來看,這些天象都會對應到人間主位或政權興替,唐代天文學家、易學大師、預言大師李淳風的《乙巳占》就是這方面的思想著作的代表。本文以《乙巳占》的思想觀點為基礎,把焦點聚在日食和日食沙羅周期的天象上,來解析這些天象如何展現感應力,換句話說,即日食如何展現「預言」效應呢?接著再以實際例子作分析。大體來說,日食和日食沙羅周期的天象感應預言有以下幾重表現:

一、日食對主位或政權更替的感應力

按照日食對主位或政權更替的感應力時間從短期到長期,依次有:

(1)單次日食:單次日食最強點經度緯度經過一個國家或城市時,會對這個國家政局乃至世界產生影響。比如2020年6月21日日環食最強點31°N 緯線剛好經過武漢,80°E經線剛好經過新疆和田,在此前後半年內爆發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禍及全球,新疆爆發種族滅絕事件遭受國際制裁。

(2)3年內的日食對:大約3年內的兩個或多個日食的最強點經度或緯度交叉經過一個國家時,會對這個國家政局產生影響。比如1914年8月21日日全食(55°N 27°E,沙羅周期124)與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63°N 26°E,沙羅周期149)經度或緯度交叉經過聖彼得堡(60°N 30°E)以及莫斯科(56°N 38°E)附近,1917年11月(俄曆10月)發生蘇俄十月革命。

(3)每18年又11天的沙羅周期日食:兩個相鄰的沙羅周期日食最強點通常經度相隔120度左右,緯度相隔10度以內,會對同一緯度區域的國家產生影響。1948年5月9日日環食(40°N 131°E)、1966年5月20日日環食(39°N 26°E)、1984年5月30日日環食(38°N 77°W)、2002年6月10日日環食(35°N 179°W)、2020年6月21日日環食(31°N 79°E)都屬於沙羅周期Saros 137系列日食。2020年中共全面左轉,是與1948年起的沙羅周期137系列日食有關,但也只是迴光返照(後續進一步解析)。

(4)每54年又1月的轉輪周期日食:每3個沙羅周期的日食稱為轉輪周期日食,兩個相鄰的轉輪周期日食最強點通常在同一個經緯度區域,經度相隔60度以內,緯度相隔30度以內,因而轉輪周期日食對主位或政權更替的感應力最大最久遠。比如毛澤東的出生日食帶1894年4月6日日全環食(37°N 102°E)與中共建政日食帶1948年5月9日日環食(40°N 131°E)為相隔54年的轉輪周期日食,都是沙羅周期137系列,其緯度差值為3度。

二、日食最強點經緯度及沙羅周期對蘇俄興亡的感應力

1914年—1918年的四次日食最強點(圖中經緯度交叉處的黑點,下簡稱「黑點」)的經緯度(圖文中以「黑線」表示)靠近聖彼得堡(彼得格勒)和莫斯科。(來源:NASA,歸元製圖提供)

1914年8月21日日全食(55°N 27°E,沙羅周期124)與1916年12月24日日偏食(66°S 32°E,沙羅周期111)、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63°N 26°E,沙羅周期149)經度或緯度交叉經過聖彼得堡(60°N 30°E)附近,緯度差值最小為3度,經度差值最小為2度。而且1914年和1917年兩次日食在聖彼得堡都是「從旁起,內亂兵大起,更立天子」(參:李淳風《乙巳占》「日蝕占第六」),1914年8月21日在聖彼得堡日食遮蔽度為92%,「蝕盡,亡天下,……,不出三年」(同上參),預示著1914年後的三年內俄國政權更替。果然1917年3月俄國聖彼得堡發生二月革命,俄國君主尼古拉二世退位,俄羅斯帝國滅亡,國家杜馬(Provisional Committee of the State Duma)建立臨時政府俄羅斯共和國。

1916年12月24日日偏食(66°S 32°E,沙羅周期111)與1918年6月8日日全食(51°N 152°W,沙羅周期126)經度或緯度交叉經過莫斯科(56°N 38°E)附近,緯度差值最小為5度,經度差值最小為6度,1918年6月8日日食在俄羅斯境內是從右上往左下,「日蝕從上起,君失道而亡」(《乙巳占》「日蝕占第六」),預示著俄國君主有難,莫斯科有新政府。果然1917年11月列寧於彼得格勒發動十月革命從臨時政府手中奪取政權,建立蘇俄(蘇維埃俄國),1918年3月俄共(布爾什維克派)成立,並將蘇俄首都遷至莫斯科,蘇俄變成一黨專政的國家,1918年7月末代俄國君主尼古拉二世全家被俄共殺害。1922年10月以蘇俄為主體成立了蘇聯(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

1989年—1990年的三次日食最強點(黑點)的經緯度(黑線所示)靠近立陶宛和莫斯科。(來源:NASA,歸元製圖提供)

1989年3月7日日偏食(61°N 170°E,沙羅周期149)與1989年8月31日日偏食(61°S 24°E,沙羅周期154)、1990年7月22日日全食(65°N 169°E,沙羅周期126)經度或緯度交叉經過蘇聯首都莫斯科(56°N 38°E)附近,緯度差值最小為5度,經度差值最小為14度;這三次日食經緯線也經過蘇聯加盟共和國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55°N 25°E)附近,緯度差值最小為6度,經度差值最小為1度。

而且,1990年7月22日在整個蘇聯境內都能看到日食從右上往左下,「日蝕從上起,君失道而亡」(《乙巳占》「日蝕占第六」),莫斯科日食遮蔽度為82%,「蝕盡,亡天下,……,不出三年」(《乙巳占》「日蝕占第六」),預示著1990年後的三年內蘇聯政權更替,並且將從立陶宛開始。果然在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就宣布獨立,成為首個脫離蘇聯的加盟共和國。1991年12月26日,最高蘇維埃通過決議,宣告蘇聯正式解體,戈爾巴喬夫卸任蘇聯總統。

1989年3月7日日偏食與72年前的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同屬於沙羅周期149系列,1990年7月22日日全食與72年前的1918年6月8日日全食同屬於沙羅周期126系列。震撼人耳目的是,從相隔72年的兩個日食——屬於沙羅周期序列126日食及149日食預示了蘇俄到蘇聯的興亡。

歷史如戲,大戲都有劇本。奇的是,蘇俄到蘇聯的興衰時間72年周期正是中共政權興衰的參考劇本,中共政權也到了72年周期的衰亡時間點。筆者在下文《日食及沙羅周期天象預言:中共的生與滅》有進一步的分析。(敬請期待)@*#

──點閱【預言.天象】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