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疫情之下的美中印關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9日訊】疫情下中共為何將印度推向美國?拜登執政百日,對中政策有何成效? | 熱點互動 04/28/2021

熱點互動】疫情下中共為何將印度推向美國?拜登執政百日,對中政策有何成效?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28號星期三。印度疫情嚴重,西方國家都紛紛施以援助,中共也稱願意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幫助。但似乎沒有看到什麼具體行動,反而被披露四川航空的物流公司,突然停飛印度的貨運航班,貿易商也抱怨中國製造商提高相關抗疫物資的價格等等。

黨媒《環球時報》的英文版還發文,批評美國自私,鱷魚的眼淚等。印度民眾就說,批評中共說,拿別人的苦難當諷刺另一國的工具。那麼疫情下,中共為何將印度推向美國?另外,拜登今晚在國會向參眾兩院聯席會發表演說,其對華政策引關注。有議員指對抗中共應重在行動,不能只說不做。過去一百天拜登上台後的對華政策,對美中關係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對於中共是否有遏制的作用呢?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的事件來做解讀。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你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橫河先生好。

主持人:謝謝。另外一位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你好。

橫河:方菲好,陳破空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二位我們先來談一下印度疫情下的美中印關係,我想先請橫河先生解讀一下。我們看到在印度疫情可以說是這一週來急遽惡化的情況下,全球都在關注。而且確實很多國家伸出援手,運送呼吸機,像美國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好像很快也會免費的去運送。

中國方面它也說願意提供幫助,但是總讓人覺得有一點好像酸酸的。外界媒體報導,四川的航空公司它還把去印度的貨流運輸給停了。有人問中共外交部的官員,結果他們回答也都語焉不詳,就說你去問航空公司。所以我看有人分析,其實中共是有那麼一點幸災樂禍。也有人說中共其實在借用這個機會,報復印度。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呢?

橫河:這裡面比較複雜,從一開始的時候,中共現在其實,你去看一下中文報導,大部分是中國大陸的這些主要喉舌媒體在談,都說美國禁止向印度出口疫苗的原材料。這實際上是在,這個禁止是幾乎所有的國家,現在都禁止出口疫苗的原材料,就是有原材料的國家。因為他自己國家現在都不夠,而且在這之前並沒有印度這麼嚴重的疫情。印度疫情是突然之間升高的,因此你不能把在全世界看上去印度疫情控制得比較好,早期印度疫情是控制得比較好的,所以他們才樂觀了,才開放。你不能把那個時候的政策,和現在政策比起來,做對比。

現在最大的問題,應該就是在印度疫情突然爆發以後,各個國家的反應。美國這時候的反應其實是相當好的,因為他自己的兩個Min疫苗已經足夠美國人每個人都接種了,所以他就把他儲存的阿斯利康的疫苗,準備給其他的國家。那麼其中估計很大一部分是給印度的,所以不存在這個問題。早期曾經有過的封鎖原料,和現在的支援疫苗這是兩回事情,不能夠混同起來。

我覺得中共在這個時候,你不可能說物流公司有權力,自己決定停止飛往印度的這種救命物資。因為中國已經經歷過這樣的情況,知道在武漢被封城的情況下,外面的救援物資有多重要,而且那時候全世界的救援物資,幾乎都往中國去。沒有人考慮這時候是因為中國疫情嚴重,去禁止醫療衛生的設備運往中國的,從來沒有過。其他的國家現在照樣對印度有物流的,抗疫情的物資,別人都沒有停。所以說中國四川的一個物流公司,怎麼有權力,怎麼有膽子會自己停下來,他一定是得到暗示了,或者是得到默許了,至少是這樣的。

而且你和整個中國的大環境看,像《環球時報》、新華社都開始在那裡說風涼話,甚至有公開發表出來的,說是印度對中國說一聲謝謝,就這麼難嗎?你造成的疫情,你現在要讓人家說了謝謝才給援助,難道是這個意思嗎?它這個大環境確實是這樣的,從官方,不管它公開承認不承認,實際上官方的態度就是這個。所以我認為它這個多少有點報復的行為,因為從印太戰略的時候就開始,印度其實就已經納入了一個對抗中共的一個系統。雖然說他還算不上一個盟友,什麼小北約,達不到這個程度,但是確實是。

另外再加上兩國的邊境衝突,中共歷來是氣量非常小的。當它想報復的時候,它往往在最關鍵的問題上,最拿不上檯面的報復措施。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對澳大利亞,它就把人家這種易腐爛的食物,或者是水果。其他的國家也是一旦封鎖,就是到人家進口的時候它堵在那個地方,拖延通關,讓它全都爛掉,盡玩這些小名堂。所以說你要說中共沒有報復的意願的話,至少已經有了報復的行動。它是習慣於長期用這一類的方式,來對它不滿意的,但它又不明說,它就這麼暗暗的懲罰你。

中共最明顯的一句話,連外交部發言人都經常說的,要問為什麼的時候,你自己想想看。它讓人家自己想想看為什麼,當然這次沒有這麼說,但是你可以比照它歷來的作法。所以我認為中共是有幾個方面對印度的不滿,同時當然也對美國不滿。但是用這個機會,一方面又挑撥印度和美國之間的關係,當然印度確實有人認為,美國在早期禁運疫苗的原材料,是不妥當的。但是每個國家自己使用,本來問題也不大。如果說沒有緊急,有緊急的,美國自然會援助,所以美國現在是參加援助了。

那中共怎麼樣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沒有聽說現在禁止通航的物流公司,已經重新把物資運過去,我們還不知道。所以這個情況,中共可能是報復的機會非常大。外界這麼評論,我覺得都是有道理的。

主持人:對,其實通常讓外界覺得,在印度疫情如此惡化的情況下,你不是說是關心印度的疫情,或至少做點表面姿態,而是你趕快著急去攻擊美國,說你看美國鱷魚的眼淚等等。實際上又很多情況跟事實不符合,就包括剛才您說的原材料的出口,其實印度自己應該是,他好像阿斯利康疫苗的原料的最大的生產國在那邊,所以它也不存在原料缺乏的問題。

所以這種情況下,有人就說中共的戰狼外交,講中國故事講砸了。但是我覺得,我不知道中共它這樣做,它有沒有想過這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對中共有什麼好處呢?它把印度推往美國,把美國推得更遠,把這兩個國家都推得更遠,對它有什麼好處呢?

橫河:它的想法和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它的想法就是,如果你有對我不好的地方,或者我認為你是不好的地方,我就必須要懲罰你,如果不懲罰的話,別人都會看樣。它是從這個角度來的,所以說它認為如果不懲罰一下印度,或者是至少是讓他吃到苦頭了。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人家會小看中共。所以中共的思維方式,它的這種全球戰略,它遠遠沒有達到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這種程度。

如果你真的是一個要和美國分享世界權力的時候,實際上是需要很多付出的,你要承擔很多國際責任的。它現在沒有這個概念,它的所謂國際責任就是它大過別人,它強過別人,別人要聽它的,它的國際責任是這個概念。所以你說它有什麼好處,它認為這就它的好處,這跟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因為它是處於一個非常警惕的,認為人人都準備害它的這麼一種狀態當中。因此任何示弱的這種做法,或者是覺得讓別人覺得可以欺了它,或者是對它有一點不好,而不受後果的懲罰的話,那麼對它來說這可能更危險。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一定會做出現在這種舉動,而不是你所想像的,就說它會跟印度也好,就不把印度推到美國這邊來,它不會這樣想的。

主持人:好,我也想請破空先生解讀一下,您怎麼看印度疫情急劇惡化的這段時間以來,中共對於印度和對於美國這一系列的操作,所釋放的訊息。

陳破空:中共現在態度看上去,對印度四個字,幸災樂禍,對美國是趁機反美,它的目的本來是想挑撥印度跟美國的關係,看《環球時報》的那些標題,什麼美國這個時候,應該受到全世界的譴責,又說美國鰐魚眼淚等等,這些內容一看,根本不符合是中共自己的宣傳,連印度都不承認。印度看到中共攻擊美國的時候,印度反而非常閉塞,說趁機攻擊第三國是非常無恥的舉動。

另外,美國帶頭援助印度,現在美國不光是政界,還有商界,還有國防界全面動員營救印度,有十二個國家的援助。但是印度首先感謝的是美國,報導的也是美國的援助。而中共宣稱自己先有800台,後來又說一萬台呼吸機,製氧機,後來又說總數會達到三萬台。但是印度人員沒有表示感激,中國還說你去感激很難嗎?原因在哪裡呢?

原因就在於,中共不僅僅是在報復印度,實際上是落井下石,而且這件事情本身就很蹊蹺,印度陷入這個災難,使我聯想到去年9月10號,《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用英文寫的推文中,說了一句話,他說冬天快來了,他說中國裡的軍隊有冬天的優勢,又說無人機投放食品以後,溫暖的營房、有強大的後勤、基建怪獸等等。說印度弱勢,是後勤不足,冬天來了,肯定要大戰一場,說印度如果不從南班公湖撤軍的話,會面臨三個後果,一個後果是嚴寒的氣候,第二個後果是新冠肺炎,第三個後果,如果開展軍事的話,軍事行動,印度迅速會被打敗,被中方打敗。但是它這三個後果裡面,第一、第三都相反。

首先說沿海,沿海印度到處是沿海,因為美國當時跟印度簽訂了後勤的一些防護協定,當時川普政府緊急舉行了二加二會談,給印度提供了大量的冬裝,而且印度搞了大量的基建,所以冬天沿海完全抵住了。第三件是發生軍事衝突,都知道從去年四、五月到今年一月,不管是怎樣的軍事衝突,是動手、動刀還是動棒,最後中共付出了雙倍的代價,中共在軍事上失敗了,就中間那一項,他留了一句話,當時我就懷疑是不是要放毒,要搞化學戰、生化武器攻擊,他說新冠肺炎的襲擊。為什麼會說新冠肺炎的襲擊?新冠肺炎可以對雙方襲擊呀。所以現在二月份中旬,兩邊經過10輪經長級會談,結果中共被迫全面撤軍,不僅全面撤軍,還撤走了全部的重裝備,還把它修築的營房、工事全部挖掉,恢復原狀,這是印度的強烈要求,必須恢復到去年五月份之前的原狀,說中共全部撤走。

但是,撤走歸撤走,撤走了之後,那地方就只剩下印軍,那就很空曠了,在那邊。那是不是中共就放毒了?釋放毒氣了?或者說真的派上的話。如果說上回武漢是無意之間洩漏,武漢本身研究的這個病毒,就是生化武器,這個跟軍方的細菌戰相關,這回說是派上用場了。說中共這回對印度還不僅僅是報復、落井下石、幸災樂禍這麼簡單,有可能是事先就下手了,就導致了印度突然陷入了這種巨大的災難。所以印度恐怕之所以不感謝中共,除了這場大瘟疫來自於中國之外,更重要的是印度可能在研究,究竟這場災禍是怎麼發生的。

主持人:還有一個很快的問題,在美國印太戰略中,所謂的亞太的小北約,印度是非常關鍵的一方,很多人也說亞太小北約在成形中,對中共是一個遏制。您覺得這是中共看上去並不想利用這個機會去拉攏印度,是他對於印度在這其中起的作用,它不忌憚嗎?它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嗎?對它來說不構成威脅嗎?

陳破空:對,對中國來說,它的智商就這麼低,心胸這麼小,是完全出乎外界預料的。因為在這個時候,印度是中國的鄰國,如果中國疫情已經控制住了,突然大規模的援助印度,不計任何條件成本援助,有可能真的是兩國關係從歸於好。但是習近平和中共高層,絕對沒有這樣的智商和情商,它們只懂得報復,只懂得發狠,對人家使狠,因為它們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博愛,什麼叫愛,什麼叫做文化,這些都不懂,他們只有使狠,用狠勁,所以兩軍交戰,沒有什麼仁慈可言等等。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想中共的算計,它要報仇,剛才橫河也講到了,它要報仇,報什麼呢?拜登前不久第一次舉行的一個首腦會議,是四方首腦會,就是印太四方,是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四方會談,而這個會談有個重大的成就,就是聯手防範大瘟疫,聯手來進行防疫、抗疫,其中美國出技術,日本出資金,而印度把生產線轉移到印度,而澳大利亞負責運輸,進行大規模的生產,明年就要生產十萬劑的疫苗,而這些疫苗生產出來用於東南亞國家,亞太地區的國家去援助他們。

這個顯然對中共來說是非常刺激的一件事情,印度不僅是接納了英國的生產線,阿斯利康,而且很快接受美國的生產線,從一個重大的疫苗生產線,而沒有任何國家會把這個生產線轉到中國,這是一個。另外一點,印度這次之所以先有災難,我想有一個側面的原因,就是印度開始接受了英國的生產線阿斯利康之後,他主要用於國際援助,當時就有印度和中國比賽,是中國落敗,那麼一個說法,在三月份的時候,當時包括第三世界國家,中亞、非洲、中南美洲,特別是亞太周邊的國家,都是拿印度的疫苗,而中共承諾的疫苗遲遲不到位,就連緬甸當時發生了政變,中共跟緬甸承諾30萬劑,沒有到,但是印度的170萬劑進到了,後來周邊的國家都使了印度的疫苗,而實際上尼泊爾在選擇的時候,選擇了印度的疫苗,沒有選擇中國的疫苗,開始階段。

巴基斯坦選擇了中國的疫苗,做印度的樹敵,但是巴基斯坦總統、總理,隨後都中招,所以在那場疫苗爭奪戰中,中共是敗下陣來,而把它最鐵哥們巴基斯坦,在總統、總理打了中國疫苗,中招之後就測試,發現中國的疫苗,有效率只有11.3%,連聯合國的最低標準50%都沒有達到,遠低那個標準。所以周邊國家更不相信,所謂的中國的疫苗。所以印度對國際社會付出了巨大的貢獻。印度可能沒有想到,因為它本身是人口最多的國家,它應該先用於自己,但它給國際社會做出這麼大的貢獻,當中共供應了幾十萬劑,一百萬劑,印度已經供應680萬劑給國際社會,而且很多是免費的。所以那樣情況,印度相當於做了犧牲,為第三世界做了犧牲,所以我認為這次印度陷入重大疫情的眾多原因的一個原因之一,但這並不是主要原因。

主持人:是,其實說到這個,我也想請橫河先生很快點評一下,您覺得這次印度疫情如此極具突然大爆發的主要原因是什麼?那同樣爆發,有沒有可能在其他國家發生呢?

橫河:現在就是有三個可能性吧,最主要第一個,雙重突變株已經是很多了。雙重突變有兩個作用,這兩個突變點,其實這是一個很多突變的一個株,大概有十幾個突變,其中六個在刺突蛋白上,有三個又是很關鍵的,然後人們只列出了兩個作為說這是雙重突變,這兩個,一個有增加對人體感染的作用,這兩個突變點,都是在刺突蛋白和S2受體的結合位點上。其中一個會增加它和受體的親和力,就增加它的感染的強度。還有一個突變,有可能會逃脫疫苗,有這個可能性,現在都不是很清楚,但是問題在這裡,這種雙重突變已經在17還是18個國家發現了,甚至美國都有。

他們現在比如說有一千個樣本,證明這種雙重突變的話,大概有一半以上是來自印度的,但是也有相當比例是美國的,還有其他國家的。但在這些國家,這個突變株並沒有成為這種主導性的變異株,甚至達不到英國變異株的這種特點,就是開始增加,它們並沒有明顯的增加。所以很多人認為突變株還不是一個主要的原因。這個雙重突變並沒有這麼大的危險性,你要知道世衛組織和美國CDC都沒有把這個突變株放到關注的突變株裡面去,就連關注都沒有。也就是說他們確實還不知道這個有多危險,或者是多重要。

我看了最新的是美國CDC,4月27號更新的網頁上,印度的雙重突變株還沒有進入關注的突變株的範圍之內。所以說這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還有很多人認為,它的疫苗接種率比較低,可能一部分原因,像破空剛才講的,它可能援助別人了。再一個,疫苗其實本身生產能力,很多國家都可以達到很快,這個國家是不是發達,醫療系統是不是完備,是取決於它的分發和打,就像今天拜登對參眾兩院聯繫會議上講話當中講到的,在過去100天增加了這麼多。就說美國的分配和注射能力,大概應該是罕見的,現在大概已經達到70%左右的人口,已經打過疫苗了,已經按照群體免疫的要求已經達到了,但是印度可能這方面比較差。

再一個,還有一部分人認為,它在三月份的時候過度樂觀,就開放了,開放以後就出現了大規模的聚集著各種各樣的活動。網上有很多這樣的照片,也沒有人戴口罩,但是有人說,印度其實很多窮人,根本就買不起口罩,他不可能買這種一次性的口罩。所以這也有他自己的特殊情況。因此一旦開放以後,完全沒有了所謂的口罩禁令,或者是社交距離的禁令,全都沒有了。

有人認為跟這個就有一定關係,當然也有一個懷疑論,認為跟中共有關,因為既然第一次有可能跟實驗室有關的話,如果他能夠改造,就不一定就改造一種,也可以改作兩種、三種、四種,甚至很可能有很多種,其中洩露的是一種,是不是有這個可能性?不管怎麼說,確實現在有這麼一種看法,認為這是一種可能性。雖然在正規的政府層面,或者是媒體層面,他不會是這麼猜,但是在社交網路上,確實有這種猜測。

主持人:我看有這樣聲音。所以實際上造成這個情況,可能原因也許會有不同種,大家都在猜,但是實際上可能誰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什麼原因。

橫河:現在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甚至包括有人責怪印度更新這個治療方案有問題,以前用三種主要的方法,一種是血漿療法,還有一種就是兩種藥物,一種是瑞德西韋,一個是羥氯喹。現在很多人爭論說這個本來沒有用,也有人說有用,本身這種藥物能不能用、有沒有效果,在醫學界都有爭議,你說他更新慢的話,有什麼新的方法呢就是疫苗。但是我認為疫苗只是一種方式,其他有些可能真的是有效的藥物。為什麼疫苗從來都沒有試驗過?大家都沒有試驗過,大家敢冒這個險,為什麼其他的藥物就不敢冒這個險呢?就不能冒這個險呢?而且那些藥物已經證明沒有副作用的,最多也就是生理鹽水,就是沒有效,也沒有害,至少是這樣的,也用不著那麼大張旗鼓的去壓制那種藥物,我個人是覺得這樣。

主持人:反正聼上去沒有一個很有說服力的說法,很明確為什麼印度出現這個情況。印度的情況,我們就先談到這兒。下面我想請破空先生來解讀一下,我們今天第二個話題,跟美國的對華政策有關。今天拜登第一次對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講,基本上他執政一百天,他講一下他執政一百天的成就各方面。對於中文媒體來講,我們還是最關心他的對華政策,所以我們在做節目期間,他現在正在講,所以外界預計他是會講到對華的政策,有議員也提到了,他應該去講對華政策,特別說我們跟中共,這個議員說我們跟中共又要對抗,又要競爭,我們到底怎麼做?

還有的議員說,我們跟中共對抗,你不能只說不做,重在行動,到底有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行動?所以您怎麼看這些議員對於他這個講話,有關對華政策這部份的期待。

陳破空:關於拜登對中共的政策,對中國的政策,這一塊是變化最小的,從川普政府以來。那麼從川普政府過渡到拜登政府之後,拜登改變了很多,像移民政策,或者是國內的一些政策,包括稅收。另外在國際上有什麼世界衛生組織、巴黎氣候協定的回歸等等。但是,最小變化的是對中國的強硬政策,因為這是兩黨的共識,這是美國的主流民意,這是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的一個話題,那就是共產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所以拜登自己都多次改口,原來不說是最大威脅,後來是認為這是最大的敵手、最大的競爭對手,全面的實際上就是承認最大威脅了。

另外原來想對俄羅斯最凶,現在又更向俄羅斯伸出橄欖枝,要舉行美俄峰會,而根本不提什麼中美峰會。還有午餐說法也改變了,原來是說come’on,現在居然說,我們要盡快行動,不然中國就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所以這都體現了形式比人強,形式不由人,這不是拜登個人意志所能改變的,儘管他競選的時候,讓人感到非常疑惑和懷疑,是否要對中共示軟,但是現在看上去,很多地方守得很緊,那就是在全面調解盟友的關係,全面在世界上展開了佈局,其實都是針對中共,跟所謂的盟友關係的條件,還有亞太地區佈局,以及軍事佈局,軍事咬的很緊,都是針對中共。

這一點我相信,不僅是拜登政府,最重要是軍方和情報方非常的堅持,因為軍方和情報部門最清楚最大的威脅來自哪裡,前不久,18個情報部門再次會見了一個報告,仍然再次得出一個結論,2021年的結論,最大的威脅仍來自於中國。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想如果他在演講中談到對中國的政策的話,他作為建制派的人物,作為一個從政了47年的,所謂君子似的美國傳統政治家,他的說法肯定是君子似的面面俱到的一個表述,他不像川普那麼直接去表述,他總是繞著圈子說話,說了半天,但是針對中國,他的說法叫極度競爭,或者說該對抗的對抗,該競爭的時候競爭,該合作的時候合作,目前只有一項能夠出現一點點合作的跡象,就是氣候方面,其他完全都處於極度競爭,或者對抗的狀態。

所以我認為他談中國政策的時候,可能用詞不一定那麼強烈,但是有可能實質性的東西很堅持。不過有兩點隱憂,一個隱憂就是要開放中國的留學大門,今年秋天九月份,可能中國留學生又會擁進來,必然伴隨大批的間諜、線民、情報人員湧進來,對美國國家安全是一個威脅。另外,允許一些中國的產品,供應到美國的電信,或者相關的一些部門,部分的開了綠燈,這也有可能使中共這些間諜軟件、間諜設備在美國,繼續給美國電信系統,或者相關系統造成危害。這個我想要取得美國技術部門、情報、國防全方面的評估,否則的話,恐怕是埋下重大的安全隱患。

主持人:在過去這一段時間,中美對抗好像主要體現在軍事方面,在其他方面,特別是美國國內,還是有些放鬆的跡象,除了您剛才說的一些動作,還有比如說,中國企業和軍方有關的中國企業,以前是不允許他們上市的,還是在這邊做一些商業上的行動,但現在好像這個也有所放鬆。當然在氣候方面跟中共的合作,包括加入巴黎氣候協議什麼的,其實也是對中共有利。所以這些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拜登的演講會有多大的程度上,去提到在美國國內對於中共滲透的反制。但談到軍事方面,我想請您解讀一下,因為剛才您提到美國軍方的態度,其實真的是形勢比人強,某種程度上,好像也是中共自己這種強硬的作風造成的,在南海、東海、台海這一帶。

所以現在我看最近美國方面的媒體也好,還是智庫也好,有關美中必有一戰的聲音,又比較多,包括像前兩天《紐約時報》也有篇文章,他的看法是美中,因為中共對於台灣勢在必得,包括芯片各種方面,所以中共下一步一定會佔領台灣的,所以他認為台灣會引爆美中的戰爭,而且他認為主要是因為意識形態上雙方的不同,所以最終美中恐怕也是要有一戰。我記得你以前也寫過美中,如果中美開戰,這麼一本書是吧,所以您怎麼看對於中美開戰的分析?

陳破空:目前出來很多新書說,中美必有一戰,或者有文章,或者新書,或者是想像現在文學作品,這些完全沒有超出八年前我出版的那本書,假如中美開戰,當時有中文版和日文版。在台灣出來的中文版是前衛出版社出版,在日本出版的日文版是文藝春秋,是最大的出版社出版的,是非常重視的那個作品。所以這個書出版之後到現在看來,大格局沒有變,那就是指向的是美中必有一戰,或者說假如中美必有一戰這個格局。那麼這個只是說現在中共的發展跟美國的對立態勢,中共的窮兵黷武,中共對周邊國家的霸凌和擴張、稱霸,對台灣的武力威脅等等,這已經到了可以說無以復加的地步。尤其對台灣,是極限挑釁、極限騷擾、極限施壓、極限威脅,可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的警覺。

就中共擺出一副就是要武攻台灣,甚至要志在必得的架式。事實上他也是個心理戰,有真真假假。真的一方面,它是在磨刀霍霍隨時發動突襲,假的一方面,它在進行心理測試,它看它這樣極限的威脅台灣,看看美國、日本或者其他國家能不能退縮。就說認為台灣跟中國所造成的既定事實,中共把軍事手段跟大外宣跟戰狼外交加在一起,想造成了既定事實讓別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必須志在必得。遲早是內部解決,打仗也好,什麼樣,其他國家無法介入。

如果它這樣做的話,就可能有兩個效果,一個效果就是太強事實上有的國家害怕就退避了,那麼另一個效果就是由於它這麼做,反而其他國家增強聯手來協防台灣,讓中共最後退卻。所以中共正在試驗階段,它自己心裡沒底,但它通過這種懸崖戰術在向各國叫板。所以美國現在拜登政策對台灣是奉行模糊策略,不直接說穿。比如說他們會見蔡英文的時候強調,積極支持台灣的自衛,但並不提出是否協防。他模糊政策就是如果不說穿,說穿了讓中共去跳腳,不說穿讓中共無法預料。事實上根據《臺灣關係法》,根據六項保障實質上就是美國要協防台灣,美國也必須協防台灣。包括日本在內,所以這就是美日會談所達成一個重要一點。就是史無前例地把台海的和平穩定納入了美日共同宣言,這是美國總統、日本首相達成的共同宣言。

主持人:那美日達成這個宣言之後,當時中共反映好像比較低調。所以有人就認為說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威懾,它可能沒有想到日本會改變這個立場。所以對它有可能真的形成一種,至少讓它去思考要不要戰略上做調整,或者是會想一想。您覺得呢?有這種作用嗎?

陳破空:說中共低調其實也不見得,它當時也是跳腳,包括外交部發言人,那些戰狼外交都是大聲的咆哮,對日本。但是它後來用了詐術欺騙中國人民,它覺得自己臉上無光,它就欺騙說日本首相菅義偉回到日本就改口了,造了個假新聞。人家日本首相跟美國總統談的是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受到美日高度關注,這是於一個非常文明的表述,並沒有進一步的說明,跟戰爭和參戰無關。只不過日本首相回到國內是在眾院有反對黨提問的時候,問他如果台海戰爭爆發,日本是否參戰的時候,他是依照現行的憲法做了一個回答,他說美日的共同宣言並不以日本參戰為前提,這是現有的憲法框架說的話。中共馬上就抓住說日本首相改口了。

原來就沒有這句話,什麼叫改口了?只是說他說這個表述又說了另外一個表述,並不存在改口的問題。但中共就說明它自己丟了面子,它要在國內那個。但是日本為什麼會採取這個態度呢?因為日本知道台灣不保,日本就不保,台灣亡、日本亡。因為唇齒相依,都是島國,而台灣如果被中共拿下的話,那麼離尖閣諸島就是釣魚島很近,那麼就形成三面包圍日本姿勢。根據中共現在的特性很像納粹德國和當年的軍國主義日本,它的胃口不會就此為止。

那麼如果它認為它可以對日本構成實質性的威脅的時候,也可以進一步的進攻日本。那日本不保,美國就構成直接的威脅。所以這個時候守住台灣,就相當於守住日本,守住日本也相對於守住美國和國際社會。所以其實任何一個口子都不能開,而另外日本之所以表態出來了,以前都是溫良恭儉讓。那是因為日本覺得迫在眉睫了必須表態,至於憲法隨時可以調整。人是活的,憲法是死的,只要真的戰爭一爆發,日本現有的和平憲法它完全可以馬上得到調整,而那個國會一定會壓倒多數,通過新的憲法。

主持人:好的,謝謝。我們也請橫河先生來解讀一下。橫河先生,我們看到說現在拜登正好是在他執政差不多一百天的時候來做這樣一個演講。所以回顧他過去一百天,在您看來就是拜登的對華政策。他在過去的一百天對於中美的關係有了什麼樣的影響?然後有沒有起到遏止中共的作用?

橫河:遏制中共,它不是一下子就能遏制的,他也需要一系列的這個組合的策略。因為中共對外的這種強硬,它也不是單獨在軍事上的,它實際上是一個全方位的,包括統戰、包括宣傳、包括各種壓力,它不是這樣子很簡單的。所以我認為在作為美國來說,他本來是應該更強硬一些。但是正像剛才破空講到,這裡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有對抗、有競爭、還有一個合作的部分。結果這個合作的部分等於就是開了個口子了,本來你這部分都是對抗甚至都是競爭都可以。但是一旦要合作的話,你等於是自己的防線就破了一個口子。

這一來你在氣候問題上好像有求於它,好像它在氣候上能跟你合作。那麼這個概念是這樣的,如果在氣候上它能夠跟你合作的話,它自然在別的地方也能跟你合作。但是顯然這個主張,就是中美必有一戰的這個人,他自己也不相信就是在戰爭這個問題上。比如說台灣問題或者是其他的這種至關重要的國際戰略問題上,中共會讓步。在軍備競賽上,你不可能現在讓它不進行軍備競賽。整個東南亞地區,就是相關的地區其實都已經在增加他們的軍備了,那增加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在增加軍備。

主持人:包括澳洲。

橫河:包括澳洲最近也是。那麼這一來的話就等於是中共挑起了整個地區性的軍備競賽,那麼美國的肯定他也不能落後。因為落後的話,它吃掉周邊等於是中共不會把它的這個野心就停留在周邊地區,不可能就停留在南海,因為南海一旦被中共完全控制的話,那就沒有自由航行權。沒有自由航行權的最大問題是什麼?就是這一條全世界最重要的水道就不安全了。那就說美國和整個歐洲的,全世界的利益都受到損失,所以說你不能開口子。從現在看來的話,雖然說其他方面沒有退讓,保留在原來的狀態,有一部分是鬆動了。但是他至少是從川普時代是後退了,整體上是後退了。當然還沒有退到一定程度,特別在軍事上。最近一段時間美國在軍事上的南海的行動,給中共確實是很大的震懾。尤其是它的航母艦隊往南海那邊去,結果被美軍驅逐艦給穿插進去了。

主持人:對,一路跟蹤。

橫河:那個搞得很狼狽。美軍在海軍方面是比較強硬的,也確實是做的比較好的。但是我覺得從整體上來說,他並沒有從原來的政策當中前進一步,甚至沒有完全守住地盤。但是他的表現確實比一般人認為的,就是可能會發生的事情的,至少要好一點。

主持人:那您也覺得美中必有一戰嗎?

橫河:這就要看了。按照有的人想法就是說中共如果為了芯片去佔領台灣,我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因為在現在這個階段的話,美國事實上跟台灣是要協防的。因為不管怎麼說它是有法律,台灣關係法來確保美國保護台灣的義務的。如果說美國不能保衛台灣的話,這也是一個連鎖反應。為什麼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大國後來被捲進去的?是因為大國對一些小國他是有責任的。如果說他放棄這個責任的話,那麼他的對手會馬上看清他。這就是慕尼黑協議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真的是把捷克的一部分放棄掉了,最嚴重的是讓德國看到了,讓希特勒看到了……

主持人:我可以繼續往下。

橫河:英國的弱點,所以說美國在這個地方是絕對不能放棄的。如果說他現在為了芯片想佔領台灣的話,那它什麼都拿不到。因為即使美國在戰鬥當中失利,那麼全世界一定要封鎖,這時候台灣的生產能力都不行了。即使這樣的話台灣的生產能力都不可能滿足要求了,他也馬上就退回到原始時代去了,就沒有什麼用。所以我不覺得現在為了芯片打台灣會是美中的這個焦點。更可能是中共的勢力在不停地增加、不停地增加,然後達到真正要接近勢均力敵的時候,這才有可能爆發戰爭。

主持人:好的,那破空先生也請您很快的再補充幾句。因為之前您寫那本書的時候說美中必有一戰也好,或者是假如中美開戰也好。您當時的假設是因為雙方的這種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的對立嗎?所以做出這樣的假設和推論嗎?

陳破空:對,當時當初的假設一個是中共的行為,它在窮兵黷武,它在瘋狂的擴軍又在南海、台海到處威脅周邊的國家,威脅台灣。那麼另外在意識形態上完全沒有改弦易轍,跟美國是對立,尖銳的對立。那麼同時我那本書也描寫了,姊妹篇《中南海厚黑學》,描寫了對美國大規模的盜竊,抄襲、盜竊、剽竊。最後我在裡面書面就寫了幾個場景,如果中共不停止它的抄襲、剽竊、盜版,美國有可能一怒之下瓦解它的互聯網,封鎖。結果互聯網封鎖之後,中共就派人去大使館去抗議,引發了對大使館的攻擊,美國大使館,最後也導致了中美戰爭。

但另外兩個場景定位跟日本爭奪尖閣諸島,而美國也有協防的義務。就是美日條約,覆蓋尖閣諸島,也爆發戰爭。另外就是台海,最大的導火索就是臺海。若中共武力攻台的話,那作為國家包括美國、日本、很多國家不會袖手旁觀。那個時候不僅是台灣國軍反擊的機會,而且是美軍要瓦解中共的機會。所以我在那本書寫的最後結果是,美國和台灣的國軍長驅直入進駐北京。然後中國老百姓是大開城門,像古代一樣,但時胡江以亡詩。

所以我在書中還勸,我說當美國攻進中國的時候,一定要讓台灣的國軍打頭陣,不僅是中國人容易接受,而且相當於是一個光復的一個象徵。不管台灣在未來中國的轉型都扮演什麼角色,但是最重要的是美台聯手,還有美國跟國際社會共同聯手。所以我那本書做出了樂觀的預測,攻進去之後,中國人民的心態才會真實地看出來,那都是唾棄共產專制,都是歡迎民主自由。所以中國人民真正的解放就會到來。

主持人:所以您的這個假設,是說美國真的在軍事上防衛台灣,是吧!如果是拜登政府,您覺得他們會做出這樣的一個動作嗎?

陳破空:這不需要拜登政府做不做,我就說形勢比人強,形勢不由人。假設中共武力犯台的話,美國的軍方和情報都不會放過這一點。而整個國際輿論、國際社會都不會放過,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台灣淪喪。如果眼睜睜看著台灣淪喪的話,第一島鏈出現一個缺口,那就整個國際社會的危害。當然台灣變成中共的所謂不沉的航空母艦的時候,中共絕不會停止,會把台灣作為橋頭堡進攻文明世界,開發第二島鏈、第三島鏈,那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美國不得不有所反應。

所以我那本書假設就是中共不斷的擴張、不斷的侵略、不斷地霸凌,最後導致它對外攻擊的時候招自美國致命的反擊。美國這是後發制人,民主國家後發制人之後就跟對待當年的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一樣,不發則已後發制人。而且一發就要直接攻進中共的紅色首都,就跟當年攻進東京,攻進柏林一樣,一定要去佔領紅色首都,推翻中共政權。消除這個世界真正的毒瘤,最大的毒瘤。那樣的話才能夠解決世界最大的威脅。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今天橫河先生和破空先生精彩解讀。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那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們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政論家:陳破空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sM0xW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