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平:總說人反黨 可識黨反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是中共建黨百年,為了續命,中共不惜再次改寫以往的歷史。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最新版本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刪除了中共竊政後的諸多罪惡歷史:大躍進三年饑荒、殘酷「反右」運動等,並讚揚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然而,再動聽的謊言也是謊言,明眼人早就看清了中共百年來的故伎重演。讓我們看看有關評論:

「總說人反黨,其實是黨反人」

大陸已故作家沙葉新2008年在接受台北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有這麼一段對話:

記者問:「沙先生,您好,我是台北中央廣播電台的,比北京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少兩個字,『人民』。」

沙葉新:「少了好。大陸『人民』太多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協、人民軍隊、人民警察、人民銀行、人民醫院、人民旅社、人民飯店,連鈔票也叫『人民』——『人民幣』! ……明明不是人民的,非要說是人民的……」

同年,沙葉新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針對中共有過這樣一段敘述:「每次政治運動都樹敵,先是假想敵,後是真正敵,樹了多少敵,殺了多少人,結了多少仇,蒙了多少冤,留了多少恨呀!一部中共黨史,就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的不斷樹敵史。總說人家反黨,其實總是黨在反人。」

2004年出版的《九評共產黨》一書,更系統、更深刻指出了共產黨是如何反人性、反人類的:「在共產黨那裡,沒有普遍的人性標準,善良和貪惡、法律和原則變成隨意移動的標準。不能殺人,但黨認定的敵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階級敵人父母除外;仁義禮智信,但黨不想或不願意的時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徹底顛覆,所以共產黨也是反人性的。」

共產黨是如何將他變成死敵的

再講一個「反右」運動中的小人物的故事。在神的眼裡,再卑微的人也是人,誰草菅人命誰就是反人性、反人類的。

楊楓,1928年出生在山東貧農之家,1947年入黨。在同年山東招遠縣蠶莊區土改複查群眾訴苦大會上,發生了一件事,讓他終生難忘,也正因為這一件事,使他成了共產黨的死敵。

那一天,楊楓在訴苦大會上負責升旗。期間他忽然看到7個被群眾批鬥的對象,迅速地被押到主席台下的鍘刀旁。一個柳行村青年民兵隊長,光著膀子頭包紅布,冷漠地走到鍘刀前。說時遲那時快,青年民兵隊長手起刀落,被批鬥的那7個人瞬間被鍘死,血濺了一地。這是楊楓生來第一次看到這種殘酷的殺人場面,而且事先他毫不知情。那7人中有一個還是游擊隊員、貧苦農民。當時楊楓心裡情不自禁的一驚,心想:「這太過分了!」

人都有惻隱之心,況且是人命關天的事,7條人命啊,孰能無動於衷?!然而就這人之常見的悲憫之念,日後卻被中共上升為反黨死敵的罪證。

1957年毛澤東開展黨內整風,號召大鳴大放,「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引蛇出洞。楊楓輕信了中共,被打成「極右分子」。這還沒完,黨還翻出了他在1948年所寫的學習小結。小結中,楊楓曾向黨坦白過目睹7人被鍘,腦子裡冒出過「這太過分了」的念頭這件事。

中共拿到這個小結,如獲至寶。當時在青島軍管會工作的楊楓立刻被青島公安局押到了千人批鬥大會上。中共把楊楓和反毛、反黨、支持「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等等事件捏到一起,將楊楓徹底打成了反黨死敵。那時楊楓是懊悔不已,心裡直暗罵自己:「誰叫你把別人根本不知的內心祕密,向黨坦白交待?」楊楓後被遣回原籍勞改。文革期間,又被判刑12年。

一位受騙舞蹈天才的懺悔

作家馮驥才曾採訪一個國家級女舞蹈演員,她天真活潑,極具舞蹈天才,備受父親和老師寵愛。父親在中共桂林新中國劇社工作。1959年13歲的她就被選中向外國首腦和毛澤東獻花。

那天,正當她準備出發給金日成鮮花時,班主任將她叫去,說:「你今天不要去了,你家出事了。」爛漫的她似乎感受到了班主任陰沉臉頰背後的凶煞。

班主任問:「你爸爸被劃定右派了。你知道右派是什麼嗎?反革命,敵人,壞蛋。」這一記晴天霹靂,讓她根本反應不過來:「我爸爸是最好最好的人,老師你是不是聽錯了?」

班主任一字一頓地說:「你爸爸原先不錯,可是他現在變了,在單位裡反對革命,他做的事是不會對你說的。你在電影裡不是也看過反革命嗎!他們有的人開始是革命者,後來成了叛徒,大壞蛋。懂嗎?對,你懂了。老師也不願意你爸爸變,但他變了,你就要和他劃清界限。」

這個13歲女孩流著淚相信了老師的話,沒有質疑和猜測,更不會去調查和質證,親情被中共的階級鬥爭性無情碾碎。她給爸爸寫了一封信,只有幾句話:「你現在已經是人民的敵人,你應該很好改造自己,回到人民中間來,到那時我就叫你爸爸。」

直到父親1961年在北大荒餓死,父女倆也沒見過面。那年父親才45歲,風華正茂。

有一天,當她得知父親在僅有的幾件遺物之一的日記上寫著這麼一句話:「我從《人民畫報》上找到了她,她更可愛了,我興奮地直哭!」她徹底的崩潰了,感受到了被欺騙的刺痛。

1979年,父親平反後,她在父親的追悼會上悲痛地懺悔:「我恨我們太軟弱了。軟弱使我們屈從於外界的壓力。……我恨我們太無知了。無知使良心遭受欺騙。我至今不能原諒我自己,為什麼竟相信那些把您指責為人民敵人的謊言……」

「你為什麼討厭共產黨?」 網友回答實錄

中共在1958年和1963年曾搞過所謂的「史學革命」。「史學革命」其實就文革的先聲,為的是篡改華夏數千年的歷史。「史學革命」的結果是將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與文化從學術殿堂中移除,讓青少年學生們只能浸泡在用於政治洗腦的赤化教科書中:中共黨史、國際共運史、帝國主義侵華史、人民公社史等等等等。近期的黨史編纂與修訂、黨史進小學課堂等活動,無非是所謂「史學革命」的故伎重演。

2020年5月24日,品蔥網上有個發問貼,題為:「你為什麼討厭共產黨?」回答幾乎是一邊倒的,「因為它們反人類反社會,所犯之罪惡罄竹難書。」

有網友貼上自己的親身受迫害經歷,控訴其惡。比如:「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曾經在1940至1942年間,57次闖入我祖先的村莊搶奪糧食。」「共產黨成員陳毅,俞啟威,江青直接害死了我的曾祖父。」「共產黨的狗腿子,級別是縣革委會不知道什麼幹部,使我曾叔祖失去膝蓋以下全部肢體。」「共產黨的公社餓死了我超過10位同族長兄。」「共產黨的狗崽子意欲強姦我的祖母,打死了我的祖父。」」共產黨的計劃生育殺死了我超過20位在母胎中的同族兄弟姐妹子侄,以及他們的母親。」……

謊言的本質仍是謊言

中共的反人類本性,註定其自我美化終將是徒勞的。中國問題專家胡平評論:「共產黨寫黨史有一個致命的死結,那就是它反覆多變,隔些年就要改寫一次。改寫的次數太多了,改寫的幅度太大了,到後來大家就什麼都不信了。」

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仍舊是謊言;假話翻新,也仍舊是謊言。自願和被動上當的人一直會有,這很不幸;而只有能識別和拒絕謊言的人,才能得到真理,得到精神的自由與重生。這是天定的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總說人反黨 可識黨反人?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