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馬雲與習近平的生死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明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這次會議將決定中共最高層的換屆和後年全國人大及「一府兩院」(國務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的換屆。

習近平能否三連任?習的人馬能否占主導?是習當前最關心的問題。能否將習拉下馬?則是反習勢力最關心的問題。

習與反習勢力的最後較量已經展開。自稱「風清揚」的中國電商巨頭馬雲,原本想做一個超然物外的人,卻不知不覺捲入一場中共高層你死我活的決鬥中。

公開反習的開始

中共反習勢力跟習公開叫板,是從2016年3月4日,習反腐打虎的關鍵時刻,從中國大西北的新疆開始的。

那天深夜,新疆無界新聞網發表了一封自稱是「忠誠的共產黨員」寫的公開信,稱習「不具備帶領黨和國家走向未來的能力」,要求習「辭去所有黨和國家領導職務」。

信中三次威脅習一家老小的生命安全。信的第一段說,之所以要求習辭職,一個重要原因是「出於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的考慮」。之後,談到習的反腐打虎,說習繼續這麼幹下去,「也可能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人身安全上的隱患」。最後一段重申,「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請習趕緊辭職。

馬雲生意越做越大後,從電商行業轉向其他許多領域,其中之一是投資媒體。在香港,馬雲收購了香港最有影響力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在大陸,馬雲投資了無界新聞等。

新疆無界新聞網發表上述公開信,人們會很自然聯想到投資人馬雲。可能馬雲與這封公開信沒有任何關係,但是,還是會給馬雲未來的命運投下陰影。

反習的重要一步

2019年11月16日,被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搞得焦頭爛額的習,再受重磅打擊。這一天,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一篇題為《泄露文件揭示中國如何組織對穆斯林大規模拘禁》的長篇報道。

報道稱:《紐約時報》獲得一份長達403頁的中共內部文件。「它們是數十年來從中國執政的共產黨內部泄露出來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為人們了解(中共)在新疆的持續鎮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內部材料。」「文件包括近200頁習近平和其他領導人的內部講話,以及150多頁管控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指示和報告。還有的提到把限制伊斯蘭教的措施擴大到中國其它地方。」

「這些文件是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國政界人士泄露出來的,該人表示,希望文件的披露能防止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領導人逃脫他們對大規模拘禁應受的責備。」

對於中共在新疆的人權迫害,筆者是持反對立場的。但是,對於這起泄密事件,筆者認為,動機可能不那麼單純,可能是習的政治對手故意放料,藉機反習。

習無法承受的罪名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是習的聲望由最高向最低劇變的轉折點。

這個轉折的關鍵在於:習與他最大的政敵——江澤民、曾慶紅達成妥協。從2013年1月開始,習發動反腐打虎戰役,目的就是從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與江派第二號人物,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手中奪權。五年內,習查處400名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數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習如果再往前跨一步,就是抓捕江、曾了。但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習被江、曾「假裝認慫」迷惑,不再追究江、曾的罪行了。

江、曾是什麼人?是什麼喪天害理的事都敢幹的人。

中共十九大上,江、曾安插在習身邊最重要的親信——王滬寧,成為中共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之後,王不停地給習灌馬列主義的迷魂湯,把習灌得暈頭轉向。

習頭五年反腐打虎,聽到、看到、接觸到的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大量嚴重腐敗問題,可能壓根兒想不起來還有《共產黨宣言》這本書。但是,王滬寧告訴習,必須學習《共產黨宣言》。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2018年5月4日,中共舉辦高規格大會,紀念馬克思冥誕200周年。習發表長篇講話稱,紀念馬克思,是為了「向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這個講話肯定是王滬寧組織人寫的。

中共十九大後,王滬寧用馬列主義一步一步引導習向左轉,促使習將他曾親口講的「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等忘到九霄雲外,促使習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去年6月24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演講中稱: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政黨,「習近平總書記把自己視為是斯大林的繼承人」。

7月2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演講中稱:「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

2021年1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中稱,中共對新疆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滅絕與反人類罪」。

同日,拜登提名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在參議院表示,同意蓬佩奧的上述聲明。

2月25日,荷蘭議會通過動議,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

4月22日,英國下議院通過動議,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與反人類罪」。

3月8日,美國智庫「創新戰略與政策研究所」發布一份獨立調查報告,透過全球50多個專家、學者,將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的證據與聯合國《防止和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進行對照,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

習如果被指控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與反人類罪」,不僅涉及習權力安全的問題,還涉及可能在國際面臨法律追究問題。

馬雲在金融風險問題上發表跟習相反的言論

2020年,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等,導致大瘟疫從武漢蔓延到全中國、全世界,給全人類帶來一場空前大災難。習成為眾矢之的。

2020年,公開反習的中國人,是習上台以來最多的一年,言辭也最激烈。如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多次痛斥習是「黑幫老大」,要求「習必須下台」。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稱習是一個「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律系的薛扶民發公開信,呼籲立即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的去留問題,稱「對習近平執政以來工作的評價,其重要性不亞於打倒四人幫」。

這些反習言論無疑對習產生很大衝擊,但是,這些人還不足對習構成威脅。因為其中有的人身在海外,如蔡霞在美國,有的是退休老人,如任志強已退休六年,有的是書生,如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

習一直在採取各種措施撲滅反習之火,以警效尤。

但是,習的這些嚴厲做法似乎沒有引起馬雲足夠重視。到去年10月24日,在中共最大的直轄市——上海,馬雲再次語出驚人,抨擊中共的金融監管。

這一天,習派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講話,要求中國「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明確指出:「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

但是,馬雲在接下來的演講中卻說,中國不存在「系統性金融風險」。中共金融監管存在許多影響創新的問題,諸如「當鋪思想」等。馬雲表示:「過去16年,螞蟻集團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馬雲與王岐山針鋒相對,本意是否是衝習公開叫板,可能性或許不大,但王岐山是代表習發言的,馬雲等於是與習關於金融監管的看法唱反調。

習多次反覆強調:「金融安全是經濟安全的核心」,「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2020年,公開反習事件接連不斷,習一次又一次強按下去之後,馬雲公開發表上述講話,無疑讓習非常惱火。

尤其是,馬雲是中國最大的電商巨頭。他控制的螞蟻集團原定去年11月5日在滬、港同時上市。螞蟻集團的招股書顯示,截至去年6月底,螞蟻平台促成消費者和小微電商的信用貸款金額分別達1.7兆人民幣和4,000億人民幣,螞蟻旗下的支付寶所服務的小微電商超過8000萬家,過去一年在中國經手的總支付交易金額超過118兆人民幣。

2015年6月,中國發生過A股暴跌的大股災。這場大股災被認為江澤民派系搞的反習「金融政變」。

《華爾街日報》對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團和螞蟻集團的股權結構進行過調查,發現其中包括江澤民之孫江志成,江澤民的親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兒子賀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以及提拔重用江澤民的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等。

這些情況讓習更加擔心:馬雲會不會變成另一個在金融市場上翻江倒海的「金融巨鱷」?馬雲背後是否有反習勢力支持?

馬雲與習的生死劫

去年12月24日,馬雲在演講中特別談到:「這個世界雖然留給我們的發展機會很多,但是,關鍵性的機會也就一兩次,現在就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所以,我想我還是要講一講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但「最關鍵的時刻」對習來說,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滋味。

實際上,這是習上台以來最倒楣的時刻:習在馬列主義意識形態操控下,把中美關係搞砸了,香港問題搞砸了,台灣問題搞砸了,新疆問題搞砸了,中英、中加、中澳、中日關係等都搞砸了,美國正在國際上合縱聯橫,圍剿中共,海內外罵習、反習、倒習、要求罷免習、政變、兵變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正在是這個時候,馬雲哪壺不開提哪壺,在金融風險問題上,公開跟習唱反調。這是習決不能容忍的。

上海金融峰會後,習對馬雲採取了一系列整肅措施,包括緊急叫停螞蟻集團上市,對阿里巴巴集團重罰128億元,要求螞蟻集團交出自主研發分布式數據庫OceanBase和移動開發平台mPaaS,責令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停止招生等。馬雲的麻煩還沒有完。

4月27日,《華爾街日報》報導稱,中共監管機構正對「到底是誰快速批准螞蟻上市」進行調查,對象包括批准螞蟻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監管機構、給螞蟻IPO護航的地方官員,以及從中受益的大型國有公司等。

習如果深入追查下去,肯定有人面臨被清算,雙方短兵相接,必有一場惡鬥。

一場另類「血戰」已打響

4月25日,習在桂林參觀湘江戰役紀念園時,特別提到「湘江血戰」,聲稱「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下去」,就一定能如何如何。

1934年11月的湘江血戰,是中共紅軍從江西瑞金撤退後吃的最大一個敗仗,紅軍人數從8.6萬多銳減至3萬多。戰役過後,湘江江面,密密麻麻漂浮的,都是紅軍的屍體,以至當地流傳一句話:「三年不喝湘江水,十年莫吃湘江魚。」

習的這番話不經意透露了習目前的真實困境。中共二十大召開前,習不打敗對手,對手一定會置習於死地。

湘江血戰是中共黨魁博古推行極左路線的產物。此後不到兩個月,博古在遵義會議上被趕下台。87年後的今天,不知習能從湘江血戰中學到什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