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共早有準備 拜登墜氣候陷阱

原標題:【獨家】中共推光伏產業 拜登墜氣候陷阱 習近平與中共欲改寫世界規則(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2日訊】美國在剛剛落幕的氣候峰會上宣布了比中共碳中和更為雄心勃勃的目標。然而,大紀元所獲文件披露出光伏清潔能源在中國的現狀,暗示中共正在誘使美國步入新能源軍備競賽的陷阱。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4月22日的全球氣候峰會開幕式上宣布,到2030年美國將把溫室氣體排放量比2005年減少50%。拜登將應對氣候變化視為其任上的優先要務,並撤銷了前總統川普(特朗普)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川普總統並不認同目前被視為政治正確、但在科學上卻受爭議的「氣候變化」理論。

4月1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承認美國在生產太陽能板和電動汽車等方面「落後於中國」,不過他宣稱,美國必須在對中共的競爭中領導綠色能源革命。

中共已壟斷光伏產業鏈

布林肯和拜登對綠色能源的奢望,可能遙不可及,因為美國雖在技術創新上一直保持領先,但這無助於打破中共已壟斷綠色能源產業鏈的現狀。

2021年3月30日,中共國務院舉辦可再生能源新聞會。(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根據中共國家能源局今年3月30日在國務院可再生能源新聞會上的通報(鏈接),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的可再生能源市場和設備製造國;其中光伏產業占據全球主導地位,光伏組件在全球排名前十的企業中,中國占據7家。其產業為全球市場供應了超過70%的組件。2020年中國風電、光伏新增裝機約1.2億千瓦,占全球新增裝機容量的一半以上。

美國務卿布林肯也承認,中國擁有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可再生能源專利,在太陽能板、風力渦輪機、電池和電動汽車領域,美國已落後於中國。

「光伏」是光生伏特的簡稱,是指利用半導體材料的光伏效應,將太陽光輻射能直接轉換為電能。太陽能是綠色能源最重要的組成之一。

光伏技術起源於美國的貝爾實驗室。光伏產業是成本驅動的行業,成本優勢會帶動行業發展。

中共依靠多年來的財政補貼,以及用政策指令創造出的國內需求,將中國光伏產業從最初的來料加工,助長為覆蓋整個光伏產業鏈的「光伏軍團」。其中包括全產業鏈的西安隆基(LONGi),制霸矽料的通威股份(Tongwei)、光伏玻璃大王福萊特玻璃(Flat Glass)、膠膜龍頭杭州福斯特(Hangzhou First),甚至在光伏逆變器領域,華為(Huawei)也一直是世界第一。

在中共推動下,中國光伏發電技術快速疊代,同時過去10年中光伏發電造價下降了75%。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被視為政治正確的綠色能源都是「重結果、輕過程」,即過度宣傳使用可再生能源有益於綠色環保的結果,而無視或迴避這些綠色能源製造過程中的重度污染和能源消耗。

以光伏產業為例,無論是製造矽料、面板和電池過程中對生態環境的破壞,產生的廢棄物、毒害氣體,或是光伏產品的回收,都會對自然環境造成巨大的污染和風險。

光伏等綠色產業暗藏的巨大污染成本,也是中國能發展為全球第一「綠色能源」製造國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自媒體「遠川研究所」3月發文稱(鏈接),擁有全球最大市場和工廠的中國,在光伏、新能源等產業能夠從成本和規模上徹底碾壓競爭對手;這種能源競爭是「一場比半導體更重要的軍備競賽」。

華為「2億棵樹」和清潔能源背後的血色

在清潔能源領域的競爭中,國際社會越來越意識到,綠色能源背後不一定乾淨。

例如,涉嫌替中共蒐集情報和侵犯人權而遭美國芯片禁令制裁的電信巨頭華為,早在8年前就布局光伏產業,並在中共支持下成長為光伏逆變器領域的龍頭。

(華為官網截圖)

據華為官網介紹,2015年,中共國家能源局推出「光伏領跑者」扶持專項計劃,華為的光伏逆變器大獲成功,占比達50%以上。2016年的領跑者項目,華為智能逆變器更是達到65%以上。

華為官網自稱(鏈接),華為「智能光伏」已應用於六十多個國家,「累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48億噸,相當於種植了超2億棵樹」,「開創綠色、經濟用電新模式」。

今年3月,英美加和歐盟就新疆發生的人權迫害,聯合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隨後,中共共青團和黨媒掀起了打擊抵制新疆棉花的H&M等外國企業的政治運動。不過,中共此舉反促使新疆棉花事態擴大,國際社會愈發關注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人權迫害,以及新疆出產的奴工產品。

2019年起,澳洲ABC、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美國政府和國會、英國BBC等諸多國際媒體和政府機構先後發布調查報告,證實並譴責中共在新疆地區實施包括「強迫勞動」在內的人權迫害和種族滅絕罪行。中共對此予以否認。

4月11日,《華爾街日報》刊文(鏈接 )稱,太陽能行業供應鏈嚴重依賴新疆,而中共在新疆實施的人權迫害以及由此引發的緊張局勢,已經令該行業陷入惶恐。

4月13日,彭博社刊發調查報導(報導鏈接 ),揭露新疆地區的「新疆大全」等光伏企業涉嫌參與中共實施的奴工迫害,質疑購買中國制太陽能板的消費者面臨著道德上的不確定性——在擁抱綠色能源的同時,變相支持了中共的「強迫勞動」。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文否認該指控,稱是對新疆光伏進行「產業滅絕」。環時引述光伏業者數據稱,中國的多晶矽(光伏原材料)產能占全球85%以上,其中新疆矽料占全國57%。新疆大全產能約占全球市場份額15%左右。

中國已主導光伏產業鏈(中國光伏行業協會《2020年回顧與2021年展望》截圖)

環時報導指中國已主導光伏產業鏈,並列舉中國光伏行業協會(CPIA)數據稱,2020年中國光伏製造業各環節全球占比為:矽料67%、矽片97%、電池片79%、組件71%。

環時引述中共專家的話稱,「光伏產業事關未來新能源的話語權」;西方想打壓新疆光伏業,把中共趕出全球價值鏈,「要問問中國的光伏產業和全世界的光伏市場是不是答應」。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對此分析說,「黨媒環時關於新疆光伏的報導,泄露了新疆光伏事關中共新能源霸權布局的祕密。」「同時也從側面證明了,中國的光伏產業並非單純的企業經濟活動,西方媒體的指控並非無的放矢。」

獨家:中共大量應用光伏 用補貼搶占市場

事實上,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已經揭示了光伏已被中共大量應用於扶貧等政治運動中,光伏等新能源領域中的競爭已然超出了產業範疇。

中共內蒙古莫旗政府制定的《光伏扶貧管理辦法》文件截圖(大紀元)

例如中共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簡稱莫旗)政府出台的《集中式光伏扶貧電站收益分配管理辦法》政策文件顯示,莫旗政府依據國家能源局(國能發新能﹝2018﹞29號)和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內扶辦發﹝2018﹞123號)文件內容,制定了光伏扶貧收益分配辦法。

該辦法針對莫旗阿爾拉鎮阿爾哈淺村48.6兆瓦集中式光伏扶貧電站的收益分配,規定符合條件的貧困戶「每戶每年通過光伏扶貧工程穩定收入3000元以上」;2020年後「光伏扶貧電站持續扶貧20年」。

中共河北省邢台市委宣傳部《扶貧工作匯報》文件截圖(大紀元)

中共河北省邢台市委宣傳部在2018年6月7日所作的《關於精準扶貧工作的匯報》中披露,市委宣傳部負責巨鹿縣觀寨鄉崔寨村的扶貧工作,宣傳部制訂了精準扶貧工作方案,要推動「確保全村39戶貧困戶95人全部享受光伏產業和奶牛養殖產業2項扶貧政策,戶均增收3300元以上」。

衡水市外事辦2016年精準脫貧幫扶戶手冊截圖(大紀元)

中共河北省衡水市外事辦2016年《精準脫貧駐村工作組幫扶戶手冊》顯示,當年對貧困戶郝某根的扶貧工作總結中,提到要「借鑑外地經驗,發展光伏電站」。

根據中共國務院官網扶貧辦(鏈接 )2015年1月消息,中共在推進實施精準扶貧十大工程,其中就包括「光伏扶貧項目」。

(中共國家能源局《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文件截圖)

根據中共國家能源局2016年12月出台的《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PDF鏈接 ),中共發動的「光伏扶貧工程」是在貧困地區建立分布式光伏扶貧電站,目標是覆蓋280萬無勞動能力貧困戶,平均每戶每年增加3000元現金收入;該項目同時「優先享受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貼」。該規劃顯示,中共當局同時還實施了「光伏領跑者計劃」來扶持企業。

這些文件披露出的光伏扶貧和發展政策,只是中共用補貼推動並壟斷光伏產業的謀劃之一。

根據「遠川研究所」的分析文章,中共單純補貼光伏產業的政策,在2012年遭到歐美反傾銷制裁的重創。該文認為,2013年政府啟動了大規模的光伏補貼新政,大力刺激國內需求,把行業從底部迅速撈了起來。

根據公開報導(鏈接 ),中共對光伏產業的補貼政策大致分為3個階段。

「金太陽」財政補助(2009-2013年)。2009年7月16日,財政部、科技部和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了《關於實施金太陽示範工程的通知》(財建〔2009〕397號)文件,通過財政補助的方式來補貼光伏業。該政策對被列入金太陽示範工程的項目,按總投資50%~70%給予補助。

該政策實施前,2008年年度中國累計光伏項目安裝總容量僅140兆瓦。「金太陽」補助實施3年,僅公示納入金太陽示範工程的光伏項目,總裝機規模就高達6300兆瓦。

標杆上網電價(2013-2019年)。2013年5月中共停止了金太陽示範工程財政補助項目,並於8月推出了「標杆上網電價」的補貼政策。根據該政策,光伏電站項目除了可以取得上網電價的收益外,還能收到「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補貼」(又名「度電補貼」)。

上網指導價(2019年至今)。2019年4月28日中共推出《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完善光伏發電上網電價機制有關問題的通知》,自2019年7月1日起將標杆上網電價改為指導價。該政策要求光伏項目上網電價通過市場競爭確定,不高於指導價才可能獲得補貼。

中共利用補貼以及「扶貧工程」、「領跑者計劃」等政策性市場需求,刺激光伏產業,進而取得了壟斷性的市場地位。

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CPIA)數據,自2013年起中國光伏新增裝機量年年位居世界首位,自2015年起光伏累計裝機量連續6年位居第一。

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的數據,截至2019年底,中國光伏累計裝機容量達到了204吉瓦,超過了美國與歐盟28國的光伏裝機總量。

憑藉規模效應和提高管理、技術效率,中國光伏產業的成本也在不斷下降,並進一步加強了壟斷競爭優勢。

期間中共多次調整上網電價,並開始逐步下調補貼,最終目標是去掉補貼、實現平價上網。

中共國家能源局在今年3月的新聞會上宣稱,要推動新能源成為電力供應主體,「十四五」時期清潔能源占能源消費增量的比重將達到80%。

另陸媒財新網報導(鏈接 ),國家發改委4月6日內部下發了《關於2021年新能源上網電價有關事項的通知》的徵求意見稿,準備制定各地新建風電、光伏項目「指導價」,大幅下調補貼,讓光伏、風電從今年起正式進入平價時代。

不過,該意見稿同時也鼓勵各地方政府出台針對性扶持政策,接力中央補貼,支持風電、光伏等新能源產業發展。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對光伏產業的補貼、扶貧等政策,是其一貫的套路。「中共首先靠補貼撐起一大產業,然後在世界範圍內擠壓掉幾乎所有競爭對手,讓整個世界依賴中共控制的供應鏈;最後壟斷市場後,再漲價賺大錢,或憑此謀奪其它政治利益。」

李林一說,「這實質是一種不對稱的競爭——以國家補貼和行政干預、與私營部門競爭。」

中共借「環保」大旗 將拜登誘入新能源競賽陷阱

針對拜登政府的清潔能源政策主張、以及習近平大力推進的環保新能源「十四五」規劃,李林一分析說,「這種趨勢其實是中共揮動環保主義的大旗,將拜登誘入了新能源軍備競賽的泥沼和陷阱。」

李林一認為,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數十年的滲透下,環保主義如今已經成為西方國家的「政治正確」;而中共面對國際社會日益加強的抗共聯盟,以及在人權問題上的聯合制裁,正試圖利用環保大旗,對美國政府中以及美國盟友中的朋友進行統戰,同時藉機搶占新能源市場。

實際上,拜登剛剛在氣候峰會上提出了比習近平2060碳中和更為激進的目標,而且在過去數月中也推出了以環保和新能源為旗號的2萬億美元基建計劃。不過美國資深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批評說,拜登的綠色能源計劃是給中共送上大禮,因為這些行業已是中共在主導。

盧比奧的擔心事出有因。例如美國之音4月26日的報導(鏈接 )引述美國專家觀點稱,因為中國已在製造業占主導地位,所以美國應與中國合作。

然而盧比奧指出,拜登的計劃會大規模增加從中國購買太陽能電池板,用美國納稅人的錢購買中共的奴工產品,這使得清潔能源不再清潔。

美國前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也在4月15日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線上聽證會上表示,中共將貿易武器化,利用供應鏈來脅迫國際社會。博明指,中共正在讓世界越來越依賴它,從而推進其專制政治目的。

李林一說,「除非美國政府能解決對中共供應鏈的依賴,否則拜登的天價基建計劃就會掉入中共的環保陷阱。」#

錫林郭勒盟僑聯三年定點幫扶工作總結
三年來年,我會在錫盟委統戰部的指導下,按照全盟脫貧攻堅工作要求,結合工作實際,紮實開展了定點扶貧工作。現將工作簡要總結如下:
關於精準扶貧工作的匯報
按照「隊員當代表、單位做後盾、一把手負總責」的要求,市委宣傳部積極開展各項幫扶工作,並取得一定成效,現將有關工作情況匯報如下:
精準脫貧駐村工作組幫扶戶手冊
(2016年度)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