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報應太快 長安劍點火成殘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7日訊】今天是5月6日,星期四。

幾天前,中央政法委官方微博長安劍發的兩張對比的照片,一張中國4月29日發射長城5B火箭,一張印度焚燒疫情死亡者屍體,並說明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震驚世界,還有想不到的後果,也許就是報應。另一件就是中共無限期停止和澳洲的戰略經濟對話,是對什麼事情的報復?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的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的照片證明,對印度疫情的幸災樂禍並非網民自發。政治局委員級的政法委並無權力插手常委級王滬寧的領地。事件後續胡錫進從戰狼變公知?揣摩上意是專長。總有更左更激進的。用來笑別人的火箭殘骸失控報應也太快。

中共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是對澳洲取消一帶一路項目的報復,也是對覆核達爾文港租賃的警告。

政法委發中印對比照 高層策劃?

首先說說這張照片,1)這不是一般的被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民眾,這是煽動者,點火者。2)由於中央政法委的身分,網民會認為這是中央高層的意思,也許確實是,會以這個作為標準發揮,一般會更無底線;3)對他人的災難和痛苦幸災樂禍是最無恥的行為,一般會煽動底層去做,高層裝文明,中央級機構赤膊上陣以前較少。4)充分證明這次對印度疫情的大陸網路表現並非自發,而是有高層指導策劃的。

這兩張照片和說明引起的轟動特大,除了在網絡上引發大陸和世界的輿論譁然,國際大媒體都爭相報導。這似乎和中共當局疫苗外交想得到的公關好處完全對立。

為什麼中共總是要努力做一件事情然後又努力破壞呢,這種左右手互搏的現象也是值得研究的。

政法委為什麼要介入國際事務?這是很不尋常的,外交是非常專業的工作,外行根本就掌握不了分寸。中央政法委主要從事對內鎮壓,管轄範圍中只有一個國安部對外,但那是搞情報收集,和外交無關。

當然中共外交有一些特點別人沒有的,如戰狼外交、小粉紅群眾外交等,都是令全世界頭痛的事。

政法委為何要插手印度疫情

中央政法委為什麼要插手印度疫情?一方面主要是煽動國內民族主義,作為維穩的一種手段,政法委當然認為自己可以主導,另一方面,網路監控也是政法委的職權範圍,監控和輿論引導本來就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

再一個,在中國政治環境似乎在左轉和文革化,各個部門都會努力表現,以誰更左更極端來爭寵。也會有一些出格和跨部門跨專業的表現。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意思。

中央政法委近幾年多次插手重大事件的輿論引導,其背景有點意思。政法委最後一任常委主任是周永康,正好是習近平需要立威,把政法委降到政治局委員,常委一級就是自己管,19大以後交給了趙樂際分管。

中央政法委在政治局委員一級想和王滬寧這個常委管的宣傳口搶地盤,可能不是表面那麼簡單的事情。

胡錫進現象 賭一把?

胡錫進現象,老胡本來是言論表現最出眾的,從來都是怪招,而且是政壇不倒翁,這倒不見得是他上面有人,現在大家看到了,所謂上面有人,到現在不倒的很少,那個派系都有最大的後台倒楣的時候,應該說老胡對中共的本質的理解和跟隨是得心應手的,很少失手,既符合高層意思,又討好並引導了民族主義民意。

不過這次對中央政法委照片的批評卻成了部分更極端網民的靶子。胡錫進認為作為官方機構的帳號,這個時候應該高舉人道主義大旗,表達對印度的同情。這樣的表態遭到攻擊,有人甚至把他比喻為公知,在中國大陸,公知可不是一個好的名稱。

當民族主義作為中共統治的意識形態代用品後,總會有人比極端分子更極端,如這次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就是一例。 胡錫進不見得會失寵,不過想到幾件事,一個是胡顯然是一種政治投機,這在中共歷史上不少見。

如文革期間的張春橋,當時沒有人知道毛怎麼想,67年一月,張春橋豪賭一把,全國第一個把中共的市委市政府的權給奪了,就是所謂一月革命,成立上海人民公社,他賭贏了,基礎是他真的理解毛的繼續革命的思想。

不過中共歷史上更多的是整人的被更左的或更新的整了。現在不是都在談二次文革嗎?劉少奇最先提出毛思想,最後死於毛手中,劉歷次運動整人,從延安整風到四清,最後整他的都是他自己那一套。文革中被整的老幹部,幾乎都用同樣手段整過他人。都是現世報。

報應來得太快

講到報應,報應來得太快,中國長城5B火箭升空後殘骸失控,世界注目其落點。 要是沒有那張照片對照,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多少人關注長城火箭升空,也許美國軍方和情報關注。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從發射角度,應該是成功的,失控的是殘骸,不過中共2019年曾經高調宣傳是世界上第二個可以精確回收火箭殘骸的國家,那樣的話,這次殘骸失控就可以被認為是發射部分失敗了。

中澳關係持續惡化

最近中澳關係持續惡化,最新的進展是,中共發改委宣布,停止和澳洲的戰略經濟對話。什麼意思呢?這個對話是2014年在北京建立的一個機制,中方是發改委,澳方是財政部長和貿易部長,這個是中澳部長及以下級別的最主要的貿易協調機制,中方曾非正式暫停對話,不過這次比較嚴重,是無限期暫停。

中共方面的理由是「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某些人士基於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推出系列干擾破壞兩國正常交流合作的舉措」,澳洲在西方國家中,對中共的態度確實是最強硬的,但無論如何扯不到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

澳洲是最先關注和試圖反擊中共滲透的西方國家,那時美國川普總統剛上任,還沒有關注這方面的事情,Four Corners播出了一個47分鐘節目,揭示中共如何滲透澳洲,主要兩方面:澳洲的政治獻金和CSSA,中共當然不承認,但澳洲沒放鬆,開始立法限制外國代理人和外國政治獻金,其實這都是一個主權國家的內政和權利,但中共小心眼,這梁子就結下了。

後來澳洲禁止華為5G,也是保護自己國家安全,純防禦性而不是進攻性的。去年,澳洲又是國家最先也是最堅持要求調查病毒起源的國家,還批評中共在香港和新疆的鎮壓,中共則以禁止澳洲牛肉和葡萄酒來懲罰。

最後一根稻草則是澳洲聯邦政府首次引用《外交安排政策法》(Foreign Arrangements Scheme),取消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署的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兩份協議。

中共這次的報復應該就是針對這個,同時試圖防止澳洲政府對達爾文港的租賃協議進行新的安全覆核。

關於一帶一路協議,這是典型中共的陰謀詭計,一帶一路是中共中央級,即國家級的項目,而維多利亞只是澳洲的一個地方政府,中共最擅長的就是避開外國的聯邦政府直接和地方政府打交道簽協議,這其實是違反兩國關係原則的。美國也是到蓬佩奧當國務卿的最後一年才重視這個問題的。

這也根本就不是什麼冷戰思維,而是設法堵住危害國家安全國家利益漏洞的防禦措施。西方國家要想不被中共各個擊破,就需要聯手,不能讓一國承擔壓力。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