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探訪律師江天勇 認識邪惡的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4月28日,江蘇崑山的王和英和張家港的陶紅到河南信陽,去探望出獄兩年多來卻至今仍然被中共非法軟禁在羅山縣老家的江天勇律師。她們剛進江天勇家門,聊了沒多久,中共公安就聞訊趕到門外,搖晃著大門要求客人出去,他們要「查驗身分證」。一直以來,中共的爪牙以「查身分證」為名騷擾來訪朋友的無恥做法從未停止過,這當然令江律師十份生氣。唇槍舌劍之下,中共爪牙們胡攪蠻纏、知法犯法,面對人權律師有理、有據、有節的雄辯,自然是毫無招架之力。他們電話請示頭頭後,無奈地敗走。如今的中共政權,除了無恥枉法耍流氓,還剩下什麼呢?!

公安離開後,江天勇律師和家人熱情款待遠來的客人自不必說。外面一直駐守在專門為了跟蹤監視江律師,而建在江律師父母家附近平房中的八個地痞流氓,則警惕地通過早就在每個路口安裝好的攝像頭,嚴密監視來往的每一個行人。中共這樣的非法行為,已經在江律師父母這裡持續了兩年多。無論是王鞘嶺、李文足還是謝陽律師等等,所有到河南信陽探訪過江律師的朋友都有過被公安以「查驗身分證」為名騷擾的經歷,有的還被強行帶到了派出所進行盤問。這次王和英和陶紅也不例外,當江律師送她們離開後,仍然有爪牙跟蹤她們,並電話叫來了信陽的國保隊長以及當地派出所公安,在賓館附近抓住王和英和陶紅要她們到派出所走一趟,之後再逼著她們出示身分證後才離去。

中共這樣的行為純粹屬於濫用職權,維護一黨之私利。可是,在所有權力都被共產黨壟斷的共產專制之下,談法律、法治就像在沙漠裡要求人們必須遵守「紅燈停,綠燈行,黃燈亮時等一等」的交通規則一樣滑稽可笑,因為專政之下是沒有法治的。

河南省信陽維權人士邢望力近日被當局行政拘留十五天,疑與探望維權律師江天勇有關。(邢鑒獨家提供)

儘管這一切對於我而言實在是太熟悉了,可是當我從江律師與中共爪牙講理的視頻了解到當時所發生的事情,當我讀到王和英寫的文章時,還是不由得胸中充滿怒火。我經歷了當年山東臨沂東師古的壁壘森嚴,無數網友因為勇闖東師古而遭到中共僱傭的地痞流氓的搶劫,在公安遙控指揮下被毆打的一樁樁、一幕幕又都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網友們當年探訪東師古的親身體會,不僅讓他們深度認識了專制政權的邪惡,也見證了中國共產黨的無恥本性。

記得我剛出獄不久,我請三哥幫我在臨沂買了一個電話卡。我只用它打了幾個電話給朋友後,中共就派公安駕車從沂南縣到臨沂市,把我三哥從打工的地方押回到東師古,逼著他把電話卡要回去拿走。許志永、李方平等,也因為要到東師古探訪我而遭公安假扮的流氓一路追打。所謂的「公安」,這時的一系列作法都與土匪強盜毫無區別。換句話說,此時的「公安」已經不再是公安,而是中國共產黨豢養的一群惡毒打手、黨衛軍而已。因此,他們所有的做法不僅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犯罪行為,而且都和代表公權力沒有任何關係,不再具有任何合法性和正當性。

不幸的是,從那時到現在,又一個十多年過去了。從山東臨沂東師古到河南信陽,中共不僅沒有停止作惡,相反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地為了維護它的獨裁政權,不斷違憲、違法地迫害中國人民,就連遮羞布也不要了。

如果哪位對我上述對中共的描述有不同意見,無需辯駁,請您去河南信陽探訪江天勇律師。如果您去了,事實一定會大大提高您對中共的認識。您幾十年來形成的認知,將徹底被顛覆。已經錯過了去東師古的朋友們可千萬別再錯過了去河南信陽,您去了可能會後悔一天,但錯過了認識中共本質的寶貴人生經歷,則很可能會後悔一輩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