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長征5B火箭失控墜落談中共「科技威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9日,長征5B運載火箭的第二次發射,將中國空間站工程首個航天器天和核心艙成功送入預定軌道,中共得意忘形。交響樂團露天演奏,背後的火箭升空,新華網形容是「激動人心的時刻」;習近平第一時間發來賀電;中央政法委微博也於5月1日發文「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用中國火箭發射成功對比印度疫情海嘯火葬大量屍體,引起印度駐華大使館抗議。

高潮還在後面。由於長征5B火箭設計問題,其重達21噸的核心火箭段被發現「失控墜落」,目前正在太空中「翻滾」,很難確定其何時何地墜落(歐洲航天局估計是在5月8日至5月10日,北緯41度到南緯41度——即北至紐約、馬德里和北京,南至智利南部和新西蘭惠靈頓之間)。

這引發廣泛擔憂。例如,5月4日,美軍太空司令部在回覆媒體查詢時表示,位於加州的第18太空控制中隊(其為全球太空探測機構提供一線的太空保護和預警),從當日起將每天更新公布這個失控中共火箭殘骸在太空的方位;6日,美國國防部長表示,尚無計劃擊落這枚火箭;7日,美韓軍方討論了如何應對中共火箭殘骸墜入地球的問題,日德軍方也派人參加。

然而,面對國際關注,中共先是含糊其辭和推諉,繼而淡化風險。5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火箭的絕大部分器件將在再入過程中燒蝕銷毀,「對航空活動及地面造成危害的概率極低。」對於記者問到「你能否保證此次墜落不會造成損害?中方認為火箭將在哪裡墜毀?」,汪文斌沒有回答,而是稱「相關主管部門將及時對外通報情況」。而中共航天局至今未向外界確認,長征5B火箭到底是受控還是將失控墜落。此外,諸如《環球時報》等中共喉舌睜眼說瞎話,污衊國際關注只不過是西方人關於 「來自中國的太空威脅」的炒作。

中共的迴避和詭辯畢竟無法掩蓋事實。而長征5B火箭的失控墜落,又完全是人為問題。大家知道,長征 5B 是少見的一級入軌火箭(如果加上四枚助推器的話也可以算作「一級半構型」火箭),成功發射後其芯一級會短暫地進入一條近地軌道,繞地球飛行好幾天,最終因為地球上層大氣耗散的影響,軌道逐漸降低,最後墜落在地球上的某個地方。 之所以說是「某個地方」,這是因為地球上層大氣的密度分布會受到當地重力、季節、溫度、太陽活動等等一系列的影響,而芯一級的軌道降低速率還會受到其大小、形狀、姿態等的影響。因此,要想提前好多個軌道周期精確預測其自由墜毀位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當然,消除墜落隱患的方法也是有的。就是在火箭(或航天器)快要落入大氣層之前,通過人工控制引擎點火的方法,讓其墜落在南太平洋的「航天器墳場」中。曾經受控墜落在此處的航天器包括了已退役的和平號空間站和六個禮炮計劃的空間站。1971年至2016年期間,該地區處置了超過263架航天器。

但是,顯然,長征5B火箭沒有受控墜落設計;也就是說,中共根本就沒考慮如何消除火箭墜落隱患問題。

一個有力的證據是,2020年5月5日,長征5B運載火箭首次發射升空,於11日在美國東部的大西洋上空脫離近地軌道,開始失控繞地飛行並墜落,北京時間5月12日23:33,其巨型殘骸——自1991年蘇聯39噸重的「禮炮-7」號飛船之後最大型的人造天體,長度達到30米、直徑為5米,這種規模的人造天體讓哈佛大學史密森天體物理學中心的天文學家McDowell直呼:「我從未見過如此大的人造天體經過這麼多重要城市的上空……」——在繞地102圈的飛行後,一些殘骸如雨點般落在了西非國家科特迪瓦境內,毀壞了數個村莊的多棟房屋住所,幸無人員傷亡。該碎片是1979年美國太空實驗室Skylab墜落地面以來的最大的一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當時稱其「非常危險」。

從長征5B當前兩次發射情況來看,它一直存在著失控墜落問題,隱患巨大。而且,根據中共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發展戰略,計劃於2022年前後完成空間站在軌建造,發射長征5B火箭還將多次,其對世界的威脅、危害問題就不容迴避了。

事實上,火箭(或航空器)的受控墜落設計在技術上已經成熟了,可中共為什麼就不採用呢?表面上或許是急功近利或「節約成本」,其實質則是趕超美國的好大喜功、對科技道德底線的無視和對生命的蔑視。

當然,中共這方面的表現絕不僅限於長征5B火箭。我們且不說當前正在肆虐全球的大瘟疫,其真正的來源是什麼,武漢病毒研究所能逃得脫干係嗎?就拿器官移植來說,中共爭當器官移植第一大國,連「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都幹得出來,還有什麼它不敢幹的?

中共的發展科技,不僅手段邪惡,而且目標更邪——控制人類、控制世界。如果中共能夠因此建立「科技霸權」,那對世界實在是個無可比擬的災難。

因此,對於中共的科技野心,世界必須高度警惕,要有應對手段。畢竟,當今中共渴求的科技霸權,並非不能被遏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