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6日訊】這幾天,馬雲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因為一首「反」詩,美團的CEO王興取代他成了大家談論的焦點了,這首詩名叫《焚書坑》,不是王興寫的啊,他只是轉發了古人的作品,只是,王興因此也掉進了一個「坑」,中共挖的用來割韭菜的坑。

這個美團是大陸的食品配送巨頭,去年疫情期間,別的企業都不景氣的時候,美團的餐飲外賣業務卻是大火,42歲的美團老闆王興,4月份時,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排到第60位,在一些報導中,年輕有為的王興常常被描述成很有些恃才傲物。一星期前,王興在自家旗下的社交平台「飯否」上貼了一首《焚書坑》,被人解讀為借古諷今,而諷的對象就是習近平。

那這首詩到底寫了啥,怎麼就被說成了是「反詩」呢?《焚書坑》是晚唐詩人章碣所寫,內容是「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這裡面的劉項就是指劉邦和項羽兩人。

這首詩的意思就是在諷刺秦始皇,做了焚書這件事,但還是保不住大秦的江山,你看燒書的灰還沒冷呢,山東群雄就已經揭竿起義了。最後一句「劉項原來不讀書」,是在說秦始皇焚書的目的本是不想讓天下人可以藉古諷今、表達對現實政策的不滿的,所以乾脆就把書燒了,從思想上禁錮百姓,但是沒想到劉邦和項羽這兩個造反的人,人家本來就是不讀書的,所以燒不燒書這件事對他們的思想根本就沒什麼影響。

詩是名詩,王興又是名人,所以這首詩一貼出來,就立即被快速轉發,但據說朋友圈裡也立即有人提醒王興,千萬不要被炒作,歷史上的文字獄、莫須有都是這麼來的。也有微博大V評論說,在反壟斷的關鍵節點,發這種令人浮想聯翩的詩,確實欠妥,誰是大秦?誰是劉項?太容易授人以柄。

王興發這首詩的用意到底怎樣,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的人會解讀成什麼樣,相信王興也是感受到了壓力,所以幾天後刪了詩,並解釋說之所以發這首詩,是因為聯想到了美團目前所處的競爭環境有感而發。

但是,這一番解釋又被解讀成是在掩飾,很多人覺得王興這是要追馬雲的節奏,隨即美團股價暴跌,兩天內就蒸發了260億美元,而王興的個人財富也縮水了25億美元。

一些了解王興的人認為,王興很有可能就是想藉著古詩,發洩一下對政府監管措施的不滿,可沒想到事情有點鬧大了,最後只好裝傻。

王興何許人也?

王興1979年出生在福建一個富裕家庭,父親是當地知名水泥廠的老闆,更是一家年產值上億元的水泥廠的大股東。王興從小就學習好,最後被保送上了清華大學。畢業後,又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去了美國一所大學攻讀碩士。從這兒可以看出王興不僅是個富二代,還是一個學霸。

2004年,王興回國開始投資創業,但無論是中國版校園SNS網站,還是飯否網、海內網都沒有成功。2010年,王興創辦了團購網站「美團」,成了國內最早的團購網站之一。2011年,嗅到商機的同行,紛紛開始入場,一時間類似的團購網站就有超過5,000家。接下來,經過激烈的競爭,美團最後勝出。2012年底,美團穩坐團購網站「第一」的寶座,隨後吞併了行業老二「大眾點評」,成為了行業內的「龍頭」企業。

這裡還有個小故事,前面節目中,我們剛跟大家介紹過寧德時代的老板曾毓群,他的財富現在是挑戰香港首富李嘉誠。王興,就曾經在「飯否」平台上記錄了這麼一件事,說他有一位朋友第一次去曾毓群的辦公室,看到牆上掛著五個大字——「賭性更堅強」,他的朋友就問曾毓群,「你為什麼不掛愛拚才會贏呢?」曾毓群回答說:「光拚是不夠的,那是體力活;賭才是腦力活。」

而王興聽說了這句話之後,非常震動,據說因此王興也加入了「賭徒」的行列,決定用腦力賭未來。看來這個故事,也從一方面說明了王興的個性。

這些年美團在團購、外賣、酒旅、出行等領域,商戰不斷,被評價說「半個互聯網圈,都是王興的敵人」。打開美團APP:外賣、買菜、打車、美食、酒店、休閒、電影、演出、火車票、機票、買藥等等等等,幾乎涉足了民眾生活的各個方面。

2020年,美團營收突破千億,2021年,美團市值突破兩萬億。一路上跑的王興,也毫不掩飾自己的自信,在「飯否」上,王興經常充當批評家,從男足到華為,從中國科技到國際局勢,王興出言火辣,口無遮攔,但這也讓一些人頗為反感。

王興還和另一位中國互聯網界的巨頭——馬雲,結下了梁子,兩人最初有過合作,但又很快決裂,最後又在多個領域成為了競爭對手,很多人認為,美團和阿里之間終有一戰。王興也是毫不掩飾對馬雲的敵意,多次公開給了馬雲負評,不但說過阿里沒底線,還說過馬雲不誠信,還有一次暗示淘寶是靠賣假冒偽劣產品起家的。

這些過往故事,也勾勒出了王興個性不羈的一面,所以,這一次的唐詩事件,也確實容易讓人聯想,他又是在別有所指表達不滿了,又或者說是被人趁機小題大作了。

不滿監管壓力

事實上,從今年2月開始,美團的股價就開始下跌,跟今年2月18日每股460港元的最高點相比,美團的股價已經下滑44%,市值蒸發約1.2萬億港元。美團股價的持續走低,也應該和近期受到的監管壓力有關。

今年,美團就已被判輸了兩場有關不正當競爭的官司。

一個是今年2月,浙江金華市中級法院,判罰美團向「餓了麼」平台賠償100萬元人民幣,原因是美團向商戶推送了一些詆毀「餓了麼」平台的信息,還要求「二選一」獨家合作,構成了不正當競爭。有消息說,美團已經提起上訴。

另一個是今年4月,江蘇省淮安市中級法院,認定美團存在明顯不正當競爭行為,判罰美團向「餓了麼」平台賠償經濟損失35.2萬元。

在4月底的時候,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還發布了一個通報,稱根據舉報,依法對外賣平台美團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但是通報並沒有說明具體細節。美團方面迅即回應說,公司「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調查」。

事實上,從2017年開始,美團就不斷被監管部門罰款,幾年下來,因為「不正當競爭」美團一共被罰了將近220萬元。

另外,中共官媒似乎也在帶跑輿論風向,前幾天北京衛視還剛報導,有一位處級幹部到美團體驗騎手生活,1天只賺到了41塊,估計這位處長不是體驗騎手,可能更像是在臥底了。報導中還提到美團平台上的註冊外賣員有將近1,000萬人,但這些人都不是美團的員工,而是屬於外包的關係,發生問題後,由商業保險來承擔,而每天3塊錢的商業險,費用要從外賣員的佣金中扣。也就是說,當美團騎手一天可能只掙到了40塊,還要倒扣掉3塊錢的保險錢。報導中還特意提到之前有一位騎手猝死,美團最後是迫於輿論壓力才賠了60萬。

此外,美團的高外賣佣金也一直是市場詬病的話題,但是美團之前回應說一單的利潤還不到2毛錢。但是,不管是不是2毛錢,3月份時,中共國家發改委等28部門聯合發布了一個方案,要求外賣、網約車、電子商務等網絡平台,要合理優化中小企業商戶和個人利用平台經營的抽成、佣金等費用。

不過在28個部門發出方案的第二天,王興在美團的2020年財報分析會議上做了個回應,他認為外界對其營收轉化率高的指責「並不公平」,並希望商家和監管機構對公司能有更清晰的了解,提供更好的監管環境。

但是,什麼才是更好的監管環境呢?雖然王興看不上馬雲,但是中共的監管連大名鼎鼎的馬雲都得認慫,美團又有什麼特別的呢?

割富豪韭菜

可能很多人都看出來了,美團已經成了中共監管機構的又一個目標,也許就是下一個要割的韭菜。從陸媒報出的消息來看,去年,美團的營業收入激增了18%,達到1,148億元。而王興上個月剛剛籌集了創紀錄的100億美元,並帶頭積極進軍在線雜貨市場。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他擁有美團大約11%的股份,大約是184億美元。

從王興的詩上,也讓人聯想到了漢朝名將周亞夫的故事。周亞夫曾在七國之亂時幫助漢景帝平亂立了大功,但後來種種原因被罷官了,後來,他的兒子為他準備後事,就買了一些廢舊的盾牌、盔甲之類的,準備將來給周亞夫陪葬用,但後來被人告發了,因為當時朝廷不允許私人購買武器,周亞夫就對皇帝派來的審訊官解釋說,我買這東西是陪葬用的,哪裡是要造反?那審訊官說,你就算生前不在地上造反,也打算死後在地下造反。周亞夫也知道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一氣之下絕食而死。

當然,中共想整治的人太多,美團並不是唯一被針對的,在過去的六個月中,中共監督機構已經頒布了多項法律,對互聯網領域進行更大的監督,據說北京正在進一步減少商業公司對個人數據和媒體的控制。

中國富豪榜上的首富,過去一年多來,從王健林、馬雲、馬化騰,到農夫山泉的鍾睒賧,已經換過4個人。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曾三度登上中國首富,更是亞洲首富,但是這些年也早就沒了往日榮光,原因據說也是因為遭到中共整肅。據報導,6年之內,王健林的個人財富損失達到320億美元,是中國富豪身價縮水最多的一個。

馬雲大家都知道了,今年4月,阿里巴巴剛被開出了創紀錄的182億罰單,原因是「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再往前,3月份的時候,騰訊老闆馬化騰也剛和反壟斷監管部門見了面,主題是討論騰訊要遵守規定的事兒,隨後騰訊就股價大跌,1小時蒸發兩千多億。

另外,外匯局、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共4家金融監管機構,還開始約談了像是字節跳動、京東金融、美團金融在內的13間大陸網絡公司,而約談的目的,有一點,相信和之前約談螞蟻是一樣的,那就是中共在藉著約談對相關企業發出警告。

現在的中共,在美中貿易戰和疫情之下,經濟的真實情況或許比外界預測的還要糟糕,因為缺錢,所以開足了「收割機」的馬力,而現在,似乎是到了「收割」富豪們的豐收季了。有媒體人發文說,現在很多有錢人都拜託胡潤不要把他們列在榜上,對中國富豪來說,太有錢,在中國真不一定是好事!

策劃: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陳思雨、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