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種酷刑】帶「尖刃」的小板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0日訊】你聽說過帶「尖刃」的小板凳嗎?

長約三十厘米,高約二十厘米,寬約十厘米;在板凳橫截面上和水平面約六十度斜角的方向兩邊分別釘上兩塊小木板,小木板的上方彼此重合,形成一道細細的「尖刃」。人就坐在這個小板凳的「尖刃」上。這是遼寧省本溪市溪湖監獄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一種酷刑

近日,這一酷刑的受害者、原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王虹,親手做出了這種帶「尖刃」的小板凳,並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酷刑——帶「尖刃」的小板凳的受害者、原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王虹,親手做出的帶「尖刃」的小板凳。(李辰/大紀元)

王虹,男,原遼寧省瀋陽市出租車司機,1996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三天,王虹開車多年落下的職業病——久治不愈的腰痛就好了。「重活能幹了,孩子也能抱了。」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性命雙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對改善身心健康,效果神奇。

修煉法輪功後,王虹的思想境界也昇華了。他說,「(以前)開出租車,撿到東西,就歸自己了。修煉法輪功後,都是儘量找失主。有一次,一個日本乘客去飛機場,把東西落在我車上了。裡面有攝像機、照相機、手機等貴重物品。我發現後,送回酒店。後來外國人說,(裡面的東西)價值兩萬多人民幣。」

法輪功自1992年在大陸傳出後,廣受歡迎;1999年前,大陸法輪功學員人數達7千萬-1億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和恐懼,於1999年下令取締和血腥鎮壓。

2008年5月24日,王虹被遼寧瀋陽公安非法綁架;同年8月5日,被瀋陽市大東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12月30日,被送至本溪市溪湖監獄第一監區。

在溪湖監獄第一監區,當時的管教大隊長田勇安安排米海等八九名服刑犯人對王虹實施迫害。

王虹說,「當時,他們讓我坐在帶刃的、尖尖的小板凳上。我坐不住,(倒下)坐在地上。」

「他們就用後腳跟使勁向我後(背)心臟處『刨』。他們管這叫『刨跟兒』——就是他們把腿高高抬起,用後腳跟使勁向後背的心(髒)處使勁踢。」

「然後,他們還是讓你又坐在這個小板凳上。你坐不住,他們還是重複用後腳跟『刨』你。」

「然後,他們還是繼續讓你坐帶刃的小板凳。」

「我坐不住,站起來,他們就踹我腿,拳打腳踢,用一匝(約十厘米)寬、一米長的複合地板往我身上到處『砍』,有一下砍到後脖(頸椎)處,我當時一下昏倒在地。」

王虹介紹,當時正是寒冬臘月天氣,坐帶「尖刃」的小板凳、毒打、澆冰水,這幾種酷刑針對他一直交替進行。「當時氣溫接近零下30度,兩人(對我)澆冰水,兩人用扇子扇。還揪著腦袋往牆上撞。」

犯人告訴王虹:「牆上的血,都是你們法輪功學員的血。把你整死了,我們簽個字,說你自然死亡,就完事了。我們沒有責任。」

犯人還告訴他:他們這麼做,是因為「監獄給我們多減一個月的刑期,我們為了早點回家,沒有辦法」。

這些犯人輪班對王虹實施迫害。王虹說,「他們24小時,分兩班,不讓我睡覺。」「為了減刑,他們往死了迫害你,下狠手。因為他們不怕把你打死。」

「迫害太嚴重的時候,他們讓我躺在床上。」「(我)感覺全身、骨頭都好像都被打酥了。」

「我很困,又疼得睡不著,需要翻身。」

「我當時有個電子錶,每翻一次身,需要40分鐘。翻身後,大概睡15分鐘到20分鐘,就疼醒了。疼醒之後,還需要翻身。再翻一次身,我一看錶,還是(需要)40分鐘。」

帶「尖刃」的小板凳、毒打等酷刑,也在王虹身上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

王虹說,「一年以後,我用手一摸後脖子處,還有一道深深的印。幾年後,屁股上還留有一道厚厚的實印(痕)。」他表示,臀部的疤痕留存至今。

為了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使用了百種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如:老虎凳、鐵椅子、死人床、火刑、電刑、上大掛、毒打、針扎、扎指甲、吊銬……

2018年4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17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代理國務卿蘇利文(John Sullivan)點名中共等八國嚴重侵害人權。其中,提到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體更為嚴重。

在遼寧省本溪市溪湖監獄,王虹直至2012年5月24日刑滿才被釋放。

在這場非法迫害中,王虹被迫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多年,最後流亡海外。

2015年5月,王虹依法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要求對其追責。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