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官員:我們上共產黨的當了

作者: 大陸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三月中旬,一個級別較高的政法系統官員到我的店裡,他對我說:「我們上了共產黨的當了。共產黨真是太壞了。」我問他怎麼回事,他給我講了事情的由來。這個政法官員說:「經過去年試點之後,二月二十七日已經正式啟動全國政法系統教育整頓工作,說要清除政法隊伍中的害群之馬。緊接著又開通了12337『政法幹警違紀違法舉報平台』,還公布了舉報電話,舉報的門坎和難度大大降低。普通老百姓通過手機計算機,動動手指頭就可以舉報公檢法司等政法系統人員的違紀違法行為,既可以實名舉報,也可以匿名舉報。不但可以舉報現在發生的違法違紀行為,還可以舉報多年前的違法違紀行為,要倒查。現在我們這些人一個個都很緊張,可以說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都是共產黨培養、縱容甚至是逼出來的」

他深有感慨地說:「想當初共產黨利用我們整法輪功時,為了讓我們放開手腳、無所顧忌,無論對法輪功採取什麼手段,無論對法輪功造成什麼傷害,都不會受到追究處罰。我們也養成了不講法律的習慣,在對待(迫害)法輪功之外的工作時也是如此。要說我們政法部門的人,有幾個敢站出來說完全沒有干過『違紀違法』的事呢?可誰知道我們幹的那些事,都是共產黨培養、縱容甚至是逼出來的呢?我們當初那麼為共產黨賣力,現在卻成了共產黨要清除的『害群之馬』。你說諷刺不諷刺?」

他還給我列舉了最高檢網站公布的政法人員的十二項專屬罪名。他說這簡直就像文革一樣,當權者為了達到其個人目的,不斷地發動各種整人運動,挑動一部分人整另外一部分人。被利用來整人的那部分在被利用完之後,隨時又被另一部分人整。

這個政法官員以前受中共對法輪功造謠宣傳的蒙蔽,曾經多次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去年武漢疫情封城期間,他被調到武漢維穩,他親眼目睹共產黨為了自己的權力和穩定,置老百姓的生死於不顧,一味隱瞞疫情真相,打壓披露真相的正義人士,種種倒行逆施導致疫情迅速蔓延。疫情爆發後,中共不但不反思和道歉,反而宣傳什麼「大國抗疫」,利用疫情繼續欺騙老百姓、為自己臉上貼金。

如夢初醒 和家人一起退黨

在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開元公館小區時,小區民眾大聲喊「假的。都是假的」。當時這個政法系統官員也在場,這給他很大的震撼。相反,他在武漢期間,卻看到一些染疫民眾通過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就痊癒了。尤其是有一個村子,感染病毒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卻得不到任何醫療救助,在無望之下,村幹部帶領村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這個村凡是喊了的人都好了。在鮮明的對比之下,他明白了中共邪黨在害人,法輪大法在救人。他終於如夢初醒,他從武漢回來後就找到我,叫我給他和他的家人把黨退了。現在,中共搞的這個教育整頓,讓他對中共的邪惡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

本來整頓一下政法系統,糾正一下政法系統中的亂象,也可以說是好事。但中共搞的教育整頓政法隊伍並不像我們老百姓想的那樣,其根本目的並不是為了普通老百姓著想,也不是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中共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加強自身的統治和權力穩固,繼續維持其邪惡統治。中共的黨魁在講話中公開宣稱其目的就是要政法機關達到所謂的增強四個意識、做到兩個維護。所謂的教育就是用篡改後顛倒黑白的黨史進行洗腦,迷惑廣大政法人員繼續為中共賣命。

中共從來沒有把法律當回事,法律從來都是中共用來整治老百姓的工具。中共邪黨幾十年來一直在幹著各種壞事惡事,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以來的二十二年中,縱容指使各級政法機關肆意踐踏法律,破壞法制,公開叫囂對法輪功不講法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全國的各級政法機關用盡一切邪惡殘暴的手段對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拘留、勞教、判刑,大量法輪功學員在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等黑窩被各種手段殘酷折磨,多人被打傷、打殘、打死、逼瘋、強姦,甚至被慘無人道的活摘器官。

中共是一切亂象和罪惡的淵藪

多少政法人員在江澤民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製造的千古奇冤中,淪為了罪惡的幫凶,泯滅了人性。目前中國法制的倒退、道德的淪喪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政法人員的目無法紀及其種種違法亂紀行為完全是中共一手培養出來的,政法系統的潰爛混亂也完全是中共縱容造成。中共現在卻反過來鼓吹要在政法系統搞什麼「刮骨療毒」、清除什麼害群之馬。這就是老百姓俗話說的放鬼的是他,捉鬼的也是他。其實,中共才是「毒」,中共才是害群之馬。中共是中國一切亂象的根源和罪惡的淵藪。

那些曾經在迫害法輪功中為中共充當過打手幫凶的政法人員,真的該警醒了。中共歷來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中共歷次運動都是這樣。最典型的就是文革。曾經紅極一時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在文革剛結束就在恐懼中畏罪自殺,另外七百多名文革中積極整人的警察和軍管幹部被拉到雲南祕密槍決,這方面的例子數不勝數。

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我在文革初期受邪黨「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等謊言的蠱惑煽動,積極加入紅衛兵組織,並成為一個派別的小頭頭,到處參加武鬥,全身是刺刀、子彈、炮彈彈片造成的傷殘,遇上天氣變化疼痛難忍(自從後來修法輪大法後,就再也沒痛過。)。我被捧成英雄到處做報告,到北京開會,受到領導人接見。因表現突出,我二十齣頭就被提拔為縣革委會主任(相當於現在的縣長縣委書記),地區常委,還是為數極少的縣級幹部兼任省委委員的特例。

可文革一結束,我們那些在文革中為邪黨賣命、出生入死的造反派提拔起來的幹部立馬被以參加毛澤東的追悼會為名騙到北京,然後抓起來打成反革命,當初的「革命小將」一下子成了反革命。我被判了無期徒刑,其他的有的二十年,有的十幾年。我把我文革的慘痛經歷講給政法部門和政府的工作人員聽,告誡他們不要相信邪黨的謊言,更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們聽了,深受啟發,有的不再迫害法輪大法,有的同意退出中共邪黨組織。

迫害法輪功者 報應不爽

中共邪黨一直在幹著各種殘害老百姓的罪惡。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二年中,受到迫害的可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其實那些參與迫害的政法系統人員也是在被迫害當中。為什麼這麼說呢?

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亘古不變的。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如果不悔改,肯定是要遭到各種各樣的惡報的,無論官職大小,只是遲早的事。明慧網報道的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實例達數萬起,報應的形式多種多樣,有的是被查辦判刑,有的是惡病纏身,有的暴病而亡,有的遭遇車禍,不可勝數。有的不但自己遭報,還累及家人子女後代。典型的有周永康、薄熙來、羅京、李東生等。

即使能僥倖逃脫人間懲處,但是俗話說:「人在做,天在看。」人幹的什麼事都逃不過上天的明察秋毫。明慧網曾經報道過有個積極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法官在死後又活了過來,告訴來追悼他的同事,他因為迫害法輪功馬上要到地獄受刑償還,他告誡同事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否則也要到地獄受苦償還迫害法輪功造下的罪惡,說完他就死了。

明慧網今年二月八日登載了一件真人真事。重慶市墊江縣桂溪鎮的法輪功學員成德富在二零一一年曾經陰差陽錯的到陰曹地府走了一遭回到陽間,他講述他的所見所聞。他在陰間看到很多公檢法司等政法系統的人員正在地獄遭到各種慘烈的刑罰,有的被鱷魚、獅子等猛獸撕咬,有的被刀子割肉,有的被鋼釺穿腰,這些人痛苦悽厲的哀嚎求饒,但無濟於事,一個個悔恨極了。那些人在陽間無法無天、作威作福,但是到了陰間卻悽慘無比。而且成德富所看到的只是陰間最輕的幾種刑罰,都已經讓人驚駭不已了,那十八層地獄不知又是怎樣的慘狀。

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中共政法系統人員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和本來面目,希望更多政法人員能迷途知返,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給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