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竹鼠傳疫?中共阻外媒接觸養殖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3日訊】自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爆發後,國際上要求中共溯源疫情的壓力不斷。近日,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文件,洩露了廣西當局去年多次阻外媒接觸竹鼠養殖戶,以避免出現對中共不利的言論。之前,中共專家鍾南山曾認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頭之一。

在中共高調宣傳「全面脫貧」的口號下,許多貧窮農民紛紛投入竹鼠產業鏈。但中共去年初又發布了關於野生動物的禁令,讓他們血本無歸,投訴無門。

獨家:文件洩中共阻外媒接觸竹鼠養殖戶

大紀元獲得廣西外事辦2020年12月28日的《關於報送2020年宣傳思想工作情況的函》。文件洩露,該辦曾在2020年「堅持國家安全底線思維」,「應對」疫情期間境外媒體來桂採訪,「避免出現不利的負面輿論。」

應對境外媒體採訪,如何成為了「堅持國家安全底線思維」的問題的呢?

文件透露,2020年4月,該辦對英國某駐華媒體機構,僱用中方社會人員,採訪北海市竹鼠養殖戶一事進行了處置。並稱要「嚴防外媒對特種養殖動物養殖業進行炒作,防止外媒借疫情抹黑防控舉措及扶貧項目」。

文件還透露,該辦還先後「指導」南寧、梧州、欽州、貴港外辦,禁止3起外國常駐記者前來採訪特種動物養殖戶事件。

(大紀元)

公開資料顯示,竹鼠是中國南方野生動物之一,因其養殖成本低、收益高,所以竹鼠養殖一度被廣西、湖南、貴州等地列為「特色扶貧產業」,也成為當局大力鼓吹的「扶貧項目」。

不過,在大陸疫情發生之初,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晚間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指,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比如竹鼠、獾等。

大紀元曾獨家報導,中共對疫情最初爆發的武漢華南市場檢測報告,也顯示當局對竹鼠等動物進行檢測。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疫情在全球爆發後,中共遭受國際要求溯源疫情的壓力。在壓力下,中共的說法一變再變。疫情可能的起源由蝙蝠和竹鼠,被中共扭曲成了穿山甲、海外輸入、美軍帶入、美國實驗室洩漏等等。所以,竹鼠養殖戶的外媒採訪問題,就上升成為了一個政治敏感問題,因為搞得不好,外媒會從中挖出線索,使得中共在國際更加難堪。

部分大陸竹鼠養殖戶「返貧」

在鍾南山說出竹鼠可能涉疫的一席話後,竹鼠養殖業很快遭到打擊。

2020年1月24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聯合下發《關於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對竹鼠、獾等野生動物,實施「封控隔離」,禁止「轉運販賣」。接著,各省市也都下達相關禁令。

2月24日,中共人大會議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的決定。

中共去年初的這些決定與過去地方上的做法不一致。

2014年8月,廣西桂林市「恭城竹鼠」獲得國家級農產品地理標誌認證。2018年廣西扶貧開發辦公室等9家廳級單位聯合下發通知, 明確把竹鼠養殖列為「特色產業發展」。許多貧窮農村的養殖戶在中共官方「脫貧攻堅」的號召下投入竹鼠產業鏈,當作是一個「脫貧致富」的捷徑。

廣西是竹鼠養殖大戶,據估計,全區有10萬人從事竹鼠養殖產業,存欄1800萬隻,產值20億元,占全國的7成。

陸媒去年4月報導,在中共最新政策下,廣西的1800萬隻竹鼠等於「被判死緩」。

另有陸媒報導,一個多月下來,由廣西武宣縣牽頭成立的竹鼠養殖合作社已有一千六百多隻竹鼠餓死,虧損幾十萬元。此外,他們還背負著46萬元貸款。

曾養殖過竹鼠的黃國華說:「這場疫情又讓我們回到了從前的貧困狀態,而且比以前還要貧困。」

獨家:文件洩部分竹鼠養殖戶未得到中共賠償 網上投訴

雖然中共政府對此做出少量賠償,但大多數竹鼠養殖戶無法用這些錢抵償貸款和其它債務,也很難再重新創業,苦不堪言。而且部分養殖戶並沒有得到任何賠償。

與此同時,中共官媒卻大力宣揚竹鼠養殖戶轉型成功的事例。如新華網2020年12月27日報導了「竹鼠哥」「成功」轉型,開始養羊。

(網絡截圖)

但實際情況遠不如官方所報導的那麼樂觀。

大紀元獲得桂林永福縣政府辦公室2020年12月4日的《關於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留言「關於永福縣竹鼠養殖戶補償不合理」的問題回覆》,洩露竹鼠養殖戶不斷在網上投訴中共。

有永福縣竹鼠養殖戶在人民網投訴,「我們為響應國家,自治區號召,返鄉,在鄉發展竹鼠特種養殖……現因中央人大常委做出的《決定》。我們養殖戶從2月24日一直執行國家政策規定,禁止出售、食用、放生、運輸至今。」

「養殖戶們煎熬了大半年時間沒有收入,還在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繼續飼養,已經不堪重負。如今自治區出台補償文件……得到的回覆是我們縣外引種簽訂的合同協議,不在補償範圍之內……現在縣林業局即不承認我們是「受影響的農戶」也不承認我們與持證合法養殖場(戶)簽訂合作協議的合法身分。」該養殖戶說。

該養殖戶說:「自禁野《決定》至今半年時間廣大的養殖戶在蒙受巨大經濟壓力,希望政府儘快拿出處置方案,讓養殖戶早日止損……希望補償資金儘快到位,讓養殖戶儘快轉型……。」

(大紀元)

同時,大紀元獲得另外的多份文件顯示,永福縣竹鼠受害養殖戶不斷在網上投訴當局不解決他們的補償問題。

在2020年9月30《桂林市網絡輿情即時辦》的文件透露,有網民在新浪微博發帖說,「晒車晒房我晒鼠,拖死不處理,中央政策一刀切,還好政策有補貼。但是直到現在相關部門都還沒出面處理妥當。拖到現在把我們卻定性為非法養殖,讓咱老百姓心寒啊!」

在2020年8月31日《桂林市網絡輿情即時辦》提到,有網民在紅豆論壇投訴說,雖然當局出台補償文件,但到現在永福縣仍有幾十戶竹鼠殖戶未得到要妥善處理。

桂外函612(自治區外事辦關於報送2020年宣傳思想工作情況的函)
即時辦表格
即時辦表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