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高手梁晶遇難細節曝光 倖存者講述恐怖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4日訊】甘肅白銀馬拉松越野賽遇極端天氣,造成21名參賽人員遇難,包括中國越野跑頂尖選手、超級馬拉松領軍人梁晶和全國殘運會冠軍黃關軍。教練披露,梁晶被發現時只穿著短褲,雙膝都已磨爛,估計是失溫後,人跌跌撞撞受傷所致。

5月22日,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在甘肅白銀市黃河石林山地舉行,中途遭遇極端天氣,參與人員出現身體不適、失溫、失聯等情況。截至23日上午9點,已發現21人遇難,151人生還,其中8人輕傷住院。

跑圈業內人士向陸媒透露:這次凍死的一半都是圈內高手,原因是馬拉松高手都追求輕量化,所以通常不帶衝鋒衣等保暖衣物;此外,高手前進的更遠、更高、更冷、更難下撤,也更難被搜救。

5月23日,合肥市馬拉松運動協會證實,安徽籍國內越野跑頂尖選手、年僅31歲的梁晶,不幸遇難。

梁晶的教練、合肥市馬拉松運動協會會長魏普龍對天目新聞說,「梁晶穿著每次比賽都穿的淺灰色探路者防風衣,下半身是短褲。」 他哽咽著說,看到梁晶雙膝都已經磨爛了,估計是失溫後人跌跌撞撞受傷所致。

魏普龍多次詢問事發時當地溫度,直到目前仍並未得到官方回應。他介紹,專業選手一旦在賽中遭到失溫,如果沒有救護的情況下,即使穿了防風衣也最多只能堅持一、二十分鐘,「再往後人的血管都會被凍住,生命難以維繫」。

魏普龍幾度哽咽的說:「我已經土雞都買好了,就等著梁晶回來給他補補。」他說,當他獲悉梁晶在甘肅越野賽失聯,一晚上沒睡,直到23日早上7點多才收到遇難通知。

5月22日早上梁晶公開的最後一頓飯,「向六哥學習,起跑前吃10個雞蛋」。在短短幾十秒的視頻裡,梁晶穿著一件灰黑相間的探路者衝鋒衣,向網友描述三口吃下3個雞蛋。

當天8點20分,梁晶在馬拉松越野賽的現場對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說,「這個風有些大,第二次比賽中遇見沙塵暴,第一次的是在戈壁大帳篷裡邊,一些小石頭都飛起來了……。」

(網絡截圖)

此時誰也沒能料想,他的人生最終也定格在了這裡。

魏普龍痛心的說:「梁晶從2012年開始接觸馬拉松,2013開始,我一直帶著他,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義子」,梁晶是跑圈裡的領軍人物,一次又一次刷新著自己的跑步記錄。

2014年10月,梁晶在濟南12小時超馬比賽中,跑出了驚人的149.5公里,打破全國紀錄,這也是他拿下的第一個超馬冠軍。隨著馬拉松成績不斷提高,2015年,梁晶辭去工作,走上了職業化道路。

從公開獲獎資料中可見,近5年來,梁晶獲得過數十個馬拉松冠軍,被圈內視為此次比賽奪冠的種子選手。

5月22日,甘肅舉辦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突遇冰雹、凍雨、大風等極端天氣(視頻截圖)

倖存選手講述驚魂歷程

陸媒稱,在跑友圈看來,這場馬拉松越野賽,只是一場相對輕鬆的賽事,比賽難度係數不太高,冠軍可拿到1.5萬元,還有完賽獎,也就是跑完比賽就可以拿到1600元。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惡劣天氣襲來。據官方情況通報,5月22日13點左右,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突然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等災害性天氣。

參賽選手張磊回憶,當天上午9點左右,要開賽了,但是突然颳起了大風,由大風颳起沙塵暴。多名參賽選手講述,到中午11點左右,山上又下起了大雨。

「雨打在身上,就像子彈一樣」,張磊說,當時他正跑在海拔1000多米的地方,感覺人的視線都已經模糊,不過並未收到取消比賽的通知,所以多數選手繼續往前跑。

大約在海拔2000米的時候,張磊稱,看到很多穿著短袖的選手在風口倒地,一動不動。他撥打賽事組委會的救援電話求救,沒人接聽。隨後,他在撤退途中又看到10多名選手倒在地上,還聽見人有人哭喊著「救命」,也有三四個人圍在一起取暖。

下午15:30左右,張磊撤回到了山腳,他說,「幸虧,山腳有一間廢棄的房子,很多失溫的選手在這裡取暖。」

來自黑龍江的參賽者「流落南方」事後也透露,9點整比賽開始,風力有增無減,過了第二打卡點開始降雨,風力加大到7、8級,雨勢也越來越大,風裹挾著雨點打到臉上,像密集的子彈打過來一樣,眼睛在強風密雨下睜不開。

從第二打卡點到第三打卡點是最困難的一段路,8公里距離,要爬升1000米,加上路徑陡峭,補給無法上山,這意味著,即便到達山頂,也沒食物和飲水,更無處可休息。

「流落南方」表示,在他爬升過程中,已陸續看到有人直呼山上太冷棄賽下山。在強風驟雨下,他的情況也越來越不好,包括全身濕透、風吹站不住,隨後又發現四肢開始失去知覺,甚至連舌頭也冰涼了,「這個瞬間,我果斷決定退賽下山。」

「流落南方」認為如果沒及時退賽,接下來可能就是在毫無提防的情況下,忽然倒下。他退下來後說,一路上看到許多選手,倒在路邊不動甚至口吐白沫。

他還說,返程的路上,有些人一邊刷比賽群,一邊流眼淚。 「回到酒店後,我就不停地在刷選手們的位置,刷比賽群內的消息,到此刻已經午夜。」一部分人的電話無信號,無法取得聯繫。

「流落南方」表示:「還有一個事實是,我很親近的一位朋友,女生,在快到山頂的地方失溫。她告訴我,她失溫了,坐下來,後來是被另外一位女選手叫醒的,之後她發現她的腿摔破了流血,但她完全不記得腿是怎麼摔破的。」

在網絡上,人們則紛紛批評賽事舉辦方辦事草率,缺乏緊急救助方案等。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