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武毒所最新情報曝光 美國為何引而不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24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我們要先簡要討論病毒來源調查的一個最新進展,就是美國《華爾街日報》獨家報導了一份此前未披露過的美國情報報告,再次將矛頭指向了病毒可能源自實驗室洩露這個日益擴大而且越來越難以遮蓋的結論。

之後我們會重點討論一下雜交水稻專家袁隆平。他去世的消息意外引發了海內外網絡輿論的大討論,而中共迅速將其升級到了維穩高度並已經逮捕了少數大陸民眾以殺雞儆猴。

袁隆平雜交水稻究竟為中國糧食增產做出了多少確鑿可行的貢獻,這個問題很多朋友都可能已經比較了解了,我想重點和大家討論一下為什麼中共要以舉國之力把袁隆平捧上神壇?這涉及到中共多年來對民眾行之有效的一個巨大的欺騙洗腦謊言。

【病毒哪來?美媒再曝新證據】

我們先說說《華爾街日報》的獨家新聞。

這篇報導發表於昨天晚上,主要內容是說,根據一份此前未披露過的美國情報報告,顯示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曾經出現嚴重病情,並前往醫院尋求醫治。

據報導,這份報告羅列了更多的細節,程度超過川普(特朗普)政府任職最後幾天發布的國務院簡報。那份簡報當時只是表示,武毒所有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患病,「症狀與新冠病毒感染和普通季節性疾病一致」。

那麼究竟有哪些重要的新細節呢?報導說這份最新報告披露了武毒所患病研究人員的人數、患病時間以及他們到醫院的就診情況。

報導引述一位知情人的說法,稱這是由一個國際合作夥伴提供的,可能具有重要意義,但仍需要進一步調查和證實。

另一位知情的官員則證實說:「我們從各種不同途徑獲得了這些情報,情報信息很可靠,非常準確。情報沒有說的是他們(上述研究人員)究竟為什麼會生病。」

為什麼美方在現在透露有這樣的一份報告存在呢?一個直接的原因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決策機構即將召開一次會議,預計將討論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溯源調查的下一階段安排。所以,這份報告顯然在提醒WHO:我們還有乾貨在手中,你們不要輕易為中共掩蓋。

很多朋友可能還有印象,此前譚德塞譚書記在世衛調查組出台調查報告後,出人意料變臉,堅持「實驗室來源」不能排除,一度讓很多人都感到驚訝。如果我們合理猜測一下,不排除他可能已經知道了美國政府手中有一些硬通貨,所以他必須為自己留下餘地。

這個消息迅速引起了中美政府的共同關注,中共外交部在答覆《華爾街日報》的置評請求時說,美國繼續炒作實驗室洩漏理論,是真的關心病毒溯源還是試圖轉移注意力?

而拜登政府對於這份情報則不予置評,但表示所有關於這場疫情起源的、技術上可信的理論都應由WHO和國際專家進行調查。

趙立堅的回應一點不奇怪,「轉移注意力」的說法不外乎暗示美國的某個實驗室也有問題,所以美國是在用質疑對方實驗室的問題來掩蓋自己實驗室的問題。

這就是我們已經非常熟悉的中共慣用的伎倆,就是把自己使用的暗黑手段,嫁禍到他人頭上,目的是攪混水從中漁利。

比如此前關於中共軍方研究生物武器那本書也是一個典型例子。表面上書中處處在說外國恐怖勢力如何利用生物武器危害我黨,我們需要如何防範,但實際上是中共為自己研發生物武器在做掩蓋。

因為在生物病毒研究領域有一個最基本的原理,就是:要想研究解藥,必然要先充分研究毒藥。只有知道毒藥是什麼起作用的,才可能對症下藥研究出解藥來。所以,中共口口聲聲說我們是研究疫苗,是為了防範恐怖勢力攻擊等等,其實不管研究解藥還是研究毒藥在技術路線上完全沒有區別,二者唯一的差別就是動機:研究成果是用來救人還是殺人。

當然,我這裡和大家討論這個話題,並沒有肯定說就是中共製造了病毒,這一點目前我們沒有任何直接證據,包括剛才提到的美國政府情報報告也只是間接證據,所以我這裡只能有一分事實說一分話。但我們可以從這裡看到中共一種慣用的伎倆,就是當它指責別人在幹什麼特別邪惡的事情的時候,恰恰正是它自己在這麼幹。

【引而不發 拜登態度轉變】

我們回到剛才的話題,就是中共甩鍋不奇怪,奇怪的是拜登政府做了一個非常標準的「政治正確」的表態。

我們都知道,拜登政府上任以後,整個左媒對病毒來源的態度就發生了大幅轉變,從過去把「實驗室來源」一概貼上陰謀論標籤,轉變為客觀報導相關證據。最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美國政府首席疫情顧問福西博士,態度也發生了幾乎180度轉變。

一年前,他非常堅定地聲稱中共病毒是自然進化來的。但現在,就在幾天前,他公開表示自己並不確定這是自然進化出現的,他甚至反問提問者:你仍然相信它是自然發展的嗎?

鑒於福西和拜登政府的密切關係,我們實際上可以從他的態度轉變,看到拜登政府的真實態度是什麼。

剛才我們提到了,這份情報來自美國的「國際合作夥伴」,並非美國自己取得的。而從披露的信息看,武毒所3位研究人員就診的詳細情況包括其症狀等都被掌握,說明很可能美國獲得了病歷報告。

要知道,武毒所研究員的就診材料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到的,所以如果我們做一個合理推測,不排除是有內部人士帶出來了一些材料,輾轉移交給了美國政府。

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局面,中共可能並不知道美國究竟掌握了哪些材料,所以只能倒打一耙攪混水,不敢拿出一點實際的東西來反駁,因為怕在不知道對方底牌的情況下陷於被動。

而美國無論川普政府還是拜登政府,一直都是引而不發的狀態,抖摟那麼一點點,讓你知道我有東西,但究竟有多少,我不說,這就讓中共除了亂噴一點口水外,始終不敢輕舉妄動。

這份報告之所以被洩露給媒體,應該是拜登政府在經過全面審核相關情報後,做出的決定。這說明是相關證據迫使拜登放棄了在疫情問題上與中共合作的幻想——要知道這可是他此前曾經公開表示過的。

【袁隆平去世引爆5大爭議】

好的,我們下面再討論一下這個週末炒得很熱鬧的袁隆平事件。

袁隆平的去世,按說只是一條普通新聞,在過去中共有那麼多的院士去世了,從來沒有見到過有誰被這麼大肆炒作。所以,袁隆平現在被炒成了「民族救星」這樣一個程度,炒成了一個重大的維穩事件,說明袁隆平本身的確有一些特殊性存在。

中共官方對袁隆平去世炒作是超規格的。從萬人夾道送別的宏大場面,到湖南書記省長齊上的高級別;從無數千篇一律的「國士無雙」網絡複製貼,到黨媒先發布、後闢謠,然後再推翻闢謠的自我打臉式特稿,都體現出來中共對袁隆平的去世報導是精心布置下了大功夫的。

而且,中共對袁隆平的所有炒作始終都集中在一個地方,就是:袁隆平是雜交水稻之父,中國人就是靠了他才吃飽了肚子,所以袁隆平是一個「大救星」式的人物,是「國士無雙」,他的去世是中國巨大損失等等。

而從這個焦點延伸出來的,就是各種巨大爭議,我自己看到的最起碼包括了下面幾個方面的爭議:

1. 袁隆平是否有資格稱得上雜交水稻之父?
2. 中國人是否真的靠雜交水稻才免於餓肚子?
3. 袁隆平是否已經成為不可觸碰的神話?是否質疑一下就等於犯法要付出被抓捕入獄的代價?
4. 袁隆平說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中國人,中共對此是肯定還是否定?
5. 為什麼中共要把袁隆平無限拔高捧上神壇?

【「雜交水稻之父」名不副實?】

對於第一個問題,這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問題,一般來說只有水稻專家可能才夠權威來評說一個人是否有資格擔得起某個領域「之父」這樣的稱號。但就我們所了解的一些常識性的東西,我們也可以知道,袁隆平的成就似乎尚未達到開創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劃時代貢獻這樣的高度。

按照官方媒體過去的報導,說是袁隆平的雜交水稻讓中國水稻畝產提高了20%,因此多養活了7,000萬人。但官方媒體避而不提的是,袁隆平當年培養的雜交水稻,剛推廣沒多久,就因大面積爆發稻瘟導致顆粒無收。當時,是另一個叫謝華安的專家培育的雜交水稻「汕優63」號及時救場,結果就是謝華安的「汕優63」,在播種面積上連續16年位居第一。

正是這個原因,謝華安一直被業界人士尊稱為「雜交水稻之母」——這當然是袁隆平「雜交水稻之父」已經被官方定了性,其他人貢獻再大也只能讓路。

實際上,在專業上的成就和袁隆平並駕齊驅的還有不少人。比如與袁隆平同為工程院院士的周開達,江湖輩份和地位可與袁隆平分庭抗禮,周開達獨立培育出岡系列、D系列雜交稻,與袁隆平路線沒有任何交集,但這系列稻種幾乎獨占西南地區,被稱為「西南雜交水稻之父」。

很多人都直接把袁隆平視為超級稻之父,就在差不多兩週前新華社都還在報導袁隆平的超級稻,但實際上「超級稻」這個概念最早是日本人提出來的,即便在中國人中,最早提出超級稻概念的也不是袁隆平,而是美國歸來的專家楊守仁。今天我們打開大陸百度百科搜索,都還可以看到楊守仁的名字後面附有「中國超級稻之父」的稱號。

其它還有類似的,比如北方整個粳稻區,也同樣有一個與袁隆平沒什麼關係的「北大荒水稻之父」,名叫徐一戎。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實際上在雜交水稻這個領域,袁隆平並不是一家獨大,無論專業技術上的貢獻,還是實際種植產量,和袁隆平不相上下的其實大有人在。所以袁隆平被稱為「雜交水稻之父」實際上是某種特殊政治環境的產物。

【是袁隆平讓中國人吃飽飯嗎?】

第二個問題,也是爭議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人吃飽肚子是不是袁隆平的功勞?

這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常識性問題,因為即便中共自己曾經的宣傳,都說中國人吃飽飯主要靠了兩個平:一個是代表政策放寬的鄧小平,一個是代表技術改進的袁隆平。

我們且不談這個說法是否準確,僅就這個說法本身,中共自己曾經也不敢否認制度因素在「吃飽飯」這個問題上起到的更重要的作用。

只不過當前政治風向大變,淡化甚至否定鄧小平已經成為政治正確了,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大量「袁隆平讓中國人吃飽肚子」這一類缺乏基本常識的愚人貼滿天飛。

一個基本的常識是,中國糧食主要分玉米、水稻、小麥、薯類、豆類這五大類,其中玉米水稻小麥等穀物占據絕對主力,而水稻在其中僅占1/3比例。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占多大比例呢?

這是一個很專業的問題,有人曾經做過大致的統計,結論是各種雜交水稻總產量約占糧食總產量的1/12,而袁隆平的水稻大約只占1/30。

當然,我們這裡無意貶低袁隆平的成就。他的雜交水稻提高了產量這是客觀事實,但他對中國糧食增產的貢獻遠沒有黨媒那些煽情文字報導的這麼大,也是事實。

我們看到世界上主要出產稻米的國家,沒有袁隆平這樣的人物,但從來沒有出現過中國大饑荒那樣的慘劇。包括曾經出現過類似大饑荒的蘇聯、柬埔寨等國家,其饑荒的結束也並不是因為有類似袁隆平這樣的人物來拯救全民族。

我們都知道,中國三年大饑荒期間,其實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天災,官方記錄的各地氣候旱澇災害等等和此前正常年份是大致持平的。所以,造成饑荒的根本原因是人禍,是毛澤東搞大躍進颳共產風造成的。事實上,我們看到大躍進一停止,饑荒也很快就結束。

到了鄧小平開放政策以後,那時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才剛剛起步,中國人很快就能填飽肚子並逐漸擺脫了對糧票的依賴,說明制度才是造成中國人餓肚子的根本原因。

袁隆平接受訪問時曾經提到,正是親眼目睹大饑荒的慘狀,所以才立志搞雜交水稻提高產量。這個說法也對也不對。說對,是因為他以見證人身分證明了中共一手製造的大饑荒有多麼慘絕人寰,這讓那些想否定大饑荒存在的五毛粉紅非常抓狂,因為沒法否定袁隆平嘛。

說不對,是因為袁隆平的初衷很質樸,但他沒有看到大饑荒的根本原因是共產主義原教旨經濟路線的制度問題,而不是水稻產量的技術問題。

【揭祕:中共為何造神袁隆平】

所以,我們看到中共當前高壓維穩,對所有質疑袁隆平的聲音進行打壓,不但永久封殺數十個微博帳號,還抓捕了幾個持異見者,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這裡——這也是我們要討論的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中共要對袁隆平搞一場造神運動。

也就是說,中共對袁隆平的無限拔高,又是救星又是國士地不斷造勢,其目的就是一個:給中國人都灌輸一個固定概念——中國人餓肚子鬧饑荒是因為水稻產量太低,是一個技術問題,而不是什麼制度問題或政策錯誤。

這是中共拚命狂炒袁隆平的根本目的所在,就是蓄意引導大眾認知,避開中共制度因素。如此一來,不但可以甩脫「共產制度導致大饑荒」的罪責,還可以反過來強化中共一直灌輸的一個謊言:是中共養活了中國14億人。

過去中共曾經反覆把這一點當作自己的卓越政績大肆渲染,什麼用全世界7%耕地養活了22%人口等等,潛台詞就是幸虧有了中共的英明領導才讓中國人吃飽了。而這個複雜的、很專業的巨大的謊言是如何讓普羅大眾簡單接受的呢?

很簡單,就是通過袁隆平。中共用袁隆平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很具象的人物,打造成了中共解決吃飯問題的巨大象征。大眾接受了袁隆平「民族救星」的英雄形象,自然就接受了「中共養活中國人」這個潛在的主題設定,這二者是嚴密捆綁在一起的。打擊質疑袁隆平的人,並不是真的想保護袁隆平的聲譽,而是要保護背後中共掛鉤的的政權合法性主題。

袁隆平也許的確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科學家,他甚至都沒有入黨。但這並不妨礙中共充分利用了他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我們看到,想盡辦法把所有中國人的智慧都搶過來貼在自己身上,然後指代為黨的功勞,這一直都是中共屢試不爽的手段。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