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甘肅馬拉松慘案背後的「壟斷生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22日,甘肅山地馬拉松遭遇極端天氣,在100公里越野組別的參賽選手一共才172人,就有21人因失溫凍死。這些不幸的遇難者,過半是身經百戰的專業跑者或頂尖選手,其中包括中國大陸超馬紀錄保持者梁晶,以及全國殘運會馬拉松冠軍黃關軍。

其實在半個月前,已有兩起馬拉松猝死噩耗被披露:5月6日雲南昭通烏蒙山超級越野賽,參賽選手楊立傑在比賽中「出現失溫乃至幻覺」加上「搶救過程中由於山體塌方耽誤最佳搶救時間」而不幸離世。5月7日甘肅瓜州戈壁挑戰賽,一位上海某集團高管在參賽過程中心臟驟停,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而在甘肅馬拉松出事後,5月23日一天也有兩場馬拉松比賽,那是緊急取消的浙江莫干山越野賽,以及照樣開跑的北京城市副中心馬拉松。

據國內媒體不完全統計,今年五一假期期間(5月1日至5月5日),在全國範圍包括上海等地至少舉辦了15場馬拉松賽事。又在此前,4月24日北京半程馬拉松有約1萬人參加,4月19日淮安馬拉松為中共黨慶而跑,等等。

還有「奔跑中國」馬拉松系列活動2021年入選賽事名單顯示,截至目前,累計申辦二十多場涉及二十多個城市。據官方介紹,「奔跑中國」將馬拉松上升至體育國家戰略,由中國田徑協會(田協)與央視共同主辦。

再看往年數據,2020年疫情年賽事暫停。而中國田協發布的《2019年中國馬拉松藍皮書》顯示,2019年全國馬拉松相關賽事已從2018年1,581場增長為2019年1,828場。以2019年11月3日這天為例,天安門廣場等全國各地有13場馬拉松比賽同時開跑,而這個數字在2010年,是全國一年的馬拉松賽事量。而2019年馬拉松的參賽選手更是多達712.56萬人次。

以上數據可以說明,馬拉松賽事現今在中國堪稱「遍地開花」。若按《2018中國馬拉松年度主報告》年度產業總產值746億元來推估,相關市場目前總產值應該已達千億級別。

除了龐大商機,據國內媒體報導,國內馬拉松賽事,大多能夠依靠贊助商費用舉辦比賽。除了賺贊助商的錢以外,賽事運營方還不會忘記賺普通參賽選手的錢。根據路程的長短,不同賽事的報名費各有不同,2018年數據顯示,報名費(人民幣)80元至240元不等。人潮就是錢潮,2019年逾700萬國人參與馬拉松,光是報名費收入上看10億元。

如這次甘肅馬拉松,具體報名總人數(通常是參賽名額的好幾倍)未知,而三個賽事組別的報名費分別是:山地健康跑每人30元,21公里越野賽每人100元,100公里越野賽每人1000元。

一場馬拉松的舉辦,除了賽事運營方賺錢以外,給地方帶來餐飲旅遊業等的繁榮。公開報導顯示,在2015年時,北京馬拉松單日營收近3,000萬,又2018年廈門馬拉松為廈門市帶來的直接與間接經濟效益為2.91億元。這也就不難理解,全國各地政府為何熱衷舉辦馬拉松賽事。

如這次甘肅山地馬拉松,據悉為了推廣旅遊景區,是比賽地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風景區為了自我宣傳而操辦的一項賽事。

所以不同於國外民間辦賽,中國馬拉松的舉辦權掌握在中共政府手裡,也就是這龐大的馬拉松商機,普通人想分得一杯羹並不容易。

以中央機關來說,田協仍是多數賽事的主辦方,田協透過合資成立的中奧路跑,不僅負責承辦北京馬拉松,也經常取得地方大型馬拉松賽事的運營權,如為中共建黨百年而跑的淮安馬拉松,由中奧路跑拿下,中標金額為800萬元。就地方而言,賽事主辦方為地方政府,賽事運營方大多由地方國資委控制的公司負責運作,即便是民企,也要與政府有著聯繫。

如這次甘肅馬拉松,由甘肅省白銀市委、市政府主辦,景泰縣承辦。賽事運營由甘肅晟景公司負責,媒體披露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不足兩年,通過官方招投標在4年內已知運營5個馬拉松賽事,該公司並且承接多個政府專案。

5月23日,在事故新聞發布會上,白銀市委副書記、市長張旭晨表示,該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

誠如眾媒輿論普遍認為,極端天氣避免不了,但是安全保障是可以做到的,這場山地馬拉松賽傷亡人數如此之多,死亡比例如此之高,看似是極端天氣下的「天災」,實則是主辦方極端失職造成的「人禍」。

甘肅這場馬拉松死的人比地震還多,主辦方白銀當局被指漠視生命沒有根據氣象預報取消比賽。這次遇難的殘運會冠軍黃關軍,其好友表示「他是聾啞人,連呼救都沒辦法」。

漠視參賽者生命健康的馬拉松,不得不提北京市政府。北京氣象發布沙塵藍色預警信號,5月23日大部分地區有浮塵天氣,最低能見度3至5公里,北京馬拉松23日當天仍然開跑,上萬名選手在又是霾又是風沙塵天氣跑步。北京當局有前科。如2014年北京國際馬拉松,當時PM2.5值(細微懸浮粒濃度)一度飆升至300以上(正常值約在30~35),整場比賽彷彿在雲端上進行,更有部分民眾全副武裝,帶上防毒面具參加比賽。對此,中國網友痛批,主辦單位明明知道氣象預報會出現霧霾,卻仍堅持舉行比賽而不延期,完全不顧選手健康受到損害,讓中國「霾拉松」在全世界顏面盡失。

相關統計顯示,2015年當時北京等地辦場馬拉松,毛利率約在60%,亦即可以翻倍賺。而今,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見由田協、央視共同主辦的「奔跑中國」2021年迄今已有24個賽事入選,或將破2018年30場的紀錄。

中共政府作為中國馬拉松如火如荼發展的推手,所謂「奔跑經濟」也是上至中央田協,下至各地方政府的一門壟斷生意。但如國內媒體指出,隨之而來的功利性、投機性行為,使原本健康向上的馬拉松賽換了模樣。而伴隨其中的「替跑」、「猝死」等,僅是全國馬拉松賽諸多亂象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