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芯片產業大躍進 中共越陷越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芯片是現代工業的「糧食」,偏偏又是中共的心病:「缺芯少魂。」當局自恃財大氣粗,又兼內有全球野心、外有美國「卡脖子」,遂欲借老辦法——「舉國體制」——來「彎道超車」而解決之,恰恰又走回了大躍進的老路,欲罷不能,越陷越深。

先看最近幾件事。其一,4月22日,即習近平視察後的第3天,清華大學宣布成立集成電路學院。稍前,3月12日公布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集成電路被中共列為「加強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的核心領域之一,要「集中優勢資源攻關」,「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為此,據彭博社報導,中共擬在「十四五」(2021—2025年)燒錢近9.5萬億人民幣。3月1日,工信部發言人田玉龍表態,中國高度重視芯片產業,將全面優化環境政策,加大企業減稅力度,芯片發展還需在全球範圍內加強合作。

其二,芯片嚴重短缺。去年12月,一汽大眾和上海大眾因芯片短缺,部分工廠被迫暫停生產。今年3月29日到4月2日,蔚來汽車合肥江淮工廠被迫停產5天。哪吒汽車總裁張勇坦言,哪吒不得不放棄對公訂單,一季度影響達6,000輛。媒體報導長城汽車也遭遇瓶頸。

其三,陸媒「集微網」5月20日報導,繼被稱為半導體千億大騙局的武漢弘芯今年二月底遣散員工收攤後,投資近六百億人民幣的濟南泉芯又爛尾(詭異的是,這兩個項目的操盤手竟是同一個人)。這還並非個別事件。美國之音曾報導,據去年10月統計,在一年多時間裡,中國有6個百億級以上的半導體規劃項目停擺(武漢弘芯、南京德科碼、成都格芯、陝西坤同、貴州華芯通、淮安德淮)。這些大項目停擺的背後,是地方政府的半導體狂熱。多個城市發布了2020年集成電路產業規劃目標,僅福建、江蘇、上海、陝西、浙江等9個省市加一起就有14,200億元。而在2019年,大陸集成電路產業總體規模也僅7000多億元。

其四,據陸媒《中國經濟週刊》調查,以工商登記為準,2020年1月1日至10月27日,全國新增集成電路相關企業超過5.8萬家,增速高達33%以上,為歷年最高。相當於每天新增逾200家。一些沒經驗、沒技術、沒人才的「三無」企業都來投身集成電路行業了,盲目投資和爛尾項目隱藏著巨大風險。去年10月和11月,國家發改委和工信部都分別跑了出來,試圖控制一下亂象,高喊「誰支持、誰負責」。

以上四件事,表明中國的芯片大躍進,一邊被美國卡脖子,一邊滿地雞毛。問題出在哪?問題就出在當局的不識大勢上。當局的不識大勢,就是堅持馬列斯毛的意識形態,與自由世界對抗,妄圖建立全球霸權

眾所周知,芯片產業早已全球化了,任何一個國家包括美國在內,都無法建立一個獨立的產業體系,都無法壟斷全部核心技術;而國家之間,如果沒有獨霸野心,都可以融入、共享芯片的全球價值鏈、產業鏈、供應鏈。中共自己恰恰是個異類,在全球野心的驅使下,一再特別強調要「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實在是世界的至大威脅,不能不引發西方國家的反制。而中共又視西方國家的反制為自身的安全威脅,又加大資源投入,採取各種手段,企圖獲取關鍵核心技術。這樣,芯片戰、科技戰就不僅不可避免,而且勢必越發激烈了。這是本文所說中共在芯片產業大躍進中越陷越深的外部原因。

美國的芯片戰布局

目前,芯片戰布局突出表現在美國主導建立「全球半導體聯盟」的「去中共化」。

首先,美國已經在國內的監管、法律層面建立了「去中共化」的機制(例如2019年5月15日時任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的保護信息和通信技術產業鏈安全的緊急狀態行政令,「華為禁令」、目前正在推進的《無盡邊疆法案》等等)。

其次,聯手戰略重要性國家(地區)重組芯片全球供應鏈。目前正與站在全球芯片業頂端的台灣、日本、韓國協商。例如,5月6日,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和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Taiwan External Trade Development Council),聯合發布《供應鏈重組的領航地圖》新書。又如4月16日美日峰會和5月21日美韓峰會的聯合聲明,都強調了芯片等等高科技合作。

第三,美國重振本土芯片製造業。收入2021年《國防授權法》的《美國芯片法》(CHIPS for America Act)和正在推進的《無盡邊疆法案》,分別提出為美國半導體產業提供約500億美元的投資。而在美國本土進行的私企投資方面,除了三星提出的170億美元芯片代工廠計劃之外,英特爾今年3月提出了在亞利桑那州投資200億美元新建兩座晶圓廠的計劃,台積電繼去年宣布將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投資100億至120億美元興建芯片工廠後,最近考慮加碼在美國投資,生產更先進的3納米芯片,新工廠可能耗資230億至250億美元。

中共芯片業政策的兩大缺陷

美國的芯片戰布局,已經從外部使中共極端被動了。但是,中共芯片業政策中的兩大缺陷,更是從內部給芯片業大躍進的致命打擊。

第一,無法有效遴選「好的競爭者」。有句話說:一個好的競爭者,勝過十個監管者。為什麼中國芯片產業現在滿地雞毛?為什麼出了那麼多詐騙企業、詐騙者?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體制早就腐朽了,相關政策嚴重錯位、失效了,整個社會很難培養出真正優秀的企業和企業家,企業普遍琢磨的是如何鑽政策空子,如何「山寨」快速致富,缺乏企業家精神和工匠精神。為什麼中國是世界第二經濟體,就難得有世界級的品牌?答案就是難得有優秀的企業。中國經濟的根基都被腐蝕了,看似龐然大物,實則泥足巨人(可參見筆者「大陸芯片產業為何落後?」一文)。而如果沒有優秀的企業,中國的芯片業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強大起來的。畢竟,芯片是要一枚一枚地精密製造出來,要的是真正幹活的人,光砸錢、光吹牛、光搞套路是沒有用的。

第二,「舉國體制」的破產。在特殊時期、特定領域,「舉國體制」或許能夠發揮效應。但是,面對芯片業這個高度市場化、全球化的產業,「舉國體制」是註定失敗的。「舉國體制」不是也沒把中國足球振興了嗎?但是,囿於有限的歷史經驗,中共對「舉國體制」膜拜不已,中毒得已經不能自拔了。

還要指出的是,「舉國體制」和部門利益、地方利益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這裡舉個例子。半導體千億項目武漢弘芯,去年爆雷,11月被武漢地方政府正式接管,今年2月遣散員工;但是,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的信息顯示,今年5月11日弘芯更名為「武漢新工現代製造有限公司」,由武漢新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科技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分別持股90%、10%,而這兩個持股者都屬地方國企。武漢弘芯被公認為是「芯騙」團伙鑽產業空子造成的一個經濟窟窿,已沒有經濟價值,可為什麼地方政府還要接盤,為其輸血,使其死而不僵?都是隱藏的利益鏈條作怪。

又如,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一期項目總投資53億美元),2018年分別受到美國商務部禁運限制以及美國司法部起訴(指控其與台灣的聯華電子公司共謀從美國半導體巨頭Micron竊取商業機密,大約2020年10月聯華電子公司認罪受罰),以致停擺至今。但奇怪的是,2020年9月15日的時候,停擺的晉華出現股東變更,新增了「福建省桐芯一號集成電路產業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為股東,同時註冊資本也由原來的1,144,482.5萬元增加到了1,349,039.49萬元,增長幅度為17.35%。而工商資料顯示,「福建省桐芯一號集成電路產業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實際控制人為福建國資委。幕後的利益鏈條,使這個殭屍企業無法得到有效處理。

總之,當局的政治考量和中共內部部門利益、地方利益交織在一起,許多芯片企業、項目成為相關各種勢力的白手套,致使芯片產業大躍進一躍而起,難以收拾。這是本文所說中共在芯片產業大躍進中越陷越深的內部原因。

結語
如同歷史上的大躍進造成了巨大的民族悲劇一樣,如今中共搞的芯片產業大躍進,也難逃最終的悲劇結局;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又有多少民脂民膏、國家利益被糟蹋掉了,被一小撮人瓜分、捲走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