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年不斷騷擾威脅 四川彭俊英在迫害中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6日訊】四川自貢市79歲法輪功學員彭俊英,因堅持信仰被中共公檢法常年不斷的騷擾威脅,曾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個月。近日彭俊英在被迫害中含冤離世,然而公檢法仍不斷打電話騷擾家人,詢問彭俊英人哪去了。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彭俊英的小兒子夜班回家,鑰匙打不開家門,門在裏面反鎖著,敲門也沒有回應。情急之下,他找人破門進去,看見母親倒在客廳門口旁,身體已經涼了,身邊的手電筒還亮著。看到這一幕,她小兒子悲從心起,傷心不已。

就在五月十九日,彭俊英去世第二天,自貢市公安局貢井區分局還打電話找彭俊英老人去簽字,她的兒子接電話說他媽媽已經走了,分局的警察反問:「人走哪去了?」

而在彭俊英去世的第三天,五月二十日,家人又接到貢井區檢察院的電話,還是叫彭俊英去檢察院簽字,家人回答人都走了,你們能把人給喊回來嗎?還要她簽字!?對方還是像分局警察那樣反問:「人走哪去了?」

善良的人們不僅要問這些所謂的「公務員」警察、檢察官們:「你們的人性哪去了?」

堅持信仰真善忍,被抄家綁架構陷

彭俊英老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獲得身心健康,卻由於堅定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被自貢市貢井區公安、派出所、社區等人員上門搶劫、綁架、逼供。而電話騷擾、上門騷擾、強行照像、按手印、強行簽字等現已成常態,給她自己及家人帶來很大的心理壓力。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上午九點多,貢井區公安分局、派出所、社區人員等八、九人,又一次非法闖進彭俊英家強行抄家,搶走打印機、手機、週報、週刊、法輪功真相資料小冊子、私人物品等,十一點多,要把彭俊英綁架到貢井區公安分局審訊。

當時彭俊英家裏還有一個102歲的父親,快到中午飯點了,她提出給她父親做碗麵,叫她父親吃了,再跟他們去公安局。公安分局、派出所、社區人員都不答應,強行把彭俊英帶走,全程錄像。

到了貢井區公安分局,強迫審訊彭俊英到晚上八點多,強行照像、按手印、強行簽字。公安局警察又給彭俊英的兒子打電話,叫她兒子到分局來,為他母親彭俊英在「取保候審」的書面上簽字。當晚八點半,才放彭俊英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兩警察到彭俊英家,強迫彭俊英簽字。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貢井區公安分局成加派出所警察劉易洪,到彭俊英家,強迫彭俊英在非法起訴書上簽字,法輪功學員彭俊英堅決不簽。成加派出所警察劉易洪說:不簽照樣送檢察院。

最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貢井區檢察院打電話找彭俊英,又逼迫她去檢察院簽字。

在如此的狀態下、這樣的環境中、在頻繁的高壓下,彭俊英老人的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精神高度緊張,一提到強迫簽字等這些事時,彭俊英就明顯的顯露出害怕再被迫害的樣子,情緒就會不穩定。

從去年被非法抄家後的五個多月中,彭俊英連續遭受這些公檢司人員的威脅、騷擾與迫害,是導致她突然去世的根本原因。現在家裏留下一位 103歲的老父親。

曾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個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和六日,自貢市法輪功學員彭俊英、顏祥、劉桂蓉、高淑芬、王志堅、何淑華、王光榮、吳秀容、陳樹祿等被綁架。

自貢市自井區法院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一日九時半對彭俊英、顏祥、高淑芬、何淑華、劉桂榮、王志堅、王光榮、吳秀容、陳樹祿等九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面對所謂「公訴人」的構陷和非法指控,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王志堅堅持自己無罪,並請律師為她做辯護。律師從多個方面闡述王志堅修煉法輪功無罪,並當庭指出審判長不走法律程序,不讓王志堅說話。其他八名法輪功學員都是自己辯護。

彭俊英、顏祥、何淑華、劉桂榮、吳秀容當時被非法關押在自貢市監管中心的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半左右,自貢市自流井區法院再次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彭俊英、顏祥、高淑芬、何淑華、劉桂榮、王志堅、王光榮、吳秀容、陳樹祿等九人,十幾分鐘就草草了事,法官只是問了其中三位法輪功學員家中搜到真相幣的事,然後就宣布休庭,擇日宣判。整個過程中,審判長表情木然,快速念完材料,像是為了趕著完成任務的表情。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左右,被非法拘禁一年多的自貢市法輪功學員:彭俊英、顏祥、高淑芬、何淑華、劉桂榮、王志堅、王光榮、吳秀容、陳樹祿九人,被自貢市自流井區法院第五次非法開庭,誣判顏祥一年零六個月;吳秀容一年零四個月;彭俊英一年零三個月;劉桂榮一年零三個月;王志堅一年;高淑芬三年緩刑三年;何淑華一年緩刑一年;王光榮一年緩刑一年;陳樹祿一年緩刑一年。

常年不斷的騷擾威脅

彭俊英老人生前不止一次的說過:貢井區公安分局,派出所、檢察院、司法局等部門經常找她,都是逼迫她去簽字,有的甚至是強迫,並藉以她的兒子的工作和她103歲老父親需要她贍養等來威脅她。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七點過,彭俊英老人正在家吃飯,聽到有人敲門。她兒子把門打開,看到是自貢市貢井區派出所兩個警察。彭俊英請他們到屋裏座,他們不進去,彭俊英走到門口問甚麼事:警察說沒甚麼事,就是來看看你們。彭俊英再次請他們到裏面坐,他們就是不進去,並問是否還出去?彭俊英的兒子回答沒有出去。

當彭俊英與其中一個警察說話時,沒想到旁邊警察在後面偷偷拍照,燈光閃過,他們才發現。彭俊英立刻警告他們:不能亂拍照,你們這是侵犯人權,是知法犯法,我要曝光你們這種違法行為。這時問話的警察問照到沒有,另一個說照到了,他倆掉頭就走,開著車就跑了。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下午四點左右,彭俊英和她的兒子還有她一百零一歲的父親在家,聽到有人敲門。她兒子把門打開,看到是自貢市貢井區派出所所長(女),還有街道辦,網絡員,社區等共有六人,他們非法在彭俊英的幾間屋裏查看,還到彭俊英的老父親屋裏和兒子的房間都去查翻,沒有查到東西。他們問彭俊英還煉不煉法輪功。彭俊英問他們要不要聽真話,他們說當然聽真話。彭俊英回答:這功法是教人做好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我為甚麼不煉,我是煉定了。他們說功法好你就在家煉,不要出門到外面去給人家講法輪功真相和發東西。他們作了筆錄,彭俊英沒簽字。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社區打電話給彭俊英,叫彭俊英九月二十三日上午9點半到社區見主任(曾俊)。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半,彭俊英老人到了社區,社區主任說再等會兒還有人來,又過二十多分鐘後,來了六個人,有區政法委主任、有610的、有國保警察、有派出所的、還有街道辦事處主任(女)共七人。街道辦主任他們拿出(三書)叫彭俊英簽字,彭俊英沒有簽。政法委主任還問彭俊英,你還煉不煉法輪功?彭俊英回答:這功法是教人做好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我為甚麼不煉?!主任說國家不允許煉你就別煉,彭俊英就給他們講真相說:法輪功是佛法,是修真善忍的,是教人向善,能使人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彭俊英還說:國家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最後他們說沒事了你回去。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上午九點多,貢井區公安分局、派出所、社區人員等八、九人又闖進彭俊英家強行抄家,搶走打印機、手機等私人物品,把彭俊英綁架到貢井區公安分局所謂「審訊」到晚上八點多,所謂「取保候審」才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貢井區公安分局成加派出所警察劉易洪到彭俊英家,強迫老人在非法起訴書上簽字,被拒絕,劉易洪說:不簽一樣,送檢察院。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遭抄家構陷 四川自貢市79歲彭俊英在迫害中離世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